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翰墨忆舒同

菩提少祖 收藏 0 170

核心提示

今年12月14日,是被毛泽东称为“党内一枝笔,红军书法家”的舒同大师诞辰100周年纪念日。这位以“舒体”而进入电脑字库被人类共享的书法家,其书法真迹雍容端庄、飘洒圆润、大气磅礴,给人以愉悦的文化慰藉与审美享受,成为现代中国书坛的一位杰出代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简介

舒同 (1905-1998 ) 字文藻,又名易禄,汉族,1905年生,江西东乡人。 十四岁即有乡誉。1921年考入江西抚州省立师范学校,1926年任中共东乡县委书记,1930年转入红军,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一至五次反“围剿”和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江,历任师政治部主任,军团宣傅部长 。 抗战时期历任八路军总部秘书长、晋察冀军区政治部主任 。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华东军区政治部主任兼社会部长、中共华东局常委,1949年后历任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兼济南军区第一政委、陕西省委书记、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等职务。

自幼喜爱书法,工作之馀坚持研临古代碑帖,师法颜真卿、柳公权、何绍基等名家笔意 。 三十年代起,为《大众日报》、《厦门日报》、《陕西画报》等数百家报刊题写刊名,为抗日军政大学、同济大学、中国农业展览馆、宋庆龄故居等几十个单位题写匾额 。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一任主席 。 现任中国书协名誉主席、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王安石研究会名誉会长 。 擅书法 。 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全军书法展出流传全国及亚、欧几十个国家,1987年先后在北京、济南、上海、福州举办个人书法展,两次率领中国书法家代表团应邀赴日交流 。 出版《舒同字帖(分楷、行、草三本)、《舒同书法》。

毛泽东曾以“党内一枝笔”、“马背书法家”称赞舒同及其书法。舒同的字,堂堂正正,敦厚稳健。王元化先生说:舒同的字“像他的人一样,雍容大度而又质朴无华,不带任何炫人眼目的做作之习,而自有一种精神内敛、气度厚重的自然风韵”。

舒同的书法渊源于颜真卿的楷书。写字取法颜体,这个传统可以追溯到唐末五代的柳公权、杨凝式。宋朝苏东坡特别推崇颜字,将写得一笔颜体楷书的蔡襄尊许为“本朝第一”。人们学颜字,固为颜字自在的雄浑魅力所吸引,也受到颜鲁公人格气节的影响。即使不看好颜体楷书的米芾,也能在颜字上觉察出“昂然有不可犯之色”。颜字是人格化的书法,并且成为千年以来“书如其人”的典型。这些由颜字引出的文化现象,现在从事书法的中青年未必理解,但是,对于出生于清末民初的舒同那一辈人,选择哪一种古代名家的字进入书法世界,却是大有讲究的。在他们那里,书法不仅是写字的技巧或艺术,还寄寓着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书法是艺术,也是一种文化。当舒同掌握了颜体的笔法、字法之后,这笔颜字已经与他的审美理想浑然一体,并且成为其心灵与文化传统进行“对话”的固定方式。

舒同是开宗立派的大师,却视书法为余事。他一不开个展,二不出专集,三不收弟子。20世纪80年代他力辞中国书协主席之后,是有关方面为他举办了首次个展;1995年出版的《舒同书法集》,是他墨海生涯80周年的第一本书法集。这部书法集中收录了作者1926年至1984年间书写的90余件作品,有楷书、行书、草书、篆书,还有一些画作,幅式多种多样。舒同留下的作品以行书为多,而其笔法由颜体楷书得来。要把颜体楷书的笔势转化为行书,有相当的难度,这方面,他可能借鉴了清代大书法家何绍基的书法,而且受到何绍基颤笔的影响。但是,舒同挹颜体的厚重,行书的点画主于圆转,执笔不作回腕法,此又不同于何绍基。我无缘亲见舒同作书,由笔画形态推测,舒同用笔几乎是笔笔中锋,使转映带也是力求“笔正画圆”;起笔处,笔锋从来是藏而不露。舒同50年代写赠管易文的行书《毛泽东・长征》四条屏,深得颜字的“雄秀”,又具自己的行书风采,是舒字的上品。舒同在50年代已经将草书纳入笔下。1964年他书写的《毛泽东词》中堂,融通了行草楷三体之法,于沉稳中见清逸,别有一种书卷气息。纯然的舒体草书作品,多写于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虽然还是圆转的笔调,因为笔势迅疾,大有笔走龙蛇般的激越。这一时期,作者正处在政治生涯的低谷,他在1961年书写过一副对联:“波动巨鳌没,云垂大鹏翻”,可以看作他的自我写照退居繁忙的一线岗位,有时间钻研草书,而且有闲情“试墨”于丹青,喜绘竹石、梅花、菊花、幽兰之类的文人画,这是雅兴,也是昭示心志吧。作为职业革命家的舒同,突然无所事事,心中的寂寞和忧郁推而可知,写写草书,也是排遣心中的积郁,浇淋心头的块垒。此时的书法,成了他的一种精神寄托,贴合了作者当时性情的真实。舒同的书法,厚重稳健是其所长。他的风格,在楷书、行书作品中体现得最为充分,也可以说,他是以这两种书体见长。匡亚明先生说,舒同的书法、文章和气节一定在中国历史上闪射出独特的光芒。





1989年,北大教授王选发明了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在酝酿开发现代字库中,舒同将舒体艺术无偿献给了方正,随后开发出的“舒体”字库,如今已在海内外被广泛应用,成为中华汉字艺术中的共享财富。


刚从北京及江西东乡老家回到西安的舒安对记者说,父亲去世7年了,但今年的纪念活动特别多。他晚年曾访问过的日本,率先为他举办了纪念展览。11月18日,中国对外友协也在国家博物馆举办了“舒同百年大展”。第二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在北京军事博物馆,相继举办了纪念舒同百年诞辰书法展览。来自各部队和一些省市的领导、书法家及日本、新加坡等国的书法家也纷纷赋诗填词,挥毫泼墨,用书法形式表达了他们与舒同的交往情缘。中国书协还特别在《人民日报》撰文纪念,称舒同是“继往开来的一代宗师”。“是我党我军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指挥员,政治工作和军事理论研究工作的杰出领导者,又是享誉国内外的著名书法艺术大师。”


11月25日,江西省东乡县委、县政府在其老家举办了舒同博物馆开馆剪彩、舒同铜像揭幕仪式、《舒同书法集》和《舒同诞辰100周年纪念邮册》首发式等。


现任陕西省舒同书画研究院院长的舒安说:“这些纪念活动,让我们舒同的后人感到非常欣慰。这也是对他一生‘舒天地正气,同苍生希冀’的最好抚慰。”


舒同与陕西的难解之缘


外貌酷似父亲的舒安,是舒同的次子,幼年时随父亲舒同、母亲石澜从山东来到陕西西安,在这里生活工作已40多年。


在舒同诞辰百年纪念的日子里,在舒同身边生活近30年的舒安,回忆起父亲舒同一生的经历时说,父亲这一生和陕西有着难解之缘。“他活了93岁,而先后两次在陕西延安、西安生活、工作就有20年。其中有许多影响他一生的重要事件,也都发生在陕西。”


舒安最近刚完成一部20万字的《热血翰墨———父亲舒同》专著,已送往出版社即将出版。在这部书中,他根据自己对父亲的了解、研究及母亲石澜和兄长的回忆,详尽记录了舒同大量鲜为人知的故事。


1936年,红军长征到达当时陕北边区政府管辖的旬邑县时,为团结抗战,我党拟请当地一位前清翰林出任边区参议员。但他以“和没文化的人谈不来”为由,拒绝参加。毛主席知道后便让舒同以中央的名义给他写了封信,宣传我党抗日统一战线的主张。


这位翰林先生看罢信后连声赞叹:“字美文雅,共产党内有人才啊!”随即同意“出山”参政。毛主席闻听后很高兴,连称舒同是“党内一枝笔,红军书法家”。


“从此以后,遇有请毛主席写字的事,他便推荐舒同这位‘书友’代写。就这样,父亲在延安时,先后奉命为‘中国抗日军政大学’题写了校牌和‘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字校训。特别是1939年,日本飞机轰炸延安时,将延安的农贸市场夷为平地。不久,党中央在原址上新建了一个市场。舒同又奉主席之命,挥笔题写了‘延安新市场’五个斗大的榜书字。毛主席也即兴亲自为这个市场撰写了一副长联。这是目前所知,父亲与毛主席惟一的一次题、联呼应的书法合作。”


“1942年,父亲与母亲在延河畔相识相恋,后在彭真主持下在延安结了婚。父亲在延安先后工作生活共5年时间。这5年也是他一生中比较重要的阶段。”舒安回忆说。


在经历了解放战争并先后担任了华东局宣传部长、山东省委书记后,1963年初春,舒同被调到陕西省委任主管文化教育的书记。


“父亲和母亲带着幼年的我,再次来到陕西,直到1978年离开到北京任职,他在西安生活长达15年。母亲在《我与舒同四十年》中,回忆起舒同到西安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母亲及秘书等,驱车25天从西安出发沿川陕公路,到陕南的安康、汉中及宝鸡进行调查,先后跑了20多个县、地和农村,最后给陕西省委写了一份如何建设陕南的调查报告。他说,调查研究也是吸取在山东工作时的教训,避免工作失误。随后,他又要求到陕北延安跑了十多天。回到西安后,母亲见他的情绪不太好,便问其缘故。他对母亲表情沉郁地说:‘离开延安20多年了,可这次去看到的变化不太大,旧貌没有换新颜,心里不好受。’他说他一定要找省委主要领导反映反映。父亲是个很重情感的人,对老区人民也一直念念不忘。可惜,当时全国都在搞阶级斗争,这些想法始终没有实现。这让他感到十分遗憾。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从北京又回到西安,给我们说起这些往事时说:革命老区人民为革命做出了许多贡献,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他们。他那时已到晚年,仍心系苍生,感念百姓,这让我们很感动。”


墨迹遍中华的展览会


作为一位在中国书法界具有重要影响的书法家,舒同一生曾为全国许多地方的名胜古迹、大专院校、楼台馆所、报刊传媒等单位题写过牌匾等。然而尤为在西安所题最盛。西安人所熟悉的“第四军医大学”、“陕西省委党校”、“西安纺织学院”、“西安体育学院”、“西安宾馆”、“陕西测绘局”以及“西安晚报”、“陕西画报”、“西安电视台”等数十家单位的牌名、报头名,无一不是采用舒同的墨迹。这些大气、圆润、洒脱的牌名,大多数至今仍在沿用,在古城市民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也影响了不少书家。


“这得益于他长期在西安工作和生活的缘分。”舒安对记者回忆说,他从小在父亲身边生活成长,看着父亲舒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工作,从来也不觉得疲惫。而一有闲暇,他又立即招呼警卫员准备纸和笔,说是外边要字的太多,“要赶紧给人家还债。”


“此刻,我和哥哥就被拉到案前给他一起磨墨。那时没有好的墨汁,每次写字时都要花好几个小时磨墨。他写字,写得兴致极高,每写完一幅,就像当年打了胜仗一样,高兴得让我们欣赏、评议。”


舒安说,那时候,不少西安的人上门来向父亲索字,不论对方是什么人,他总是有求必应。有的人拿来了纸给写,有的人没有纸,他照样写。记得母亲说,他给人写字,为让警卫员买纸和墨,把自己的生活费贴进去了不少,而他从来没有向要字者索取分文报酬。“一次磨墨时,我问父亲为什么不收点墨钱,父亲笑着对我说:‘我的工资比他们高,这墨钱能出得起。再说人家要你的字,说明喜欢你的字,是好事嘛!’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中期,在西安的父亲,也和许多人一样,遭遇了那场人所共知的政治灾难。这期间,身心受压的父亲,写字的内容主要是毛主席的诗词。当时我们很不理解,他为什么老写毛主席的诗词?后来才明白,他和毛主席一起走过长征,经历了长征路上那些革命先辈们所经历的一切,也只有这些峥嵘岁月让他难忘,更值得回味。也正是通过这些辉煌岁月的回味和书写,来减轻内心遭遇的各种压力。父亲在西安期间,留下了不少这样的墨迹,至今仍被收藏者保留着。甚至当时他写的‘检查’及‘反省文章’也被人悄悄‘收藏’了!”


舒安说,前几天他在西安湘子庙街一家字画店里,看到有一幅四尺幅的舒同真迹,标价13万元人民币出售,心里感到很欣慰。“父亲当年没有想到用字去卖钱,也没有向要字者收取过分文报酬。更没有在生前做过任何宣传。但今天他的墨迹在市场上能卖这么高,证明人们对舒同书法艺术的特别喜爱之情。”


有的人刻意让人记住,但很快就被人忘记。而有的人并没有让人记他,但却被人们永远记着。面对舒安在电脑中缓缓推出的舒同遗像,记者突然想起这句话。


继承父志研究舒体


受父亲舒同书艺影响最深的舒安,小时便习字作画。后毕业于西安美院附中、美院油画系。在舒同身边生活的几十年中,他一边研习、吸取父亲舒同的书艺精髓,又在传统与西洋的画风中进行创新拓展,在书、画界也颇有成就。这些年先后在上海、北京、山东等地举办过一些展览。不过,在西安却很少有人知道。


舒安告诉记者,他的一位哥哥去年因病去世,姐姐在北京从事舞蹈艺术。作为舒家惟一研习舒体艺术的直系传人,他现在把精力主要放在对父亲舒同的研究方面。前不久,在省文化部门的支持下,他在陕西创建了舒同书画研究院并出任院长。现在这个研究院已通过陕西省民政部门的审批。


“舒同曾在总结自己时有两句话,给我印象最深。这就是:‘矢志逼潮流,书法壮人生’。在对父亲的研究中,我觉得这正是他书法加革命一生的真实写照。”


舒安说:“特别是在我这两年收集资料,撰写《热血翰墨———父亲舒同》一书时,我发现舒同书法是一种文化现象。其中有三个方面值得我们研究。生前他从来没有让人为他的书法艺术做任何宣传。但在去世后,全国许多人不约而同的喜欢他的书法,并形成舒体风格,不胫而走。特别是模仿和学习他书法的人也遍及各地。前几年,我们在山东举办全国舒体字书法大赛,要求参赛者每人限交一件作品。没有料到的是,最后寄送作品竟有7000多人。其次,在全国各地名胜古迹、楼台馆所等,处处可见舒同的墨迹,有人说,这是神州大地为舒同书法开的永不闭馆的展览会。另外,在当代书法家以个人名义命名的舒体字,被报刊、电视、网络及所有媒体、广告设计等领域广泛使用,这也是一种少见的文化景观。”


作为陕西舒同书画研究院院长的舒安说,这就是研究院将着手研究的内容。与此同时,研究院在纪念舒同百年诞辰的日子里,正在征集舒同在西安的墨迹,准备在北京展出后,继续回他当年工作生活的西安举办舒同书法真迹纪念展,“通过交流展出,以学习和研究舒体书法艺术及其绘画和其他艺术的交流发展,继承和发扬舒同书法作为特定时代的文化现象及深刻内涵。同时,期望西安的舒体爱好者、收藏者一起加入,丰富和推进舒同文化现象的研究。”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