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四十九回 张杨出手


丁原思前想后,拿不定主意,只好问计于吕布。

吕布很干脆地答复他道:“义父,继续攻城,得不偿失,就算攻下来,王琦一反扑,我们也守不住。为今之计,请义父当机立断,从速退回并州,招兵买马,再图进取。”

丁原虽然觉得吕布的话很有道理,可是,损失这么多的人,寸土未得,如果就这么回去,丁原实在不甘心。继续打下去吧,看样子也难以建功。吕布的话,丁原到底没有听进去,但也没有继续攻城,呆在邯郸市城下,苦思对策。

王平本来抱着必死的决心,和敌人同归于尽,不料,敌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却没有继续攻城,王平虽然百思不解,但哪有工夫仔细琢磨,抓紧时间准备抵御敌人的下一轮攻击。

城上的第7军战士的尸体,都被仔细清洗后成殓起来。邯郸市所有的棺材都被第7军收购,但是,仍然不够,城内所有的棺材店都在加班加点为第7军赶制棺材。

城下,堆积如山的并州军尸体却没人掩埋或者焚烧,风吹日晒,尸臭冲天。时间一长,瘟疫难免因此四处蔓延,到那个时候,邯郸市里里外外,恐怕真要玉石俱焚。

黄昏时分,王平捂着鼻子,站在城头上,看着遮天蔽日,争食死尸的乌鸦,不由得一阵迷茫。除常规备战以外,王平还召集军医负责人,让他们抓紧时间,配制防疫草药。

并州兵们看着同僚的尸体如此不受重视,心里实在是不是滋味。那个时代的人,对于人死之后留下的遗体非常重视,还期待着灵魂借助妥善的身后事的处理升天。大家看到城下狼藉一片的十万具尸体,哪还有心情为这样的主公卖命。随着尸体一天天的腐烂,并州士兵的士气一天天低落。

丁原想啊想啊,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居然就无限期地在邯郸市城下呆下去,完全忘记兵贵神速这一说。

在另外一个战场,董卓继续疯狂地督军攻打函谷关。

第4兵团在赵云的指挥下,各军轮番上阵,负责守卫函谷关。

审配软磨硬泡,甚至和其他军的军长交换,千方百计地争取上阵的机会。反正守城物资充足,第17军的战士们放开手脚,狠狠打击董卓军。尤其是经历过谷城县惨败的官兵们,更是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把所有的仇恨都发泄在登城的敌军身上。

董卓断断续续地攻了几天城,也在城下扔下3万具尸体。按照董卓的想法,也打算和丁原一样,不去理会这些尸体,但是,李儒不同意这种做法,恳求董卓把这些尸体烧掉。

董卓也不是坚决反对处理这些尸体,只是担心处理尸体的士兵们遭到城上守军的攻击,那就有些不划算。李儒也觉得董卓的担心有道理,就写下一封信,请求守军允许他们处理死者的尸体。信由董卓过目后,李儒派出信使,单身匹马来到城下,递交信件。

这天当值的是第8军,军长丁点在确定安全之后,从城上垂下一个篮子,把信提上城来,信使则根本没有让他入城,让他先在城下等待。

信随即被呈给赵云,赵云看后,回信给李儒,答应给董卓军一天时间处理尸体。赵云也提出一个条件,要董卓军先后退十里,好让陆军也出城清理战场。

董卓的信使把赵云的回信带回给董卓,董卓也没有意见,又打发信使回去报信,并下令全军撤后。

赵云和众将站在城楼上,看到董卓军依约退后,立刻下令后勤兵出城,回收三棱箭和其它能够搬得动的石块等物资,以备下次再用。当然,所有的箭、石头以及出城作业的战士,回到城中以后,都要用军医配制的药水消毒。城下,也有几百具陆军战士的尸体,都被搬运进城中,装进棺材里。

次日,董卓派出8000名士兵,把城下的尸体都搬运到城北,堆在一起,举火焚烧。

第三天,董卓没有继续督军攻打函谷关,而是召集众将研究下一步的行动方略。李儒再次苦苦劝谏董卓,不要继续强攻函谷关,或者退回谷城县,或者绕道返回长安。

董卓军这一阵子对函谷关的攻击,多少挫折董卓的狂性,让他逐渐冷静下来,董卓终于采纳李儒的建议,准备长途跋涉,绕过函谷关,返回长安。

函谷关拿不下来,谷城县也没有什么用处,董卓随即派出信使,命令郭汜带上谷城县的全部物资,到函谷关下集合,一起撤回长安。等待郭汜这段时间,暂停攻城,如果敌人出城,就和他们在城下决战。

第4兵团还在严阵以待,等着董卓攻城,可是,董卓却迟迟不见动静。赵云和众将都觉得纳闷,就召开圆桌会议推测其中的原因。但由于缺乏任何有力的证据,大家各持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赵云做出决定,不管敌人如何,先稳固防守函谷关。一旦董卓继续进攻,要随时能够击退敌军。如果董卓退回谷城县,则联络主公,围困谷城县。如果董卓退回长安,就伺机追袭董卓,即使不能抓获董卓,也要尽量消灭董卓的有生力量。

董卓的信使星夜赶往谷城县,在夜色蒙胧中稀里糊涂地一头扎进袁术的大营,被士兵捉住,送到袁术的大帐里。

袁术和田丰等人传看董卓的信之后,又仔细盘问这个倒霉的信使,基本上掌握函谷关交战双方的情况和谷城县守军的情况。董卓这个信使,哪里是给郭汜传信的,简直就是袁术的情报官一样。

田丰随即献上一计,让董卓的信使把信送到谷城县里,同时附上袁术的书信,保证城内守军的安全,允许他们撤离谷城县,这样一来,就可以兵不血刃,得到谷城县。

郭汜和袁术这一仗,死伤几千人,虽然袁术死的人更多,可再打下去,郭汜一定先吃不消。郭汜接到董卓的信和袁术的信,反复权衡,觉得反正主公下令撤退,还和袁术打什么劲呢?不如顺水推舟,把谷城县留给袁术,省得损兵折将。郭汜考虑清楚之后,回信给袁术,约定三日后撤出谷城县。

之后的三天里,郭汜传下命令,把谷城县内一切能够带走的物资洗劫一空。虽然董卓把洛阳的百姓强迁往长安,但是,董卓并没有理会这个小小的谷城县,因此,谷城县的老百姓还算太平,审配驻防谷城县时,更是秋毫无犯。这次郭汜撤退,谷城县终于没有逃过这一劫,老百姓如鱼肉在砧板,任人宰割。

按说,袁术应该让开道路,放郭汜平安离开,然后进驻谷城县。但是,袁术是个不顾信义的卑鄙小人,虽然答应郭汜,却要调集人马,等到郭汜离开谷城县后,一举予以歼灭。

袁术这么做,当然有很大的好处,不但用不着付出攻城的代价,还可以收到突然袭击的效果。不过,以汉末的道德理念看来,虽然说兵不厌诈,但袁术这种撕毁协议的做法也是为人所不齿的。

田丰是一个标准的儒士,被袁术这种阴损的计谋吓了一跳,当即表示反对,拿出大道理来,劝袁术信守承诺。

不过,袁术可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问题,开始还能和田丰辩论,到后来,袁术越来越不耐烦,沉下脸来,干脆把田丰呵斥一顿。

田丰虽然有权力调动袁绍的所有人马,但是,田丰权衡利弊,确实不能因为敌人和袁术翻脸,只能隐忍答应,听凭袁术调动。

三天后,郭汜大包小裹地收拾完毕,吃过早饭就开始撤出谷城县。当然,郭汜虽然不相信袁术会背信弃义,但也命令全军要小心提防。

袁军也没有派人来交接,让出通往长安的官道,让郭汜领兵通过。郭汜派出先头部队后,见袁军似乎没有什么敌意,遂传令全军,加快速度,赶紧离开谷城县再说。

这时,并州上党郡太守张杨趁着丁原和吕布都出兵冀州的空当,集结起全上党郡的部队,兵困并州治所晋阳。

在各路诸侯讨伐董卓时,张杨就未出全力,只带上两万人马去意思意思。几仗下来,张杨损失惨重,就想返回并州,可是,丁原早就觊觎上党郡这块肥肉,不肯放张杨离去,打算着让张杨死在司州,好去接管上党郡。多亏张杨和吕布平日里过从甚密,多方照拂,张杨才幸免于难,没有死在乱军之中。丁原虽然对吕布如此做法很不满意,但他处处要倚仗吕布,也不便明说,敲打吕布几句,也就作罢。

对于这次丁原出征,张杨认为丁原一定占不到便宜,肯定要失败。再说,张杨明白,除非把上党郡拱手交给丁原,丁原早晚要对自己下手,还不如趁着丁原不在,冒险攻击丁原。至于吕布,张杨的眼光也算是够敏锐,早就看出吕布不会总屈居于丁原之下,实在不行的话,还有联合吕布,一起消灭丁原的路可走。而且,如果吕布愿意,张杨心甘情愿地把首席让给吕布。

思前想后,张杨下定决心,与其听任丁原宰割,不如先下手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