《苍狼》 第四章 秋日 第四章 秋日 第六节

帝俊缔结 收藏 4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第四章 秋日 第六节





席间,两位将军自谈论他们感兴趣的问题,霍去病则和苏武互为陪酒。苏武对冠军侯产生了浓厚兴趣,有心结交,便从骑马射击说起。霍去病的话历来不多,每吐一句,总是一针见血。两人说着说着,越发觉得对胃口,于是还没喝上几杯酒,称呼就变为“去病”“子卿”,谈论的话题也越扯越远:上至天文,下至地理,连诗歌儒学,一发谈了。临到分别时,苏武万般讶意,想不到冠军侯一介武夫,竟然如此博学。后来一想,心头便也豁然开朗:想他自七八岁时便时常进宫,随侍天子十余年,而且还是那么个诗乐琴棋无所不精的天子,能不受熏陶么?只可笑天下人不识冠军侯的真面目,只会以讹传讹,以至将其讹成面目全非的人,好在自己有机会和他接触,不然,定然会错过这个大好男儿。分别时,苏武不免更多了一分“惺惺相惜”的心态,霍去病趁机低语道:“子卿若有空闲,改日我们在‘三步醉’见。”


苏武欣喜道:“好,我一定到。哦,对了,去病,到时候我能不能多带一个兄弟来?”


霍去病微微一笑:“子卿的兄弟,便是去病的兄弟。”


苏武眉开眼笑道:“我说这人,乃是‘飞将军’李广的三公子,李敢是也。我听说他这几天就在长安,好久不见,很想聚聚。去病你若见到他,想必也会喜欢,他为人甚是豪爽,是条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


一听“李敢”两字,霍去病的睫毛颤了几下,然他仍是面色如一:“行。只要他敢来。”


苏武没有辩出霍去病的话语里有什么异样,便高高兴兴的和他追上在前边的大将军和父亲。他俩赶上时,刚好听到苏建在规劝卫青:“常言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大将军为国为民出生入死,立下赫赫功勋。然在士大夫的心目中,将军的风评总是不尽人意,不如效仿六国旧贵族们的作法,多多招揽那些读书人做门客,也好扬大将军尊贤重士之名。”


卫青轻轻叹息道:“苏将军,你难道忘了武安侯和魏其侯的下场了么?当今天子最不喜欢臣下自揽门客,招摇过市。况且为人臣者自有为臣之本分,做那些出格的事做什么?”


苏建本来还想劝说,但见大将军面上虽和善,然目光坚定,便知其心意已决,又想到大将军素来谨慎隐忍,也就收口不言。不过,他心内很是不平:想大将军如此英雄,如此品行,声名却远不及那般乱嚼舌根的凡庸之人,怎么想就怎么叫人心头窝火!卫青知苏建乃耿直汉子,他不语便是为自己鸣不平,倒反过来宽慰他,把话题扯开。苏武和父亲一般心思,他拿目光看霍去病,原是想示意他劝劝他舅舅,却见他一副深思模样,便觉得此时不好开口。就这样,一行人来到大门处,车马已赶过来,苏建父子便揖手作别。


觉着车驶远了,苏建才问儿子道:“今翻到大将军府,子卿你有什么收获?”


苏武抿嘴笑:“最没想到的是冠军侯,他原来是那么个人。”


“怎样?”


苏武看着父亲,似又忍俊不禁,道:“逼急了,像个孩子。”


苏建白了儿子一眼,道:“你糊弄你爹十几年,你就不像个孩子?”


苏武赶紧低下头,俨然一副忏悔模样。苏建本也不想在车内训斥儿子,何况素来又最中意他,叹息一声,便眼望窗外,不再言语。


且说卫青和霍去病眼见苏家父子去得远了,才慢慢踱回俯内。两个闷人沿着花园漫无目的的走了一遭,卫青停在一丛菊花跟前,像是自语道:“去病,今天你没在街上胡闹吧?”


霍去病讶然,他从街上过,不算胡闹吧?舅舅没等他回答,就转过身来,直视他的眼:“今早上朝,汲黯大人参了你一本。”


霍去病眼皮动了一下,汲黯这老头子和他虽没交往,但熟着呢。在后宫,常听皇帝叨念“今早汲黯这老家伙又怎么怎么了”或是“汲黯这老头子呢,没他在时,有点闷;有他在时,又烦得很”。这个老臣子,既刚直不阿,有时又有些心胸狭窄,是个让皇帝且爱且恨的人物。还有,他曾经故意刁难舅舅,在舅舅被封为大将军后,在朝堂上每次碰到舅舅都是很随便的拱手作揖,还美其名曰:“他卫青身为大将军,如果还有拱手行礼的客人,岂不是更显得平易近人,岂不是更受人敬重?”偏偏舅舅还认为老家伙说得对,不仅常常向他请教,还对他愈发恭敬有礼。今儿这老刺头不知又有哪根筋不对头了,非要来寻自己错,须知冠军侯也不是好惹的。霍去病正愤愤不平的在心头念叨,舅舅又道:“汲黯大人参你自持是皇亲国戚,纵马过闹市,扰民不安。”


霍去病气得两眼冒火:“这个老头子,净干狗拿耗子的闲事!”


卫青皱眉道:“去病,可不能这样说汲黯大人。你自己想想,你真没这样么?”


霍去病一下子红了脸,他想到了前天的事。也不知是不是他自己心虚,他总觉得舅舅的表情别有深意,脸不免又是一红,心眼跟着一动:莫非,汲黯老头子在朝堂还说了别的?


可惜舅舅没往他想知道的那个方向说,舅舅的心思,在别的地方:“去病,别的公卿侯门可以做的事,但在咱们做来,舆论风评就大大不同。咱们要小心做人,可不能落把柄于人之口,不能给你三姨母添乱,你表弟据儿还小呢。”


霍去病没吭声,待舅舅说完,他待要表态,就见花梗在一个家仆的带领下向他跑来。花梗先是向大将军施礼,再气喘吁吁的道:“校尉,宫里四处着人宣你呢。”


不用说,准是刘彻又有什么事了,霍去病别过舅舅,转身就走。但才走几步,霍去病像想起什么,他转回身来:“舅舅,我今天是骑马慢慢来的,不算胡闹吧?”


卫青不由得哑然失笑:这孩子!


看到舅舅笑了,霍去病便笑着跑开:这个世界,还有个男人也时时刻刻在他心上,他得快点到他身边去。


也合当霍去病倒霉,他一进宫,就被守望在内宫的阙楼上的卫长瞧见。于是,当霍去病急冲冲的赶往皇帝的寝宫时,便和卫长不期而遇。混在宫女和宦者之列的曹襄十分懊丧,看来,他免不了又要充当这一场冲突的见证人。


霍去病看着卫长,他有些不明白。自去年及笈家宴之后,他觉得卫长对他冷淡多了,有时他特意跟她说话,她也不理他,可今儿她在半道上拦着他,又想干啥?卫长忧怨的仰望表哥:“去病表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谁不知他霍去病天天跑内宫的原因啊,但是霍去病还是答道:“是陛下宣召。”说罢,他想绕开众人,一派忙忙要走的样子。卫长的眼圈立刻红了:这个表哥,平常百伶百俐,怎么一面对她,就那么无情!一时间,皇家的尊严,女儿的心思,纠缠着把卫长的柔肠搓成千万段,不争气的眼泪又“叭哒叭哒“的掉下来。


霍去病不解风情是真,但他未必无情,看到表妹伤心欲碎,便又停住脚步,迟疑的道:“卫长,不会是沙子迷了你的眼吧?”


宁可霍去病不说话,他一开口,调都不搭边儿,惹得卫长更加伤心,她由不得抽泣道:“我,我还不如在大街上被你的马踩死!”


这样的回答真是牛头不对马嘴,霍去病怔怔的瞧着表妹,实在是不明白。卫长擦着泪,气鼓鼓的走了,众宫女和宦者忙跟上,独剩曹襄和霍去病在后边。


“你呀,净做伤害卫长的事。”曹襄忍不住抱怨:“前天我娘特地在大将军府开菊花会,邀宫里的娘娘和公主们来,也通知过你的。你倒好,害卫长巴巴的白等一场。我送她回宫的时候,就看到你倒有闲工夫在大街上抱着别的姑娘。你要真无情,就对天下女人一般样嘛。何必折磨她!”


说罢,曹襄也不待霍去病回答,只管追卫长去了。


霍去病呆在原地,心里郁闷之极。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先是汲黯在皇帝面前参他,现在是卫长和曹襄在怨他——得,以后不骑马了,干脆走路过大街算了,看谁还敢说他冠军侯挡了谁的风!


郁闷中,霍去病瞟了身旁的花梗一眼,这傻小子却憨憨的道:“校尉别发愁,我妹妹和我爹今儿一早就回老家了。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


霍去病心头一惊:“你妹妹腿上的伤还没好,一路的颠簸,可怎么受得了!”


“不碍事。乡下的姑娘哪有那么娇贵。我爹是土医,一路上会照顾她的;再说她在这,我也没空照顾她,不如回去,好歹家里还有我娘呢。”


霍去病无语,比之刚才,现下心里更不是滋味。仰望蓝天,他的心怎么也没法像它们一样纯净无虑:看来,他这个冠军侯也不是无往不利的,总有些芥末小事拌手拌脚,这宫里宫外的事,怎么就没一件是单纯的呢?


唉,风平浪静的日子可真烦!都这么不痛不痒的活着,像什么呀!


“愁什么呢?”身后突然冒出个声音,听着就像是皇帝。霍去病回头一看,果然是刘彻。花梗忙跟着他施礼。刘彻的眼睛悠悠的转着,他要的答案,霍去病还没给呢。霍去病定定心,道:“陛下,臣是在为无所事事而叹息。”


刘彻呵呵笑道:“手痒了是吧?朕也想打呀。可这个季节正是匈奴兵肥马壮的时节,朕的国库空了,要打,也得先看看桑弘羊给朕聚了多少钱哪。”


霍去病眼睛顿时一亮:“陛下,意思是快开战了?”


刘彻没有回答,只是仰望蓝天。此时,不知哪里飞来一只灰黑相间的鹞鹰,它盘旋翱翔,虽有大风亦无所畏惧。刘彻看得出神,半响,他才道:“朕的鹞鹰,怎么能老于鸟笼呢?去病,你等着吧,朕一定会把你放出去的!”


好像就是一瞬间,花梗惊奇的发现票姚校尉的脸焕发出夺目的光彩,那些光彩似乎甚于日光,它们一下子就把周遭照得熠熠生辉。花梗又惊又诧,莫名其妙的又跟着感动。


忽然间,花梗发现自己从军的理由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他就是想早日上战场,和票姚校尉并肩作战——希望自己永远都能追随在他左右,像他一样建功立业,更像他一样保家卫国,一往无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