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祚庥看中医(转)

平原惊雷 收藏 16 332
导读:何祚庥看中医(转)


何祚庥,中科院院士,粒子物理、理论物理学家。前些年他说过这样一句引起争议的话:“中国传统文化有90%是糟粕,看看中医就知道了。”


而今,又有学者在网上发表“取消中医”的言论,这再次引起了他对中医的关注。


见到记者,何祚庥劈头就问:“你准备发多少字,我就给你谈多少问题。”


“我的母亲对中医十分反感”


10月下旬的一天早晨,天色阴沉灰暗,何祚庥穿了一件明黄色的防风衫来到办公室,加上他满头银发,很是醒目。


他的语言也和服装一样风格鲜明:“我说话很尖锐,我喜欢讨论尖锐的问题,不怕得罪人。”


何祚庥声称自己对于医学是外行,所以事先声明:“物理和医学差得比较远,对于一些医学的细节,比如哪种药好,有毒没毒,我不是专家,我没做过化验分析,我不能评论。但对于中医的一些缺点和严重问题,我相信我的评论还是靠得住的。”


何祚庥评论中医的一个准则就是:是否符合科学的原理和精神。“从这个方面来说,我是支持批评中医的,我觉得那些呼吁取缔中医的言论大多数有根有据。”


记者:您支持他们(反中医者)的哪些根据?


何祚庥:人类历史发展进程,是先进生产力不断取代或者淘汰落后生产力的历史过程。在医学里也有先进与落后之分,这是客观事实,也是普遍规律。不仅中西医之间有,西医和中医内部也存在这个问题。


记者:您认为中医和西医哪个落后?


何祚庥:事实已经作了回答——西医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中医的影响力不断缩小。大家看病都选择西医,只有少数现代科学知识比较少的人才选择中医。这是中西医产生争议的背景。当然中医里也挑得出某些比较先进的医疗技术,但是它在整体上比西医落后。


记者:您从来没有看过中医,是吗?


何祚庥:我有看中医的经历,像我这个年龄的人,小时候都看中医。但我母亲对中医十分反感。


记者:为什么?


何祚庥:我两岁时父亲得伤寒死了。他是学现代科学的人,却迷信中医可以治伤寒。伤寒是传染病,西医治比较妥善。当时,我祖父母和我父亲本人都主张请中医来治,结果治死了。所以,我妈妈十分反感中医。


记者:也有可能当时您父亲是被庸医耽误了,并不是中医本身的原因。


何祚庥:的确有这个可能。但伤寒不是什么疑难杂症,也不难做出准确的诊断,治起来并不难。但中医治起来,就可能延误。西医就治得很快,这就是中医和西医优劣的区别。我再举一个例子。我弟弟很小的时候,瘦得不得了,人也长不大,脖子也挺不起来。中医虚啊实啊地说了一通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妈妈把孩子偷偷送到西医那里,大夫一看说,奶水有问题。把奶妈请来挤出奶水检测,缺乏蛋白质,导致孩子营养不足。马上改喝牛奶,几天就改观了,这就是科学。


“中医阴阳五行理论是伪科学”


何祚庥跟记者谈起的两个例子都发生在70多年前。在那个时候中国的医疗体系里,中医处在一个绝对主导的地位,虽然西医已经广为人知,但无论普通百姓还是名门显贵,家中有病患首先求助的还是中医。


何祚庥说,“那时很多老顽固非常相信中医,对西医极为排斥。就像《家春秋》里描写的那样,西医说什么他们根本不听”。在他的印象里,中医曾经对西医有过非常强烈的抵制,但这种抵制被历史证明没有成功。


在何祚庥和中医打交道的记忆里,也不是一点没有好印象。他说,“我七八岁的时候,一次胳膊脱臼,找中医看。上海蓝十字会的医生抓住我的两只手一抖动,就接好不疼了。我的一个舅舅是西医,他说这是中医的长处,这种手法西医没有,应该向中医学习。解放以后,我的手上长瘊子,花了三四分钱到中药铺买鸦胆子,碾碎了敷在手上一两天就好了。”


但是,在何祚庥看来,这些都是中医某些技术上的优点,并不代表医学理论上的先进。


记者:说中医在医术上落后,您的依据是什么?


何祚庥:我主要就是说它在理论上落后。什么虚啊,实啊,气啊,补啊,阴阳五行啊等等,这些概念都是不准确的,不知所云。什么叫做虚火上升,什么叫做寒症,这些语言是不科学的。而且,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这套理论也是不科学的。


记者:有人说,这些中医理论是和中国的玄学相结合的,和现代科学存在不能对接的地方。您认为呢?


何祚庥:有人把玄学渗透中医的这部分当作是正宗理论,我只好说这是落后的东西,太不科学了。中医界有一些人觉醒了,认为这些理论靠不住,主张中医现代化、科学化。但是,还有相当一些有影响的老中医大夫说,阴阳五行有道理,《黄帝内经》有道理。《黄帝内经》是几千年以前的东西了。一些力挺中医的人,对中医学院把《黄帝内经》列为选修课大为不满,(我看)列为选修课就不错了。我是物理学家,我也学牛顿力学,但是我没有念过牛顿的原著。那么厚一大本,用了许多非常复杂的证明方法。现代的教科书已经把牛顿力学归结得很简明,有什么必要去读原著呢?一样的道理,有什么必要念《黄帝内经》!从这可以看出,中医的指导思想是保守的,缺乏科学的精神。中医学理论的主流是不科学的,存在基本判断的错误。一些中医界的权威人物,还错误地认为中医的现代化是对中医的摧残。


记者:目前,有一些理论还没有被现代科学的手段认知、未经现代科学手段认知、检测和验证的理论和现象被称为“潜科学”或“前科学”,但并不代表它就不是科学。


何祚庥:不,“潜科学”或“前科学”就不是科学。科学真理只有一个,这是唯物论的基本观点。没有第二种牛顿力学,这是实践证明的。客观真理不能一下子看清楚,是逐渐逼近的。这就是从相对真理到绝对真理的过程,但不能说有相对和绝对之分,真理就是多元的。医学也一样。中医的阴阳五行,简直不知所云,越听越糊涂。应该说中医里的阴阳五行是典型的伪科学。但是西医的很多问题却搞得清清楚楚。拍X光,做CT,哪里有问题都看得很清楚,不需要说什么阴阳怎么样,做个手术就解决了。


记者:这是西医的长处。


何祚庥:这不是一个长处的问题,这是主流。西医的主流是科学,中医的问题就在于其理论基础不科学,对很多问题解释不清楚,也说不出道理。在这些方面中医应该向西医学习。有的人明知理论不科学,但又不愿意抛弃这种理论,反对中医现代化,简直荒唐得很。这就是导致它(中医)必然死亡的原因。


记者:那么您支持中医现代化吗?


何祚庥:当然支持啊。


记者:这样说来您也是支持中医的,只不过是希望它现代化。


何祚庥:不,不,不。我只支持中医现代化的行动,不是支持中医现有的理论体系。这是两个不同概念。


记者:请解释一下什么叫做中医现代化行动。


何祚庥:比如上面我说的鸦胆子治疗瘊子不错,但是它不好保存,那么就用现代医学的方法把它做成药。把类似的东西科学化一下,这个我是支持的。


记者:这只是形态的改装,成份是不变的。您究竟反对的是什么?


何祚庥:我反对的就是中医阴阳五行的这套理论,我把它称为伪科学。如果打分的话,西医可得90分,中医只有10分,这就是中西医的优劣。


你看有人在报纸上这么说:“现在的中医教材存在很大问题,掺杂了过多的西医理念,冲淡了中医自身的理论基础,让一些学生丧失了对中医的信任和信心,丢掉了中医的根本。”你看见了吧,他们(拥护中医的人)科学水准太低了,没有能力去辨识什么是真科学,什么是伪科学的。本来我只想说阴阳五行是错误的理论,但是他们非要把错误的东西说成是好的,这就是在宣扬伪科学。我这个人是讲究科学的,没有偏见。他们只要能给我证明阴阳五行如何正确,我就相信这一理论是真科学。

“马上废止中医不现实”


记者:有人说中医和西医的思维方法不同,所以用西医的标准来衡量中医是不公平的,您怎么看?


何祚庥:中医最为得意的就是整体思维,这个整体思维好像很符合辩证法。辩证法主张全面地看问题,然后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是中医的整体思维是很笼统的,不具体分析,他们批评西医没有整体思维,这是说不通的。我在美国看西医,人家会“从头到脚”的用现代科技手段给你仔细检查一遍。怎么能说西医没有整体思维!可以说,西医的长处就在于既有整体思维又有具体思维。


还有一条,我认为中医冒充科学还有一个很不光彩的手法,就是把“辨症施治”改成“辩症施治”。早年中医的书里写的是“辨症施治”,但后来为了凑合唯物辩证法,就把中医书中治疗的基本原理偷偷改成了“辩证法”的“辩”。这根本就是欺骗嘛。中医的治疗难道是在辩论中进行的啊!这样一改,就可以说“我们从来就是符合辩证法的”。这是一种假冒伪劣产品。


记者:您多次说到伪科学这个词,到底什么是伪科学?


何祚庥:英国哲学家玻普有一个关于伪科学的定义,认为凡是不具有可证伪性的“科学理论”,即是伪科学。人们在认识客观真理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出现不少错误,有错改错,这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但是一些人如果把错误的东西说成是正确的科学的,向社会公众推荐的话,就是宣传伪科学。


记者:您是说中医是伪科学,还是中医理论是伪科学?


何祚庥:我批评的是他们的理论,就是阴阳五行。但是现在有一些人却认为这是中医的“核心”。这就会使人们认为,从整体上看,中医是伪科学。其实,在中医里积累起来的医疗经验,往往和阴阳五行没有什么关系。


记者:对于目前社会上攻击中医的言论,您赞同吗?


何祚庥:是非、善恶、美丑的界限是绝对不能混淆的。我是反对伪科学的,所以我是支持批判中医的。不过我也有所保留。


记者:您对什么有所保留?


何祚庥:马上废止中医是不现实的。说这个话是可以的,但是付诸行动是不现实的。对于现在张功耀等人说要废止中医,这个我是有保留的。我现在批评中医,为这种落后的生产力将来退出历史舞台创造条件。现在看中医的人越来越少,这是历史的必然。


(以上文字经过何祚庥先生审阅,为其个人观点)

转自中华网,作者 路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