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九篇 运筹帷幄 第六章 狼狈为奸

yuertou 收藏 24 27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十九篇 运筹帷幄 第六章 狼狈为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巴黎,两年一度的巴黎航展,也是世界上五大航展之一,这使得巴黎在航展的这几天就像是在过圣诞节一样,不但全欧洲各地的航空爱好者们齐聚巴黎,连世界各地的航空爱好者也都将这里当做了圣殿一般,当然航展的主角是各个国家的航空公司,还有那些准备在这里花出大笔金钱的国家代表以及航空公司的代表!

哈斯勒是在航展开幕的当天下午抵达巴黎的,这是一次私人旅行,或者说是被美国政府安排成了一次私人旅行,而且还为他提供了严格的保密措施。欧洲方面也早知道了哈斯勒要到访的消息,各方面的准备工作也已经提前进行,在哈斯勒离开飞机的时候,两名欧洲政府的职员就带着他上了欧洲总统府的那辆轿车。现在欧洲的首都设在巴黎,这是轮流坐庄所决定的。

“哈斯勒先生,贵国总统还好吧?”欧洲轮值总统卢塞尔显得很有礼貌,当然这是礼节上所必须的。

“还好,总统让我带他向阁下问好!”哈斯勒虽然是个学者,他也还是懂得这些外交上的礼节。

“旅途还好吧?”欧洲总统下坐了下来,然后示意哈斯勒也不必客气,“最近美国增派兵力的事情说得怎么样了?”

“这事我们正在安排,当然,我们会遵守与贵国的协议,不会做出单方面行动的!”作为总统安全顾问,哈斯勒当然知道有的话应该说,有的话不应该说。而现在美国国内已经对这场战争产生了疑问,特别是在参众两院内,已经有反对的声音了,而光是摆平两院内的反对派,总统就费了不少的精力,所以,美国现在向巴基斯坦战场增兵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大!

“那就好,下一次增兵的时间表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将立即送交贵国总统,希望这事上我们不要再闹分歧!”

“这个当然明白,如果这时候我们闹矛盾的话,得到好处的只有中国!”哈斯勒觉得寒蝉也够了,他只是安全顾问,大事上是做不了主的,“这次,我到巴黎来,其实是想向贵国通报一件事情,非常重要!”

“哦?那是什么事呢?”卢塞尔眯起了眼睛,如同一头老狐狸一样。

“中国要在巴基斯坦采取行动了?”

“中国!?”卢塞尔这下不敢大意了,坐直了身体,“你是说,中国准备参战了?”

“也许有这个可能!”那就是也许没有这个可能,哈斯勒知道该怎么用外交辞令,“根据现在的情况判断,中国也许会在巴基斯坦采取一次特殊的行动!”

卢塞尔点了点头:“完全有这种可能,我们在巴基斯坦已经占据了优势,如果中国还不动手的话,那么他在南亚地区的霸权地位就将被瓦解!”

“对,这就是中国的目的,这也是他们采取行动的动机!”哈斯勒笑了下,他知道这位欧洲总统肯定还知道更多的事情,“但是,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中国直接介入战争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中国要介入战争的话,他们早就那么干了,而中国人也不会犯下130多年前犯的同样的错误,在巴基斯坦再制造一场分裂吧。所以,中国很有可能采取的是直接介入之外的办法来干预这场战争!”

“证据?”卢塞尔的目光几乎是在瞬间转变了数种神态,“证据呢?我们不可能凭猜测来判断中国的行动,事实也已经证明,对中国不可能用这种分析办法来对付。我们需要证据,中国方面难道有什么新的发展了吗?”

“要想拿到证据是不可能的,总统阁下也应该清楚,在情报这一行,要想证明什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哈斯勒也学会了肖的口吻,似乎他就是个老资格的情报官员一样,“我们只能够凭借现在的局势对情报的正确性进行分析,在这里没有肯定,只有可能。当然,我们只能够以最大的可能性来进行判断。因此,中国在巴基斯坦采取一次特殊行动来实现自己的利益,至少是保护他们在南亚地区的利益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也许中国现在已经开始在行动了!”

这次,卢塞尔没有急着开口了,他知道情报这东西怎么玩,因为这并没有国家的差别。在任何过都一样,情报是无法获得证明的,这也是情报行业的特殊性,你要么相信,要么就不相信,要想去证实一份情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现在,情况就是这样,欧洲的情报系统并没有获得这方面的消息,那么应该相信哈斯勒透露的这份情报,还是不相信呢?

“其实,中国现在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就如同阁下开始所说,中国如果再不行动,那么他还有什么本钱留在南亚地区呢?所以,现在中国必须要行动,但是直接介入与中国的国策背道而驰,所以,中国只能够采取特殊手段。最主要的是,现在拉瓦尔所执行的战争政策明显不合中国的胃口,再看拉瓦尔在十多年时间内做的事情,中国可能继续支持他吗?现在是转变的时候,中国如果采取特殊行动,即能够获得巴基斯坦的胜利,同时还能够让拉瓦尔下台,这是一箭双雕的好事,中国为什么不干?”

这时候,卢塞尔再度犹豫了,哈斯勒的话绝对没错,中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而且,现在的实际情况也证明,哈斯勒所代表的美国正在想办法改变这场战争,但是,这位美国总统安全顾问的话可信吗?就如同欧洲可以完全相信美国吗?想到这卢塞尔不得不在心里打上了数个问号,美国人已经在战争的态度上表现得比较软弱了,而且一直与欧洲在谁应该承担多少战争责任的问题上争执不休,这难道没有可能是美国的一个计策吗?如果美国能够借此来甩掉这场战争的话,那美国也将是受益者,而且最终所有的压力都将由欧洲独自承担!这对欧洲来讲绝对不算是好事,而且欧洲就将是唯一的受害者了!

“总统阁下,其实我只是向贵国通报一下这件事情,当然,我们不会干预贵国的决策,我们只是想让贵国明白,现在中国人已经准备开始行动了,而且肯定会在近期内开始,那么,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做好准备!”

“明白,我们当然明白,但是,我想我们还是先在增兵的问题上谈好了,再来商量这件事吧!”卢塞尔绝对不是那种会把人逼到绝路上去的人,而且他也清楚,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对方接受无法从中抽身,而这也是确保欧洲利益的一个最关键的条件。

“这事,我想还是由贵国的代表与我们的代表单独谈吧!”哈斯勒也知道话就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了,当然他的工作也就只能够做到这一步,而剩下的事情,还需要由更高级别的人来确定了!

欧洲与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在这里,而是在联合行动上。随着巴基斯坦南部地区的局势逐渐平静了下来,为了巩固两国在这里的地位,欧美的占领区进行了划分,其中美国控制东部地区,而欧洲控制西部地区。这是一份公开的协议,但是在继续北上的问题上,就需要两国另外解决了,根本原因还是现在两国投入的兵力不够,所以,增兵问题成了两国矛盾的关键!

这个问题从战争开始,就没有消失过,而且越演越烈,到现在,已经成为欧美之间最大的问题。欧洲在巴基斯坦战争问题上的态度是异常坚决的,在欧洲看来,只有彻底的消灭巴基斯坦,才能够解决问题,所以,欧洲一直主张向巴基斯坦增兵,在他们提出的最新一轮增兵计划中,甚至提出两国派遣在巴基斯坦的作战部队应该达到100万,这样才能够迅速的解决巴基斯坦问题。而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就比较含糊了,说白了,当时美国跟着欧洲干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这场战争能够将中国拖下水,而美国的计划是让欧洲与中国大干一场,那么美国就将是唯一的获益者。但是,现在的情况却远远超过了美国当时的设想,中国置身事外,而欧洲与美国却弥足深陷,这不是美国要的战争。而且,这也不是美国的战争,至少在绝大部分美国人看来,这不是一场属于他们的战争,而让他们的亲人,朋友去战场上送死,他们当然不干了。所以,现在美国采取的是比较折中的办法,即不撤兵,但是绝对不会再大规模的增兵了,美国总统也知道,国会的那些反对党议员绝对不会让他再增兵了,在国家没有进入战时状态的情况下,国会是有能力限制总统的行为的!

这就是欧美的最大分歧,而卢塞尔所担心的也就在这里。现在美国在增兵的问题上迟迟不肯开口,这让卢塞尔看起来,就像是美国准备摆脱这场战争一样,不管美国到底是不是这么想的,欧洲人都会留一个心眼。所以,卢塞尔不会急着与美国商量对付中国秘密行动的事情,而是先要明确美国到底会不会增兵的这件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哈斯勒得到的信息很快就被反馈到了美国总统的手中,而且欧洲方面也通过正常的外交渠道将这些信息发送给了美国。而当美国总统被国务卿叫醒的时候,才清晨6点半,那些有资格参与这次会议的内阁官员也都已经到齐了。

“肖,你怎么看待欧洲对这事的态度?”总统的精神已经恢复到了工作状态,在白宫3年的锻炼,以及他为了登上这个位置而进行的几十年的磨练,让他成为了一个标准的政治“机器人”,用外面的话来讲,美国总统不过是代表美国各大利益集团的一个木偶而已!

“欧洲人简直是白痴!”肖的话非常的刻薄,但是一点都不过分,“这是一个明确的,而且重要的信号,他们却没有重视,反而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与我们争执不休,难道欧洲人从来就没有考虑过我们的问题只会让大洋对面的那个国家得到好处吗?”

“事实确实是这样,但是欧洲人非常的现实!”总统心里也在自问,我们何尝不是呢?“不管怎么说,现在欧洲拿增兵的问题来压我们,他们开出的条件也很明确,只有在增兵的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这才有商讨别的事情的条件!”

“也许我们应该做出让步!”国务卿看了一眼总统,“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欧洲人不与我们合作的话,最终我们将被迫撤出巴基斯坦,但是这对我们来讲,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国务卿说的明显是反话,但是国防部长有点坐不住了:“如果现在才决定撤出的话,是不是太迟了一点,这将在我们与欧洲之间引发无法弥补的矛盾,也许中国人就希望我们这么做,让我们与欧洲再爆发一场内争,而让中国坐收渔翁之利!”

“也许吧,中国人应该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总统点了点头,“他们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逼迫我们就范,那我们应该怎么做,难道同意欧洲的要求,继续向巴基斯坦增兵?”

“国会那边不好解决!”

肖看了一眼国务卿,这位政治强人的话一点都没有错,按照规定,肖每周都会让他的一位副局长去向国会的特别委员会做报告,也就是将CIA的最新行动通报给国会的几位特殊议员,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而这是肖与国会接触最多的方式。通过这里,他知道,总统现在的战争政策已经在国会中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如果无法解决国会那边的麻烦,那么美国就不可能向巴基斯坦增兵,即使总统想这么做,他也没有这个权力!所以,解决国会那边的麻烦成为了关键!

“那我们怎么向国会解释增兵的事情,难道直接说我们将在巴基斯坦遭受一场惨痛的失败吗?也许我们现在已经失败了!”

“我们不要指望国会会批准增兵的事情,我们应该想办法,绕过国会这个麻烦,当然,只要我们增兵,就能够让欧洲安心一点,这是最关键的了!”国务卿也知道麻烦在哪,他正在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启动特别动员法?”这时候,总统的政治顾问开口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条法律,但是没有人急着开口。《特别动员法》是世纪初,美国在面临更严峻的国际挑战的时候所制订的一项法律,而该法律的核心就是授权美国总统有权力在特别时期,而没有得到国会批准的情况下,动员一部分军事力量进行战争行动。这是一项超前的法律,也是说,将总统的地位摆在了国会之上。当然,这也是一条几乎没有使用过的法律,大家都知道,如果动用这条法律将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如果战争行动成功了的话,而且也保护了美国利益,那么总统就将成为民族英雄,但是失败了的话,或者即使成功,但是也严重的损害了美国的利益的话,那总统就将成为罪人。所以,这条法律制订了几十年来,没有哪位总统在这上面打过主意,这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我们在这鬯战争中的胜算有多大?”总统看着国务卿与国防部长,最后目光落到了联合参谋长的身上。

“如果中国不直接介入的话,我们的胜利把握在70%以上,当然,这需要我们提供更多的军队。但是,只要中国介入,那么问题就将变得异常的复杂,成功的机会是有,但是绝对不会超过40%,这已经是一个很乐观的估计了,因为直到现在,我们还从来没有赢得过一次发生在中国身边,而且有中国介入的战争,从来没有!”

“那么中国动用自己的军事力量介入这场战争的可能性有多大?”总统的目光落到中情局局长的身上,他需要情报局长的一个答案。

“几乎为零,不然的话,中国不会想办法采取秘密行动来干预这场战争!”肖对自己的估计是非常乐观的,因为就在巴基斯坦最危险的时候,中国也没有表现出要直接介入的意向来。“但是,中国很有可能采取间接敢于的办法来帮助巴基斯坦,而且,现在中国已经在这么做了,他们的一条腿已经伸到了战争里面去,现在只是在试水深,结果就将决定中国会不会大规模的向巴基斯坦提供支援。这点非常关键,而且巴基斯坦现在正在获得时间,如果我们迟疑不决的话,情况将对我们非常不利!”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采取果断的行动?”总统皱了下眉毛,他知道情报局长不会直接谈到战争方面的问题,因为这不是他的职责范围。

“我想这放面的事情还是由基恩将军来提供意见吧,而我所能够提供的意见是,现在中国正在采取更为深入的办法来干预这场战争,也就是说,中国也许有可能会用更深入的办法来介入战争,这就要看战争局势的发展了!”

“那么,你认为在什么条件下,中国会用更深入的办法来介入战争?”总统仍然穷追不舍,他需要一个清楚的答案。

“如果我们在巴基斯坦战场上出现失败的征兆的话,这无疑是给中国的一个信号,让中国在短时间内加强对巴基斯坦的支持,以获得最终的胜利。但是,只要我们站稳了脚,那么中国肯定会审时度势的评估战局,而做出谨慎的反应,这是必然的事情!”

“基恩将军,那你认为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才能够迫使中国在巴基斯坦的问题上不要太过于深入?”总统的目光终于转到了联合参谋长的身上,这让肖感觉到轻松了许多。

“增兵,巩固我们在巴基斯坦战场上的优势,如果能够与欧洲配合北上,最终解决巴基斯坦的问题的话,那么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只要中国失去了代言人,他要介入就只能够自己出兵,而这是中国在尽力回避的事情,所以,要想让中国住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认识到这场战争已经没有了胜利的希望!”

总统苦笑了一下,因为现在问题的关键又回到了增兵上来。以现在欧美在巴基斯坦战场上的兵力来看,要想赢得胜利是绝对不可能的,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而一场长期的消耗战对这两个超级大国来讲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总统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这个房间里的内阁成员也都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国会山上的那些人能够认识到这个问题吗?还有全美国的选民能够认识到这个问题吗?总统知道让国会通过增兵法案是不可能的,这只会让他提前垮台,那么,现在唯一的办法就这有启动那项法令了?

“总统,也许我们应该采取断然行动了,时间已经很紧迫了,如果我们无法迅速的与欧洲取得一致,在巴基斯坦采取决定性的行动的话,那么我们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输掉这场战争,而这对我们来讲,绝对是自1974年以来的最大的一场灾难!”

总统点了点头,他明白国务卿的意思,美国在这场战争中已经陷了下去,与越南战争不一样,这次还有个伴,但是如果最后仍然失败的话,那么美国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所以,只有采取断然的措施,才能够解决当前的问题。

“我们在国会山上有多少支持者?”总统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而也只有他才能够做出样的决定。

“众议院不成问题,我们肯定能够获得1/3的支持,但是在参议院,我们有点麻烦!”国务卿做了个尴尬的动作,“至少,我们需要拿到凯塞林手中的那5票,这样才能够获得1/3的少数支持票。但是,她不会轻易的把自己的决定权交给我们的!”

“她还想在妇女保护法案上让我们做出让步吗?”总统摇了摇头,凯塞林是美国这50年来最精明强干的一个女政客,当然,她的野心也如同她的能力一般的强大。

“就是这个地方,如果我们不做出让步,她不会将手中的那几票给我们的!”

“好吧,这事你去办,如果有时间,约她吃顿晚饭,你跟他商量一下,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答应她的要求,但是必须要让她投我们的支持票!”

“好吧,如果我们首先做出让步的话,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凯塞林知道这事的轻重,至少比马里兰来的那两个老头要好多了!”

“肖,你最好亲自去欧洲一趟,代表我于他们谈一下,增兵的事情我们会在下次议会上提出来,并且努力争取通过,让欧洲做好与我们合作的准备!”

“好的,我明白了,我会把这事办好的!”

“好了,各位,做好新行动的准备吧,既然中国人将我们逼到了这一步,我们也无法做出退让了,如果这注定是一场惨痛的战争,那么就让它来得快一点!”

美国总统的决定在很大的程度上改变了这场战争后半期的发展,当然,这也不可否认的让欧美陷得更深了。其实,这也是必然的事情,因为这时候欧美已经没有了撒手的余地,他们只能够坚持下去,而最后,谁坚持不住,那谁就将输掉这场战争!

欧洲方面也迅速的对美国开出的条件做出了反应,在美国保证会在一个月内向巴基斯坦再增派至少3个陆军师,以及一个战斗机联队之后,欧洲也答应在秘密行动上与美国合作,并且提供一半的行动部队,并且在情报上与美国密切合作,应付中国发出的挑战。

当然,要想准备一次秘密行动,最需要的是时间,而这也是欧美现在最缺乏的了。光是让两个国家的特种部队相互熟悉,并且能够达到配合作战的地步这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在欧美的时间计划表中,供双方特种部队训练的时间不到两周,而这是绝对不够的。但是,欧美的高层人物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他们看来,这不算是一次困难的行动,至少从战术上来看,没有多大的难度,难的是双方可能要承担的麻烦与后果!

两国特种部队的训练场地选在了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处秘密基地里。这里的海拔有1500米左右,正好与巴基斯坦那边差不多,而且靠近沙漠,能够模拟出实际的作战环境,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训练地点!

就在那些参与这次行动的欧美特种兵到达科罗拉多这处沙漠基地的时候,一批中国的特种兵已经搭乘着直升机离开了在塔里木沙漠中的训练基地,他们是先遣部队,他们的任务是去熟悉作战环境,并且为后面的大部队提供作战情报。

赖令辉少校是这支12人先遣部队的指挥官,其实他只算得上是半个指挥官,因为他只管特种兵的战术任务,而具体的情报控制则由另外一名少校负责。那名少校不是真正的特种兵,只是挂了个名号而已。而他的真实身份是军情局第5处,即对外特种行动处的一名特工,跟随他一起行动的还有另外两名特工。当然,在实际的情况下,赖令辉少校是最高指挥官,情报局的特工只是为他们提供特殊的帮助。

“还有五分钟到达目的地!”前机舱内的副驾驶传了话来,飞机正在距离地面20米的高度上穿越着沙漠。

“准备!”少校举起了手,让所有队员都做好了离机准备,并且检查他们携带的武器装备。

飞机还没有完全悬停稳的时候,少校就已经顺着绳子滑了下去,接着别的队员也跟着滑到了地面上,并且迅速的分散到四周,进行安全警戒。2分钟后,运输机向上升了100米,转了180度之后,就返回了出发基地。

“少校,周围没有发现异常,很安全!”

“恩,让大家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赖令辉点了点头,转身对那名情报军官说到,“我们现在应该向哪个方向走?”

“这边!”情报军官在他的战术电脑屏幕上指了一下,“0-8-1方向,前进5公里,是我们的第一个测量点,在这里,与后方联系,然后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天亮之前,我们应该到达03号测量点吧?”赖令辉皱了下眉毛,地图上显示得很清楚,他们在天亮之前至少要前进15公里,而在山区,这需要走上20公里,而现在只有6个小时,也就是说,他们要保持每小时3.4公里的前进速度,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对,那我们抓紧时间吧!”情报军官收起了战术电脑。

“欧阳,你带人到前面200米带路,别的人分散前进,注意隐蔽!”

队伍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最前面是两名手持无声冲锋枪的尖兵,他们的任务是确认前进道路上没有危险,当然,如果发现危险的话,只要他们能够解决,就将帮大部队扫请障碍。而在两名尖兵的身后是两个机枪支援手,只要遇到了大麻烦,他们就将用携带的机枪为尖兵提供最猛烈的火力支援。最后是8人的小分队,小分队的人都分散前进,相互的距离控制在50到100米的范围内,这保证哪一处遇到了麻烦,都能够随时获得周围战友的支援。

特种兵的行进速度并不快,虽然他们体力能够保证在负重50公斤的情况下使用更高的速度前进,但是这是一次秘密任务,首先要注意的是安全,而速度是由前方的尖兵控制的,因此,速度不可能快得起来。

在到达第一个测量点之后,小分队的人休息了5分钟,然后继续出发。而仅仅是这一段5公里的距离,他们就花了2个小时,比预定的速度慢了一点,所以,在第二段的路程上,他们加快了速度,在天亮之前,他们必须要赶到03号测量点,因为在那里才有完全的隐蔽场所,让他们能够在白天得到休息,并且躲避欧美侦察机的眼睛!

天亮之前10分钟,小分队终于到达了03号测量点,然后迅速的分散隐蔽,白天将是他们休息的时间,而他们一般是两人一组的分散在隐蔽坑内,一个人休息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就担任警戒任务,即使这里已经是非常偏僻的山区了,但是谁能够保证不会在这里遇到巴基斯坦游击队,或者是欧美的巡逻部队,另外还有可能是南巴伪政权的武装部队!

“少校,今天的前进速度不太理想,看来明天我们应该想办法提高一下效率了!”情报军官并没有疲惫的样子,似乎这对他来讲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而赖令辉也觉得这人的体能素质并不比他手下最优秀的士兵差多少。

“是啊,第一天的任务确实太小心了,我看,明天我们多派一组尖兵,这样能够提高速度!”

“好吧,这事你安排,现在我先休息一下,4小时之后你叫醒我,我们轮换!”情报军官笑了笑,就把被囊丢在了地上,倒在地上就熟睡了过去。

赖令辉尴尬的笑了下,虽然他也想早点休息,但是总得留一个人执行警戒任务吧!4个小时的时间不算短,少校决定用这段时间检查一下自己的武器装备,一名真正的士兵最知道应该保养好自己的武器,因为武器就是他们的第二生命!当然,少校并不为安全感到担心,在他的外围,有5个隐蔽点,每个隐蔽点控制与监视的范围至少有90度,这就保证每一个小组都有重复的监视区域,这已经足够保证这个据点的安全了。

4小时之后,没有让少校操心,情报军官就醒了过来,简直如同最精密的钟表一样!

“好了,该我休息了!”少校笑了下,也倒头就睡了过去。

下午6点,天黑下来的时候,整个小分队的队员都已经做好了出发准备,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有2个小时的时间检查自己的武器装备,并且吃了一顿不算丰盛的晚饭,当然,对任何一名军人来说,那种没有多少味道的标准口粮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美味!太阳落山之前半小时,小分队离开了03号测量点,他们还有3天的路程要走,然后才能到达目的地!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