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杜明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步。“你说的不无可能,我看这样吧,让龙组的兄弟们做好准备,如果有异动我会告诉你们的。听到一声龙啸后立即带领兄弟们杀出去。”

“好吧,也只有这样了。呵呵,希望我们是多虑了。”丁松说道。

当杜明在一个保镖的带领下向编号为5号的一栋楼的地下室走去。通过了门口两个持枪大汉的审查走进去后,发觉这个地下室竟然空无一物,空荡荡的。正诧异间,地下室的一面墙轰然一下一裂为二,圣战笑着走了出来。“快进去吧,他们正等着呢。”

“好。希望我不会让他们太失望,他们也不会让我太失望。呵呵。”杜明点了点头,和圣战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墙壁又轰隆一声合上了。 杜明走进的是一个非常大的厅,大厅又分成了两部分,前一部分是一个小厅,靠墙摆了一圈沙发,中间又有几排沙发,而后一部分却被隔成了很多小房间,类似于包厢似的。中间的几排沙发上此时已经坐了四个高矮不一的中年人,而四周靠墙的沙发上坐满了人,不,该说是幽灵吧。幽灵象纸扎的一样,整个看起来轻飘飘的,要不是眼睛闪着幽幽的绿光,知道还是个活物外,可能还真以为是纸扎的像呢。

“来来,杜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朋友。”圣战笑着,向杜明介绍道“这几位杜是我最好的朋友,来自神圣的地狱家族的高手,波班,路稀,焚戈”说到这,指着一个身穿燕尾服,一脸端庄的男人说道:“这是培尔,神圣地狱家族的公爵,也是戈尔亲王的兄弟。这次的精彩行动就是他具体指挥的。各位朋友,这就是我和你们说的来自神秘而古老东方的中华国的我最亲爱的朋友杜明先生。”

“你好!”、“你好!”、“你好!”、“你好!初次见面,多多赐教!”杜明与四个人一一握手。对培尔他是多留意了一下,发觉戈尔和波班等人一样,对自己是漫不经心的,当下也没说什么,只是心里暗暗地冷笑了一下。

待众人都重新坐定后,戈尔看了一下杜明,一脸严肃地问道:“杜先生,你是从古龙东方来的朋友,听说将帮助威顿.圣战爵士重振分会的名声和力量,不知道您是否听说过我们地狱家族,有什么指教?”

“哦,我在认识威顿.圣战爵士之前,对Y国甚至整个欧洲大陆的神秘力量毫无所知。即使现在也对你们黑暗协会和教廷的力量知之甚少,所以很抱歉,根本谈不上什么指教。”杜明淡然说道。

“哦,听爵士说,前几天的那次快乐行动,先生是第一个反应而迅速离开现场的,不知道您对那次行动有什么高见?”戈尔问道。

“那次行动你们的速度很快。”杜明说到这,见戈尔正等着他的下文,知道这家伙肯定希望自己多点庾美,心里暗笑,故意停住了没说下去。

戈尔的眼里掠过一抹失望、愤怒,“噢,原来这样。对这次伯明翰那边几个杂种,您是怎么看的呢?不知道您是否可以与我们同行,也让我们见识一下东方的神秘力量?”

“从刚才这些家伙的反应看,一个个好象都是心高气傲的人。为了让他们心服反正迟早也得让这些家伙领教一下,不如今天就给这些家伙震慑一番。”想到这,杜明突然微微一笑,“我们都是爵士的朋友,在东方有以武会友之说。我们今天就可以切磋一下,也让我领教一下西方神秘的力量。”装着没看到圣战焦急的眼神,说完后就站了起来。

戈尔两眼眯成了一条缝,看了杜明一眼,“哈哈哈哈,杜先生果然是爽快人。好,好,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说着一驽嘴,皮肤幽黑的波班站了起来。

杜明往后退了三步,做了个请的姿势。“我们中华国人是礼仪之邦,你先发功吧。”

波班也不答话,嘴里念念有词着,然后双手一搓,一团闪着黑光的火焰飞向杜明,同时左手一指朝杜明袭击过去。

杜明只感觉到一股腐烂的气息向自己袭来,隐约可闻鬼哭之声。轻笑一声,一掌划了个圆圈,三层护身真气立即在自己周围布满了,同时一朵云状气体迎向来袭的火焰。

“波!”的一声轻响,波班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大口地喘气。

“嗯,等会我们还要商量去伯明翰的事情,我看不如速战速决吧。你们同时上来行吗?”杜明说道。随即装做没看见戈尔因他的话而气得涨红的脸,也不顾圣战摇手制止,一掌虚虚拍向戈尔等在座的三人,一鼓强大的力量把戈尔、波班、路稀,焚戈四人同时笼罩其中。

尽管不想如此,但此时已经来不及有所交代了。戈尔等人同时怪叫一声,各自张嘴念念有词着,各人身上突然冒起了一层层蓝光抵抗杜明所发的力量。

随着他们嘴里念念有词着,裹住他们全身的蓝光是越来越浓,亮度也是越来越强。杜明也感觉到自己所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周身的护体真气被一波又一波腐烂的力量包围冲击着,九层的功力已经快抵挡不住戈尔等人的反击了,于是一声断喝立即把功力提升到了十一层,同时双手各出一指,点向自己身前。“嘶”地一声,犹如裂帛,杜明感觉到围攻自己的腐烂力量被撕开了两处裂口子,紧跟着左右双掌拍向戈尔等人。

“噢!”“哇!”戈尔四人一声怪叫,不约而同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里渗出一屡血丝。

杜明正要开口说话,突然感觉到整个大厅四周一片魅影飞舞,幽光闪动,一团团阴冷的气息涌向了自己,原来是围坐四周的幽灵们发动袭击了。一声大喝,黄龙功自动发出,杜明双手极快地向四周各自拍出一掌。

“叭咕、啦咕”惨叫声四起,围攻杜明的幽灵纷纷向周围倒飞过去。

“你们住手!”戈尔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庄重地走向杜明。“杜先生的中华功夫果然厉害,能以一敌四,在我们黑暗协会也算绝顶高手了。刚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希望阁下不要在意。爵士是我们地狱家族最值得信赖的好朋友,爵士能找阁下做朋友,那阁下也就是我们协会的朋友了。”

见戈尔一脸庄重,和刚进来时的对自己的轻视相比是完全是天壤之别,杜明还以为他有诈,于是运功在身戒备着,伸出手道:“既然公爵如此说,我反而不好意思了。我们都是朋友了,你们没受重伤吧?”

“能认识杜先生,这一点小伤算什么。”戈尔大气地伸出手和杜明相握。随即转头对手下的人说道:“杜先生是我们地狱家族的朋友了,今后大家不得对他无礼!”

“啪!啪!”圣战边鼓掌边裂嘴笑了起来。“哈哈,戈尔公爵果然是爽快人,你们两人都是我的好朋友。来来,我们坐下来慢慢说,计划一下这次的伯明翰行动。”

************************************************

伯明翰为Y国第二大城市。位于英格兰中部平原,距伦敦仅160千米。人口101万,包括郊区人口224万。16世纪起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和种类最多的金属加工区,后成为现代冶金和机器制造工业的创始地。为全国主要铁路、公路干线和运河网的交汇点。设有伯明翰大学。市内保存着大量精美建筑。体育是伯明翰人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1990年伯明翰被正式命名为"欧洲体育之城"。伯明翰分为新城和老城。新城的火车站附近是英国工业展览会的所在地。老城车站是伯明翰市的中心。这里商店集中,道路狭窄,人流不息,因而禁止车辆通行。伯明翰市区只有少数的高楼大厦,大部建筑都是二层楼房,显得古朴无华。伯明翰的四周,有无数大工厂。它的工业产值占全国工业产值的五分之一。

杜明、丁松以及龙组的人和圣战是下午赶到伯明翰的新城,住进了圣战早已安排妥当的一个三层楼房。地狱家族的戈尔等人则是趁着夜幕降临来到了老城区,在一家废弃的工厂住了下来。根据事先说好的分工,在地狱家族的人把教廷方面的人引出来拼斗的时候,杜明等人进行突袭,主要负责解决两个蓝衣大主教和五个长老,戈尔等地狱家族的人则围住八个执事和十个牧师进行缠斗,能解决更好,不能解决的话再等杜明等人完成任务后帮忙。

晚上八点,伯明翰东郊的一座教堂里,一胖一瘦两个身穿蓝色神职人员衣服的老者正在低声地商量着什么。看他们的神态,好象意见不一致,时不时地互相瞪眼一下。

就在胖老者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的时候,“啊!”“噢,我的上帝!”……二楼突然传来几声惨叫,紧接着就是物件倒地的声音。两个老者对电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嘴里念了句“斑琅波拉”,人立即腾身而起,沿着右边墙脚的楼梯飞了上去。

两个老者刚到了二楼楼梯口,就见二楼房间的门都打开了,约二十来个神职人员正惊慌失措地向这边跑来,看情形他们正准备下楼,其中跑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头破血流,一手捂着肚子。

“巴特其,发生什么事了?”胖老者喝道。

“达尔大主教,不好了,有人袭击我们。刚才我们四人正在房间里祈祷的时候,窗子突然碎裂,几十个幽灵飞了进来。我们抵抗不住,我因为离门口近,所以跑了出来。其他三人估计……”头破血流的牧师模样的人答道,随即用手指了指最北面的一个房间。

“你们其他人也跑什么?竟然不去救援?”达尔瞪了一眼众人,边说边向巴特其房间疾步走去。

“达尔大主教,我们听到巴特其牧师的惊叫后立即冲进去了,但没看到幽灵,他们跑了。我们正准备下楼请示您和布瑞卡大主教,是否要立即搜索附近地区。”一个中年神职人员低头说道。

“哼,快跟我出去搜查!这群只会在夜里偷袭而见不得光的幽灵!”瘦瘦的布瑞卡边说边跑进一个房间,拉开窗户飞了出去。

除了巴特其和另外三个牧师听了这话因为自己修为低不能飞而向楼梯跑下去外,其他神职人员一个个嘴里念念有词着紧随其后飞了出去。

二十几个神职人员刚刚落到教堂前面的空地上,教堂左边的一片小树林里就响起了“喈喈喈”地怪笑声,随即一片片闪着蓝色幽光的磷火飞了过来。

“大家快发功,幽灵就在树林里!”达尔边向树林跑去边大声叫着,手上举起一个铜制的十字架,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一阵阵云状的光芒随着达尔等人的祈祷如流星般飞向了树林。“啪”“啪”,树木和杂草顿时燃烧起来。

就在达尔奇怪怎么没听到树林里传来幽灵们的惨叫时,突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几声惨叫。扭头一看,几十个幽灵从教堂屋顶上飞了过来,向自己身后的执事、牧师们展开了袭击,五个功力低的牧师和执事已经惨嚎着倒在了地上。

“卑鄙无耻的家伙!”达尔大怒,转身把手上的十字架举过了头顶,嘴里大声而快速地念着咒语,其他人也把手上的十字架举过了头顶大声地念着咒语。

一片片闪着十字的光芒向幽灵们飞去,“轰轰轰”,十字光芒与幽灵们发出的蓝色磷火相撞发出了雷声。幽灵虽然在数量上是神职人员的两倍,但在功力上却不是同一个级别。所以没过几分钟,磷火就被白光给压了下去,眼看磷火越来越弱幽灵们抵挡不住了,戈尔、波班、路稀、焚戈四人从教廷房屋顶上跳了下来,站在幽灵们的身后,各自祭出了自己的魔物,磷火的光焰顿时强了起来。天空中顿时“辟里啪啦”、“轰隆隆”声响个不停,白光、蓝光互相交错着闪个不停,煞是热闹。

达尔和布瑞卡一见幽灵们身后出现的戈尔等人就知道今晚的情况不是幽灵们擅自行动那么简单了,这绝对是黑暗协会精心组织的一次针对他们二十几人的袭击。达尔大叫道:“今晚是黑暗协会对我们袭击。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家伙隐在暗中呢,我们只有用‘光明使者’,速战速决!”说着神情一变,整个人象在举行什么祈祷仪式一样无比庄重起来。

就在这时,达尔和布瑞卡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身后向自己这边袭来。这股力量很陌生,但却很强大,与黑暗协会的力量不同,它带有一种天地正气,浩浩荡荡地涌了过来。运起咒语抵抗身后的力量已经来不及了,达尔和布瑞卡大惊之下一个急跃,飞上半空越过正在激战的众人头顶,飘飞了二十丈左右才站定。

“啊!”“噢!”“我的上帝!”正在全力抵抗幽灵和戈尔等人的众神职人员被来自身后的强大力量击中,纷纷惨叫起来,倒下了十几个。

达尔和布瑞卡虽然躲过了身后力量的大部分攻击,但却依旧被小股力量击中,心里气血一阵翻涌,“噗!”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两位反应很快,竟然躲了过去。”达尔和布瑞卡回头一看,一个年轻的亚洲男子站在身后五米处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二人。

“你是黑暗协会的什么人?竟敢和我们神圣教廷作对,偷袭我们?”达尔两眼血红地瞪着来人。

“我不是黑暗协会的人,只是受人之邀而已。”杜明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本来刚才的几秒钟足够送你们去见你们的上帝了,但我却不习惯偷袭。嗯,准备一下吧,我正想领教一下你们教廷的力量。”

“你这无知的小子,竟然自寻死路!”布瑞卡一声怒斥,手中的铜制十字架高高举过头顶,“光明的使者啊,快来帮助我!”

一片片光芒在布瑞卡头顶上方突然汇聚起来,而达尔也紧跟着念起了咒语,同样的白色光芒在他头顶也出现了,随着两人的咒语声越念越快,光芒也越来越盛,渐渐地,他们两人的头顶竟然出现了很多十字架的虚影。

杜明在他们念起咒语时,已经捏了个法诀,人稳稳地停在了半空,黄龙真气在体内急速运转着,全身上下隐隐出现了一片黄色光芒。

“光明的使者,去降服那些无知的人吧!”达尔和布瑞卡同时叫了起来,一件件十字架闪着耀眼光芒向停在半空中的杜明袭去。

杜明双手朝外一挥,一片黄色火球迎向了飞来的众多十字架。

“乒乒乓乓”一阵大响,火球与十字架群一接之后发出了有如实物相撞的响声。杜明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击破了自己的第一层护体真气,正不停地在撞击着自己的第二层护体真气。

(本人新书<<龙腾疯战>>已经发表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17970

.请一直支持偶的读者朋友们去点击、推荐、收藏,疯子谢谢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