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前 第一部分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上初三没多久,我发现林怡云没有宝马接送了,穿的也没以前那么漂亮,整天没精打采的也不怎么和人说话。那一年里每天放学她都一个人回家,好像没有女生跟她要好似的,刚上初中时总跟她一起的两个女生也早不和她在一块了。

林怡云回家的路上老有男生跟着她,有两个以前就是我们校学生,比我们高一届,那时候他们好像就在附近的一所高中上学,上高一。

那天放学我看见他们又跟着林怡云,我也就远远地跟着他们。走了一阵他们当中高个儿那个跑上去和林怡云说话,另一个落后几步像个把风的。他们缠着林怡云走走停停,林怡云好像挺烦那个男生想要躲开他似的,停下几次说不到两句又往前走,后来高个儿伸手拉她胳膊,还扯她书包,没几下就把书包抢过去了,接着我看见林怡云站在那哭了。

看见林怡云哭了我在路边找到块砖头抄起来背在身后走过去,经过后边那个男生我还冲他笑了下,从他旁边一过去我就猛跑两步上去一砖头砸在高个儿男生头上。砖头在我手里裂成两半,那男生坐在地上还瞪大眼看我,眨了两下眼睛血就像刷浆似的从头发里流出来流到脸上。然后我就听我自己的声音猛喊,操你妈,敢抢她书包!

林怡云惊叫一声,像吓坏了似的直往后躲,退了几步又站那不动了,我跟后面上来那个男生打起来的时候她还站在那看我们,我就冲她喊快跑啊你!看什么看!跑啊!

高个儿男生满脸是血,撑着地站起来,接着就喊了一声什么冲过来跟我玩命,那时林怡云还没走,后来警察来了我才发现她不见了。我心想坏了,没人给我作证了。

被带进派出所我才开始后悔,妈的明天考试了,这要是说不清楚我就完蛋了。刚才在路上警察还说呢,他说以前总打架吧,两个脑袋都叫你开了。小子行啊!不容我分辩。

我爸把我从派出所弄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往家走这一路他什么也没跟我说,回到家我妈看见我也没吱声,我就知趣地赶紧回屋拿本书坐下看。看也看不进去。

第二天进考场前见到老高,他一看见我就冲我叫嚣,打架怎么不叫我呢!我说,我叫什么叫。我那时候上哪叫你去!他就斜楞着眼睛看我,说,你不是说林怡云也不怎么样吗?当时我心里一阵发虚,强撑着说那也不能眼看着不管哪。过后我就想怎么我三年前的话他还记得呢?他什么意思啊!

林怡云认识我比我认识她晚了三年。我记得中考那几天天特别热,我妈给我买冰镇矿泉水喝,我正喝的时候看见林怡云一个人走进树阴,她望着考场外边的大门发了会儿呆就看见了我。我没敢冲她笑,但她好像也脸红了,她看我一下后来就背过身去了,不过没走开。那年我已经比林怡云个儿高了。但老高好像一直没什么长进。


*


老高嘴上不说,不过我知道他对我和林怡云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上高中以后他开始总跟我说林怡云没什么了不起,漂亮女孩有的是,满大街都是,她算啥呀。他老鼓动我结交其他女孩,找小姐也是最早他带我去的。

我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找小姐,都是一帮朋友一起去,而且老高都在,要不就是陪公司客户,进旅行社工作以后我也常陪客户出去玩,只有崔贞玉那次是个例外。


林怡云从广州回来那天,我和洋洋分手了,过后我也没再找她,知道找也没用。

林怡云回沈阳呆了一个多礼拜,一直住在我那,白天回了几趟家当天就会回来。那段时间我发现她总是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广州的,看得出那个人对她很重要。

林怡云走的时候我送她去机场。车是找社里要的,司机师傅跟我关系不错,往我那去的时候他还问我,赵儿啊,这个怎么样啊?漂亮不?比洋洋怎么样?……唉,洋洋那小姑娘多不错啊。怎么黄球了?……是人家不跟了你吧?呵呵。……待会儿看看这个怎么样。我随便嗯几声算答应,情绪不高,听他在那就像自己跟自己说话似的。

方向一打,车拐进小区。林怡云已经下来了,在等我。

我帮她把旅行箱放进车后箱,问她,最近还回来吗?她说不了。今年就不一定回来了。关上车后盖,和她一起到了车门边,我说,怎么还不一定?那要看你了。她拉开车门,看看我。春宇,你赶紧决定,等你过去了过年我们俩就一起回来。

林怡云叫我去广州,从她上次回去不久就开始提起这事,这次回来也像是专门为了这个。她在我这一个多礼拜我们俩几乎每天都在说我去广州的事。

路上我们都没再说什么,等到了机场车拐向停车场时我望着候机楼心想还有什么要说的?这时飞机起落的轰鸣声已经清晰地传进耳鼓。

林怡云手机响,她接起来,说,刚到机场,差不多还一个小时起飞。接着又说,三个半小时,不晚点的话八点钟到……

车停下来,我开门先下车,递了根烟给一起下来的司机,留林怡云一个人在车里讲电话。

我给师傅也给自己点着烟,听到车里林怡云隐约的说话声就想起两天前老高跟我说的,妈了的,春宇你要不是我哥们我早他妈整死她了我!老高说得咬牙切齿,眼珠努向洗手间的方向。那时候,我、老高还有林怡云我们三个正在大清花吃饺子,林怡云那会儿刚去了洗手间。

看我没吱声,老高又说她他妈刚才跟谁打电话呢?腻腻歪歪啥意思啊!春宇你这些天跟她上床了吗?她一边跟你爽一边还勾三搭四?她他妈以为自己谁呀!春宇你就这么看着,啊?你他妈还是男人不?他对着我指指点点,说着说着筷子差点没飞出去。

老高,我说。林怡云现在又不是我什么人……他立马打断我,那你跟洋洋怎么拉倒了呢?洋洋那天不也把自己脱光了吗,怎么林怡云打下半场了呢!

感觉有人朝我们这边看过来,我心里不痛快。我说,老高你说话不能小声点?吵吵什么呀,这又不是就咱们俩人。

老高脸红脖子粗还要说,看见林怡云回来了他操了一声一筷子夹起仨饺子一口吞下去。

噎死我了!他强咽几下,脸都憋红了。

林怡云坐下来,看着他笑着说,你吃那么急干嘛?

好吃啊。老高说。我也老长时间没来大清花了。

送走林怡云从机场回来,快到市内时我给老高打电话,问他在哪。他说林怡云走了?我说啊。他说,我今天没时间哪。真的。妈的有俩客户刚从北边过来,我爸不在家,就得我陪他们。我说那没事,再说吧。我知道老高是真忙,从高中毕业象征性补习了一年以后,他就子承父业跟他爸一起开药店倒腾中西成药,生意挺火,有时候忙起来确实没时间。

和他又扯了几句没用的,没再提林怡云我们就挂了。

进了市内我跟司机说我不回社里了,反正快下班了估计社里也没什么人了。我看着车窗外面,又说,过二经街把我撂下得了。


我自己去了大清花,还坐我们三个前天坐过的位置。自己喝了一瓶白酒,后来多了打车跟司机说随便开吧,到哪算哪。然后走到西塔的时候司机说要交班,让我说个准地方。我说那就在这下得了。再后来我就记着自己跟一个妈咪闲扯,她说我去得太早了,小姐都还没上班呢。我就说你给叫一个过来。她就问我有认识的没有。我说没有。我头回来你这,谁也不认识。她又问我喜欢什么样的。我说有什么样的?漂亮就行。她说要不给你找个朝鲜族的?有个新来的不错。真不错。长的漂亮岁数也小。叫小玉。我就问,她出台不?她说,你自己跟她商量呗。差不多。我说那行,找过来吧。然后不一会儿崔贞玉就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