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八章 挺进大洋,远洋舰队出访欧盟(四)

晓龙君 收藏 9 89
导读: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八章 挺进大洋,远洋舰队出访欧盟(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几个人来到一块较清静的地方说话。


白云飞望着眼前这两人,猜测着他们的关系,表情看似是漫不经心,可心中却震颤般地等待回答。Adrianne掩饰着尴尬,主动介绍道:“这是白云飞、徐腾,我在中国的朋友;这…是我的丈夫,卡特。”


“丈夫?”这个超出白云飞想像的词,带着极强的穿透力,像一把尖刀穿破他的耳膜,撕裂了寄存在脑海中的所有期盼和愿望。白云飞那颗等待的心,酸痛无比,他紧锁双眉,心寒的目光直视Adrianne,从牙缝中挤出一股怨气:“你就嫁给了一个黄毛鬼?”


让话让Adrianne极不爱听,心中由涌起一种异样情绪,别过脸,故意刺道:“我就是喜欢!卡特就是比你强!你太让我失望了,一点风度也没有!”


这时,一个不识趣地声音响了起来:“你…的…船…很高…好大。和我们的…差…否…多!”卡特有限的中文很勉强。


徐腾不屑地用英文反问:“你们的船和我们的一样?”


卡特连忙解释:“啊,我忘了介绍,我是M国海军第七舰队‘小鹰’号航空母舰的舰载飞行员,你们呢?”


“飞行员?”这三个字似乎让白云飞更加恼火,愤愤地看着她,而Adrianne已经不再看白云飞了。


徐腾不带表情:“这个问题,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令白云飞厌恶的声音却再次响起:“虽然,我们的国家还不是盟友。但我想,我们是可以成为朋友的,你们说对吗?”


白云飞可以杀人的目光直刺卡特:“去你妈的!滚蛋!”


卡特没听懂,但被凶狠的目光吓到了,一脸莫名不知该说什么好。Adrianne感到这里太别扭了,白云飞让她恶心,她已经受够了:“你真是太可悲!太狭隘了!”说着,拉着卡特就走。


“怎么你生气了?”卡特不解为什么好端端地变成了这样,但他还不忘礼貌的打招呼:“哦,我们先走了,希望以后再见。”


为什么?四年的等待,竟幻灭在这个充满浪漫的国度。为什么?都是飞行员,就因为他是M国人!白云飞想不明白,他的眼光已降到摄氏零下四十度,一切都是冰冷的。


对此,徐腾爱莫能助。



Adrianne本来很高的兴致却被白云飞缴了,没心情再看航母,也不顾卡特,一个人跑下了军舰。卡特在后面紧追,到了下舰口,突然,被人一把抓住。睛一看,欣喜地笑取带了困惑的表情:“高鹏,怎么是你。老朋友,你好吗?”


高鹏没正经地调侃:“哎,你们M国海军怎么满世界乱蹿啊?没听说要在法国设立‘禁飞区’啊!”


“别这么说嘛!我和Adrianne来法国休假,听说中国海军舰艇出访,我们可是改变行程,专门来参观的!”卡特讲道。


“对了,我刚才看见Adrianne气冲冲地走了,怎么回事?”


“不知道,刚才见到一个老朋友,就不高兴了。”


“哈哈……没事,女人总是这样莫名其妙!我们明天有飞行表演,来吗?”


“好吧。但我现在要追Adrianne了。”


“好,明天见!”


卡特匆匆下舰,追赶Adrianne去了。



此刻,“龙城”号航空母舰笑声如潮,可对白云飞来说,却是像喝了一碗黄莲,苦到心、肝、肺,然后在翻涌而出,充斥全身。下午,他请了假,离开了舰队,独自来到海边。


他不忍回忆那些曾经浪漫的相思,但是,一点一滴,一幻一影,竟如此清晰地闪现在眼前,一切仿佛宛在昨日,静下来又觉恍如隔世,那种明明近在眼前,偏偏又永远也不能得到的感觉折磨得心里绞着般难受。


海浪不断冲刷着沙滩,发出悦耳的声响,可在他听来,这却是悲泣的哀嚎。心中像被飞舞的利刀划过,显出累累伤痕。那股酸涌的浪,也趁火打劫一般,淹没了那充满回忆的脚印,冲塌了用寄托堆起的沙堡。


夕阳的余晖、潮涌的大海、松软的沙滩,只留下白云飞孤单的身影。


夜幕降临的时候,“龙城”号航空母舰燃起了彩灯,照亮整个港口,白云飞也回到了船舱。酸涩的眼中这条熟悉的走廊变得那么深那么长,就像空无人迹的小巷,那昏暗的灯光,就像自已那暗淡的心情,孤苦零丁。就这样走着,走着,走向恬静漆黑的边缘。


徐腾联欢去了,宿舍内显得空荡荡地。白云飞发呆般的坐在床上,不知该干些什么,总有一种无着无落的感觉,仿佛飘于风中的柳絮,过来又过去,却没有一个可以平衡的支点!忽然,“喵……”小猫轻轻叫了一声,把白云飞从泪湿的记忆中拉了出来。


“干嘛。”白云飞低头看它。小猫正用前爪抚弄着他的腿,又拱起身竖起尾巴,在他的腿上蹭来蹭去。“妙……”的一声,小猫顺着白云飞的裤腿爬了上来,像是找到了温暖的窝,很自然地往他双腿上一趴。


白云飞用手轻拂着小生命,动情地说:“给你取个名吧,就叫‘莹莹’好吗?”


“吐噜!吐噜!”低低的一声从喉咙里发出来,表达它的心情愉快。


“莹莹……”


“吐噜……”


小猫的到来,让白云飞过份伤心的心有些分心,也得到一种别人无法给予的安慰。



晚上,中、法两国高级军官及政界要人汇聚在中国使馆宴会厅,像欢度节日一样,共同举杯,祝愿中、法两国友谊长存。很多实质性问题,在欢快的气氛中达成了一致。


为了祝兴,中、法双方都表演了各自的节目,陈成更是走上台高唱一曲《漫漫人生路》。欢快的旋律,美妙的嗓音令艾米丽沉醉,她虽听不懂歌词的含义,但中国语言独有的发音听起来却是那么润耳,她发现她对中国越来越有好感了。在此之前,参观陈成的座机时,她发现了杨雪为陈成叠的红色中国结。一根简单的红线竟能反复折叠、编织中,塑造出精美的吉祥,结出两个人的幸福,更把中国悠远的文化表现的简洁明快。令她即羡慕又嫉妒!


这时,一名年轻的中国女孩手端水果托盘从她身边走来。艾米丽一把她叫住,一了解才知道,她是中国的留学生,来这里打工的。艾米丽略带疑问的目光打量着她,忽然问道:“你会中文吗?”


女孩一愣,含笑回答:“当然会呀。”


“你真的会?”艾米丽似乎不放心。


“当然,我是中国人!”女孩不知她要干嘛,保持起警觉。


“那你教我好不好?”


艾米丽迷上陈成,也爱上了中国!心头上也系上了一颗难以解开的中国情结!对此,姐姐爱丽丝是又无奈又担心。


法国国防部长也“从幕后走到了台前”,他一身戎装,慈祥的笑容始终挂在脸上,看上去就像一个和蔼的老伯。当他与范长城讲起“中国飞行员首败于此”只不过是开得一个玩笑时,两人都笑了。范长城觉得这个玩笑开得好,爱丽丝和艾米丽赢得无话可说,但高鹏和陈成输的也不丢人;法国国防部长也十分清楚,地面体测与空中实战相差甚远,这个比试并不能证明什么,只是玩笑而已。不过,这也给中国海军在培养战斗机飞行员方面提供了一个参考,毕竟在身体条件上,女飞行员要比男飞行员整整高出一个档次。


之后,中方提出在“龙城”号航空母舰舰载飞行员之中,挑选3名优秀飞行员,来法国受训“幻影”战机。但法方曾一度以“中国战机、中国飞行员都已非常出色”为由,想拒绝这个要求,甚至提出,别说宝岛飞行员与中国海军航空兵交手,即使法国本土飞行员也未必能在空战占什么便宜,而且强调法方已经为中方培训了30多名飞行员,已经足够用了。


天下没有不要钱的午餐,中方提出了交换条件,那就是中方向法方出售12架歼十战机,充当法国空军的假想敌。这个条件是法方无法拒绝,事实上他们对歼十战机的超常规机动非常感兴趣,早就垂涎三尺,这次他们可以如愿以尝了。


就这样,中方为了“3名飞行员”,法方为了“12架歼十战机”,再一次举杯,庆祝!



第二天清晨,离港口不远处的军机场,歼十战机和阵风战机已准备就绪。


“阵风”战机那巨大的三角翼与机身浑然一体,大的高位鸭式前翼,令人一看就感觉到一种向上升的力量。进气道半埋藏在机身下两侧,互不干扰。14个外挂点,比歼十还要多出3个,威力不容小视。“阵风”战斗机与欧洲战斗机EF2000“台风”和瑞典宇航公司正在发展的“鹰狮”并称为欧洲“三雄”,被公认为三代半战斗机。


阳光下的歼十与阵风,肃然凝重。


观众们早早便来到看台就座,期待着这场精彩的表演。瑞克·卡特也如约而来,可却不见Adrianne的踪影。在陈成的催促下,高鹏匆忙忙给李健和卡特作介绍,一溜烟跑下看台,同陈成一起上车,驶向机场。


高鹏的离去,让两个本不相识的人,感觉略有点尴尬,但卡特率先打破了僵局,温和地问:“李博士在M国留学,对我们M国有什么印象?”


“嗯,其实很多不了解M国的人都会认为,M国人具有较高的素质。当然,M国人受教育的程度确实很高,但可能身处在世界的巅峰,M国人并不像其它国家的人那样,渴望了解世界、愿意了解世界。”李健很直率的回答。


卡特抿着嘴琢磨了琢磨,有同感地说:“嗯,确实如此,有很多M国人连加拿大首都是哪,都不知道。他们还经常误入为多伦多是加拿大的首都,就因为CN铁塔非常有名。”说着,自已都笑了,接着一本正经地说:“但并不是所有M国人都这样,我就不如此。”


“我看的出来。”


友善的眼神与友善的微笑相对了。


这时,高鹏和陈成已赶到机场,步入座舱。法国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似乎对两名中国飞行员十分感兴趣,围着他们拍来拍去,而冷落了本土飞行员。


对此,陈成不以为然,全神贯注做着最后的检查。而高鹏却扬起护目镜,笑兮兮地摆了两个胜利的手势,非常配合的样子。他倒不是为了出风头,他知道,电视台的卫星信号会直接传回国内,他希望能让母亲和如月看到自已。


“这是我儿子!”在电视机前,高妈妈温和的脸上洋溢惊喜的笑,一股骄傲感滋润着她的心:儿子大了,长成个男子汉了,这让当妈的高兴!但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儿长多大在父母眼里也是孩啊!眼前一片模糊,那双盛满盈盈泪水的眼睛,饱含着一个母亲的牵挂和期盼。她知道,飞行常与风险相伴,时常为儿子的安全担忧,要是一个星期都没收儿子的信件和电话,心里就觉得空空荡荡的,种种猜测都会浮现出来。要是传出有什么哪出了飞行事故,担心就尤为明显。尤其是“撞机事件”那次,心里一个劲的发慌,吃不下、晚不着,不知该怎么好,直到收到了高鹏的信,才算安心。


看见儿子的笑,看见儿子像明星一样出现在镜头前,宛若琴弓搭上了心弦,然而,喷涌的不是动人的音乐,而是高妈妈那感动的泪水。



在海峡对岸的英国,迫不急待地想知道中国海军远洋舰队的情况,特意花大价钱向法国够买了电视信号。而这次转播的所有赢利,是法国电视台与中国远洋舰队和法国军方平分的。在“龙城”号建造之前,有人说,航空母舰是个烧钱的家伙,从打造它的第一天起,点燃一张一百圆的欧元,然后一张一张接下去,时刻不停,直烧到它退役为止。可没想,远洋舰队组建刚满半年,却已经开始赚钱了。


工作间中,欧洲最知名的谈话节目的女主持人杰妮,身着深蓝色职业套装,站立在电视墙前,目不斜视着盯着法国同行转来的画面。由于她的心高气傲,似乎不把任何的富豪、贵族放在眼里,被媒体称为“冷美人”!


杰妮双手交叉在胸口,看到高鹏胜利的手势,感到肤浅,觉得是个挑梁小丑,不屑地吐出一句:“小眼飞贼!”


当镜头转向陈成时,她看到俊美的脸上,不带一丝言笑,神情专注调试飞机,不看镜头一眼。杰妮点点头,她感觉这个飞行员,还是瞒有看头的。


这时,一名身着黑色西服的皇家工作人员走进了工作间,将杰妮叫到了一边,递出请柬:“王子邀请您出席游船晚宴。”


杰妮厌恶地看着他,坚绝地说:“请转告王子,我还有工作,恕不奉陪!”



特级飞行是表演,也是一种点线融合的艺术。浪漫的法国人,将音乐伴奏加入了飞行表演之中,让观众们能像欣赏体操和滑冰那样,除了能观看高难度的技术动作和娴熟的技巧外,同时还能欣赏到优美的音乐。


随着音乐的响起,电视台工作人员开始撤离机场。两架阵风战机腾空而起。


这时,高鹏和陈成也得到了起飞指令,启动战机,歼十划过跑道,双翼划开空气的波澜,像从肉体中剥离出的灵魂,将意志、智慧和力量汇集一起,爆发出生命之光。


升空不久,两架歼十与两架阵风排成菱形超密集编队,准备通场。此时,编队中各机相距不到2米,稍有闪失,便会机毁人亡。可是,高鹏和陈成却不似为然。他们知道,一名优秀的飞行员,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飞机的翼尖,就象一位展开双臂的盲人,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手臂的端部一样。同样法国飞行员也是如此,所以才不会有丝毫差错。高鹏和陈成不禁带有敬意的目光,打量着身旁的爱丽丝和艾米丽。


同样敬佩的目光,也出现在艾米丽和爱丽丝的眼中。她们与中国飞行员虽磨合不久,但却有一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默契。这种默契来自于双方飞行员的精湛,就像海豚之间,即使不相识,也有某种理解和沟通。对于双方飞行员来说,“飞行”成为了一种超越国界的语言,令沟通无阻碍。


这时,四架战机尾部同时喷出彩色云烟,低空通场。


对于,常坐飞机的法国人来说,一架飞机掠过头顶,实在不算什么。可当一支由中、法最优秀的战斗机、最优秀的飞行员组成飞行编队,拖着彩带,呼啸而过,共舞蓝天之时,他们不能不衷地惊叹于这精彩绝伦的表演,这是空中的芭蕾,这是艺术的天空!


当编队通场后,观众们才发现多彩云烟竟在空中留下了一面法国的三色旗,正要鼓掌欢呼,突见,四架飞机跃上高空,分开编队,启动了红色拉烟器,像编织着一张大网,在空中相互穿梭。突然,四架飞机收起拉烟,疾驰而去,人们定睛一看,才发现一刻代表中国的红色五星已凝固在空中,这把表演推向了高潮。


“看你的啦!”


“祝你好运!”


“小心点!”


陈成、艾米丽及爱丽丝纷纷向高鹏呼叫。随后,三架飞机脱离高鹏的歼十,返回机场。场内所有的镜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架来自中国的战机,他们要看看中国海军航空兵是个什么水平。


歼十再次通场时,高鹏以通场线为基准,加满油门,柔和而又有力的将歼十垂直拉起,并不时的向左翼检查,确保飞机绝对垂直,歼十像一枚火箭笔直的冲向云霄。但是,人们却可以感到,歼十在直冲了一段后,速度在锐减,好像非常吃力,终于飞机的空速表指向了零!


“呜!飞机出故障了!”


“快跳伞呀!”观众台上一片惊呼声,每个人都面露惊色,心中不免为飞行员担心。


然而,这却是高鹏想要的效果,就在歼十悬停在空中的那一瞬,他蹬左舵到底,向右压杆,飞机以左翼尖为支点,在一个垂直平面内转弯掉头,飞机似头重脚轻,机尾一下子翻上,完全失去动力一般,机头朝下笔直的下落,转速表在上升,地平仪在翻倾,高度表在滚动……


刚才还是垂直上升,转瞬就变成了直线下降,看的人们个个目瞪口呆。现在,留给高鹏的时间,并不多,他收回油门,杆、舵回中,然后柔和拉杆,歼十在低空改出,掠过看台。


夹着一声声惊呼,在看台响起热烈的掌声。


“漂亮!非常完美!”瑞克·卡特想起航展时的情景,他更加确信,高鹏和中国海军航空兵是难对付的对手!


“他表演的是什么机动?”李健在旁问。


卡特讲解道:“这是‘锤头转弯机动’!之所以叫的‘锤头’,就是把飞机比作一把锤头,把它垂直往上扔,上升的过程中,锤头在上,手柄在下,到顶时,手柄几乎不动,锤头突然翻下,变成锤头在下,手柄在上,然后往下掉。如果,你觉得不好理解,你可以找一个锤头自已抛抛看,不过,我要提醒你,观察这个过程时,你最好能退后几步。”


“嘿嘿……有趣的机动。”李健笑笑。


卡特仰头望着消失在云层的歼十,似乎想得到什么机密消息的问:“你们的歼十是不错,但比起你们的导弹还差点,对了,听说你们还要上月球,为什么你们的航天技术会发展的这么快?甚至比欧洲、J国、印度还要快?”


李健想了想,轻松一笑:“因为我们有一个钱学森!而他们没有!”


“呵,怪不得,中国没有飞机,就先有了导弹,没有航空工业,却先有了航天工业。”卡特自我感觉良好地畅想道:“嗯,如果你们再有一个‘钱学森’的话,如果我是M国总统的话,我绝不会让他回国!任何条件也不换!”


“如果是那样,我们的导弹将会准确的击中你的办公室,然后,让下一任M国总统签署命令,放他回国!”李健在微笑中回击。


卡特带着疑惑、警觉、好奇的眼光,仔细打量了一下李健,试探地问:“你会不会就是第二个钱学森?”


李健好笑地答:“我和他出生在不同的时代,他是我最崇拜的英雄,他的传奇经历世间少有,我永远也不可能向他那样的优秀,但我和他却有一个完全相同的梦想,那就是让中华复兴!”


卡特又十分得意地说:“可是,在你们复兴之前,我们就要登陆火星了!”


这时,歼十再次通场,高鹏拉杆,拾起机头,飞机在完成1/8筋斗后,马上45度角爬升,并半滚,接着一个5/8筋斗,高鹏又漂亮的完成一个“反半寇班机动”。


由于飞机通场,巨大的轰鸣声,只让李健听到一个“火星”这个词,他思维敏捷的说:“在未来的3、4年,中国宇航员将代表人类,第一次登陆外星球(月球)。”意思是说:M国阿波罗登月计划只不是个骗局。


卡特又一次仔细的打量着李健。



就在这时,一架阵风战机忽然从暗淡的机场飘然而出,它似乎不愿让歼十抢了头彩,气势凶凶咬上歼十。全场的观众们不住的惊呼:天哪!这是飞行表演,还是空战对抗?


只见,天空中两架战机相互追逐,就像光和影一般,你飞我舞,似乎与真实的空战没什么两样。可是,这却是中法飞行员事先商定好的,每一个机动都是经过了巧妙的设计,但看上去却是那么真实,就像歼十与阵风进行的一场空中争霸,对抗产生的美,在人们心中溅起和谐而优美的旋律!


这时陈成与艾米丽也再次升空,加入这场空战。飞机尾翼的喷火由蓝到红,不可遏制的颜色好像要把在场所有人的情绪点燃。


天空中变成了“二对二”,演绎出更多的空战战术,令在场观众大开眼界。陈成极为认真,掌控好一杆两舵,标准地完成每一个事先设计好的机动;对艾米丽来讲,与喜欢的人一起飞翔,就像吃了一片阿司匹林,令人振作来精神。


湛蓝的天幕上,“歼十”如烟如云,不可捉摸,在空气里飘行;“阵风”自由奔放,天马行空,像法兰西一样的浪漫;一个像激情的战士,慷慨激昂,豪气云天;一个像舞蹈的女郎,舞起了漫天彩霞;陈成与艾米丽像精彩的双人舞蹈,让在所的每个人都沉浸这种洋溢的激情里,即使是那最冷漠的心灵,也会不自觉地受到感染,也会如痴如醉!


歼十与阵风像空战般的飞行表演,创造出技术性强的各种艺术造型,那让人琢磨不透的飞行轨迹,让所有观从如醉如痴,就像进入了梦幻世界,就像在观看一部超凡脱俗的空战大片。


同样,座舱中高鹏觉得一股喷涌的快感垂直进入身体,这是飞行所带来的无法抑制的兴奋!他俯瞰看上台掀起的人浪,忽然,想起了如月,想起在航空展上的一幕一幕,如月要在场就好了,她一定会高兴的!


法国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帮助了高鹏完成了这个愿望,电视信号传到了他家,也传回了北京。令曾如月看到了电视上高鹏的笑脸,看到了飘扬在法国上空的红色五星,看到了那架在空中跳动的歼十……


几天前,曾如月的“反海军联盟”进行了第一次活动。孙盈盈,还有李健的老同学胡冰、张明磊都系数到场。


几个人聚在一起是抱怨声声,胡冰和张明磊称:上了李健的当,上了贼船,项目进展不大,自已连双休日也没有了。胡冰还病了,直流鼻涕,说着说着鼻涕就流出了好长,但是低头一吸就不见了,令在坐的孙盈盈和曾如月咋舌。孙盈盈也对李健很不满意,出去这么久,一封信也没有,太不象话了。他们打电话给杨雪,杨雪也没收到陈成的来信,十分担心。曾如月一边责怪高鹏和范长城,一边旁煽风点火,添油加醋。


最后,他们达成一致,对中、法飞行员的飞行表演及中国海军出访的电视转播,坚决不看!不能让他们感觉太好!以为自已什么是的。


可是现在,曾如月却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心早已随着歼十、高鹏起舞,她感觉高鹏所做的失速转弯,跟随着不同类型的旋转,俯冲,筋斗……各种各样的空战机动,编排的精巧,就像在用飞行语言表达着自已的思想和情绪,同时向她传递着情感。


忽然,曾如月感到一丝失落,她觉得自已很不幸,遇到范长城这样的父亲。他破灭了自已渴望飞行的梦想,还一口拒绝了自已上舰的要求。他非说“龙城”号是海军的尖刀,是敌军打击的重点,危险性太高,她来是绝对不可以的!虽然,为此父女之间闹过“冷战”,但她还是能够理解父亲的私心,她和母亲都是父亲的精神之柱,母亲去世了,父亲不会再让自已冒险。可失去梦想的苦痛,却只能自已承担。


同时,曾如月又感到一丝庆幸,因为上帝是公平的,上帝把高鹏送到了她的面前。现在,高鹏就是她的寄托,寄托着她的情感和梦想……觉得这也是一种幸福,不禁微闭双眼,双手合十,为高鹏祝福,为他祈祷,更幻想着有一天,高鹏能带着自已,同在天幕下舞蹈。


《带你去飞翔》(小说原创歌曲之一)

风儿环绕身边与蓝天相恋

手牵着手把彼此的梦相连

彩虹跨越海天

擦亮了我也擦了亮你的地平线


教条束缚不住想飞的翅膀

年轻的心昂扬向上的力量

从海角到云端

这是属于你也是属于我的梦想


比翼双飞轻快如燕

飞舞翩翩憧憬无限

一起遨游浩瀚的云天

一起飞越世界之颠

迎着风声越大歌声就越无边


梦想乘着风

心境因你我而超然飞升

蓝天与白云

这是彼此间默契的心言

来九天之上

释放出你最真实的一面

振翅腾空吧

这是我更高更远的爱恋


曾如月感到自已淡出了一个世界,淡入了另一个世界,自已似在银河的中心,四周静极了,所有的星球、星系都在围着她翩然而动。情不自禁的她像展开双翅一样张开双臂,让自已沉浸,像风儿环绕于身!


在这一刻,曾如月把自已创建的“反海军联盟”忘得一干二净了!



法国观众也被折服了,尽情为中、法飞行员欢呼。同样被征服的还有英国女主持人杰妮,这是她见过最为精彩的飞行表演,对高鹏改变了观点,这个“小眼飞贼”还真有两把刷子;对陈成的好感加深了,人长的骏美,飞行技艺也是那样的精湛。


杰妮吩咐道:“你们帮我找一下陈成的资料……还有高鹏的。”


“你没听法国人介绍吗?陈成可是结过婚的人!”工作间里的同事开起了她的玩笑。


杰妮连忙掩饰:“别乱说,我只是想邀请他们来做节目。”


“其实也没什么,我在中国留学时,看过几部描写的中国军人的电视剧,发现婚外恋较多,还有N角恋,就算结婚了也没什么!哈……”大家继续开玩笑。


“一边去!”杰妮瞪了他一眼,可是心里却扑通扑通乱跳的在想:陈成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这几天里,中国远洋舰队的官兵们除了参观法国各军事院校和舰艇外,还与法国海军进行了篮球、乒乓球等友谊比赛。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前世界乒乓球冠军盖廷也来了。然而,乒乓球作为中国的国球运动,中国海军一点也不含糊。在艾米丽为首的拉拉队的助威下,陈成以四个11:9将盖廷拿下。高鹏也想和盖廷较量较量,结果技不如人,被盖廷狠狠地戏弄一番,满地找球,好没面子。


合影的时候,艾米丽不忘单独与陈成合影。陈成表现的很大度,完全没当回事。


一天后,在“龙城”号即将关闭最后一次向公众开放的时刻,艾米丽突然跑来,将一架纸飞机塞在陈成的手里,不说一句话,转身便跑下舰,乘车走了。


为什么送我纸飞机?陈成看着手中的纸飞机,好奇心将纸飞机拆开,看见里面写着一行歪七扭八的中国字:我喜欢你。我知道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但我还是要说出这句话,要是现在不讲,也许以后可能永远没有机会讲了。纸飞机撞击着陈成的灵魂。


“喂,不要像一个傻瓜一样发呆。”陈成感到身后一阵寒气,高鹏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背后。


陈成掩饰着转身要走:“哦,没事,走吧。”


高鹏笑得贼贼的:“刚才是艾米丽吧!”


陈成吓了一跳,吃惊地盯着高鹏:“你眼睛不大,眼神还挺好!”


“那是!老实交代,你俩有什么勾当?”


陈成索性把艾米丽的信给高鹏看,脸上留有坦然的表情,声音不带波动地说:“她说她喜欢我,但我一点也不知道,全完的不知道,我对她没有感觉。也不会有,因为我的心早已属于杨雪。但愿艾米丽只是一时的,也许很快就会把我忘了。”话语透着一股遗憾和诚恳。


车子上,艾米丽泪水在眼圈内打转转,难过的赖在姐姐的怀里。爱丽丝轻轻抚摸着妹妹的秀发,好心地问:“你真打算学好中文以后去中国吗?你真的了解陈成吗?陈成再好也不能做一辈子情人啊……”


“姐姐,别说了!我不知道。”


艾米丽脑子很乱,未来的事情谁会知道呢?



这些天来,与法方的活动,白云飞都没有参加,他觉得生活突然变得像一杯白开水,淡而无味!除了正常值勤外,他就待在宿舍里,哪也不去。脑袋上方常飘起了一个大大地问号:难道我在Adrianne的命运中,永远只是一个配角吗?


在此之前,也就是飞行表演的同时,Adrianne单独找到了白云飞,两个人都冷静了下来。Adrianne对白云飞至今还等着自已,感到一丝感动、一丝愧疚、一丝遗憾,但也只是一丝而已,她认为自已没有错,她对白云飞并没有许诺过什么,甚至都没承认过他是自已的男朋友。Adrianne说了一大堆遗憾和歉意的话,希望白云飞能够把自已忘了,找一个更好的姑娘。


白云飞没有说一句话,心中郁闷堵塞,无从发泄。眼前这个人,在他心中是那么的完美,有一种流过内心的灿烂。她的微笑最为动人,只要嘴角那么轻轻一牵,脸上便会荡漾出一对不深不浅的小旋涡,天真无暇,特别的可亲可爱。可是如今,她却是伤自已最深的人。


在最后的时刻,白云飞还是不敢大声的说出那深藏在心底的那三个字:我爱你!心中的不平静,什么样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最终,他缓缓举起了右手,刚毅的放在了帽檐下,一个庄严的军礼取代了缠绵的爱意和杂乱的思绪。此刻,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他现在还是一名中国海军的飞行员!


这是他最后的支柱!


现在,当中国海军远洋舰队起锚,“龙城”号航空母舰满载着收获,迎着风缓缓离港的时候。卡特和Adrianne也踏上了回国的班机。对于卡特追问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Adrianne一直闭口不答。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白云飞,反而有一种想逃避的感觉,如果有可能,再也不想与他相见了,太尴尬、太别扭了。


“龙城”号航空母舰所有的官兵齐刷刷地分区列队,白云飞也在其中。望着眼前这个代表浪漫的国家,他知道,自已可能再也无法与adiranne见面了;他知道,两个人之间已经不可能了;可是,昨天晚上他又梦见了Adrianne,矛盾的心始终报着一丝希望,让他念念不忘。


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白云飞心中依然抱有希望,“飞豹”驾驶舱中的Adrianne照片也依然尚在……


唯一改变的是白云飞的双眼,剑眉下那如深夜大海般漆黑的双眼,好似无底深渊而深不可测。也许刺激的神经已经到头了,又或许是小猫咪带来的精神寄托的缘故。与以往不同,没有了以前曾出现过的茫然,更不见游离。只可惜的是,在他的眼睛里你看不到柔情、也看不到温暖,只有令人结冰的冷咧!只有比平常更狠、更凶的杀气!就像是他的心在发毒誓:他是飞行员,我也是飞行员,我一定要让Adrianne知道,谁是真正的飞行员!



远洋舰队离港后,满旗被撤下,改换代满旗。这时,在“龙城”号航空母舰上,雷明也组织人将舰桥上那些像蛋糕、像大灯、像筛底的“雷达”统统摘下,掩饰物清除后,整洁的舰面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这是一部远程相控雷达阵!


原来,舰队出访意味着不同程度的解密,可远洋舰队并不想把家底全部露给人家,所以各舰都有不同程度的伪装,以迷惑那些“好奇的人”。这些老式“雷达”,都是由纳米技术制作的,极为逼真,虽然很轻,但非常有质感,不知情的人,就算走近了也未必有够分辨出来。


雷明摆弄着手中的“道具”笑了:“纳米材料,有趣有趣。”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