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法则 第一章 那一年的冬夜 第二十八章 父亲的将军碑

pkxu8803 收藏 8 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2/


第二十八章父亲的将军碑

临走的时候,许杰小心的从母亲的坟上抓起一把土,放进自己带来的罐头盒子里许杰慢慢的说道:“妈妈这样小杰就永远都和你在一起了。妈妈…………..”许杰把盒子贴在自己的脸上幸福的说道

“妈妈您还不认识小惠吧!小惠。你过来!”说完许杰转过身对东方惠喊到

“妈妈您看,这就是东方叔叔的女儿。怎么样?您儿子的眼光还不错吧。”许杰微笑略带得意的说道

“阿姨您放心,以后我会照顾好许杰的。”东方惠小声的对着许杰妈妈的墓碑承诺到

“谢谢!”许杰紧紧的抓住东方惠的小手说道

两人牵手正打算下山,眼尖的东方惠突然发现许杰妈妈的幕旁原来还有一块高大的石碑。许杰问到:“这是什么?上面好像还有字。”

许杰走到石碑的前面。慢慢的解读着上面的字

“将军碑。仅次纪念卫国捐躯的许飞将军………”许杰眼中饱含着激动的泪水激动的读到

“许飞,宁波象山县人。出生于1981年7月21日。2005年从军。因其战功卓越。平疆独,荡日寇。力克印美联军的挑衅。大小数十场战役,战功显赫。最终成为中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共和国上将。他设计的战神战机和修罗机甲还有被誉为陆战之王的霸龙坦克绝为世所罕见。为抗外来之强敌,在最后的关头,他命令其战舰机组人员逃生,只身驾驶战舰与强敌同归于尽。享年27岁。同年国家军委追授他为中国军神称号。特此立碑……….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解放军军部

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政府敬立

2008年6月12日

“是爸爸!是爸爸的将军碑!爸爸的。爸爸!您好伟大,您看。人们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您,您可以含笑九泉了!爸爸!!!!!!!!!!”许杰轻轻的抚摸着石碑上的刻字。突然仰天长啸到。五彩的夕阳笼罩在这块傲立在山尖上的将军碑。原本朴实无华的石碑突然像是被冠以神圣,雄壮和威严的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哎!多好的人啊。怎么就这么早就走了。老天没长眼啊!”就在许杰他们还沉浸在这种说不出的感动的时候,从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略带愤恨的声音。许杰他们回过头去。

一个年老的身影正吃力的弯着腰从旁边许杰妈妈的墓边慢慢的拾起一个个游客丢弃的饮料瓶。废纸和易拉罐等一切他认为可以拿去换钱的东西。

“老爷爷,您经常来这里吗?”许杰擦去眼角的泪水问到

“小伙子,你们来看将军碑啊。好啊!应该多看看。以后也做一个像许飞将军一样顶天立地的军人!”老人望着身穿军装的许杰和东方惠感叹的说道。

“老爷爷,我拜托您一件事。这里是1000块钱,麻烦您今年的清明节和母亲节还有明年的春节帮我在这座墓上献上一束洁白的慷乃馨。可以吗?”许杰从钱包中点出1000快塞给老人那粗糙的大手中。

“小伙子!里面是你的亲人吗?”老人问到

“对!里面是我的妈妈……….”许杰坚定的说道

时过中午,许杰和东方惠携手走下这个两年来魂牵梦绕的地方。许杰带着东方惠下意识的沿着当年自己流浪的路线来到了当年自己受辱的地方,还是那间小小的早餐店。许杰看到这些,眼中利马回想起2年前自己被侮辱的情况。

“我不能就这样放过这个混蛋!”许杰从嘴里挤出这一句话。

“你说什么?”东方惠没听清问到

“我说我饿了,走我们去吃点东西。”许杰错开话题说道

当天晚上深夜,许杰带着东方惠从自己下榻的宾馆中悄悄的溜出,拿出事前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便携式电焊机和一个用黑色熟料袋装着不知道是什么直扑腾的东西重新回到那家早餐店,还是那个店主。

“你这个王八蛋,看我整不死你!”许杰咬着牙说道

随着早餐店卷帘门被店主从里面被关上,半小时后店里的灯被拉熄。许杰再心里暗自说道

“你欠我的今天就还我吧!”

“小惠,你在这里看着。我请你看出好戏!”说完许杰探出脑袋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快速的伶着电焊机跑到卷帘门前,调好电源,接上焊条。开始工作。在一阵无声的电光火石过后,许杰把卷帘门牢牢的焊了一遍,但是许杰觉得还是不够,于是重新拿起面罩继续加固。

“小样!我今天整不死你!嘿嘿!”许杰一脸坏笑道

“好好享受吧!”许杰把电焊机丢弃在附近的草丛里,从地上拿起那包正在蠕动的东西,许杰慢慢的打开,从里面抓出几条蛇,顺着那敞开的窗户扔了进去。但是许杰认为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们!从口袋中掏出一串1000响的连珠炮点着后也丢了进去,顿时早餐店里真是无比的热闹,劈里啪啦的鞭炮声。女人的尖叫声。那猪头店主的叫骂声,响成一片。

许杰站在门口用脚狠狠的踹了卷帘门一脚大声骂道:“叫什么叫,老子行不更名,做不改性,老子许杰向你讨还2年前的旧帐来了。顺便收你一点利息,不算过分吧!你慢慢享受吧!老子睡觉去了!”说完一手拉过已经快笑傻的东方惠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中。

一个小时后,一辆警车闪着那刺眼的闪光驶进这个已经渐渐平息下来的是非之地,里面异常的安静,虽然隔着卷帘门,但是刘明还是闻到一股冲鼻的硝烟味。

“像是鞭炮燃放后的味道。”刘明说

“里面还有人吗?”刘明大声对里面的人问到

“有….!人!有人!”里面传来一声慌乱的叫唤声。

“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蛇!他吗的好多的蛇!快来救我们啊!”

“你把钥匙从窗户扔出来。我帮你把门打开。”刘明提醒道

“接着!”

“呦!这小子可真够缺德的,不过还别说,这一手焊工的手艺还真不赖。2年了你小子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你始终还是回来了。呵呵”刘明望着被电焊补的结实的卷帘门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远处,正拿宁波汤团当夜宵的许杰突然感到鼻子一阵的奇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许杰揉揉略带发麻的鼻子悻悻的说道

“是那个王八羔子又在念叨着我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