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十二节 购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海军第一个问题是军内派系问题:由于福建船政学堂是中国起步最早、发展最为完备的海军学堂,因此海军中福建子弟为数甚多,隐然有闽系的称谓,自然也存在着闽系与非闽系的区别,闽系占据了军中大部分位置,故极易招惹他人眼红。”萨镇冰苦笑一声,“大体而言,我和壁光都算是闽系。除闽系外,其余各省也无法抛弃地域之见,特别又以鄂系实力较为强大,张南皮(张之洞)执掌湖北时,曾向日本订购了‘四江六楚’炮舰,以这些舰艇为基干,建立了水师,后来成为长江编队的主力(清末重建海军时,将舰队分为巡洋和长江两个分舰队,程壁光是巡洋舰队的统领),辛亥革命首义又在武昌,海军归附起义也在湖北,鄂系自诩为海军革命派,因而实力也不容小觑……第三……第三……”

萨镇冰说着说着有些说不下去了,秦时竹知道他的心思,便笑道:“第三便是辽系了吧……哈哈哈,算是我秦时竹办的舰队。”

众人恍然大悟,难怪萨镇冰有些难以启齿,这触最高统帅的霉头可不是闹着玩的。

“本来无辽系一说,只是海军反正后进入秦皇岛后,与原先的辽宁地方海军有些格格不入,故而捏称辽系……”萨镇冰看秦时竹并无责怪之意,心便放松了大半,继续说道,“与其余派系不同,辽系因是总统亲自组建的部队,对总统极为忠诚,一直秉照国防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严格约束自己,白天操练、晚上学习专业理论,很是勤奋,堪称海军楷模,对其他派系的不正之风很是看不入眼,双方已经几次在小事上起冲突。辽系虽也有凭恃自己是总统嫡系而有恃无恐的因素,也有恃宠而骄的表现,但更大程度上是对其余派系不良作风的鄙视……因为我担任过一段时间的船舶高等专科顾问,对辽系的人员和禀性多少有些了解,在调解纠纷时居然被闽系抱怨为因为接受了大总统早先的聘用,连说话都带着辽系腔……”

程壁光插话:“次长还好,我因为在辽宁呆的时间更长,加之和闽系有些人物(指刘冠雄)有些摩擦,背地里早已不知道被人骂了多少次了……”

陆尚荣插话:“这些可都是你们原先的部下啊,怎么一眨眼变成了这番模样,我本来以为海军将士知识比陆军多,见识比陆军广博,连人员素质也应该比陆军强,对于大局、团结的认识自当也强于陆军,现在听得这么一说,倒不尽然……”

萨镇冰苦笑几声:“总长批评的极是,海军确实痼疾太多,不如国防军的朝气和活力,试想,现在连水手都是临时招募的,如何能识大体顾大局?倒是辽系都是船舶高专毕业的学生,又有不少投身革命的青年学生,无论人员素质还是士气都堪称其他派系的榜样……我本来对北洋水师如此劲旅竟败在日本手下颇有疑惑,但在东北一年多明白了后起之秀的厉害,闽系积淀数十年之精华,居然不能压倒仅仅两年的辽系。”

秦时竹心想:看来沈鸿烈还是比较争气,将部队交给他带确实不错,给自己争了面子,至于派系么,那是万万要不得的。于是说道:“派系倾轧,自然是军队的大忌,再好的舰队,再忠勇的将士如果有派系成见,肯定要完蛋,我不管闽系、辽系,我只知道他们都是国防军海军,不是闽系海军、辽系海军,谁要给我闹派系,谁就给我滚出海军。”

程壁光补充说道:“诸位可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海军中除地域派系外,还有因出身不同而形成的派系,一直以来都有所谓留英派、留日派和本土派的区分;还有因所在舰艇不同而形成的派系,比如有大舰派和小舰派的倾轧(拜巡洋和长江两分舰队之赐);甚至还有全体正职(管带)和全体副职(帮带、大副、二副、枪炮长、轮机长等)之间的矛盾……”

“晕!”其余众人头都要大了,就这么一支小小的海军,还能折腾出这么多名堂来?看来马尾和甲午两次失利绝不是偶然的。

“为什么正职和副职闹矛盾?倘若同一艘舰艇正副职之间有矛盾还好理解,不同的舰艇之间难道还能形成统一战线?”陆尚荣奇怪不已。

萨镇冰苦笑:“总长有所不知,按照海军的规矩,整舰的对公费用是由舰长掌握的,舰长为了一己之私,往往对舰艇病况视而不见,能拖就拖,能躲就躲,但是上头来检查,一旦发现问题板子是打在副职们身上的,比如枪炮不良,自然要责怪枪炮长,轮机运转不灵,自然要责怪轮机长……因此,正副职之间关于财务的问题经常闹对立。”

宁武插话:“由此可见咱们北疆搞的后勤核算体制独立这条真的非常好,要不要修,具体要修多少,费用都直接由后勤掌控,避免有人凭借手中权力妄图徇私舞弊……”

秦时竹直摇头:“海军的近况实在是太差了,比我想像的还要差,再不大刀阔斧地改革,只怕是死路一条……”

萨镇冰诚恳地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海军积弊已深,改革绝非易事,镇冰办事不力,虽然竭尽全力,仍然收效甚微,请大总统恕罪……”

“壁光之罪也非小。”

“你们两个是有责任,但是主要责任不在你们那里,这点我清楚,我重用你们,就是希望你们能协助我将海军整肃好……总政早就来反映海军的情况了,要不是考虑大局,只怕宪兵队早关满了人,我一直隐忍不发,就是因为时机尚未成熟,现在到了动刀的时节,要杀几个、抓一些、开除一批,我就不信整顿不好……”看看海军1号、2号人物想说什么,秦时竹摆摆手,示意听他们说完,“我知道你们之所以不敢下重手,并不是姑息养奸或者麻木不仁,你们心里也有难言之隐,无非是两个顾忌,第一,引起海军全体抵制,把你们弄得下不来台,最后只能逼迫我撤换你们,告诉他们,这是做梦,谁做得对我支持谁,哪怕整个海军都解散,我也可以重新组建一支;第二,怕除掉那些有经验的军官,引起海军动荡进而影响海军的战斗力,这不用怕,什么叫德才兼备,有才还要有德,丁汝昌是陆军出身,不懂海战,方伯谦是留洋的高材生,精通海战,可真打起仗来,一个能带伤坚持,一个掉头就逃,我宁可要丁汝昌也不要方伯谦,当然,如果海军都是邓世昌就好了……我初步决定,明日秘密启程去秦皇岛巡视,带卫戍部队去,你们几个也去,重点就是要杀杀他们的威风,方伯谦这样的,也要杀几个震慑全军……”

“是!”

葛洪义对陆尚荣耳语两句:“老大又要下重手了,我和你打个赌,海军整肃,不是这一次就行……”

“折腾来折腾去,战斗力提高才是宗旨。”

“海军的军纪问题先谈到这里,另外再谈一谈舰队建设问题,方才陆军、空军都提了自己的十年发展规划,很好,我也想听听海军的意见……”

既然这样,萨镇冰和程壁光对视苦笑一番后,便由萨镇冰开口:“陆军、空军都提了大气磅礴的规划,海军惭愧,不要说今后的规划,就是现有遗留下来之购舰计划都因财政困难而无法完成,请总统明查……”前清自设立海军部后,曾两度派遣筹办海军大臣载洵和我出洋考察购买舰,萨镇冰所谈及的乃是宣统元年(1909)的旧事。

那年载洵等先是视察福建,接着又去香港、广州、厦门、上海、杭州、江阴等处巡视,清末皇室家法甚严,皇室成员未经批准不得轻易离京,反之,因公出巡则所到之处典礼隆重,老醇王(光绪之父,曾代帝巡视海军)和洵贝子的出巡,都被海军界和当地督抚视为一大盛事。但同乃父相比,载洵(载沣是老五,载洵是老七)个人的地位要低得多,海军的状况也略差。因此,巡阅的场面就大为逊色。但载洵又没有老醇王的那份谨慎,一路收受各地特产和高级物品,于是名声就坏得多了。(两贝勒一个贪财,一个怕死)

然后两人出访欧洲。他们乘船穿越苏伊士运河,在热那亚上岸,参观了意大利各军港船厂,订购了一艘1000吨级的炮舰“鲸波”号,接着前往奥匈帝国,在的里雅斯特订造了一艘2000吨级特快驱逐舰“龙湍”号,尔后前往柏林。

在柏林还有一个插曲――近代中国和德国的交往尚属频繁,但高级官员出访却十分罕见,各界舆论对载洵等人到来倍感好奇(1878年,钦差大臣民崇厚前往俄国交涉归还伊犁,途经柏林时,驻德公使李凤苞在旅馆大厅迎接并跪请圣安,曾被当地报纸哗传一时,此次自然也抱有看好戏的意思)。下榻旅馆处围观者甚重,当载洵身穿黄袍马褂,佩戴大勋章,拖着长长的辫子从马车上走下来进入旅馆时,引起观众一阵发笑。萨镇冰感到无地自容,对前来迎接的留学生代表抱怨:“你们看看,这个时代我们还拖着个尾巴,可笑不可笑?”(自然,这话是不能让载洵听到的,不然治一个不敬罪,萨镇冰也就玩完了)

在德国,载洵定购了新式鱼雷艇“同安”、“建康”、“豫章”和400吨级钢底船“江鲲”、“江犀”号。接着前往英国,在阿姆斯特朗公司和威克斯船厂分别订购3000吨级巡洋舰“肇和”、“应瑞”,后来经西伯利亚大铁路回国。

此为第一次出巡购舰,宣统二年(1910),载洵和萨镇冰再度出访,在纽约订购了3000吨级的巡洋舰“飞鸿”号,回国时途经日本,又定购了两艘800吨左右的炮舰“永丰”、“永翔”号。

萨镇冰的烦恼就是因此而来――“清末如天女散花般订购了一系列舰艇,但是在财政支付上却出现了问题,这批舰艇中共包括大舰3艘――应瑞、肇和和飞鸿:应瑞、肇和均已交付,但尚有尾款48万元拖欠,英国方面已经多次来电催讨,飞鸿已基本成形,因我国拖欠其中期支付费和后续建造费共计92万,美国方面威胁要取消该舰,转让他人;中型舰两艘――龙湍和鲸波都只交付了定金和首期工款,尚欠奥国和意大利共97万;小型舰七艘――“同安”、“建康”、“豫章”已经交付,尚有尾款5万余元拖欠着,“江鲲”、“江犀”也已交付,但同样拖欠10来万尾款,德国方面也在催讨,“永丰”、“永翔”情况类似,日方反复声明,除非我们能够先期支付费用,否则不予继续建造……这一来二去,总共12艘尚欠各国约300万的款子。”

程壁光接口道:“光是拖欠银子还好说,可问题没有那么简单,这些军舰虽然是新造的,但是样式并不先进,是各国的陈旧型号,比对现在正在建造的两艘驱逐舰(北疆原先的发展计划),技术差距在10年以上,这批东西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了……”

秦时竹笑了:“载洵大概通过这批购买笑纳了不少银子……”

萨镇冰吓坏了,连忙称:“总统,不义之财镇冰可是分文不敢纳入私囊!”

“你的品行我信得过,不过载洵么……呵呵”秦时竹意味深长地笑了,“怎么拿进去还得怎么吐出来。鼎铭,你说说看,这批军舰到底怎么办?”

“这些军舰确实有些鸡肋的味道,对海军实力是个不小的补充,但是样式也有点陈旧……我是这么想的,这些咱们或多或少地支付了钱,就择要收购,已经建成马上可以用的,咱们赶紧把款子付清,把军舰开回来,其余的就当吃了亏,不要算了,省下的经费可以自己造先进一点的军舰。”

秦时竹问道:“如果这些我都给钱,明年夏天之前能不能回国效力?”

“能……基本上能,最多不会超过8月。”萨镇冰疑惑了,秦时竹问这个干嘛?难道明年他就想用海军打仗?

“行,那就全要了。”秦时竹拍板道,一战就要爆发,多一艘军舰就好一艘……

其实,纵然这批军舰并不先进,也强过海军目前拥有的货色,北疆两艘驱逐舰虽好,毕竟远水不解近渴,萨镇冰心中这些军舰是全部都想要的,但是碍于财力,有些他只能忍痛割爱。听得秦时竹如此说,当即大喜过望,“只是总统,这钱……”

“钱没问题,我想办法,只是军舰若是买回来,军队却没有办好,你们两个是要打板子的。”

“太好了。”海军上将和海军中将激动的像小孩子般欢呼雀跃,“我们一定不辜负大总统的期望。”

秦时竹沉吟片刻:“按照海军反正时期商定的待遇,每年军费不少于1500万,虽然要明年才正式开始,但是今年可以提前拨付一些。除购舰费用外,海军拖欠江南厂那100来万的修理费我也会解决的,总之,要按照有利原则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萨镇冰灵机一动:“武昌起义时,洵贝勒刚刚和美国贝里威公司洽谈了一笔2500万两银子的借款,主要用于从美国购买海军舰艇,这个合同……”

望着他眼巴巴的样子,秦时竹笑了:“鼎铭兄,你得寸进尺的功夫也忒厉害了点……这样吧,这个合同只要美国人认为还有效,我们也就可以承认,一句话,只要美国人敢借,我们就敢要!只不过具体购买什么舰艇要我们说了算,可不能再用大价钱买一堆过时货――人家英国人都在建造几万吨的无畏舰了……”

众人都笑了,程壁光说道:“现在秦皇岛和江南船厂都在建造新型驱逐舰,第一艘已经下水栖装,第二艘今冬明春也可以下水,其后续两舰,将陆续开工建造。这几艘舰艇,技术和质量都是我国海军的飞跃,虽然吨位只是1000吨,但是其战斗力,我以为比2000多吨的巡洋舰还大,今后购舰、造舰,一定要秉承这个思路,宁可少些,但要好些……”

造舰开始后,萨镇冰和程壁光有空就往船厂跑,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在这两艘舰艇上面,他们看出了秦时竹发展海军的决心,对总统的敬仰和忠诚也达到了很高的程度,与刘冠雄不同,他是因为犯死罪(海天沉没的责任者)被袁世凯帮忙赦免而效忠,萨、程两人的效忠更体现出他们的节操。

“这几艘都还没有命名,请总统取个名字。”

“咱们简单点,就叫方向级――‘东’、‘南’、‘西’、‘北’,等下一批建造,就叫季节级――‘春’、‘夏’、‘秋’、‘冬’,再往后什么名字,咱们到时候再取……”秦时竹笑笑:“如果一年四季、天南海北都有咱们的海军军舰巡逻,民众就可以高枕无忧喽……”

萨镇冰明白了秦时竹取名季节和方向的寓意,连连称善。

程壁光向众人解释,这季节级是第二批拟建造的驱逐舰,吨位比方向级略高――标准1500吨,满载1870吨(方向级分别为980吨和1250吨),主炮四门,口径比方向级略粗――5英寸(127MM,方向级为4英寸<102MM>),最高航速34节(方向级33节),续航力3400海里(方向级2900海里),燃油动力,满编158人。

“今后建造军舰,一律要以燃油作为动力,速度快,隐蔽性强。”秦时竹说,“孙子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请萨次长先谈谈全球海军大势,然后谈谈海军目前的军备情况,最后谈谈今后的发展大计,等海军汇报完,今天将决定下一年度的军费分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