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云归雪 第二章 势压霄汉 独步金殿

明相时 收藏 0 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21/


周曦饶是自制,也禁不住不安的看了看他母亲。却见蔺皇后双眸若穿透人心般,审视着下跪的莫阑,良久,忽而收回目光,方缓缓说道:“詹事院的两位行书真是少见的青年才俊!哀家很相信沈霄刚才说的话,觉得她可以排除会谋害晟儿的可能,不知道诸位有无异议?”


莫阑只是小小行书,在场之人细细追想,对皇后的话一时也无异议。


看着周晏等几个犹有意难平,欲再寻衅的样子,冯征又拱手而道:“臣以为,凡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若说案情真相究竟如何,自然还是少顷,看刑部派往太庙的提刑司回来禀报的验尸结果。到时,一切推断方有本有源。”


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所有议论也只是空谈,在场陷入一片沉寂。既然话说到了这里,周晏瞪着眼,也不好做声了。周曦不便开口,皇后也无言,只是偶而不经意的往莫阑那里瞟一眼,莫阑若有所思,提着笔只管出神。冯征也沉了眉,似乎是在用心的推敲案情,其余几位王爷也默坐不语。所有人都在焦急等候提刑司的结果,而越是这个时候,越发显得时间漫长——


终于,从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却见一名太监跪地禀报:“启奏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及各位王爷,二王府内庭申时突然失火,火势甚劲!王府中大乱,来不及救下,瞬间已烧毁了大半!”


“什么!起火原因可曾知道?”众人又是一惊。


“尚未查明,但,但多半是人为施放。因为当时寝宫、书房与库房三地同时着火。”


众人心下大罕,难道二王府中藏有什么机密的物事吗?正在此时,殿外又有人报提刑使宋洗求见。宋洗三十岁年纪,国字脸,中等身材,举手投足中自带着简洁干练的一股子英气。他进入殿中正欲行大礼,蔺皇后道:“虚礼免了,平身说话!”


宋洗谢恩毕,奏道:“根据提刑司会检的初步结论,二王爷系中毒身亡。此毒异常罕见,其原料为产于西域徘密尔国琼山之颠的天毒草,因此名为天琼霜,这种毒无色无味,投于二王爷的午膳中,二王爷误食,方才致命。只是这种天琼霜本为慢性毒药,可在体内潜伏达三天之久。可根据膳食房碗碟上残留的毒物看来,天琼霜必是今日才下的。导致二王爷暴毙,极可能是二王爷毒发前受有刺激,勾动心血,一时热血沸腾,加速了毒物的发作,顷刻身亡!”


“究竟是谁,又为什么要投这种异毒?”周曦深深的思索着,既像问宋洗,又像问自己。


但终于有了些线索,一切似乎也在渐渐明朗,宋洗答道:“查出投毒之人还需假以时日,微臣已派人全力去查!”


“如此,你们提刑司协同刑部抓紧调查此案,这件事非同小可,一切都需证据确凿!现在大家都杵在这里似乎也难再有进展,哀家看,今日就到这里吧!”蔺皇后说完,自己扶了宫女站了起来。


众人起身恭送。

————————————————————————————————

————————————

一夜难眠,周曦晨起只觉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由着太监宫女们伺候着洗漱更衣,自己还在想着昨日晚间召集群臣议事时,大臣们似怀异心,甚可能会阳奉阴违,正在考虑早对策,满心烦恼之际,忽见平安急匆匆的跑进来,张惶道:“殿下,大事不好了!”


周曦不由将眉一沉,道:“又有什么不好了?”


“群臣,群臣说殿下弑兄篡位,不配理政,已经集体罢朝了!”平安面色如灰,已是一副将见灭世的表情。


“啪!”周曦重重打翻身前的面盆,任金盆在殿中惊落巨响,盆中的水泼洒一地——

他十指狠狠的抓住扶手,任身子沉沉的往椅背一靠,双目一阖——


寝宫中的一班太监宫女见状,皆吓得“扑通”跪下,不敢出一声,因为周曦的脸色已吓得他们不知如何出声——


半晌,深吸了两口气,周曦缓缓问道:“多少人没来?”


平安依旧跪地道:“怕有一半以上——”


沉寂片刻后,就见周曦猛的睁开炯炯双目,毅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取过太子的朝冠,独自傲然走出殿外,回头对一地的太监宫女道:“都愣着做什么,都起来,上朝!”


自来是龙旌凤翮,销金宝鼎,群臣连肩肃列的圣天殿上,此时,果然见臣工稀稀拉拉少去大半,就是剩下的几位大臣也有几位颇为左顾右盼、心不在焉——


不很整齐的照常行了君臣之礼,在列的大臣都以为太子少年监国,见此阵势必然不是惊慌失措,就是大发雷霆,却见周曦不慌不忙的俯众微笑:“能来的,自然都是相信孤的,也是以天下苍生为首任的忠臣,孤感激你们!虽然人少了,咱们一切如常,有事奏来商议,无事退朝!”


由于少了许多人,今日早朝上比平日冷清好些,,雕龙砌玉的金殿竟显得空旷荒寒起来,十二根巨硕的鎏金铜柱也突然让人觉得很是茕茕孑立。只听周曦一个人的声音在金殿中余音萦绕,良久——


莫阑仍在罢朝中,她独立在后殿,遥望着御案旁的周曦虽然依旧笑语风声,但眼角余光中终是藏不住那一抹落寞的神色——


好在他的沉稳从容总算让早朝如常进行,来的大臣们也渐渐安心议事,直到下了朝,秩序倒也依旧有条不紊。


不觉间已到了傍晚。宫中各殿都亮了灯烛,紫清阁中只剩下了莫阑一人还在对着累累黄卷出神,心中反复思量着如何解决目前的棘手的情况,一阵长风吹过来,猛不防,将案上的纸卷连着几张掀吹到了地上,莫阑郁郁伸手去拾,忽有人敏捷的将地上的那几页纸轻轻一点全部收到了手上。


不用看,莫阑也知道是谁——


果然,就见冯征白玉银冠束发,一身整洁的月白襴衫,气定神闲的露齿一笑:“一个瑞阳厅发呆,一个紫清阁出神,倒真是心有灵犀,两地相思啊!你家夫君蒙了冤,也不去看看?”


莫阑冷笑道:“正是多谢提醒!我正想去呢!”说着,果真从从位子上立了起来。


“苟富贵,无相忘!”


“你什么意思?”


“这一去,不管是不是能妙语解开他心中事,只怕你这太子妃的位子越发是谁也抢不去了!待你母仪天下的时候,别忘了我这贫贱之交才好!” 冯征还是带着三分邪气两分讥嘲懒洋洋的说道。


莫阑本不理他,要夺门而出,但一听到“母仪天下”四个字时,心中还是一凛——


冯征那原本带了几分讽嘲的笑容一敛,冷冷道:“不要以为周曦会永远纵容你,他现在纵容你,只当你是知己,他真的爱上你时,就绝不会这样轻易的放开你了——”


莫阑回首看着冯征黑如玄空深不可测的眸子,忽而一笑。


就在这时,只见平安怏怏从紫清阁门外走过,见了莫阑与冯征,遂上前施礼,长叹一口大气。


冯征已知平安来意,藏好眼中隐隐闪烁着的奸笑,故做关切道:“公公因何长叹?”


“唉!太子自下朝后就一直独坐瑞阳厅里,已经一天了,也不肯进饮食,奴才们又不敢劝,心里不好受啊!”


“太子初登监国之位,真是举步维艰,现遭诽谤,确实极让人气愤不平!对了,沈行书惯来善解人意,伶牙利齿,不如麻烦公公试问一下太子,容沈大人前去——”


冯征的话正说在平安的心坎上,连连点头,不待他话说完,就笑道:“咱家这就去请示太子!”


“哎!——”莫阑赶紧制止时,平安已经溜烟跑远了。


“你大病新愈,怎能劳累?也该回去小心保养这才是!”莫阑丢下一句,头也不回的往兰庭苑去了。


冯征看着一南一北莫阑与平安相背而行渐渐远去的身影,笑——


瑞阳厅中,周曦屏退了宫人,独自歪靠在宽大的御座上,随手拿了个九连环越解越乱的任意拆着,听到外间似有渐近脚步声,随弃了九连环,坐正了身子,问道:“沈霄么?”


却见是冯征走了进来,掠衣拜下:“臣,右行书冯征,拜见太子殿下。”


“嗯,孤似乎听说是沈霄——”周曦心不在焉的又拿起了那支看似乱无可解是九连环。


“回殿下,沈大人本是要来的,后来听说烹茶司的一位老内臣急病,他很不放心,一定要亲身探望,于是嘱下官前来。”


“嗯!”周曦缓缓应了一声,听起来更像是“哼”。


冯征又道:“臣听说太子今日已在案前劳神一整日,今晚夜色尚好,何不让臣陪同到外面走走,臣知道宫外不远有片竹林,景致甚佳!”


周曦烦闷一天,也觉得无聊已极,心中一动,将剑眉一挑,道:“也好!那片竹林孤也知道,就你我二人,现在就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