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兴亡录(原名:千年纪事) 卷三 千年古国 第二十七章 筹谋远征(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2/


“什么?10万关东军被围!”得知如此消息的林河,当即便留下了夜瞳、林安两部与5千楼兰铁卫军,然后其亲自引领着海鹰扬、拓拔蔚、林雷,纳兰父子等叶赫骑兵,总共6万余骑马不停蹄的直趋黑山而去。

晓是新城军凭俘获的战马两马换乘,但到达黑山也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

黑山,因为其满山都是远东地区所特产的黑土,而山上又林木、树荫稀少,远远望去就好似大块的煤炭一般,故尔当地人给它起了名叫黑山,所有经过的人都觉得贴切,所以这个名字便这样沿袭下来。

“将军,我们什么时候发动进攻?”看着眼下人山人海的匈奴骑兵,林雷不但丝毫不显得惊惧,反倒主动请缨。

“再等等……”面前的匈奴骑兵最多也不过五万,而林河所率的却是新城军的主力,拥有1万青狼重装骑兵,1万赤焰轻骑兵,以及同等数量的普通骑兵,纳兰父子所率领的2万五千余骑。

“为什么,还要等呢?”林雷不明白。

海鹰扬道:“有点奇怪,如何五万匈奴人就能把两倍于己帝国军队困到此处?难道你就不觉得这情形有些蹊跷么?”

“是啊,海少讲的对。”林河也附言说:“以前也就算了,而现在我们以优势兵力来支援他们帝国军队,可是你看黑山山上此时竟没有丝毫动静,完全没有一点想要准备配合我们作战的架势。”

“对哈,他奶奶个熊的,他们想看热闹吗?老子一会揍扁他们!”林雷掳起袖子,故作愤怒状。

“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林河一脸无奈,随之不经意的碰触到腰间悬挂着的黑色长剑,全身不由剧烈一抖。自从黑暗军刃上的第二颗魔晶宝石,不知在何时凝结而出,它对林河的控制就不那么明显了。

然而,当每当林河使用其在战场拼杀的时候,黑暗军刃除了大幅加持本身战斗力之外,林河仍然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时常会产生一种难以克制的嗜血欲望,总是很难停手,连对下属下达命令的时候都受到一定的影响。

林河拔出黑暗军刃,高举至半空道:“林雷、拓拔蔚各统一万骑兵从两翼向匈奴骑兵发起进攻,纳兰父子带着2万五千名叶赫骑兵,连同海鹰扬的5五千重骑兵从正面发起进攻,而我则率领剩余的五千重骑兵、五千帝国骑兵为总预备队,随时策援各处。”

以前的任何战争中,林河总是冲在最前头,谁想拉都拉不回来,众人这会都很奇怪,为什么这次林河却主动选择滞留后方?难道他本人转性了?

很快,新城军有如潮水一般涌上,战斗在众人的疑惑中打响,面对凶狠的敌人,致命的兵器,所有人才不得不收摄心神,跟大胆敢背对着黑山列阵的匈奴骑兵打到一块。

从黑山出现在新城军视野中的时候,匈奴人就发觉了这支庞大的队伍!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迅速的骑战马集结在一起,而不是选择的撤离,也许是不肯舍弃身后营帐里未来得及收敛的财物,亦或许有自信全歼面前的敌军。

总之,当新城军列阵的时候,匈奴人也聚集在营前辽阔的空地间,当新城军三面出击的时候,匈奴人也分成三部迎了上来。

战斗相当激烈,匈奴人虽然在兵器和铠甲的配备上,遥遥逊色于林河的新城军,可是他们却拥有最强壮的战马,掌握最娴熟的骑技,这方面同样是新城军无法企及的。

战事衍变成胶着,一直持续到太阳下山。

在落日的余晖之下,林河一声长啸,拉下脸上的面甲,双腿一夹马腹,向前猛的一挥手,道:“进攻!”

言罢,在林河身后,数十个密集的方阵,枪矛如林,便杀气腾腾冲上前去。

林河冲在最前沿,五千青色重骑兵以林河为尖头组成箭矢阵形,两边五千帝国骑兵也有如雁翅展开,共同组成了一个锋利无比的尖刀。

迎面劈翻了数名措不及防的敌军,林河手中的黑暗军刃在半空划出一道道黑色的剑芒,当下又将从前方涌过来的数十名匈奴骑兵绞成满天血雨。

急促的马蹄声奔驰着在草原上拐了个大弯,伴随大地微微发出的颤抖,因战线阻隔而未能参战的匈奴后方骑兵,瞬间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此时,正面与新城军的对接,便完全足够匈奴人手忙脚乱的了,可是林河未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便再度投入一万生力军予以猛攻。匈奴人惊慌之下,自相扰乱,到处奔走,而林河的一万骑兵则来势凶猛的直插匈奴骑阵,纵横驰骋,见人就杀。

战斗出乎意料的顺利,匈奴的骑阵被迅速的瓦解、灭亡,战场的局势已经变成了一面倒的事态,也并没有预想的强敌出现。胜败再没有任何悬念,匈奴人的灭亡似乎都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直到此刻,在众人前方的视野中,才终于出现了帝国军的黑龙旗,黑压压的人影逐渐占据了林河的视野。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数队手持长矛的步兵,在他们的后面是身披盔甲的重步兵,走在队伍后面的是弓箭手,而为数不多的轻装骑兵则是放在队伍的两翼,作为游弋策应的部队。

“全军总攻!”林河意气风发,扬剑大声下令。踌躇满志的骑兵们发出了轰然的应声,再无所顾及的奋勇向前,曾经力战魔兽,接连大败叶赫、匈奴军队的他们,现在已经完全不把眼前的对手放在眼里。

不久,又是一场歼灭性的大胜利,半途和另外五万匈奴骑兵分道扬镳的敌人,最终也没能逃脱覆灭的结局。

另一方面,姗姗来迟的帝国关东军,因为他们没有主动配合,林河也足足伤亡了7000~8000名战士,而这是完全可以减半的。

一脸懈怠的关东军,迎来的却是怒气冲冲的新城军。

“真是过分,我们新城军远道来救援你们,可你们关东军却躲在后面看热闹,也实在太不厚道了!”连身为帝国将官的海鹰扬,这会都对关东军的举动相当不满。

“新城军继续打扫战场,关东军原地驻防!”林河大喊着从后面赶来,找到海鹰扬说:“海少,你先与林雷去周围清剿残敌,如有小股敌人就予以歼灭,倘若发现大规模敌踪,便马上派人来报!”

海鹰扬答应得很爽快,明显是要借着一肚子的怨气,准备在匈奴人身上发泄。

两万骑兵一前一后,很快分离了队伍。林河旋即带着全副武装的两百名楼兰铁骑兵,一声不响的来到关东军大营前面,整齐划一的翻身下马,然后在帝国士兵们的诧异目光中,径直向前穿过层层人群,往关东军的中央帅帐而去。

据林河所知,现在的关东军主帅宋义,便是当初为了保全妻妾财产,当远东刚有魔兽活动迹象的时候,不但不思保城护民,而且还勒令10万关东军随其退入关内,置龙城上百万平民于不顾,直接导致在后来的迁徙中有几十万人丧命魔兽之口的龙城郡镇守使。

今天,同为帝国东路征虏将军的龙城郡镇守使宋义,他不但不思悔改,而且还继续消极怠战,拖延行程不说(两军本原定2日前在通辽城下汇合)。现在,10万关东军被5万匈奴人困在黑山,新城军火烧眉毛的返回来救援,他宋义竟然没有一点前后夹击的意识,让白白损失将近万人的林河,这口气如何能轻易咽得下。

“宋义,你给我出来!”林河紧握黑暗军刃的刀丙,一路带着200人畅通无阻的闯进军营的中心地带,竟还没有一名帝国士兵敢上前阻拦。

关东军的帅帐门口,林河毫不客气的自己掀帘走了进去,而林路、林格两人马上紧随其后,剩余的新城军士兵则自动背对着帐幕,一脸严肃的把帅帐团团围住。

一个脸色苍白、气息奄奄的中年人,虚弱无力的半躺在塌上,又添加面相忠厚老实,林河实在无以宣泄自己的愤怒。

“您是宋义将军么?”林河虽是明知故问,但众人都觉得很有必要。

中年人被亲兵喂了一口汤药,咳嗽两声,很没精神的看着林河道:“正是在下,想必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林河将军吧,感谢您能来救援我们关东军。”

“好说,好说,宋义将军,你怎么病成了这个样子?”看到宋义此时的样子,林河随之语气间恭敬了许多,满腔的怒火也早已荡然无存。

“哎,说来话长,都怪我领军无方,前不能保全龙城郡上下的百万平民,现又被5万匈奴人把10万关东军困守于此,几乎到了绝境。”宋义说得声泪俱下,满脸的自责完全没有一点虚假。

“宋义将军莫要介怀,胜败乃兵家常事!”本来准备兴师问罪的林河,莫名其妙的却反过来安慰宋义道。

宋义看到林河的表现,马上就一脸无奈,叹了一口气说:“哎,如今我真是愧对皇上,想必10万关东军再无法西进了!”

“不会,有林某在,将军大可以安心的在后方养病,而我将继续指挥着将军的关东军,与新城的雇佣兵团同时西击匈奴,完成陛下的委托。”

“什么?”脸色苍白的宋义打翻了亲兵递上的汤匙,差点就没从床上跳起来,意识到林河脸上这会挂着的微笑,他才马上虚弱的倒下,徉装什么都没听见的道:“林将军刚才说什么?本将一时心病突发,没有能听清楚。”

林河依旧脸上挂着微笑:“陛下指派将军和我,一齐西进袭击匈奴人的后方,现在大军未动,倘若将军能痊愈,林某自当完全听命于将军,将军指东,楼兰佣兵团绝不会向西。”

“你……这……好吧!”宋义脸色奇怪的红润起来,旋即自我感慰说:“不是宋义不愿为帝国效力,只是身体上不允许,就劳烦林将军多为帝国操劳了。”

“那是当然。”林河后退一步,转身离开时道:“宋义多休息吧,稍后我就派人接你去新城休养,西征的事情就全都交给我可以了!”

出了营帐,旁边的林路、林格两人马上询问林河说:“将军,我们怎么感觉宋义是在装病的样子?”

闻言,林河一耸肩:“我早就发现了。”

“那将军你还……”两人显得相当的不理解。

而林河立刻解释说:“愤怒只是在有必要的时候才用来发泄,当我知道宋义他本无意西征,便再没有对他发火的必要,而那10万关东军的兵权才是我真正需要的!”

“原来如此,将军英明。”林路、林格两人同时躬身拱手道。

林河微微一笑,一行五百人旁若无人的走出营帐,随后在宋义的强烈要求下,他带着200名亲信被送往几乎荒废了龙城。

由此,林河尽得龙城关东军的全部兵权,清点人数后,林河统计一下10万关东军,此时的实际人数大概为87375,其中4个师团的长矛步兵,2个师团的剑盾重步兵,2个师团的弓箭手,以及因遭受匈奴人的重点袭击,伤亡最为惨烈,不足一个师团的轻装骑兵。

四天后,林河再度把队伍拉回到通辽城下。

这样,整个关外远东土地上,连同江城的三万城防军算在内,三分之二的兵力都集结在林河手中,随时听候差遣。但是此次远征,必然要跨越长达千里的匈奴草原,因此说林河手中的军队虽然众多,可却绝大数以弓步兵为主,真正能派上用场的轻重骑兵并不多。

最终满打满算,也不过只有海鹰扬的帝国骑兵,拓拔蔚的闪族骑兵,林雷的第四师团骑兵,以及林河直属的楼兰铁骑军,全部加一起,再刨除在接连战斗中的损耗,至多也才3万刚出头。

这是远远不够的!当林河还盘算着如何把叶赫人也拉到这场战争里时,拓拔蔚却私下找到了林河,当面表示她的八千闪族骑兵恐怕无法一起远征了。

面对林河的诧异,拓拔蔚无奈的解释,因为族人历尽艰辛、长途跋涉,这才终于返还到自己的故乡,现在的他们根本就不想再继续冒险,翻越千里草原去跟百万匈奴大军一较长短。

拓拔蔚说的,林河完全能够理解,所以他马上答应了拓拔蔚的要求。不过这样,新城军中能动用的骑兵就变成了两万,连带叶赫骑兵也尚不到五万。

本来林河还准备留下不会骑马的帝国军士兵派往新城,现在看着那缴获的七八万匹匈奴战马,林河干脆道:“我们有足够的战马,不会骑可以学!”

于是,八万多关东军士兵,人人都被分配到一匹战马,并重新划成了8个满编师团,分别为4个师团的轻装骑兵,2个师团的剑盾骑兵,2个师团的弓骑兵。

而其余的七八千士兵,林河则把他们一部分补充到自己、海鹰扬、林雷的三个骑兵师团中,再剩下的就直接安排回新城,林河已经准备在新城构建一支人数达万人的常驻城防军,就用楼兰佣兵团替换下的兵器铠甲。

两万弓骑兵归属到林河旗下,两万剑盾骑兵交由林雷统辖。

随后,林河又把4万帝国轻装骑全部交到了海鹰扬手上,可是却要回了5000青狼重骑兵的兵权。另外,林河还从不准备远征的拓拔蔚那里“借”来了5000副赤炎轻骑兵的标准配备,旋即装备给林雷的第四师团骑兵。

这样八万关东军士兵中,虽然有一半骑兵都被海鹰扬所统率,但是全军最为精锐的青狼重骑兵、赤炎轻骑兵仍都牢牢控制在林河与林雷手中。拥有最坚固的铠甲,持有最锐利武器的他们,绝对是远征军的主力。

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当这场光辉的远征结束后,惨烈的战争让活着回到远东的人,甚至都不足原来的一半,但是那两万副铠甲却一件不缺的回来了,青狼重骑兵、赤炎轻骑兵都是满编进入帝都,事实证明它们平均换过了两次到三次主人。

话题扯远,那些都是后话。既然要远征,便一定还需妥善照顾好后方,祛除被留守在新城、加固新城防御力量的林迪第九师团,吴起第七师团,置于山城的杨枫第六师团,以及1万5千名城防军,林河再次作大规模的调动。

除了夜瞳的第二师团继续驻守通辽,拓拔蔚的第三师团返还北边的松原城外,吴起与杨枫互换位置,改由吴起的第七师团负责起山城的防务,而杨枫被指派率领其第六师团坐守新城,并兼筹划组建新城的一万城防军,而原来驻扎在新城的林迪则南下同林安汇合,代替林雷扼守四平、辽源双城。

一切都基本上安排妥当,林河又给表示誓死跟随的5千楼兰铁卫更是一人分派到一匹战马,然后方才带着2万余叶赫骑兵一路向西,表面上保护他们归还部落,其实林河心中别有计较。

不五日,为数11万的远征军就到达了西边的叶赫人聚集地。

这支来势汹汹、规模庞大骑兵队伍为叶赫人所惊惧,脸色苍白的男人,低头垂泣的老人,女人的尖叫声与孩子的哭喊声响成一片。

一直到姗姗来迟的叶赫骑兵从后面赶来,他们的族长微笑着出现在叶赫人面前,更多的人才逐渐从惊慌,慢慢变成了迷惑。

“他们是我们的朋友,大家不用害怕!”纳兰明珠对两眼顾盼的族人道。

纳兰明云也挺身向前,大声讲:“同胞们,匈奴人才是我们真正的仇人,我们势如水火的敌人,我们不应该与轩辕帝国为敌的。”

“是啊,这次我正是代表帝国来跟叶赫人交朋友的,帝国的骑兵将准备攻打欺压你们、屠戮你们的匈奴人,我们应该一起携手,前面我已与纳兰族长一起覆灭了10万匈奴骑兵,后面我们还要打跨阿提拉百万雄师,……”林河慷慨激昂的说着,完全与平时沉默寡言的性格炯异,他既准确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又给叶赫人指出了一条明路,答应远征胜利后会把叶赫全族都内迁到龙城,划拨给他们房屋,施予他们以土地,

最后,意外的再添征集到4万叶赫战士,林河拉着总共15万骑兵继续向西,直扑挡在面前的巴尔虎、巴雅特两大匈奴部落聚集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