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九章 俄罗斯上空的鹰 [1]

usemax 收藏 2 124
导读:秘密潜入 第九章 俄罗斯上空的鹰 [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九月,月圆。

“同志,就是这里。”朝鲜边防军的一名少尉军官指着眼前湍流①不息的江水说:“过了豆满江,就是中国的南平。”

“谢谢你,同志。”

“趁着夜色快过江吧,祝你一路平安!”

夜色极佳,方圆一百米之外可见对岸随风起舞的松树林,再远一些,跨过一处小土坡,依稀可见星星点点的灯光。朴莲花将防水的包裹背了上去,光着脚涉入水中。

江水有些凉,脚底下的鹅卵石非常滑腻。待水没过大腿时,她开始倦缩身体,静静地扑入水中。湍急的江水转眼间就将她卷了进去,她奋力扑打,借着水势快速游向对岸―――


[锦绣江山练歌厅]

“欢迎光临―――”

身穿旗袍的两名女子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职业性笑容面对一位从大卡车上走下来的男子。

“喂,还有小间吗?”

“对不起先生,您事先预定了吗?”

“没有。”

“对不起,小间已经满了,只有大间。”

“妈的,点背,那就开大间吧。”

“您稍等―――”

吧台的服务员翻动着本,执笔的右手不停地将笔在大拇指上轻灵的旋转:

“5号房。”

一名服务小生在前引路,将那名男子带入5号房。抽烟的功夫,小生端进了啤酒和一些精致的下酒菜:

“先生,要不要叫小姐?”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乐呵乐呵。”

“请您慢用。”

服务生退出,那男子,自己倒上一杯酒一饮而尽后,手指掐着烟,握住麦克风就是一顿狼号。

时间过得很快,桌上的酒瓶已经空出三瓶了,陈先生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12点钟了,他起身想离开。就在此时,5号房的房门被一个女人轻轻推开了。

“我说过,我不要小―――”

美丽的女人浅浅一笑,男子忙闭嘴。待那女人迈动步子,露出两侧白晰的大腿时,他连呼吸都为之而停止。

“先生,您刚才说什么?不要什么啊?”

脱口而出的汉语明显带有延边朝鲜族特有的音质:

“没,没什么。呵呵呵呵―――来,进来啊,站着干嘛。”

女人侧身坐下,双手很随意地整理了一下旗袍。那男子改用朝语问道:

“小姐芳名如何称呼?”

“朴花。”

那名男子借着问话,顺势将自己的那双大手盖住了女人的小手上:

“呵呵呵呵―――今晚叫朴花,明晚叫金花是不是?别骗我了,用的全是假名!”

女人妩媚地一笑:

“既然都知道还问?对了,先生贵姓?”

“陈钢―――钢铁的钢!”陈钢伸手拉起女人道:“喂,陪我一起唱首歌―――既然来了,就不能白花钱,你说是不是?”

女人落落大方的站直身,唱了起来,那男子随着她一起哼哼着,搂住脖子的手却极为不老实地摸向女人的胸脯。

一曲结束,女人想再唱一首,那男子却大声嚷嚷道:

“不唱了,不唱了―――没劲!”

他再次搂过女人道:“来,喝杯酒,还是喝酒来劲。”

女人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后,再将两只杯倒满:“先生,我敬您一杯。”

“好啊―――来,干喽。”

男子有了些许的醉意,两只手更加的不老实起来。女人半依着她问道:“先生,您是做什么的啊,这么晚了不回家,不怕老婆修理你啊。”

“怕个狗屎,老子辛辛苦苦出来挣钱,她管得着吗?”

“您是做什么的?看你出手这么大方,准是大老板!”

“大老板算个屁,他有我这么牛吗?”男子伸出手指点着女人的鼻子道:“大老板出国得办签证―――我出趟国就像回家。”

“那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说了你可不能笑―――长途货运司机!”

女人恰到好处的笑了,男子亦随着她大笑。

“哟,还是做国际货易啊,都去哪些国家?”

“哪些国家?一听就是外行,做咱这一行的成年累月的只能跑一个国家―――饿罗斯。”

“什么啊,俄罗斯吧。”

“嘿嘿嘿嘿―――像我这样经常跑长途的都管‘俄罗斯’叫‘饿罗斯’―――你不知道吧,那饿罗斯的娘们平常看着特漂亮,一到床上就像只饿狼似的,所以我们都叫它‘饿罗斯’。”

咯咯咯咯―――

女人娇笑。

“俄罗斯人过得是不是比咱们这穷?”

“穷?别开玩笑了,比咱日子过得好。出门穿貂皮,进门吃面包,人长得比奶油还白―――就是皮肤太粗了些。”

女人现出一副心驰神往之色。

“要是有机会到俄罗斯玩玩就好了―――哎,没钱,没门子去不了喽。”

男子牛眼一瞪:

“谁说没钱去不了?想去我帮你。”

“真的?太好了,陈哥!”

“嗯,好说,这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了―――不过出了事,你可别卖了我。”

“不会的。”

“就这样说定了,明早跟我出车,从延吉出发,一个小时到图们,然后简单吃点早饭,再开一个半小时就到了珲春,然后在珲春装货去饿罗斯,过海关时你就躲起来。”

“挺让人害怕的啊,万一被抓住了怎么办?”

“没事,饿国的警察和饿狼―――不,比喻成狼太抬举他们了,应该说和饿狗熊没啥两样―――出了事,从车上甩两条烟就成。”

“噢―――”女人依偎在男子的肩头。男子摸着女人的身子,浑身感到燥热难耐:“哎,我说,今晚咱们是不是去―――”

女人在男子怀里扭捏起来:

“不行啊,人家身子最近不舒服,等到了那边再―――”

男子咽了口吐沫暗骂道:

“妈的,看来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不过等到了那边―――嘿嘿嘿嘿―――看你人生地不熟的,还使这招不?”


①南平:此地不大,或许是因为边境重镇的关系,和其它乡镇相比,显得整洁划一。那里有仙景台景区,都是好几百年的老松树,形状各异,稀奇古怪,和长白山的美人松相比,显得秀气了许多。江水很急,很深,我没敢进去,只是在江边洗了把脸,就是在这短暂的功夫,同事大呼起来,我抬头一望----自上游飘下一具女尸(据说脸朝下是女的)穿着绿色毛线衣,身体胀得肿了起来,从穿着上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朝鲜人-----如猜测的没错应该是偷渡者。在南平短暂逗留的那几个小时里,经常可以在铁丝网下、树丛间看到朝鲜偷渡者换下的衣物,大多是随手从凉衣架上取下的。据说春夏两季,朝鲜人经常会偷渡到延边打工,所以对岸的生活水平过得尚可-----只可惜,前些年出了朝鲜人(听说是朝鲜特工后被抓捕枪毙)入室杀警察事件后,延边开始严厉打击朝鲜偷渡人员,哎,什么事情做过了头,都是这样,虽然延边朝鲜族很同情他们。

与南平一江之隔的就是朝鲜某镇(很对不起,现在想不起叫什么名了)高高的山脚下是一排排错落有致的大瓦房(的确是瓦房,这也是我在上回中描术石虎家的重要依据)。说实话,以前的朝鲜,在前苏联未解体前,朝鲜的生活水平的确比我们强,准确的说应该比我们延边好。延边有很多人最初去的不是韩国、日本,而是一江之隔的朝鲜。从那里用中国带去的商品换成日本产的电视机等。这个小镇就望远镜一看,可以看到很多的军人悠闲的走来走去,再远望,高大的山上随处可见被砍断的树桩----现在我们国家都在保护森林资源,看到此景,仿佛令我想到大炼钢时代,虽然未亲身经历过,但想也不过如此吧,随着一声哨音,朴素,耐劳的朝鲜人民开始三三两两的上山劳动。见到此景,我当时是指岸大笑,现在想来却是悲凄莫名-----一个小男孩趴在栅栏看我们大喝大吃,真想给他分一些,那么多的肉最后全都扔进了大江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