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铁骑初成 绝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年轻的弓箭手张开了嘴巴,轻轻地“啊”了一声,不可置信地看了看插在自己胸膛的短剑,然后抬起头,那双天蓝色的眼睛迷茫地望着林辛,仿佛还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竟然会是真的。

林辛怔怔看着他,忽然觉得双腿发软,胸口一阵气闷,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

“我杀了人了?……”

那个弓箭手依然瞪大了眼睛,茫然地看着林辛。他身子摇摇晃晃,已经站不住了,但周围的人实在太多太拥挤,使他的身体一时却倒不下来。

林辛也是呆呆地看着他,什么时候把短剑拔出来的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被人群挤走,越挤越远,只见那个绿色的身影猛然一闪,湮没在一片挥舞着武器的人流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啊!”

林辛怵然回头,身旁一名七十三团的小队长哀嚎着软软地仰面倒下,口中鲜血直喷,染红了他那已经花白的胡子。

海伦紧张地看着远处修罗地狱般的战场。七十三团已将伊坎帝国的弓箭手们屠戮殆尽,很快就要与那一个联队的重装长枪兵交战了。三十二团也压得敌军右翼的节节后退,但敌军的抵抗有章有法,秩序井然,阵型丝毫不乱,显然并没有完全处在下风,随时可以趁三十二团攻势稍缓的时候突然全力反击。赫维斯公爵带领的第十六团仍然是不紧不慢,排着整齐的长方阵,像一片金色的云团,向敌左翼那个团缓缓地压去。

林辛又砍倒了一名弓箭手,忽然一柄短斧带着一股劲风向他迎面劈来。他慌忙用盾牌遮挡,“夺”的一声,盾牌被劈开了一条裂缝。林辛将盾牌向上一掀,右手短剑疾刺过去,却又被对方用盾牌挡住。是重装盾斧兵,原来自己已经杀到了两个重装长枪兵中队方阵之间,这些重装盾斧兵是填补重装长枪兵各枪阵之间的间隙的。自己两侧尽是密密麻麻的超长长枪,七十三团的将士们勇敢地冲向枪阵,却有如飞蛾扑火般,纷纷惨叫着倒在了这可怕的“钉墙”面前,片刻间地上躺满了尸首和伤兵。

林辛急了,冲向面前的重装盾斧兵,挥剑用尽全力重砍下去,竟将对方连人带盾劈倒在地。

然而又有几个重装盾斧兵踩过倒在地上的伤员,挥舞着短斧迎了过来。

四周尽是剑劈、斧砍,剑斧击打在盾牌上的声音震耳欲聋。双方英勇的战士们前仆后继,拼死厮杀,一个接一个在这残酷的杀戮场中永远地倒下。

林辛左手用盾护住身体,右手短剑疯狂地又劈又捅,什么招式,什么技巧,在这摩肩接踵的乱军当中根本用不上。这时候的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亲王,不再是威风八面的统帅,在这里他只能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士兵,靠自己的勇敢、力量和运气,为自己的生命而战!

海伦焦急地等待着。远处那萧雷已经彻底地将伊坎帝国青旗军中间的重装盾斧兵大方阵得混乱不堪,现在正“指挥”着罗普伯爵和他的亲卫骑兵们向左翼的那个团冲去。第十六团已经抵近了敌军左翼的重装盾斧兵大方阵,那片金色的云团停了一下,忽然像风吹过一般一阵波动,突然变成了金色的海洋,一层层浪花直向一片绿色的敌军扑去。

林辛从一名重装盾斧兵的腹部抽出了短剑,身子不由得晃了两晃,眼前一阵晕眩,显然自己已经有些脱力了。又一名重装盾斧兵冲了过来,抡起短斧正想劈向林辛,却被一把从侧面突然出现的长柄大槌砸在头上,顿时脑浆迸裂。

“亲王殿下,请您到后面去!”

林辛抬眼望去,原来是七十三团团长迈锡尼子爵,正抡圆了长柄大槌,将一个又一个敌军士兵砸翻。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自己,又是怎么挤到这里来的。林辛弯下腰,手捂腹部,剧烈地喘着粗气,心中又开始有些焦躁。厮杀了这么久,七十三团伤亡惨重,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锐气。现在的形势对于亚特兰帝国十六军来说可以算是最好的了,如果再僵持一会儿,七十三团必然会在伊坎帝国重装长枪兵枪阵的重压下全面崩溃的。

“赫维斯公爵,你在哪里?第十六团,你们在哪里?萧雷,你在哪里?”

林辛摇摇晃晃地直起身,用右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吼!”

“吼!”

“吼!”

伊坎帝国重装长枪兵们忽然发出整齐而高亢的喝声,十六个中队方阵竟同时开始向前推进了!

七十三团顿时有些慌乱,纷纷向后退让。

重装长枪兵们个个面色凝重而坚毅,左手持厚盾护住身体,右手握着长矛,肩并肩紧紧地靠在一起。第一排士兵长矛平举刺向前方,第二排士兵的长矛稍稍抬高,第三排士兵的长矛举得更高,一排排长矛层层地举上去,最后一排长矛几乎是直刺天空,盾牌互相交叠形成一道道坚壁。厚实的方阵,俨然一座铜墙铁壁,密密麻麻的枪尖,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懔人的光芒。他们排着整齐的队形,踏着沉重而坚定的脚步,缓缓前进,造成一种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的宏大慑人气势,让人感到这是一座无法攻克的堡垒在移动。

“我们完了……”林辛苦笑着摇了摇头,再也没有丝毫力气将拿着剑盾的双手抬起来。。

七十三团的将士们全部呆呆地立在那里,绝望地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钉墙”,人人心灰意懒,一动不动,连向后退让都不想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