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法则 第一章 那一年的冬夜 第六章 新兵营第一天,也是最后一天。

pkxu8803 收藏 4 19
导读:丛林法则 第一章 那一年的冬夜 第六章 新兵营第一天,也是最后一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2/


第六章 新兵营第一天,也是最后一天。

在新兵营营部食堂里,胖乎乎的炊事班长带着4个班成员站在食堂大门前,用那招牌的笑容一一的欢迎着前来就餐的新面孔。就这一个不起眼的举动,让离家千里的新兵门感受到了部队这个特殊大家庭的温暖。尤其是在这个寒冷的初冬时分。让人感到格外的温馨。

炊事员端上冒着热气的百面馒头和一个有脸盆盛着的回锅肉,经过了陆坤这一天非人的折磨后,大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饥饿和空前旺盛的食欲,就连那个来自深圳的富家公子哥也深有同感。

“大家先别急,部队有部队的规矩。以后大家在就餐前先唱歌,来今天我先带头,大家跟我唱!”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预备起!……………….”顿时见,那嘹亮的军歌回荡在整个军营的上空,外面天已经完全的黑了。天空中邻邻散散的居然下起了雪花。

“今年的雪似乎来的要比往年都早。巡视完营房的陆坤伸手接过天空中随风飘落的雪花,任凭它们在自己的手掌中被自己的体温慢慢融化。陆坤望着已经融化的雪水,默默的说道。

一天的车马劳顿,再加上大家口重所说的那个变态的营长的魔鬼手段下,让大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劳感。尤其是身体单薄的许杰,格外的吃力。吃完饭,一回到宿舍,许杰就像其他的新兵一样,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倒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妈妈。我好冷,好饿!”在那个寒冷的冬夜,外面下着雪,很多年就没有见过这样大的雪了,在那座废弃的天桥桥洞下,一对母子紧紧的依偎在一起,,母亲尽量用自己那单薄的身躯为怀中的孩子多担当着风寒。但是风雪实在是太大了,母亲眼中噙着无奈的泪水,默默的解开自己的衣服,把孩子紧紧的搂在怀里。

“妈妈的怀里好暖和啊………….”已经进入梦乡中的许杰幸福的梦呓说道。脸上流露出那充满幸福的微笑。

班长胡瑞慢慢的走进宿舍,一一的替每一个新兵脱掉鞋子,并轻轻的为他们盖上被子等他走到许杰床前的时候,望着许杰那充满稚气的脸不禁轻声说道:“还是个孩子啊。”虽然自己才19岁。

新兵的第一天,在成片的呼噜声中结束了。呵呵!这才是苦难的开始。陆坤望着寂静的营房,从口袋中掏出两支烟,点燃后插一支在自己面前厚厚的积雪。默默的对茫茫夜空轻声说道:“将军,我该怎么做?………”

过那朦胧的薄雾.映衬在巍巍麓山之下.那军号刺破了清晨的宁静,回荡在山宇之间.整个麓山在晨曦尚未到来之前显得异常平静、庄严和肃穆是它最真实的写照。

“黄金发!许杰。出列!”排长罗刚略大声的向正在训练列队许杰,黄金发两人训斥道。

“是!”许杰和黄金发两人向前一步走。

“黄金发!你给大家从新演示一遍刚才我说的正步走。听我口令,开始!”罗刚严正命令道

“是!”

“停。停!”

“把你的腰给我挺直了,手臂和右脚和身体呈30度斜角,双目直视前方,抬头,挺胸。收腹。

“我,站不了了。”保持同一姿势几分钟后黄金发再也坚持不住,慌张的说道

“怂兵。你根本就不配当一个军人。”罗刚狠狠的用自己脚上穿着的军警防暴靴踢了一下摇摇欲坠的黄金发着地的膝关节内侧。失去平衡的他一下字摔倒在地上。旁边的许杰见桩,连忙上前,蹲下身子,双手欲把他扶起。

“许杰!你在干什么?”罗刚气冲冲的对许杰吼道

“报告排长,我在帮助受伤的战友。”许杰拉起倒地的战友,敬礼报告说道

“我让你这么做了吗?谁给你擅自行动的权利!我问你,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报告排长同志!一个军人以服从上级的命令为天职。服从命令是军人最大的荣誉。报告完毕。”许杰敬礼大声的报告道

“很好,看来《条列》你是用心看了。为了让你牢牢记住这个深刻的教训,我罚你做100个俯卧撑。马上开始!”

“是!”许杰大声的回答到。说完双手撑地开始完成自己的天职。

“1,2,3,4,5”

“许杰加油!”新兵排中传出那默默的鼓励声。

“保持肃静!”胡瑞低声呵斥道

“89,90。91,92。”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许杰在做完第92个俯卧撑以后,虽然在这个寒冷的冬季但身上的92式棉质作训服早已经被汗水浸湿,额头上的汗水慢慢的滴在操场的水泥地面上,很快,滴落在地板上的汗珠渐渐的汇聚在一起,成为一个小小的水塘。许杰那偏瘦的脸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撑地的双手已经被表面粗糙的水泥地磨出了血。,紧咬着的嘴唇已经被牙齿咬出了血。体力严重透支的他感到一阵眩晕。双眼突然闪过一片漆黑。身体不由的瘫倒在地上。

“快!送医院!”身后一直在观望着的陆坤焦急的吼道

一辆橄榄绿上面涂有有鲜红的十字的医疗急救车风驰电掣的驶进北京陆军疗养院,

“快!准备急救!”一个中年女医生沉着的安排着。

半个小时以后,随行的陆坤向正从重症监护室里走出来的女医生讨好的说道:“嫂子,我大侄子没事了吧?”

余兰瞟了嬉皮笑脸的陆坤一眼。慢慢的摘下脸上的口罩。说:“你知道吗?你那要命的训练方式,差点就要了你亲爱的大侄子的小命!”

“没!没这么严重吧!我一直都是这样带兵训练的啊。可从来就没有出事啊?”陆坤不以为然的说道

“别人或许经的起你这样的折腾,但是小杰他今年才14岁,长期的营养不良加上长期缺乏锻炼,你一下字给他加了这么大的训练量,再坚强的人也会挺不住啊。你啊!哎。”余兰无奈的摇头说道

“我。我。都怪我!”陆坤无比自责的说道

“好了,我知道你不是有心的,小杰只是一时体力不支,昏过去了,好好的调养几天就会没事的,还是说说你吧!”余兰微笑的安慰说道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我那还有脸去见在九泉之下的将军和嫂子啊,还有东方将军他们,非把我给活剥了不可!”

“是吗?我看你怕的不是他们吧!说说你和小兰的事怎么样了?我去问过人家,人家对你还是蛮有好感的,你感觉怎么样?”余兰微笑的问到

“嫂子啊,我还小啊,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早了点啊!”

“就你还小呢?请问陆中校贵庚啊?都32岁的人了,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终生大事。我都替你老妈着急啊!”余兰埋怨着说道

“我这不是怕我配不上人家嘛!我有什么啊,咱一个穷当兵的,没车没房,也没钱,人家凭什么跟咱啊,嫂子。我不是第一次谈朋友了,前8次都是因为得知咱是三无人员而离开我的,说实话我都有些感到烦了。”陆坤说道,语气中透露着那份无奈。

“小兰我和她一起工作三年了,小姑娘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相信嫂子的眼光,看,小兰过来了。我帮你去叫她过来怎么样?”

“别!别!嫂子。我还没准备好!”陆坤慌张的闪.进旁边空置的病房只留下直摇头的余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