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

路漫漫0 收藏 2 434
导读:转帖: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

我从没在这里发过贴子,经常来这里看一看,今天终于决定将我的故事写出来,如果再不找个地方发泄一下,我可能就会憋疯掉了,有耐心您就看看吧。这里讲述的是一个中年所谓成功男人的真实经历…….

《农夫和蛇》的故事,大家在上小学时就知道了,我不多说。而我的故事,就像是这样一个故事,只不过是发生在人的身上,其实当我经历这一切的时侯,有一个感觉,人比毒蛇还要恶毒不知多少倍!!!

我是北京人,从小就在北京长大,我的父母都是高级的知识份子,在国家重要的机关从事第一线的工作,我受父母的熏陶,于1991年顺利考上复旦大学经济学院,这在当时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在大二的时侯,我结识了我的妻子,晨(隐去全名),她比我小一届,巧的是也是北京人,她在当时也是校园里绝大多数男生追捧的对像,被好多的人视为梦中情人,她很漂亮,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认定她一定是我将来的女友。我凭借着自已多方面的优势没废太大力气就打赢了这场战斗,我们的恋爱就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浪漫,温馨,充满激情。

大学的时光是短暂的,转眼到了1995年,我毕业了,为了先照顾她,我在上海一家公司找到一份工作,等她毕业在回去。当时的大学生找工作相比现在容易的多。那时,我的人生道路似乎真的很顺利 。在她毕业时,我同她一起见了她的父母,她的父母是做生意的,而且做的很大,论经济条件我远不如她,当她把我领到那幢四百平米的别墅前,望着那辆加长奔驰的时侯,我就明白了这一切,这四年她从没和我表露过她家具体的情况。但她父母第一次看见我就格外的满意,我的父母自然对她更无可挑剔了。将彼此的初恋保持到共同迈进婚姻的礼堂其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们很幸运。在我们一同回到北京工作两年后,我们完成了这件人生的大事。

我在当时北京一家外资企业工作,在1998年时月薪达到5000圆可以说是不错的收入了,但我是一个不会满足现状的人。我们两家经济上的差距更让我这种感觉加重,于是,在争得她的同意后,我辞掉当时的工作,自已走上创业的道路。我的岳父慷概的拿出十万元资助,他很欣赏我的决定,他说,男人就该是这样。当时的电脑虽然能够进入家庭,但还可以说是奢侈品,当时电脑的利润是很丰厚的,我就从这里打开了我的创业之门。创业的道路说实话是艰难的,我也曾怀疑过自已放弃了丰厚的收入而选择了这种每日疲惫不堪的生活是否是正确的。在我们婚后的第二年,我的女儿楚楚出生了,她也为我带来了好运,我在生意场上开始一番风顺,在岳父的鼓励和帮助下很快我将脚步也跨入了其它行业,妻子当时是我坚强的后盾,她也辞掉了收入丰厚的工作,专心照顾女儿,她当时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好妻子,我相信她也会成为一个好母亲。丝毫看不出26岁的她出身于一个富家独生小姐,甚至大多数时间都不需要保姆帮助,能自已来为女儿做的事情全部都亲自去做,她当时很珍惜我们爱情的结晶。

以上就是我的基本情况,真正的故事应该说是从这里开始的。2002年,我的事业也正处在一个风调雨顺的周期,女儿3岁了,妻子也开始在我的公司里辅佐我。这天本是普通的一天,公司外面这时来了一辆小货车,是为我们公司运送消耗品的,这些都不用我来过问的。可就在小货车倒车时,车尾部正剐在我那辆暂新的奥迪A6尾部,尾灯被撞坏了。公司的负责人立刻揪出车上的司机,冲他怒目而视,我在楼上看到这一切,赶快从楼上跑下来。看着被撞坏的尾灯,很心疼。眼前的这个司机,年龄不会超过23岁,很年轻,黝黑的脸庞,浓眉,大眼,塌鼻梁,薄嘴唇,不高的身材,但是很结实。他早已经吓得浑身直抖,一口外乡的口音,连说对不起。他身边的同来的负责人,边大声责骂,边对他踢打。看到我来,对我说:“对不起,贺经理,这都怪我们,我们公司赔偿您的损失!”事情到这一步,我也不用多说什么了,而且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可怜状,也让我无法再追究。于是拦住了继续打骂他的负责人,“算了,小兄弟以后开车多注意点!”事情就这样解决了,我的车找保险公司定损。那个年轻人连声向我道谢。望着这样一个憨厚朴实的打工者,我还能多说什么呢?但我当时绝对不会想到的是,就是这样当时一个外貌诚实,憨厚的小伙子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他甚至可以毁掉我整个人的全部世界。

白天的事情不会对我有什么影 响,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上我和妻子打开车门正准备回父母家时,突然看到车的不远处站立一个人,正望着我。是白天撞我车的那个小伙儿。“你怎么跑到这来了?有事情吗?”我问他

“我来和您道个歉!“

我笑了,他还挺认真的,晚上下班还特意跑来道歉。

“白天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没事了。快回去吧!”

“我,…….我回不去了!”


“为什么呀?”


“我被开除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您原谅我,经理也没有原谅我。”


“是吗?我给你们经理打个电话。”


“您别打了,没用的。他做出的决定不会改变的。”


我想也是这样,而且别人公司的事情我也不变插手过问。这时,我突然看到他眼圈红的,眼泪流了下来。


“年纪轻轻的,不要因为这么一点打击就承受不了,就当作是一次教训,会找到更好的工作的。”



“我不是怕找不到工作,他不光开除了我,还扣掉了我的奖金和工资,我家里的父母还崔我快把钱寄回去,好去买种粮,还有替我弟弟治病。可现在我没有钱,我该怎么办呀!?”


其实这些事情从原则上来说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但必竟有我的原因才造成他现在这样,从良心上来说,我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

我让妻子拿出来二千元钱交给他,“去,把这钱寄回去吧。!”他愣住了,不知说什么,突然跪在我面前,“谢谢您,贺经理。我不会忘记您对我的帮助。”说完起身就走了。妻子说:“多困难呀,全家人还要指望这么一个孩子的钱买种粮。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在下班的时侯,他竟然又来到我的车前。见到我,二话不说,就跪在我面前。我不禁皱了眉头,“你又怎么了?”

“我今天来就是求您把我留下吧,我要报答您,您给我多少工资都可以,让我做什么都行。”

“你起来吧,我们现在不缺什么人。”

但没有想到,他就这样一直纠缠住我,说什么也要报答我,我当时觉得这个人到是个性情中人,知恩图报。于是决定留下他,先让他当一名勤杂工人。我当时不知道,我会为我这样一个决定后悔终生。

我当然也不会盲目去使用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而且用别的公司刚刚炒掉的人,还是打一声招呼,不然会得罪人。我从他过去的公司了解到,这个小伙很不错,勤快,特别能吃苦,干起活来一个人能顶两个人用,开车从没出过差错,只有那天。其实开除他,主要是因为回去后他顶撞了老板,不满老板做出扣除他一半奖金的决定,老板才一怒之下开除了他,并且按照大事故来处理,扣除了他当月的全部收入。他来自陕西,我在这里只能叫他“巩”,今年24岁。他过去的吴老板开玩笑的和我说,“是一个好用的小伙,就当我送你的礼物吧。”

就这样,我把他留在了公司。此时,我公司已经开始主要经营建筑行业了。我开始仍然让他做他的老本行,开货车。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这个人聪明伶俐,做事能力特别强。

一次我因为一些事情和别人发生一些纠纷,对方蛮不讲理,竟然动起手来,“巩”那天就在公司,奋不顾身的保护我,才没有让我受伤,他自已凭着强壮的身体和对方三人搏斗,一直到警察赶到。就从这件事后,我对他更加注意了,我发生建筑这个行业的工作很适合他,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有时面对一些粗鲁的人群时,处理起来竟然比我还出色。

在2005年初我让他当上了我的专职司机,每天就陪在我的身边为我驾车。他太勤快了,什么活都做,每天都要至少擦洗一遍车,送我妻子去接女儿,有时就派他自已去接女儿,我的女儿也很喜欢他,总和我说喜欢和“巩”叔叔玩,他很有耐心,连一个6岁的小女孩父母不在身边的情况下,都能让他哄的那么乖。我已经把他完全当成心腹了,我的家务事交给他做我全部放心,包括因为我工作忙没时间去父母那里,他都能把二位老人说的没有了脾气。时间就在这种快速又安逸的状态中渡过着。

2006年3月12日,我不会忘记这一天。我在深圳有几个当年的大学同学,我和他们合作在那边也弄到了几个很不错的工程,那年的春节在家过后没几天,我就去深圳了,去解决那边的问题。3月12日晚上9点我回到北京,“巩”将我从机场接回,说实话很想妻子女儿。


“贺总,咱们先奔哪儿?”


“先回家,我看看楚楚去。


“嗯,对,您不是早就打电话约好了吗?李总和楚楚都在家等,然后不是要回老爷子那里吗?”


很快,我们到了家,约好我回来后一家人去我父母那里。一家人相聚是温磬的,今天我的堂兄妹也都来了,热热闹闹的。多日未见宝贝女儿,自然是要亲热一番。女儿缠着我一会说这个,一会说那个,一会又和我打闹,我们在客厅里玩一会,她又说让我陪她去爷爷的房间看动画片。我们父女两人在房间里,我陪着她看动画。我的女儿很聪明,也很可爱。但是,事情全部是从女儿这句话暴发出来的,一切的一切的事情…………


“楚楚,这些天乖不乖呀?”我问


“嗯,我一直在家乖乖的,也没乱跑。”



“每天都做什么呀?”


“画图,弹琴,还有巩叔叔和我玩”



“噢,巩叔叔天天都和你玩什么呀?”


“玩画画,还有猜迷”


这时女儿突然小声对我说:“巩叔叔还和妈妈做游戏呢,你别告诉妈妈哦,妈妈不让我告诉你呢,说要告诉你,以后就不让巩叔叔和我玩了。


“噢?和妈妈做什么游戏呀?”我听完后觉得有点奇怪


“我也不知道,我是晚上睡醒看到的,妈妈说是大人玩的,她们还光着屁屁做呢!”女儿神秘的对我说着,我的头脑已经麻木



女儿的一句话,让我觉得有些天旋地转,头脑混乱。坦白的讲,我当时想冲出去,杀了她。但是,很快,我又冷静下来,说实话,我毕竟受到过高等教育,而且是在书香门第成长起来的,虽然这么多年的商海打拼让我有些脱离本色,但毕竟我还是有理智的。


“怎么了?爸爸?”女儿的声音似乎叫醒了我


“没怎么呀,爸爸有点累,你玩,爸爸看着。”我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会不会说谎,但我想至少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没有说谎。


我在思索有没有必要再问女儿一下具体是怎么回事,不,我否定了我的想法,不能让小孩对这种事情留下什么心理的阴影。说实话,我还算是一个比较有心计的男人,我的老师也曾经教导过我,成功的人士,尤其是男人,与别人最大的区别就再于他更加会“忍耐”。我继续洋溢着笑脸来面对家人,这些年的工作经历,已经让我学会了假笑。


我们一家人在愉快的气氛中完成了这次聚会,我喜欢这种感觉,这时是最幸福的。妻子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根本看不出有一点的不和谐,似乎她比我更容入这个家庭。她这么爱这个家,怎么会出轨呢,我搞错了?我甚至在当时更加的希望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晚上回到我们自已的家,女儿玩了一天,很快就睡着了。终于到了我们二人的时间,妻子还是那样的柔情似水,我们像是一对新婚夫妇一样,有着说不完的甜言蜜语。我们在床上躺下,我望着妻子那白晰,丰满又修长的身体,她31岁了,但依然娇美的容颜在她那头微烫过的波浪型长发的修饰下,比学生时代增添了几分成熟,显得更加的有韵味,我好久都没有好好的欣赏她了,这是我的妻子,是这么多年同我相濡以沫的人。眼前的近乎完美的胴体只属于我的,我在心理这样想着。如果她的这些地方真的被别人碰过,怎么还可能这样洁白如玉呢?根本不会看起来这么完美了。别的男人碰过….别的男人碰过…..这时这几个字突然反复的在我的头脑里折磨我,我的心情也随着这句可恶的言语而一落千丈,任凭妻子如何努力,我们那天晚上也没有过的很愉快…….




生活还要继续,以后的一段日子,我反复提醒着自已,她是一个好妻子,一直都是。我们彼此是初恋,没有谁能毁掉我们的感情,我反省过自已,我没有做出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是的,她没有道理对不起我。即使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她也根本不具备作案动机。“巩”在我心理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助手,我对他不薄,他也说过要报答我的,他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我当时承认了自已的可能一时湖涂,凭着小孩的一句话,就差点闯出祸来,我的心情也随着这种想法逐渐的恢复了平静。


北京的餐饮业是一片广阔的市场,我在朋友的建议下,也不想放弃这片商机,经过多方调查,我在位于城北的效区投资开办了一家餐饮公司,规模不算特别大,但还算是够一定的档次,生意从开张到今天也一直算是不错的,如果您去过那个效区,那可能您也光临过那里。我觉得妻子每天都和我从事建筑这一行业很累,而且不太适合女人来做,所以我让她转站到餐饮公司,在那里她可以更尽情的发挥她自身的能力,毕竟妻子论才干各个方面也都不差于我,只是她从不再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罢了,我不能让她浪费了自已的能力,所以我将这些交给她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妻子也不负众望,将餐饮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虽然利润收入不像我一开始想象的那样丰厚,但看到妻子每次颇有成就感的在我和岳父面前“汇报”工作时,我也就满足了。


一切都是在这么平静的进行着,妻子的出轨嫌疑在当时已在我心中彻底烟消云散。她的形象,气质,还有她的作风,都是依然那样的迷恋我。说实话,处在我这个地位的男士,不可能没有来自社会中的诱惑,但在女人这方面,我真的没有对除妻子外的任何女人动心过。我也曾经也旁敲侧击地询问过妻子,对我有没有什么意见,看法。妻子说对我的看法和我对她是也是一样的,我的一切都是和我对她一样让她更加迷恋,她说她比我们恋爱时更加爱我。我也问过她有没有别的男人追求过她,她很诚实的回答我,


“有,而且还有好几个,但他们做的一切都是途劳的,没有人能战胜我老公。”


“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你光临我的公司我欢迎,至于我们工作以为的事物请直接和我老公去治谈!”


朋友,当你听到这些话,还有结合现实情况看来,还有什么能让你对妻子不放心的呢?我当时觉得我们是世上最恩爱的夫妻,以至于我们结婚这么多年,在没有第三个人在场的时侯,我们还是要忘情的拥抱在一起…..


2006年4月的某一天,那天很冷,北京的倒春寒是很历害的。天冷,而我的心在那一天,不知是什么样的,可能比天气还要冷上不知多少倍。


我公司来了几位重要的客户,大家都要试一试我的餐饮公司的饭菜,这我当然不能拒绝,大家一起来到这里,妻子也亲自陪同大家一起用餐,妻子今天打扮的格外耀眼,一身淡粉偏白的Meridow套装,短裙下修长笔直的美腿在肉色丝袜的包裹下更加夺目,配上那双和套装同样颜色的Burberry高根鞋,高高盘起的发暨,容貌,气质无可挑剔。让我这几个未曾见过妻子的客户一见面就对她赞不绝口,连称郎才女貌。妻子公关的能力也是出众的,那一顿午餐基本拿下了这几位客户,我自然也十分高兴。离开的时侯,妻子告诉我下午把楚楚接到这里来,女儿晚上想和妈妈去见外公外婆了。我答应是,让“巩”来做这件事就可以了。


如果,那天我不把资料忘在餐饮公司也许就不会让我如此之快的就承受这种打击,那种感觉像什么呢??!像是座上了开往太空的列车??也许是,辨别不出自已的方向,不清楚自已下一站该去往哪里?


我发现资料忘在那时,很着急,这些资料对我很重要。尤于派“巩”去接楚楚送到妻子那里去,巩送完楚楚还有别的任务,于是我亲自驾车赶往那里,事先也并没有和妻子打过招呼。当到达停车场时,我看到巩正走到车前,


“贺总,您怎么又回来了?”


“我东西忘在这儿了!”


“哦,我给您拿去,在哪儿?”


“不用了,我自已去吧,你怎么这么晚才把她送到。”


“哦…..堵车,堵车来的。”巩有些吞吐的回答


“你怎么了?是不是路上出什么事了?”


“没有,没有,我办事您还不放心吗?”


“行了,快去吧,别忘了我叮嘱你的话。”


“您今天显得格外精神呀!呵呵!”


“你没话找话是吧?别废话了,快去吧。”


“等等,贺总,我还有个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下。”


“行了,回头再说,快去吧。”


说完,我快步进向饭店大门。


巩现在也不再是当年的农村愣小子了,如今也是衣冠楚楚的出入各种场合,有时可以替我抛头露面了。在我的劝说和帮助下,他也完成了大专的课程,每天忙忙碌碌的打理着公司和我的一些私人事务。说实话,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人,我还真有点麻烦。


我走进大厅时,看到女儿正在由一个服务员领着看水箱里的各种海鲜,看到我来自然十分高兴。


“楚楚,怎么在这儿呀?”


“妈妈让阿姨带我看鱼呢,爸爸您怎么来了呀。”


哦,乖乖的,晚上去外婆那里不许闹哦,我来拿点东西。”


女儿继续在下面玩,我直奔三楼妻子的办公室


当我推门进来的时侯,妻子正座在那里拿着化妆盒,好像在补妆。我的到来,似乎让她有些吃惊,


“咦?你怎么来了?”


“我东西落你这了。”


“我知道,还想派人给你送过去呢。喏,就在那儿。”


我看到沙发旁的茶几上放的正是我的材料。


“你晚上过不去呀?”妻子的意思是我能不能一同去岳父那里


“不行呀,今晚上安排两起事呢,几点回来都说不定呢。”


“你抽时间自已也该去看看,对了,等会,爸让我交给你一份简历,说推荐给你一个人,让你考虑一下。”


“老爸看中的人不会错吧,不用我看了。”


“托人情的事,你看看吧。放哪了,对了,今天我随手放楼下了,等会儿,我给你拿去,楚楚在下面,我也找她上来。”说完妻子又急勿勿的赶到楼下。


我走到办公桌前,座在椅子上,打量着房间,收拾的很干净,布局也井井有条。我看看地面,也是一尘不染,嗯,办公环境比我还强。等等,这是什么?


我看到脚下有一团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双连裤袜,肉色的。这肯定是妻子的,她的袜子怎么扔在这里了,我看到上面有一小块脱丝,那就是坏了要扔掉的。这时妻子进来了,把简历交给我,我因为还有事情,所以起身就走了。在我起身离开的时侯,眼光突然落到她的腿上,她中午吃饭时腿上的丝袜不见了,我边走边想,脱掉也不快换上,她也有不注意形象的时侯。想这个有什么用,我继续去忙工作了。


我晚上到家没过多一会儿,妻子也回来了。


“一个人回来了?楚楚呢?”


“她非要今晚和外婆住”


哦,妻子边说话边换鞋,她接下来的举动,让我再次陷入了痛苦之中……


她走过来,说是先去洗澡,边说边脱掉外衣,家里没有小孩,好多事情方便好多,我们不至于有那么顾及,就在她脱掉裙子的时侯,我愣住了,她的屁股上有一道脱丝,她穿的还是那双白天我看到扔在地上的坏丝袜,也就是说她根本不知道袜子坏掉了,晨如果发现丝袜哪怕有一点坏掉的痕迹,也不会再穿了,她这一点我了解。那即然是没有坏掉,有什么道理白天将连裤袜脱下来呢?脱掉裤袜只能是....我这时的脑子里不知为什么,竟突然想起了“巩”,在我心头已经消失的阴云又一下围拢过来。



妻子并没有发觉我的表情,脱掉衣服后走进浴室。我盯着她扔在我身边沙发上的衣服,伸手拿起那双袜子,没错,就是我白天看到的那双,她脱掉裤袜是为什么,根本没有任何道理脱掉贴身的衣物。这时我又想起女儿那天晚上和我说过的话,我在反复的思考着事情的前后,难道这些事情真是我想象的那样,不行,我决定要试着打探一下….



她洗完澡后穿着一件黄色的浴袍走出来就座在我身边,手整理着湿露露的头发,



“你还不快去洗?”她边盯着电视边对我说



“我待一会再去,今天很累!”



“洗完早点休息呗”



“嗯,待一会就去。”



….



“你的袜子破了,扔掉吧,你自已没有看到吗?”



“哦?是吗?哪破了?”她边说边拿起身边的丝袜“噢,是这儿,我都没看到。”



“你白天干嘛脱掉呀,我还以为你是因为破了要扔掉呢?”我在问她这句话的时侯,一直在注意她的表情。她的脸上掠过一丝的不自然,但很快就过去了


“你是说你去拿资料的时侯呀,我刚去完厕所,穿着它太不方便。”



说到这里,我没法再继续深问了,问多了会显出我的不正常,而且她的脸上掠过那一丝的不自然,让我心头沉了一下,虽然她的这一瞬间表情极难察觉,但我还是注意到了,而且不会是我过分敏感。我们又聊了一会别的,她又崔我快去洗澡,我也只好先奔浴室…..




洗完,我们回到卧室躺在床上,这一时刻应该说对于我们夫妻二人来说是最幸福的时刻,但心头的阴影让我对这时刻的享受打了折扣,我只对妻子推脱说我很累。



“老公,你最近是不是特别累?”妻子温柔的说



“嗯,还可以吧。”



“你多注意一下自已的身体,不要把自已累坏”。



“嗯,我会注意的。”



“你要是真累出点什么问题来,我和楚楚可都饶不了你”



“好,我会注意的,最近身体疲惫,让你受委屈了。”



“没有啦,你还是挺历害的,和刚结婚时也没什么区别。”妻子躺在我怀里羞答答的说



我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我突然说



“老婆,你觉得巩怎么样?”



她听完明显得愣了一下,“什么怎么样?”



“就是他这个人呀!”



“你的心腹,你还不了解?”



“你现在让你说说嘛”



“挺好的,跟了你这么多年了,人挺勤快的,也挺会做事”



“我觉得他心眼挺多的”



“要是缺心眼,你能放心把好多事都交给他做?”



“嗯,可是我……”



妻子打断我的话“好了,好了,大晚上的提他做什么,我们俩的话还没说完呢!”



打探了一番,我并不能判断出什么,我不能再问的过多了。她对白天脱掉裤袜事情的解释似乎也合情合理。我就在这种脑子混沌交织的状态下昏沉的睡去。



第二天和巩一起出去办事的路上,我简单的和他交谈了几句,



“巩,你跟我多长时间了?”



“四年了,您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没事,随便聊呗。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呀”



“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看您说的,你对我就像亲哥哥一样。这辈子我也报答不完”



“嗯,只要别做对不起我的事就行了。”



“看您说的,我要做对不起您的事,我还是人吗?”



其实从他这些年的表现来看,确实也是对我忠心梗梗, 连他说我坏话的传言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对我妻子如何呢。我的心情又一次放平了,疑虑在那天也确实打消了。



几天以后,我再次踏上去往深圳的飞机,那边的工程我现在格外看重,必竟在这里还没有立住足,现在做的好与坏,决定我能否将来在这里也能有一番作为。



一周以后,我返回北京,刚打开手机,电话就打来,是小薛的,小薛是我的一个很要好的哥们,在市公安局工作,这些年也没少帮我的忙,但说实话,也没少从我这里得到好处,其实社会也就是这样。既然是好友,我当然也应该很好的对他,他也同样应该很好的对我。



“小薛,有事儿?!”



“哥,你在哪儿呢?”



“我刚下飞机,刚从深圳回来。”



“晚上有空没有,我和你说点事!”



“明天不行吗?我刚回来,晚上去两边爹娘那看看去。”



“好,明天也行,明天一定啊!”我听出小薛的语气很严肃



“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



“这….明天再说吧!”



“那就今晚吧,晚上7点老地方见”



“那也行,就先这样。”



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觉得小薛可能会对我说什么不好的事情,晚上,我推脱有事情,改天再去父母那里,让晨带着楚楚去了。我如约来到我们常来的那家酒楼提前订好的房间,小薛已经在里面了。



“怎么了?兄弟,这么着急找我?”



“座吧,哥,我和你聊点事儿”



“先别急,先点菜。”



点好菜,我们座下先扯了一会闲话,我转移到正题



“小子,就和我聊这些,不会是想蹭我饭吧?”



小薛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哥,咱哥俩无话不谈,这么多年了,咱们一直都处的很好,我也把你当亲哥看。“



“嗨,有什么话直说,和我还兜圈子?”



“哥,本来你的家事,我不该管,可是如果有些事,我不提醒你,我良心上过不去!”



我听完这句话,放下手里的筷子,似乎预感到他要说什么



“什么事儿,你尽管说吧”



“哥,你和嫂子怎么样?”



“兄弟,你看到什么或听说了什么尽管和我说吧,不用拐弯抺角。”我面无表情的对他说。



“如果是听说的话,我不会和您说的,相反,谁胡说的我非抽丫的”



“嗯,你看见什么了?”虽然早有了思想准备,但我还是感觉我的心在颤抖,不知该不该听他下面的话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