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十九回 类似的一幕

kinghappycat 收藏 20 48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十九回 类似的一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十九回 类似的一幕


守候在帐外的张郃和郭嘉见王琦久久不出来,很是担心,两人犹豫再三,还是联袂进入了大帐,去看看王琦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琦独坐帐中,面色平静,看不出在想些什么。张郃和郭嘉对视一眼,张郃先问道:“主公,胜败乃兵家常事,请主公……”

张郃还没说完,王琦就打断他的话,道:“隽乂、奉孝,不必担心,你们的心意我知道。放心,我不会气馁的,我在帐中冥想,只是要整理思路而已。”

郭嘉道:“主公,这次我军损失巨大,嘉难逃其咎,请主公治罪。”

王琦虽然心里也很难受,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笑着安慰张郃和郭嘉道:“奉孝,那曹操雄才大略,岂是易与之辈?我军和曹军连番大战,互有胜负,这没有什么不正常。隽乂、奉孝,过多的自责什么用处也没有,大业尚未成功,各位仍需努力啊!”

这时,卫兵来报告,说张举的灵堂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张举的头颅却被曹军带走了,亲自张罗张举的后事的刘虞派人来请示该如何办理。

王琦叹了一口气,让人把已经埋葬的毛玠的尸体刨出来,让十几个来不及逃走的曹军轻伤员抬着,送回吕县,去交换张举的头颅。

郭嘉道:“主公,如果我们送去了毛玠,曹操却不肯交换,只扣下毛玠的尸体,岂不是得不偿失?”

王琦道:“奉孝不必担心,以我看来,曹操必定不会为了些须小事而不顾信义,他收下尸体,一定会归还头颅。”

果然不如王琦所料,曹操收到了毛玠的尸体后,慨叹了一番后,下令把已经号令在城墙上的张举的头颅取下来,简单清理了清理,装在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里边,派了一队士兵送到陆军大营。

王琦闻报,亲自走出营门,列队迎接张举的人头,并重赏了护送头颅来的曹兵。然后,仵作把张举的头颅和尸体缝在一起,装进一口上好棺木里,接受王琦和众将的吊唁。

其实,张举跟随王琦较晚,不算王琦的亲厚要员,王琦和张举平素关系一般。不过,这场战斗中,在关键时刻捐躯的居然正是这位张举,令王琦心中百感交集。看着张举经过整容的安详面庞,王琦想起了孙康、单经、赵浮、田楷、张逸、李历等战死疆场的将领,还有数以万计的士兵们,眼泪不觉流了下来。

众将见主公为了张举流泪,都很感动,暗暗下定决心,要为张举复仇,辅佐主公成就大业。只有郭嘉很是担心,怕王琦的仁慈心再次发作,斗志受到影响。

王琦这次落泪,并不是如郭嘉所猜测的那样,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王琦的神经已经如百年老藤一般坚韧,不再为生死所困扰。看到郭嘉忧形于色,王琦立刻明白了郭嘉的心意,遂表态道:“死者已逝,无法再生,各位当继承先烈遗志,奋勇杀敌。”

郭嘉听了王琦这番表白,立刻知道这是主公再给自己安心丸吃,这才放下心来。王琦的目光正看过来,两人目光相遇,心意相通。

在吕县城里,也有类似的一幕。曹操来到了毛玠的灵堂上,上完香,恭恭敬敬地在灵前鞠躬致哀。望着毛玠的灵位,曹操忍不住流下泪来。实际上,曹操并非为了毛玠的阵亡而哭泣,而是一种混杂着伤感、愤懑,甚至感觉有些无助,借着追悼毛玠,把这种情感表露了出来。众将不知道曹操真正的感受,还以为主公是在哀悼死去的毛玠,都为此深深感动。曹操无意中的真情流露,却为他收买了人心。

开始,曹操还是真哭,他怕手下笑话他,还有意掩饰。后来,曹操看到将士们看到自己的眼泪都很感动,纷纷陪着自己饮泣,他突然意识到这是收买人心的大好机会,接下来的眼泪,就是曹操在自己说了算的舞台上自导自演了。

在场的各位,除了戏志才心里有数,知道以毛玠的身份、地位和重要程度,曹操根本不会为了他而哭泣,曹操流泪肯定是另有原因。当然,戏志才虽然明白,但绝对不会说破,只会维持曹操的利益。

真心也罢,假意也罢,曹操的眼泪确实起到了作用,众将领纷纷请战,要求领兵出城,为毛玠报仇雪恨。其实,毛玠的人缘也很一般,众人和他也没有什么深厚的私交,只不过被曹操这么一哭,毛玠立刻成了曹军的头号英雄,成了众将的典范了。

士气是调动起来了,但是,曹操嘴里不说,心里有数,知道光凭士气是无法战胜敌手的,要想争霸天下,还要靠实力。曹操挑起了众将的士气,但时机不当,曹操当下不动声色,让大家各自休息,自己召集大将和谋士们,商量下一步的对策。

这些人物个个非同凡响,虽然热血沸腾,但都很快冷静下来,认真分析战局,为曹操出谋划策。

虽然曹操焚烧了王琦的部分粮草,但数量不是很多,不足以立刻让王琦缺少粮草而退兵。反倒是吕县城池不大,粮草储备有限,曹操大军屯住城内,已经是人满为患。虽然曹军早有准备,随军携带了大量粮草,但曹操并没有和王琦在徐州决战的计划,而是打算速战速决,消灭陶谦,夺取徐州,因此,消耗下去,先断粮的恐怕还是曹军。

众将的想法相当一致,都认为不可在吕县和王琦纠缠,时间长了,必将不利。对于西边紧邻吕县的彭城国治所彭城,众将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曹军攻入徐州,彭城国尽归曹操囊中,彭城也被曹操控制住,在战役的胶着状态,或许能够发挥作用,给曹操一条退路。

研究来研究去,谁也想不出什么能够扭转战局的神机妙策,最具可行性的方案就是先退到彭城待机,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至少,彭城比吕县大得多,粮草等资源都要充足,转圜的余地会比较大。

至于直接退回兖州的计划,大家都觉得不妥。一旦王琦紧追不放,一直追到兖州,到了那时,还能往哪里退?除了拼命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了。而且,现在双方互有攻防,机会随时可能出现,士气也不低落,就这么撤退实在是可惜。因此,在退却的大方向定下来以后,曹操决定分步骤实施,第一步就是先退到彭城。

王琦也不敢把曹操逼得太紧,况且王琦也没有足够的兵力把吕县彻底包围起来,在吕县西侧,基本上没有多少王琦的人马设防,只有一些侦察部队而已。因此,夏侯惇率领的曹军先头部队足有万人,陆军守军眼看着曹军出城东行,谁也不敢妄动。夏侯惇出吕县西门后,没有遇到抵抗,就顺利地开往彭城方向。

虽然自打围困吕县以来,曹军的小股部队就没有停止出城活动,陆军也消灭了一部分,但夏侯惇这次出城,其规模前所未有,这个情报很快就摆在了圆桌会议的桌面上。

王琦和他的将领们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在两军交锋的关键时刻,曹军如此大规模的调动,只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曹操的战略重点即将转移。经过进一步的分析,大家达成了共识,就是曹操要退往彭城。

吕县比起彭城来说,规模根本无法同日而语。现在,陆军攻打吕县都困难重重,不敢轻举妄动,一旦让曹军进入彭城,对于进攻方来说,难度更是明显增加。要阻止曹操的这一步行动,其方法就是和曹军在吕县城西展开决战,可问题的关键是,曹操什么时候全军转移,在这个问题上,王琦一点情报来源也没有,根本无法调动兵力。

圆桌会议开了半夜,终于出笼了一个方案。王琦决定把包围圈的重点换个位置,由吕县东面换到吕县西面,阻止曹操向彭城移动。这么做的好处显而易见,但是,风险也同样明显,一旦先期赶往彭城的曹军杀回来,陆军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窘境,因此,王琦安排了大量斥候,监视彭城方向的曹军动向,还分出了一部分宝贵的兵力,用来对付随时可能出现的彭城曹军。

对于曹操弃守吕县,趁着吕县东边防守空虚的时机,再次袭击下邳的可能,众将也考虑到了。大家一致认为,曹操如此做,必然使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既无法迅速攻克下邳,又失去了赖以护身的吕县,曹操肯定不会如此选择。不过,曹豹可不这么认为,他最关心的,不是能否消灭曹操,而是如何保全徐州,下邳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因此,曹豹坚决要求在吕县城东面布防,以免曹军真的冲出吕县,杀向下邳。

王琦见曹豹如此不配合,再联想到史籍上对曹豹其人的记载,不免动了杀机,要趁机除掉这个对日后取得徐州可能有所阻碍的家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