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虎(铁道游击队同人事迹) 第一部分 1938年前的李成虎 第五集 金春娘(上)

枣庄人 收藏 1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3/


李成虎与郭文九运着平车出了石门村,临行时成虎给了丑女小翠三张银票,这足够她用好几年的了,李成虎跟着郭文九出了左庄镇,又在深夜偷偷的逃到左庄的临镇底阁的甘沟乡里,在一个叫做西北杨的村子住下了。

李成虎自从经历了几天前的那场血杀性格多少变得坚强了一些,跟着郭文九这个盗墓贼出身的汉子在“江湖”上混总算能有个新地方住了,他生性卤莽又没读过什么书,斗大的字不识那一筐,但天生是个重义气的人,虽然没见过大世面,也是条血性的汉子。郭文九待他不薄,两人在西北杨村正式结拜成了“仁兄弟”,发誓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那一箱的纯银子足有八百两,加上金银财宝和银票这次是发了大财,这一日郭文九将财宝藏好,带着银票和李成虎出来透透气,两人来到了甘沟乡通往底阁镇的路上有名的一家酒栈,酒栈名为“金春第一家”,老板娘是个风流成性的浪荡寡妇,人人都叫她金春娘,其实她的真实名字不叫这个,但客人叫的熟了,她也就认了。

郭文九与李成虎是大白天太阳老高时来到酒栈的,酒栈里的人还蛮多,甚至还有几个国民政府的官兵,这家酒栈名闻一带,不少乡里镇里的有钱阔少爷或者地主老爷都慕名到这里喝酒嫖娼。郭文九与李成虎两个庄稼汉子打扮的人一进入酒栈就不那么显眼了。

金春第一家之所以这么火热是因为这里的姑娘多,老板娘从外地弄来的酒妓个个年轻貌美,很招客人喜欢,金春娘自己也出头接客,但接的都是有些权势的人,普通庄稼汉子她就看不上了。这时她正和一个国民政府军官打扮的人挑逗的热火,郭文九刚才没有看到那军官,这时看得清了,这军官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墓山上的副官王一美,他心中一紧,刚想拉着李成虎走,这时从酒栈外又走进来一群人,郭文九赶紧坐下,心头狂跳,来的人竟是杜胜盗墓贼一伙。

郭文九将头压得低低的,让李成虎挡住那些人的视线,杜胜一伙人显然是来追杀他的,一定是听到了左庄镇那桩抄家血案的风声猜出是郭文九下的手,十几个盗墓贼在酒栈内四处巡视着,还好那些国民政府士兵的移开了杜胜等的视线,杜胜一见到王一美登时吃了一惊,王一美这时也刚好看到了他,双方都是有“案底”的人因此一见面都有些尴尬。

杜胜先抱拳走了上去说了句客套话,王一美将已伸入金春娘胸怀的手收回来,不悦的点燃了一根烟,手掏进军服口袋内,杜胜看准眼色,怕他伸手掏枪,急忙掏出自己的火柴,主动上前替他点燃了那根烟。王一美空手从口袋内掏出来,甩了甩手,懒洋洋的道:“杜大头怎么有空来这等小地方,王母娘娘的裤裆你不掏,玉皇大帝的墓你不掘,到这个晦气的窝干嘛来了?”

杜胜急忙奸笑道:“王长官你忘了我们那山上的事?”王一美一瞪眼道:“怎么,杜大头你来敲诈我来着,千万要想清楚后果,这底阁镇上可还是我把兄弟们的地盘!”杜胜哈哈大笑,突然压低声音道:“我哪敢啊,我是说我们俩的交情也不浅啊,今天来此地不瞒你发财来了!”王一美冷笑道:“你们不是又来山上那有套吧?”

杜胜低声道:“怎么会?上次本是我们设下的局来引一个送财宝的人的,不想把您给套上来了,那个送财宝的人想是听到了风声没来,又或者是来了又被我们给吓跑了!”王一美好奇道:“送财宝的人?是什么人?”杜胜低声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子。他们身旁的金春娘是识道的人,乖乖的坐在那里当没听见。

郭文九却坐不住了,直竖起耳朵,眼睛偷偷的瞄着国民政府军和盗墓贼两方的人,以防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直接发难,到时就不好逃了,他在想如何能掩人耳目不知不觉的出这个“笼子”。他身旁的李成虎也焦急了起来,那日在峄县盗墓贼的人都没看清他的模样,但他心里却与写后怕,生怕有人万一认出了他,那可就全完了。

杜胜跟王一美说的正是郭文九这个枣庄大盗墓贼的事,王一美的眼睛越加发亮显然对此很感兴趣,低声道:“这么说只要抓住了郭文九,那秦始皇的传国玺就是我们的啦?”杜胜冷笑道:“这传国玺若是真的,那就是传说中的和氏璧,这可是价值连城啊,就算不能出手,那留在我们手里,那也是‘流芳百世’啊!”

王一美冷笑道:“你真的听到风声郭文九来到了这一带?”杜胜奸笑道:“他们是不敢回峄县的,只能到这边一带,老兄你动用军队挨家挨户的手还怕搜不出他来?”王一美为难道:“我只是一个分队的长官,手下就几十个人,看来这要联系下镇长才行,让左庄镇和底阁镇的镇长找人抓他,我们跟着就是!”

杜胜眼睛发光道:“那感情好,抓到了人,找到了传国玺,要么买给外国人换数不尽的钱,要么就——”王一美一声咳嗽道:“要么就上交给国民政府,到时侯升官发财都少不了你我的。”杜胜脸一阴一晴,哈哈笑道:“到时候一切听您的还不行吗?”

王一美猛的站起,拍了拍杜胜的肩膀道:“好,就这么着,我们现在就开始,你和我先去找底阁镇的镇长。”杜胜嬉皮笑脸的跟着王一美的屁股后出了酒栈,盗墓贼和国民军也合在一起走了出去。

郭文九嘘了一口气,那传国玺是假的,丢给这些贪财的傻瓜倒没什么,那火老虎和青铜刀可是稀世真宝,他坐不住了,拉着李成虎的手立刻就要走出酒栈,突然一个人挡在了他们面前,郭文九一惊,定睛看这人,只见竟是这酒栈的老板娘金春娘。

李成虎急道:“你干什么!”金春娘冷笑道:“那些傻瓜没有眼色,可我金春娘可是有眼色的人,当才我注意你们很久了,你们一直很紧张,还偷听他们说话,当才他们的话我都听到了,他们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吧?”

李成虎骇怕道:“你——”郭文九立刻阻止了他说话,冷笑道:“老板娘我想你是眼里有屎模糊了,我们两人是来喝酒的,现在心情不太好,这酒不想喝了,难道还不能走?你这店莫非是黑店不成?”

金春娘媚眼一跳,冷笑道:“少跟我来这一套,你们就算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也是八路乱党,他们可还没走远,要是我大喊一声,他们返回来了,你们可就完蛋了,再说这满酒栈的人可都再看着呢,包不准里面有什么官场上的人物。”

郭文九冷笑道:“老板娘识相点,我们只是普通的庄稼人,不要多嘴反送了命!”金春娘一笑道:“这酒栈里的人可还都没听见,我们自己人说话小声,若不是自己人我可要大喊了!”郭文九冷笑道:“你不过是想求财而已,这样你放我们走,这个给你!”说着给李成虎使了一个眼色,李成虎不情愿的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出来,金春娘却不接,冷笑道:“就这么点还不够老娘擦屁股的呢?”

郭文九又给李成虎使了个眼色,李成虎不满道:“你到底要几张?”金春娘翻白眼道:“几张?至少也要一万两的银票,这一百两一张的你留着自己擦腚吧!”

郭文九呵呵一笑道:“不过是一万两而已,我们出来透气,没带这么多,这样你跟我们一起去拿?”金春娘冷笑道:“你以为我是傻瓜,跟你们走死在你们那怎么办?”郭文九脸一板道:“你想怎么样?”金春娘懒洋洋的道:“你留下,让这傻小子回去拿钱来赎!”

郭文九哈哈笑道:“老板娘是要留我过夜了?”金春娘抛个媚眼道:“你若真是个人物,别说是过夜,就是整天呆在我这里,我也不介意!”郭文九心中思忖道:“这老板娘是个危险人物,不能和她硬磨,看来要杀她灭口才行!”打个哈哈道:“这么着吧,今天我们不打算回去了,就留在你们这,明天我留下,我兄弟再拿钱赎我怎么样?”

他打定注意今晚要将这老板娘给“做掉”,不料金春娘却一口答应道:“也好,今晚老娘正寂寞,正缺个狠心的男人来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