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特警--为你钟情 第二十一章 第一节

泳群 收藏 10 47
导读:女特警--为你钟情 第二十一章 第一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7/


这一年,我的工作发生了变化。

从北京回来的第二天是周五,司法厅召开了全员大会,宣布我们成为省政府机构改革的试点先行单位之一。这是半年来全省政府机关人人关注的大事情,在我们司法厅,大家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而上面一直不动声色像赌场骰子在盖盖儿摇,几经酝酿在这一年即将年底之际,终于大白于天下了。

会上宣布我们司法厅和公安厅、安全厅以及监狱管理局这些政法专项的编制,要精简25%的人员,去向基本是下基层,或到企事业单位,年龄大一些的可以提前退休,尤其鼓励停薪留职自谋职业,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二次创业。

厅长宣布完国家和省里的红头文件后,主管政法工作的省委副书记又做了动员讲话,改革就紧锣密鼓地展开了。转日处里也开了动员会,详细宣布了本处定岗定编方案。我们才知道,因为我们这个处是综合处室,这次竟然要精减30%。开会的时候,大家都显得表情木然,我连休假带出差有大半个月不在处里了,所以更是两眼一抹黑,一样消息来源也没有,比别人更觉突然。平时很少想处里的人事,此时也不由四下张望,心中暗算,全处26人,1位处长、3位副处长加上2位调研员,8个主任、副主任科员,光有领导职务的就占了一半多,剩下我们12个普通科员的处境,就都岌岌可危了。

这种事情一旦宣布,就事不宜迟地开始进入运作,先是给一天时间自我选择,我们处的老同志居多,像我这个岁数就算年轻的了,只有一名新分配的大学生提出主动辞职,剩下的同事都各揣心事,人心惶惶,刀俎鱼肉,任凭宰割。我也保持一贯作风,心道听天由命吧。

隔了一天是周日,下午不休全员测评,方法是往一张写满了名字的表格上划分数,德能勤绩廉共分五大版块,每项还有细分。

因为是背对背打分,平时人语喧闹的办公室,登时变得空前安静,几乎是针下可闻,我足足打了十多分钟,完稿交差时只觉眼里晃得全是小小的分数,对桌老李打得极快,然后就神秘地告诉我,说可能处长为了回避矛盾,这次就按这个分数取舍了。

我这才有点后悔,因为我给自己的分有点低了。

果然来了个现场开奖!人事和监察处的同事用一个小笔记本电脑反反复复算了好几遍,领导又核对商量了一大通,现场公布了分数。我听见自己是倒数第8,被宣布是留用的最后一名,正额手庆幸,惊见对面的老李表情顿变哭丧状。

他是倒数第7!

我同情地望着他,觉得我们对桌多年,此次竟成难兄难妹,这种结局对我而言一点都不奇怪,就是给测下去了也只能自甘暴弃。我倒很为老李感到郁闷,他时年五十有四,临近提前退休线,想不到多年苦熬机关生涯,就这样毁于一测。

我没有注意老李眼中的毒怨。

周一早晨一上班,就觉得全处气氛空前紧张,测下去的那几个同事干脆都不来上班在家等分配了,只有老李在处长那屋拍桌子大骂,声音全走廊都听得见:“把我李云涛当什么人了,啊?我在司法厅干了这么多年,老老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从来没为一官半职麻烦过领导,到头来就落个这样的下场,真是狼吃不见狗吃撵出屎来了!”

我到那时还不知道他所向何指,只听处长低声劝解无效,声音也转大:“你跳楼还要拉垫背的,人家还是个女同志,这种事情要搁我头上,我都说不出口!”

“我现在什么也不管了,我是对事不对人,说好30%比例,凭什么有人就可以上,就卡到我李云涛这来,这摆明了就是欺负老实人!”

全处人都在偷看我,我反应过来顿时脸红如烫。我终于知道,老李现在的疯狂矛头是对准我了,是的,按30%的比例四舍五入,全处剩下的25人应该淘汰7.5个,就是8个,那半个人理应由我充上,我就是那第8个!

处长室开着门,处长的声音开始明显不耐烦:“要找你找厅领导去,比例和名额是他们定的!”

“哼,厅里不管,我找省委,省委不管,我找党中央!”

老李明显已经有些心态失常,在这种混乱时刻,处长是不怕将矛盾上交的,何况他也是一肚子怨气,也不愿意来摆平这种事。

我有个特点,就是越遇事越沉默,别人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这样的性格,说好了是冷静超然,说不好就是粘血质。这老李一上午出出入入,只要进办公室就摔摔打打指桑骂槐,我熟视无睹权且忍下,但一个想法已经渐渐占据了心头,我想等老李闹完这一通情绪,我就主动向领导提出来,我放弃这个省厅机关公务员的编制,我这么年轻到哪不是上班工作,人挪活树挪死,何况我在机关工作也不是非常开心。

没想到,下午下班前,处长先找上了我。我来到他的办公室里,看见了刚刚给我出差机会的政治部孙主任,他还是笑容可掬,问我:“小施没玩好吧,机构改革这么快,我事先也不知道。”

我尊敬地回答:“谢谢主任。”

他看了我们处长一眼,然后对我说:“小施,这次有点麻烦,想不到李云涛的心眼这么小,他找了我们几个厅领导,得不出什么结果来,现在已经把告状信递交到省委接待办,据接待办反馈,他的情绪非常激烈,还当场要给省委书记打电话。你也知道,我们这次对你是照顾了点。可这种改革的关键时期,最怕有人借机闹事,省委也让我们尽量把矛盾消化在本单位。所以厅领导委托我和你谈一下,决定先调你到监狱管理局那边,他们减编的压力没我们这么大,改革要从明年才开始。你呢先在那儿工作一段时间,厅里的编制给你留着,等过完元旦,厅里的改革也告一段落,再把你调回来。你看这个安排怎么样?”

说真的,我当时的心情复杂得简直无法形容,有感激,有自责,有惭愧,也有无奈。我知道,我的打分这样低,与我一直以来的为人处世态度有莫大的关系,我真的不是一个适合在机关工作的好科员。领导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照顾我,竟然能想到这样迂回曲折的拯救方案,真不是我一个小科员能受得起的。再说,我就这样坦然接受下来,也真觉得有点对不起老李,可我不接受,也对不起领导对我的一片苦心。

我心里激烈地斗争着,处长在一边也不咸不淡地说了些领导关心的话,我很清楚,这个关心与他无关。我最后默默点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个安排,然后无地自容地向孙主任道歉:“对不起,真让领导费心了。”

我第二周就到监狱管理局报到上班,那里也面临改革,人心浮动,局领导们对我的到来,基本采取了漠视的态度。干部处的人把我送到局办公室,给我安顿了一张桌子。局办公室主任开会不在家,一位副主任安排了我,她告诉我在工作尚未确定下来之前,先帮忙收发报纸和文件,做一些接待信访的记录工作。

我那时心道,不用分配工作了,做足两个月就走吧。

我来了几天就发现,这个办公室和我们处的气氛截然不同,这里以年轻人居多,大家天天七嘴八舌你说我笑,很是轻松愉快。从他们谈话中,我一再听及办公室主持工作的副主任,知道他姓丁,领导能力很强,在办公室和局机关都很得人心。

初来乍到,免不了被人问及情况,好在我现在有点像暂借使用的性质,人事档案和工资一直也没调过来,所以轻而易举就以转业干部的身份混了过去。我转业后,从不愿意在人前提起我当特警的历史,一开始是因为有颗要强的心,不想年纪轻轻就被人以伤残军人看待,后来在机关呆久又极度自卑,深怕自己玷污了曾经的荣誉,我的现实表现也实在不像个特警功臣的样儿。

到监狱管理局的第一个周末,中午快下班时,办公室像唱戏一样热闹非凡。

热闹的源头是一个上访的农村妇女,一身土里土气的衣服盖着大肚子,形象十足地像打官司的秋菊。她鼻涕一把泪一把地控诉省城第二监狱,说在她男人服刑期间,不许她探视,还不让她取她男人的钱物。

负责接待的秦宇和我年龄差不多,也是转业干部出身,他很有经验向她要了身份证看,然后问她:“你男人多大岁数了?

那女人哭声稍止:“五十三!”

“你多大了?”

“三十六。”

“你们怎么差这么大岁数?”

“这政府也管吗?”

“当然要管!你们是原配吗?”

那女人已经完全不哭:“不是!”

“那你们是二婚呀?”

那女人站起来:“什么也不是!可村里都知道他是我男人,他只和我一块堆儿过日子,我都快给他生老二了,他这一进去他老婆也跑了,我还得给他养着前边那一窝俩丫头片子呢!”

我们都算听明白了,我本来做记录,这时干脆放下笔不记了,秦宇笑着接碴儿就损上她了:“哦,你是二奶呀?”

那女人咬牙切齿:“你放屁!”

秦宇拍案大怒:“你敢骂人?”

农村妇女看起来是泼出来的,那么大个肚子,往椅子上一歪腿就盘上去了,拍着椅子扶手大哭起来:“我的天哪,这人民政府还管不管了,我要见孩子他爸呀,我要生活费呀,你们把我男人关起来,我家地里都绝收了,生孩子没钱了,上学也没钱,我没活路了,呀……”

大家都叫她哭得有点傻,这时一个声音从我身后响起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男人去偷国有电缆时,你若这么凶地哭几回骂几回,就没这事儿了!”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