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二部 摸爬滚打 第十七章 化险为夷(二)

绿城一剑 收藏 11 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十七章 化险为夷(二)


从把林美娟送进医院那一刻起,刘文斌无时无刻不挂念着她,并决心对她展开猛烈的爱情攻势。只要有空,他就往医院里跑,陪林美娟闲扯聊天,有说有笑。不知不觉中,他俩在一起度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虽然忙于谈情说爱,他倒也没忘记要与广东周老板合作做生意赚钱的那事。

如何找一家贸易公司来操控倒卖汽车的生意呢?刘文斌经商的经验不够,心里也没太大的底数,便找老朋友黄仁德一起商议合计此事,让他帮着自己出主意。黄仁德虽说被市旅游公司免去了商店经理的职务,没有直接的利用价值了,但他总算是一个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行家老手,熟悉商业经营业务的操作,在本市商业领域里也认识不少的能人。

由于国家经济政策的逐渐放宽,一九八五年前后,正是各地开始兴办商贸公司的发展时期,也是经商观念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走向泛滥的开端。地方上的各部门、各单位仿佛在一夜之间就转变了其工作职能,纷纷成立了公司。昨天的局长,今天的总经理;行政衙门作靠山,名流官员挂招牌;一手抓行政,一手抓经商,两手都要硬,真正的亦官亦商。在这样的情形下,社会上一下子就冒出了许多乱七八糟的商贸公司。

其实,如果刘文斌随便找一家贸易公司做靠山并非难事。但是,当时出现不久的官商不分、政企不分的各种商贸公司,由于自身经营观念还没有彻底转变,又被单位财务管理制度上的明文规定所限制,其商业经营的运作方式并不方便、灵活,大多数是“靠山吃山,靠水喝水”,根本不用费尽心思去经营就能赚钱的供、产、销、运、贸。鉴于刘文斌只是“借”一家贸易公司来做生意,而在经营上的自主灵活、财务上的方便快捷,这些都是需要首先考虑的问题。精于商道的黄仁德在权衡利弊之后,郑重其事地向刘文斌推荐了胡大海的昆鹏贸易公司。此时,胡大海已是南疆市商界上的名人,他的公司是一块响当当的牌子。因为有经商本领并能迅速发家致富,胡大海被市里树为搞活经济的典型人物,并在一九八五年当选了市“人大”代表。

这天下午,在市旅游公司商店的外面,黄仁德正站在街边等候着刘文斌来接他。不一会儿,一辆灰色的上海牌轿车开过来,刹停在他的身边。

“说好了,三点钟见面,”黄仁德上车坐在助理司机的位置上,抬腕看表,说道:“时间差不多了,现在去胡总的公司吧。”

刘文斌脚下油门一踩,轿车又上了路。他熟练地转动着方向盘,不时侧过脸看着黄仁德那副样子,忍不住嘻哈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呢?”黄仁德被刘文斌笑得一头雾水,不禁问道:“有什么好笑的?”

“哈,没啥,”刘文斌双眼注视着前方的道路,头也不转地说道:“老黄呀,自从你被商店免职以后,我头一次见你穿得这么精神抖擞呀。笔挺的西装、新潮的领带、锃亮的皮鞋,够气派的嘛。”

“呵呵,我说你笑什么呢,”黄仁德这时不由地笑了。他挪了挪屁股,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些,说道:“这谈生意可是正式场合,我不穿得有点派头,岂不是给你刘大公子丢脸嘛。”

“这事如果谈成了,你就代表我方加入这家公司,当一个副总经理,怎么样?至于以后的好处嘛,那肯定少不了你的。”

“这我知道,”黄仁德脸上露出一副欣喜的笑容。他兴奋地搓着双手,发泄不满地说道:“这生意谈成了,我马上回单位辞职不干了,再不用受那窝囊气啦。”

轿车开进了市永安大厦的停车场。从车里出来,刘文斌穿着黑色翻毛的皮衣,黄仁德身上西装革履。一眼看上去,他们很像是做大买卖的生意人,派头十足。穿过大厦底层的楼厅,两人来到了电梯间的入口处。此时,毕自强恰巧正站在那儿等候电梯,背对着后面来到的两人。

“刘文斌,”毕自强缓缓地转过身,正面对着身后仅有一步之远的刘文斌,一字一句地说道:“久违了啊。”

“是你?”刘文斌定睛一瞧此人,脸色瞬间突变,惊慌地倒退了半步,不由地脱口而出:“你出来了?”

“没想到吧?”毕自强两眼冒着仇视的眼光,紧紧盯住刘文斌那张掠过惊恐的脸,发出一声冷笑:“哈,看来南疆市是太小了一点。”

刘文斌无言以对,本能地逃避着毕自强仇恨的眼神,只顾往刚打开门的电梯里走去。黄仁德瞟了毕自强一眼,紧随着刘文斌进了电梯间。

“两位要上几楼?”毕自强最后走进来,冷冷地问道。

“九楼。”黄仁德答道。

电梯门打开后,刘文斌急忙窜出来,才松了一口气。在楼道的走廊上,黄仁德不由加快脚步,追上刘文斌。

“这人是谁?”黄仁德感觉有些不对劲。

“一个冤家对头。”刘文斌冷冷地答道。

在楼道里,毕自强瞅着两人进了胡大海的办公室,脸上露出一丝迷惑的神态,不由地摇了摇头,这才朝他的业务室走去。

“欢迎欢迎,”胡大海快步迎上前,很热情地与两位客人握手问候:“黄经理,刘公子,难得两位光临我们公司呀,快请坐。”

“胡总,不敢当,”刘文斌对“刘公子”的称呼有些“感冒”,便强调地说道:“叫我小刘吧,叫文斌也行。”

“呵,大家都是做生意的,”胡大海思量了一下,征求意见似地说道:“还是叫刘老板吧。”

主、客彼此客套了一番之后,各自在软沙发上坐下来了。公司的公关经理唐秋燕闻讯后,从隔壁办公室里走过来,很有礼貌地和两位贵客微笑着点点头,为他们倒上两杯茶水搁在茶几上。她在胡大海的示意下退去,并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

“胡总这里布置的很不错嘛,装修也很雅致,”黄仁德先是几句客套话,继而话锋一转,说道:“刘老板的想法,胡总您也知道了。今天我们过来,就是想与胡总谈谈一些具体细节上的问题。”

“我们公司绝对没有什么问题,非常乐意跟你们一起合作,大家发财嘛。”胡大海话语诚恳,分别给两位递上香烟之后,说道:“呵,现在就看刘老板的意思啦。”

黄仁德忽然发现刘文斌坐在那儿似乎走神了,便用脚尖悄悄地踢了踢刘文斌的脚背,意在提醒他的注意力。

“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您不会介意吧?”刘文斌不由地坐直了起来,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问道:“胡总,你们公司的员工,是不是有一个叫毕自强?”

进来坐下后,刘文斌曾瞄见毕自强经过胡总办公室门口。于是,他把心中疑虑的问题明确地提了出来。

“他是我们业务部的经理。”胡大海弄不明白刘文斌为何节外生枝,只是如实地说道:“一个很能干的年轻人。怎么,你认识他吗?要不要把他叫过来?”

“哦,那就不必了。”刘文斌条件反射似地摇摇手,显得心事重重,阴沉着脸,说道:“我只是随便问问。”

“关于如何合作的问题,”黄仁德见谈话跑题了,心里一着急,难免有催促的意思,看着刘文斌,说道:“你跟胡总谈谈条件和分成?”

“胡总,这样吧,”刘文斌对黄仁德的提醒充耳不闻,一副置之不理的态度,却直截了当地对胡大海说道:“关于合作的事,我还没考虑清楚。您看,我们是不是以后再另找时间谈?”

黄仁德听刘文斌如此一说,不禁楞住了。来时说好的事情,到这儿竟把事情全弄拧了,他实在不明白刘文斌的葫芦里究竟装的是什么药。

“刘老板,黄经理,来,先喝点茶。”胡大海早就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商人了,知道其中肯定有什么变故,脸上神态安然,笑道:“没关系啦,刘老板什么时候想谈合作的事,我们随时欢迎呀。”

“太不好意思啦,胡总,”刘文斌迫不急待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那就这样,我们先告辞了,对不起啊。”

胡大海客气地把两人送出办公室门口,站在走廊上注视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这么快就谈妥了?”唐秋燕从另一间办公室里出来,问道。

“没谈成,”胡大海转过身,看了她一眼,吩咐道:“你去把毕经理叫来。”

胡大海回到办公室里在转椅上坐下来,点着一支烟,狠吸了一口,见毕自强走进来,示意他在对面椅子上坐下来。

“你跟刘市长的公子刘文斌认识?”胡大海把自己的烟盒扔给毕自强,说道:“他刚才在这儿跟我提起你。”

“胡总,你不记得了吗?”毕自强一提到刘文斌,心里不禁燃烧起一股怒火,愤愤地说道:“当年,我被送进监狱就是因为他。”

“原来如此。”胡大海不禁仰面长叹一声,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说道:“唉,真是糟糕。看来,这桩生意要砸了。”

“他一个花花公子,能跟我们公司做什么生意?”

“你别小觑他了。他本来想跟我们公司合作倒卖走私汽车,这可是一桩大买卖呀。”胡大海向他解释着事情的缘由,耐心地说道:“他本想借我们公司来为自己赚钱,我正巴不得借用他父亲市长的名声去打通社会上的许多关节呢!你知道吗,从去年开始,国家开始实行了物价双轨制:同是一种产品,计划内的是国家统一制定的平价,计划外是议价,也就是市场价格。这平价和议价之间的差额,对我们做生意的人来说,就是巨大的利润。这钱可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现在做生意凭什么赚钱呀?说透了,就是靠关系和批条子。刘文斌本来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这机会可是我们打着灯笼都找不来的呀。如果让他加盟进我们公司,那么,许多赚钱的大生意我们都可以去做,在社会上可就是一路绿灯了。”

“胡总,按您的意思,这事情我们该怎么应对?”毕自强十分冷静地问道。

“与高手过招,如果明知自己的实力不如对方,”胡大海注视着毕自强,对他的问题避而不答,反而换了一个话题,问道:“你应该采取什么策略?当年我是怎么教你们的?”

“绝不轻意出招,用耐心的周旋与敌相持,等待和捕捉对手因为急躁暴露出来的弱点,以勇猛无畏的一击之式决出胜负。”

“不错,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呀。”胡大海不由点着头表示赞许,说道:“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自强,我知道你跟刘文斌的恩怨,也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在这件事情上,我不会干涉你的,我知道你以后也会自行了断的。”胡大海把自己的想法摊出来,说道:“但是,现在绝不是你出招的时候,你懂吗?”

“我明白,胡总。”毕自强理智地答道。

“很好,既然目前你不打算跟刘文斌了断恩怨,”胡大海用力地挥了一下手,说道:“那么,你就要把你的想法深深地埋在心底,在表面上作出退却和让步的姿态,让他完全放下心,愿意跟我们公司合作。这你能做到吗?”

“您放心吧,”毕自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斩钉截铁地说道:“胡总,我一定做到。”

“这就好,”胡大海见毕自强态度明朗,方才如释重负,接着说道:“至于与刘文斌如何洽谈合作的事,我自然会有安排的。”

“胡总,那我先出去了。”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