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第二)

路漫漫0 收藏 0 71
导读:转帖: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第二)

“哥,如果你要是不乐意我就不说了,咱哥俩好归好,可必竟不是一家人,我说你的家人我怕你不爱听。”


其实,这时我也在不停的做着思想斗争,究竟听不听他说,我知道小薛这个人心直口快,而且和我有什么说什么,从不拐弯未角。去年他找到我,开门见山的就和我说:“哥,我都结婚好几年了,你弟妹一直就说想改善一下住房条件了,我们决定卖掉旧房,换新的,我们双方父母给我们出十几万,加上我俩自已攒的,还有旧房的钱。还差不少呢,哥这你可得帮我忙。


“行了,你说差多少吧。”


“还得十万!”


“明天过来拿吧!”


“行,哥,我可和你说好了,这钱怎么也得过四五年还给你。”


“你还和我说这个,什么时侯有什么时侯再说,没有就拉倒!”


“行,那谢谢哥哥了!”


有时侯人想交一个过命的朋友,你不去付出是基本上不可能的,这个付出可能是多方面的,我没有什么本事,对朋友的负出也只有这个。这就是现实,当然如果我和这个人本身就性格不和,那我也不可能和他成为什么过命的交情,更不必说为他负出什么了,即使付出也是假的。我其实很欣赏小薛的这个性格,这也是我们能成为好兄弟的原因。


“没事儿,兄弟,有什么说什么吧,你和我还见外?”


“哥,我是看你的表情有点不高兴!”


“你小子怎么变得啰嗦了,说吧!”我点上一根烟,努力使自已的心态平和一些,镇定下来。


“行,那我就说。”


“上周,我们单位轮流去龙庆峡渡假,那儿空气不错,我们局不知哪个领导和他们那的经理关系不错,每年都至少去一次。上周不是就赶上我们几个了吗。那天到了以后,我和一个哥们说爬爬山,下午爬山的人也不多,一路上也没看见几个人。我爬到一半时,我那同事说肚子有点疼,想先歇会儿,我嫌丫的事多,就自已先走,让他过会追我。我正往前走,看到前面有一个女的,一个男的,还带着一个小女孩。那女的从后面看身条挺惹眼的,穿一条白色的牛仔裤,一件黄色的毛衣。一头卷着的长发梳成一个马尾。我就抬头多看几眼,这时那小女孩突然回过头来,蹲在地上,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东西,低着头看。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不是楚楚吗?这时侯那个女的也回过头来看小女孩,我一看,正是嫂子。那男的也停下了,侧身站在前面等,我也看出来了,是“巩”,你和我说过,你女儿挺爱和这小子玩的,他经常带楚楚出去玩。我本觉得没什么,他带着楚楚来这玩本来也很正常,这时嫂子低头帮楚楚拍拍衣服上的土,我刚要跑过去打招呼,可就在这时侯……”


小薛说到这停住了,眼睛盯着我。


“怎么了?接着说呀!”


“哥,我说完你可不要冲动,千万别生气。”


“你哪那么多废话呀,快说!”我有点不耐烦的对他说,其实他不说我心里也有数了,肯定是发生什么让人恶心的事情。我头脑有些麻木了,没有再说话,继续听他往下说。


小薛接着说“她低头不是帮楚楚殚土吗,边拍边和楚楚说什么,巩就站在嫂子身后,他这时侯伸出一个手指,笑着对着嫂子的屁股就那么捅了一下。我一看,愣住了,嫂子却好像根本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和楚楚说着什么。这时我离他们也就十米远,可能也就是坡很陡,他们好像也没有注意我。这时嫂子起身,回过头偷偷的打了巩一下,那小子又伸出手奔着她的胸前摸了一下。这时楚楚也起来了,她们二人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带着她往前走了,我这时不能再往前走了,怕被她们看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本来是想上去摁那小子,然后带回去抽丫一顿,可我冷静一下,觉得这样做不合适,而且这是哥哥你的家事。我想和你说的情问况大概就是这些。”


小薛说到这时,我不知我此时是什么表情,只是一口接一口的猛吸烟,好像这样才能让清醒一点,我觉得我脑子嗡嗡作响,周围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了,如今听到小薛的话,再结合前些天的连裤袜那件事,还有女儿的话,让我知道我不必再去怀疑自已的判断了,事情就和我当时想的是一样的了。


小薛在不停的解劝我,我笑着摇摇头。


“哥,这事儿你说我怎么帮你办吧,我想找个碴把丫逮起来,然后再办他。反正你觉得怎么能解恨,我就怎么办。大不了,豁出这身皮去,我也得整死他!”


“兄弟,不必了。我的家事我自已处理,我不能拿你的前途搭进去。谢谢你告诉我,我知道,咱们要是不过命,你也不会告诉我!就冲这个,就证明我没看错你!”


这时,手机响了,是深圳那边来的,说是深圳那边出了点情况,必须让我立刻赶去。我本来现在什么都不想做了,但为了让自已先冷静下来能处理这件事情,我还是决定先离开北京去那边,不然现在我的状态回家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打电话问,晚上有一次航班,还能赶的上,我喝了不少的酒,想给巩打电话,让他来接我。但这念头一瞬间就被我打消了,他现在已不是我的助理,而是我的仇人。我要自已开车直接去,被小薛拦住了


“哥,你喝的不少,心情还不好,不能开车了!”


小薛打电话来叫来两个值班的小警察,一个开他的车带他,一个带着我送我奔机场,我打电话给我父母,告诉他我又奔深圳了,不要再等我。然后就关掉了手机.......



当我到达深圳的时侯已经是深夜了,刚打开手机,就有一条短信过来,是妻子发来的“你走怎么也不和我打声招呼呀,看到了快给我回电话!”看完我删掉了短信,走出机场大厅。我没有让别人来接我,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奔目的地,在我刚座上车以后,手机响了,是妻子打来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接听


“喂” 我的语气很冷漠


“你怎么又回去了?而且还不和我说一声!”


“那边有急事,我和爸爸说了,他们不是告诉你了吗。”


“那你也应该打个电话和我说一声呀,能和他们说就不能和我说?”


“那么废事干什么,告诉他们你不就知道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回来没和我待十分钟就找小薛去了,然后连家也没回直接又回去了,走了也连个电话都不打。”


“我都忙乱了,没想那么多,先别发牢骚了,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怎么是发牢骚,刚回来就走,你还有道理了?”


“行了,那现在也没办法,等我回去再说吧。”


“你什么时侯回来 ?”


“怎么也要半个月。”


“又那么长时间。”


“没办法,事情太多,你在家就多照顾一下爸妈他们和楚楚吧。”


“好吧,回来之前一定给我打个电话,好派巩去接你。你在那边多注意,别喝太多酒。……….”


“嗯,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先这样吧,我先挂了。”


“好吧”


我和晨结婚以来,很少吵架,我们有了矛盾都是互相的牵就,所以夫妻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合谐的。但不得不承认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一直很爱她,她还爱不爱我,我不清楚了,但我对她是一直很坚定的。今晚冷漠的语气并不是我故意的,我的心情让我无法再热情。晨从小是在娇生惯养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父母都视她为掌上明珠。和我结婚以后,也许是我们感情好的缘故,她在各方面都很少有一个大小姐的脾气,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是出乎我意料的,无论是对楚楚还是对我还有对我的父母都是一个合格的角色,可以说是温柔体贴。但是面对下属的时侯,她却很严厉,发脾气的时侯都特别怕她。记得那时巩刚刚成为我的司机,一次接楚楚时,不小心磕到她一下,其实什么事都没有,但晨却不依不饶,狠狠的训斥了巩一番。巩那次被骂的差点掉眼泪,当时的她和做为家中的妻子,母亲时的角色 相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今晚可能是我的冷漠让她也极不开心,所以后来她也很冷漠的挂断了我的电话,要是平时,她在挂电话之前都是会有一番“要求”的,但今天没有。


深圳这边的事情,问题不大,仅仅两天的时间就全部处理完了,这两天所有的宴请我全部以身体不适为由推托了,我怕我的坏心情会影响到大家的情绪。晚上一个人静静的待在宾馆,一根接一根的吸着香烟,我在这两天,光每个晚上就要吸掉二包烟,躺在床上也根本睡不着,我知道当我回到北京时,就要面对这件事了,我该如何处理呢,头脑一片茫然。我没有想到,在我风调雨顺的时侯,竟然会在内部出现问题。我一直在回想着我和晨从相识,到相爱,再到走进婚姻,组建家庭的往事。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任何事,任何人都不可靠,但唯有我的妻子是我最最信赖的,我可以防备任何人,但根本没有必要对她做一点的防备。在我刚创业时,晨就是我最大的精神依赖,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最坏最坏也就是失败,但我还有这个幸福的家庭,她是我最后的城堡,而且是无人可攻破的,我如果失败了,还可以撤退到这个避风的港湾里,一想到这里,我当时就什么顾忌也没有了。可能也正是这种无后顾之忧的心态,才能造就了我今天的小有成就。但没有想到,前方的城池正在被我一座接着一座的攻克时,我的后方却要沦陷了。她究竟是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依然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在不停的思索着回去以后的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第三天,我在清晨就登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在我回去之前没有和家里任何人打招呼,我觉得自已很累,想回去以后先休息一下。上午飞机到达了首都机场,我出门座上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开往昌平区。我结婚这些年,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城里,因为各方面都比较便利。在05年,我和妻子都相中了位于昌平区的碧水庄园别墅区的一套住宅,于是就买下了。但这一年我们很少有时间过去住,房子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空闲状态。今天我就是想去那里好好待上两天,一是想让自已清静一下,还有就是想好好考虑一下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家庭还是放在第一位的,坦白的讲,如果真的失去了晨,我都不敢想象我将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


别墅区的环境真的很幽静,住在这里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当车一开进这里时,就有一种摆脱了喧嚣都市的自然幽静迎接你。我打开房门,先走上二楼的阳台,让自已来呼吸一下这大自然带给我的新鲜空气,我的头脑一下就清醒了很多。座在阳台的摇椅上,一边享受着这清新的空气,一边思考着事情。从女儿童言无忌透露给我的秘密,到连裤袜事件,再到小薛的亲眼目睹,无论怎么分析,都让我无法再相信晨出轨是我多疑造成的假象了,即使前两起事情还可以有合理的解释,可小薛呢,他可是我最要好的兄弟呀,他还会骗我吗?他无中生有,栽赃“晨”对他能有什么好处呢?再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正好他的栽赃和前两件事情巧遇。不用再猜测了,一定是这样的。



等等,你怎么能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能相信自已的妻子呢,你的妻子是多么爱你呀,她这么多年都在做你坚固的后盾,除了你父母,还有谁能比她更亲近呢?可以说,没有她,也就没有你的今天。另外,你不仔细的想一想,巩算是个什么,一个没读过几天书从陕西来京打工的小角色,晨呢,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当年面对校园里无数的帅哥狂追热捧都毫不动摇,依然和你同舟共济。如今面对巩这么一个角色怎么会改变了呢?她和巩身份地位上的差距也太悬殊了!极使她已经不再爱我,也应该会选择一个优秀的男人吧?




这两种想法就像两个实力相当的拳击手在我的头脑里不停的争斗着,哪一个也没占太大的优势。我被折磨的有些头疼,站起身离开阳台。我想睡一会儿,这些天有些精疲力竭,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这也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我先去卫生间,想先洗漱一下…然后上床好好睡上一觉。




好多很有难度的案件,有时越是想刻意寻找搜集证据时,反而发现不了。有好多的重要的证据都是在无意中发现的。在这一天,如果说是无意,更不如说是上天安排让我发现了它。


我在二楼卧室的卫生间里洗漱完,躺到床上,觉得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于是起身将窗帘拉上,就在我拉好准备再回到床上的时候,地上一件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是一团手纸,这里好久没人住了,哪来的手纸,我捡起,发现手纸竟然是湿的!我顿生一种不好的预感,轻轻的打开手纸,里面出现的东西和我预感的吻合,一个透明橡胶制品,里面还残留着不少液体,看得出,用过的时间不会很长,就像是昨晚的。我立刻转身下楼奔向物业!我要让他们帮忙查一下昨晚有没有一辆白色的皇冠轿车来这里………



从物业走出来时脚似乎是悬在空中的,我也不知道自已是怎样走回去的。其实去查之前我也已经猜到结果了。一年多以来,虽然没怎么来这里住,但是物业对每一位业主的登记信息都记录的很清楚,甚至连车牌号也都包括在内。无论是他们的登记信息,还是监控设备的记录都不会有错,昨晚7点11分,那辆车牌号为京FG******的白色皇冠轿车确实来过,在今天上午7点钟离开的,也就是说在这里停留了整整一夜。我又让物业帮忙查询我不在北京的这段时间,这辆车总共来过这里几次,物业的工作很细致,尽量满足了业主的要求,结果显示,除了昨天,这辆车在五天以前还曾来过一次,那次是晚上十点钟来,早上六点钟离开的。那辆白色的丰田皇冠,是今年年初的新车,妻子中意这款车好久了,所以在年初利用闲余时间就购置了。


我回来时,感觉浑身无力,有心立刻赶回去找她,然后我就……..。是呀,然后我怎么样?和她离婚吗?我自已清楚离婚将给我带来多大的压力和损失,我甚至有些不敢承担这些。


我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我承受如此的打击,我现在即使当面揭穿她,最后想让晨给我的解释也只有这一条。你还有必要再去怀疑你判断有误吗?应该是没有必要了,完全不必了,我心里想着。


我来到卫生间,想洗一把脸让自已清醒一下。在卫生间的纸桶里,我又无意又发现了我不想看到的东西,里面还有二个被手纸包裹着的使用不久的避孕套,看到里面那些残留的液体,我感觉一阵作呕,恶心的难受。我想去吐,但昨晚和今早都没有进食,什么也没吐出来,但就是觉得恶心。我看着这两个肮脏的东西,心里想着,巩当时在这里扔掉这东西的时侯是什么样的心态呢,他难道真的不怕事情败露吗,他是害怕,心虚,还是会很得意,征服别人的,尤其是自已老板的妻子对于男人尤其是对于他这种男人来说会不会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当他要扔掉这刚刚从晨体内取出来的避孕套时,他会不会望着它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站在这个卫生间暗暗自窃笑,嘲笑我是天底下最大的傻X!他其实在来京以前就在老家结婚了,他出来打工,妻子留在家照看他的父母和他的弟弟。如今他的孩子也已经三岁了,是个男孩,据他自已说他家现在村子里算是条件比较好的家庭了,前年盖了新房,新置办了好多的家具。而这一切都是他为家里添置的,他的父母也经常会和别人吹嘘自已的儿子,而且还向同村的人眩耀,自已的儿子很快就会把二老接到北京去生活了,这一点不是他们在吹嘘,是我承诺过的,我去年承诺他在今年年底会为他交纳一套楼房的首付金,剩下的房贷有我每月偿还百分之五十,其它的由他自已还清,时间是十年。他当然很高兴,口口声声的说感谢之类的话。说刚来北京时做梦也不敢想像在北京买房,和我在一起后也想到过,但不敢想象这一天会这么早的到来。巩在来北京之前,是在他老家当地一家运输公司当搬运工的,老板还和他沾一点亲,后来老板可能见他很勤快,就出钱让他学习了驾照,学完后接着在那家公司开大货车运输,当时他家里的生活很困难,他不甘于今生就在这个状况走下去,很巧他工作在北京的一个老乡告诉他现在工作的地方缺一个货车司机,问他要不要过来,收入比他现在强一些,而且来北京以后的发展机会肯定会大好多。他听完后,毅然决然的辞去了当地的工作,告别了父母和妻子只身来到北京,也就是那家负责给我们运送消耗品的公司。来北京后的生活比他想象的艰苦的多,处处的花销都是他以前没有想象到的,也不巧,在老家的弟弟又生病了,需要不少的钱做手术,这个重担自然而然的也落到他身上,当时生活的压力让他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在这危难的时侯,他因为那个很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我,说实在的,我这些年对他相比公司其它人来说真是好太多了,这一点他自已也是承认的。我无论怎样也不愿意相信这三个避孕套是他使用过的,而且使用的对像是我的妻子。三个,也就是说昨晚,妻子和他至少……。我懒得再继续往下想了,我很累 ,我此时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感觉头都快裂开了。我躺回到床上……..


在一个很宽的湖面前,我被湖中的美景所吸引住了,外阳洒落在湖面,倒映出落日的余晖,周围树木丛生,各种鸟儿的叫声不断在回荡在静悄悄的湖面上空,这是在哪里,竟然如此美丽,真是人间仙境,所以的景色都是天然制造的。这时,突然前方出现三个人迎着我走来,他们的出现一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个小女孩是我的楚楚,那两个人正是妻子和巩,他们欢声笑语的迎着我走来。女儿正走着突然摔了一跤,楚楚趴在地上哭了,而晨和巩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谈笑峰声的前行。“楚楚!”我大喊了一声,向女儿大步跑去,我无论怎么扶女儿,她也仍趴在地上哭,就是不起来。这时,走在前面的妻子和巩回过头来,巩先是一阵狂笑。然后走过来,什么也没有说,狠狠的一把将我推到一旁,轻轻的对楚楚说了一句什么,楚楚很乖的就不哭了,然后站起身,三个人继续欢声笑语的向前走去……


“楚楚!!”我大喊一声,原来是一场梦,这是我从小到大做过的最可怕的一场梦,我发现我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我久久的回忆着梦中的场景,这场梦让我再也无法继续睡下去了,我抬头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我从床上爬起,心想不知今晚她们还会不会来这里??来了也正好,我就在这里等着,如果来,正好把一切事情都可以解决掉了,我甚至有些盼望着她们的到来。我去别墅区的餐厅叫了几份外卖和几瓶啤酒,回到房内边吃边等待着我想象的那一幕的出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