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一卷 此身已寄关山外,梦里犹伴美人眠 第十章 心的感悟

guoxiuwen 收藏 15 12
导读:我的军队 第一卷 此身已寄关山外,梦里犹伴美人眠 第十章 心的感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在清晨时,树林中的空气都是很湿润清新的,人们在树林中穿行时会有一种置身仙境的感觉,这种感觉的美妙的程度往往与树林的茂密程度成正比。要是你处在亚马逊丛林这种树木高度密集的地方,那么就要恭喜你了,你会仿佛在天堂一样,呃!应该说那时你已经上天堂了。

在这种热带地区,枯枝烂叶和动物尸体会腐烂的很快,一些细菌和病毒粘在水汽上挥发到了空气中,使雨林这种湿度大的地区始终弥漫着腐败的气息,尤其是沼泽地区,人闻到后会很低快陷入昏迷甚至死亡。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瘴气。

在丛林中生活的动物都会避开这些瘴气浓厚的地区,人更是远远的避开这些地方。

“这里真是美妙啊!简直就是天堂啊!”李云风戴着防毒面具也不能阻止他的赞美,神之战士尽量和他保持着距离,因为在他们看来,李云风身上冒出的傻气在等级和杀伤力方面要远远的超越在瘴气之上。

瑞丁是真的担心李云风的智商是否有什么障碍,或者心理上是否有什么问题,再或者精神上是否有什么缺陷等等之类的问题。

当李云风提议躲到沼泽地时,瑞丁很是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疯了,先不说沼泽地里危机四伏,一不留神,就会一失足成千古恨,光是沼泽里的毒气也足以让你们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我们可以戴防毒面具啊。”李云风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瑞丁。

瑞丁一下愣住了,这么简单的方法,他怎么没有想到,他们佣兵一般都会绕开这些地区,压根没有人想去穿越自然就没人去想解决的办法,生活中最实用的方法往往都是最简单的方法。

他们在沼泽中摸索前进了几个小时,同时也躲过了大批的赏金猎人,一路上除了李云风直冒傻气的行为,再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心烦的。

“穿过这片沼泽,再走一段路,可以见到一个小镇,估计那些游击队还没有那么快到那,我送你们出哥伦比亚以后你们就别再回来了。”瑞丁好心地提醒。

“别回来?凭什么?”李云风这时冒出的不是傻气而是杀气。” 我现在不还不想走,我们去拜访一下冈萨雷斯如何?”

瑞丁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李云风“上帝啊,你疯了吗?你还回去干什么?”

“当然是跟他讨论一下赏金的问题,老子就那么不值钱吗?”李云风一脸狞笑,心里恶毒的想着:你很有钱是不是?那就别浪费了,给老子我孝敬点如何?不给?太好了,那你是让我自己拿喽?那我就不客气了

“如果出赏金的人死了,那通缉令还有效吗?”李云风笑咪咪的看着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瑞丁。

“顺便去拜访一下所有可能会出赏金的人,把他们统统干掉!我想他们也一定有不少钱吧!唔,应该说那是我的钱。”李云风厚颜无耻的低声盘算着。

瑞丁泠汗不住的往下流,仿佛看见李云风背后伸出的那对蝙蝠翅膀。

本来嘛,李云风作为一个胸襟宽广、善良仁慈的新一代“四有”青年,涵养和肚量也是相当的与众不同,他信奉的处世原则就可以充分的说明这一点,狗咬他一口,他绝对不会反咬一口,呃,他一向认为清菜配狗肉炖着比较好吃。

丝毫不知自己快变成狗肉的冈萨雷斯现在在哭,他正在众多手下面前对着多萨的尸体嚎叫,为什么这么说?自古以来哭分三种:有泪无声谓之泣,有泪有声谓之哭,有声无泪谓之嚎。(当年潘金莲害死武大郎之后也是这么哭的)

冈萨雷斯对着尸体干嚎了半天,累的头昏脑涨、金星乱冒。这时一个心腹手下帮他解脱了,他在冈萨雷斯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冈萨雷斯真的哭了,由嚎越级为泣;然后两眼一黑晕了过去。“我的六十亿美金啊!”这是他昏过去前脑中唯一的念头。

“春天的小雨是多么美啊!嗯……就像我的人品!”李云风在雨中行进也不时的发声感慨。

01抬头看了犹如瀑布般落下的倾盆大雨,忍不住提醒道:“老板,这里没有春夏秋冬之分,就是现在的中国也正处于夏季,而且这种雨也不能称为小雨。”其它的神之战士强忍着自己的表情,生怕自己露出对李云风的“崇敬之情”——头儿!你的脸真是无比的崇高,无比的伟大啊!

李云风根本懒得理会他们,他现在正处于一个奇妙的境界,他感觉到自己处于一个水的世界。活泼的水精灵们欢呼着落到地上,成群结队的跳着一种奇怪的舞蹈,时而跃起,时而落下,然后划过一片片树叶,它们充斥在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树枝上,树叶上,小草上,还有岩石和泥土上,此刻它们主宰着周围的一切,李云风的精神力完全散开,附在水珠上,清晰的感受到大自然的神奇,他感受到自己就是那落下的雨点,那风中飘舞的树叶,那静静的岩石。

“水滋润着万物,树枝代表着生命,岩石和泥土培育了生命,相铺相成,相生相克,唔,好像还缺了什么。。。。。”李云风陷入了沉思,丝毫不知自己的精神力量借助这次感悟进一步升华了。

神之战士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云风,一个傻瓜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吗?02幽幽的说道:“这就是老板常说的物极必反吧?傻过头了就变聪明了。”其他人深以为然。

不过李云风要是知道现在寒雪的情况恐怕感悟要更深一些.

当寒雪看到体检单时,那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是悲,是喜,是愁,是爱,是恨,七味杂陈。

寒冰怒了:“李云风家在哪?我们找他们去。”

寒雪摇了摇头,眼泪止不住的住下流。“算了,姐姐,我不想再见他了。”

“那怎么行?”但寒冰看到妹妹伤心欲绝的样子,顿时心软了。“那好吧!算便宜他了。不过这孩子怎么办?你要快点把他打掉。”

寒雪脸色一下变白了,沉默了半天才说:“姐,你让我静一下,过两天再说吧。”寒冰疑惑的看着她,总觉着有点不对劲。

经过上一次的教训,李云风甚至连机枪都不给神之战士发了。统统拿上亚特兰蒂斯仿制的M4卡宾枪。

“你们没事造这么多军火干嘛?”李云风心理一个劲的嘀咕,“不知道私造军火是什么罪名?不过好像谁都管不了他们吧!那就算他们走运。他们到底要干什么?自己?好像用不着吧!侵略?这武器也太落后了。我靠!我听说走私军火很赚钱的。没准。。。。。”李云风眼珠一转,心中的想法越发的不堪。神之战士花了两个星期日以继夜的制造军火,却被他们随手扣上了贩卖军火的罪名。

神之战士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周围巡逻的哨兵无声无息的就被人用刀抹了脖子。几个狙击手用加装了消音器的M—25轻松的收割着性命,凡是还在活动的人统统成为了靶子。

李云风的想法就是:半夜了还在处面晃悠什么,自己找死可别怨别人,起码在睡觉时被杀,可以减少很多痛苦。

01带着一队人轻松的翻过了既防君子又防小人的围墙,动作之熟练让李云风惊叹不已:“啧啧,还是作贼比较刺激,看着这动作一定是老手了。”在神之战士头上又加了一顶惯偷的高帽,同时心中决定以后一定要减少没有技术含量的任务次数。

01几个人还真有作贼的潜质,蹑手蹑脚的钻入兵营。每个屋里都放了一些催眠气体,没睡着的每人补一枪,睡觉的嘛。。。。。就要用杀人必备工具了——刀。

几分钟之后原本还有些喧闹的基地马上夜深死人静了。随后李云风洗劫了整个基地,甚至不放过一点值钱的。让瑞丁实在看不下去了“喂,你拿钱和金子我没什么意见,不过你怎么连电视杨也不放过。“

李云风恬不知耻的宣称:鉴于冈萨雷斯对他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他有权要求赔偿,项目包括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电费、水费等等等等,总计六千八百二十三项,由于冈萨雷斯已经破产,他不得不用一些实物来抵债。

“我可是亏大了!”李云风满眼含泪的看着刚被从床上拎起的冈萨雷斯,他只觉着十分不划算,费了半天劲,除了大批的毒品和一些老掉牙的军火外,基本上没有什么特别值钱的。呃,他好像忘了冈萨雷斯的钱早已经被他们拿走了。

“而且还要再分给瑞丁一份!”02继续打击着李云风脆弱的心灵。

“谢谢,我不要。”瑞丁连忙推辞。

李云风哽咽着说出一句:“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李云风悲天悯人的将基地中所有人送上天堂后,又来来回回的洗劫了三遍,最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