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铁骑初成 夜话

沃尔夫.弗莱 收藏 6 5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他刚才走了,在你唱歌的时候……”林辛看着姐姐那焦急地东张西望的样儿,心里很是好笑,非常体贴地说:“他应该是回自己的营帐了,你自己去找他吧,我就不去了……”

海伦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急急忙忙地向萧雷营帐的方向快步走去,然而周围那么多人,她不得不在急步中还要保持一个公主应有的高贵仪态,那模样儿真是可爱极了,看得林辛和赫维斯公爵相视摇头苦笑不已。

走到萧雷的营帐,海伦抬手制止了正要通报的卫兵,悄步走到帐篷前,轻轻挑开帐帘。只见萧雷斜躺在地榻上,凝目注视着手中的一块玉石作的牌子,脸上露出爱怜之色,呆呆的出神。他一动不动,好像完全沉浸在回忆之中,只有那昏黄灯火轻轻跳跃,使他照在泥壁上那魁梧的身影不停地晃动。一个男人专心沉思的神情最是吸引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海伦站在帐口,手扶帐帘,静静地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萧雷,一时间竟看得痴了。

“进来吧……”萧雷坐了起来,随手将那块玉牌揣入怀中,回过头对海伦微微一笑:“怎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我……我……”海伦满面红晕,垂下了俏脸,玉指不安地扭弄着衣角:“我……睡不着,想到营外……去看星星,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萧雷苦笑了一下,站起身,从帐壁上取下他那把弯弯的弧形剑,走到海伦身边:“走吧……”

值巡的是第十六团的士兵,看到公主殿下和萧雷男爵驾临,只是心领神会地打开寨门,也不阻拦。要是换做别人,这些把守营门的士兵定会苦苦劝阻挡驾,并立刻通报赫维斯公爵。但公主殿下既然有天下无敌的“狼王”陪着,谁都相信肯定是万无一失。况且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公主殿下一直在痴情地暗恋着“狼王”,大家又何必扫了她的兴致,也实在不愿意做那煞风景得罪人的事情。

两人并骑向外驰去,远远地离开营寨,拣了营寨边一处高坡,下马安坐在一小片草地上。

这晚天色极佳,满天星斗,在神秘不可方物的黑幕中闪闪生辉。山坡下营寨里点点篝火一望无际,与天上的群星相映生辉,连成了一片光点。轻拂的微风偶尔地带来战马的嘶叫声和将士们的欢笑声,在这空旷的天地间显得那么遥远,仿佛是从天际边飘过来的一般,让人感到好像有些不真实。一切是如此和平宁静,使人忘记了白日这里还曾经在进行了惨绝人寰的生死搏杀,海伦斜靠在萧雷肩上,凝望夜空,美眸异彩闪闪,一阵阵凉爽的夜风轻抚着她的面颊,一时心神俱醉,只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里。

两个人就静静地坐在这美丽的夜幕下,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静心品尝着这神圣的静寂。明月缓缓升离树梢,悄悄地把温柔的月色洒在他们身上。

好一会后,海伦才柔声问道:“萧雷大哥,你刚才看的是什么?”

萧雷淡淡一笑,从怀中掏出那块玉牌,递到海伦手中。

在轻柔的月光下,墨绿色的玉牌辉映着柔和晶莹的光晕。这块玉牌质地还不错,但远不是那种价值连城的宝物。玉牌上带着一条细细的金链,一面雕着海浪间两条互相追尾的小鱼,另一面云朵中刻着四个符号,应该是萧雷常说的那个“汉”国的文字了。

“这四个符号是什么?”海伦好奇地问道。

萧雷看了看,说了一句海伦听不懂的话。

“是什么啊?”海伦玉颊霞烧,鼓起勇气,故意撒娇地晃着萧雷的胳膊。

“是……长寿……”萧雷皱起了眉头,一边苦苦思索一边缓缓地解释:“也不是长寿……但有长寿的意思。我也说不清楚,其中应该还有希望一生平安的意思——我不知道用埃拉西亚语该怎么描述。”

“是你妻子送给你的?”海伦轻轻问道。她感到很奇怪,自己现在的心情居然出奇的平静,没有羞涩,没有紧张,好像这个问题的答案无论是“是”还是“不是”对她来说并不重要似的。

“不,我没有妻子。是我母亲……”萧雷仰望星空,喃喃地说着,嘴角竟似露出了一丝微笑,仿佛思绪早已飘到了遥远的过去:“是我母亲给我戴上的,那时候我还很小,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了,但那一天我却一直记得。我的姐姐那时候正在学刺绣,在一块白色的丝帛上绣两只鸟儿。她长得很美,而且心灵手巧,绣的鸟儿漂亮极了。可我那时候调皮得很,趁她不注意把她绣好的丝帛偷了出来,去装土玩。姐姐发现后,很生气,打了我两下,我就坐在地上不停地哭,姐姐怎么认错怎么哄我我都不听,只是不停地哭。后来母亲来了,假装打了姐姐两下,可我还是不干。母亲就从怀里掏出了这个玉牌,怪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立刻就不哭了,开心地直笑,又蹦又跳……我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玉牌上母亲的体温,贴在自己胸前那温暖的感觉……”

海伦深情地看着萧雷,一声不吭。萧雷一向沉默寡言,今夜却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而且是他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往事,海伦的心差点溶掉了。她抬头看了看夜空,只见夜朗星稀,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我一直戴着它,一直到我六岁的那一年……”萧雷猛然间坐了起来,情绪忽然变得很激动,那双明亮的眼睛中竟显出森然的杀气:“他们抢走了它!我只有六岁,打不过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抢走!我那时候真没用,我打不过他们!”

海伦被萧雷异样的神情吃了一惊,赶紧将玉牌塞入萧雷手中,双手紧紧地握住他的双手,动容地看着他的双眼,这时候她才发现这位英武盖世的男子竟浑身剧烈地颤抖着。

萧雷闭上了眼睛,大喘了几口气,好像要压下心中的悲痛,尽量平静地缓缓道:“他们还抢走了我的一切……后来发现这玉牌就戴在我仇人头领的儿子脖子上,我曾经想抢回来,却挨了顿毒打,几乎送了命……”

萧雷停止了叙述,只是痴痴地看着手中的玉牌,很久很久,才轻轻叹了口气:“直到我二十岁的时候才将它夺回来,却发现……玉牌上链子太短了,我已经再也戴不上它了……”

“那些是你的仇人吗?”两行晶莹的热泪不由自主地在海伦眼眶里涌出,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是我们整个大汉的仇人。”萧雷点了点头,将玉牌揣入怀中,茫然看着远近被洒遍金黄月色的山野,悠悠道:“我参加了大汉的军队,为了报仇。我们每攻破一个部落,就杀光他们所有人——就像他们对我们所做的一样。老人……女人……还有孩子……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不记得了……”

海伦柔情似水地挨贴在萧雷身上,小鸟展翼般伸出纤手,用尽力气去搂着他的腰,仰面看着那秘不可测的浩瀚宇宙,感觉自己忽然间拥有了整个美丽星夜。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是相依偎着凝望着覆盖着大地的星空。整个夜空像突然扩展了千倍万倍,两个人也仿佛长高了很多,一直伸进夜空的至深处,彻底迷失在美丽的星夜中。两个人完全地沉醉在另一个世界里去,或者在那里,才能找到一个破碎了的梦,一块美丽和平的乐土。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