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五十二章 “觉醒同盟”

六指君1 收藏 52 5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绥远四战四捷,特别是打得宫崎旅团灰飞烟灭之后,中央并没有就此放弃游击战的战略步骤!因为绥远的胜利,只是一个例外而已,整个华北八路军依旧缺乏战术训练和给养!

但中央还是迅速下达了,关于全军全面推广《步兵战术》的加急电报!至于苏联流传过来的《步兵战术条列》,则暂时被打入了冷宫。

绥远八路军在灰腾格一带稍作休整后,主力即一分为二,凭借着从蒙古部落迅速征集的大量骡马车辆、人员,绥中骑兵团带着绥西主力团、绥南主力团的“部队架子”,以及近两千伤兵,浩浩荡荡返回绥南根据地,而军分区司令部则随着林西主力团北上!

其中,马常青回归绥南的途中,又陆续招募了大批自带骏马参军的牧民,绥中骑兵旅的实力极大地增强了,骑二团已经有条件扩编成主力骑兵团(扩编至四个中队、九百余人)!

因为绥西和绥南这两主力团的剩余有生力量,差不多大半补充给了林西主力团,这使得伤亡惨重林西主力团,因祸得福地补充到了大量装备和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恢复了林西骑兵营的建制)!

#

林西局面是几块根据地中最艰难的!不但没有军工、也没有其他像样的后勤设施,甚至连办公桌也没有。除了荒地和山野间那一块块的开垦的“小方块(耕地)”以外,刘云感觉一夜间,仿佛又回到了刚到绥远的那一年。

傍晚,林西的野外,绥远分区流动指挥部。

“司令员!政委发电报问你什么时候回去?”小五拿着一份电报递给刘云,又皱着眉头唉声叹气地说道:“马常青发来电报,伤员部队虽已经和绥南的新编独立团办理了交接,但是库存、缴获的药品却已经告竭!伤员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已经陆续牺牲了近两百人,有些战斗英雄就那么活活地痛死了!”

如果伤员得不到及时的治疗,会严重地伤害部队的士气!这让司令部的干部们非常焦急!

“重组、训练山地营之后,司令部就会南下!”刘云伸出乌黑的“爪子”接过电报看了看,又返还给小五,轻声说道:“知道了!”

夏末的察、哈省,虽然白天的天气依旧炎热,但是太阳落山之后,夜晚“嗖嗖”的寒风却是冰冷刺骨!刘云从临时司令部走出来后,一阵有如实质般的冷风,猛地抽打在黢黑、油腻的脸上。

从“驻蒙军”主力对绥南展开攻击,到其陆续撤离为止,日寇给绥远特别是绥南的生产,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民生设施差不多全部泡汤、绥南的民兵预备役全部玩完——民兵全部变成了主力部队,真正的“穷兵黩武”了!

当青壮年都上了战场之后,绥远将面临缺乏青壮劳动力,这个头痛的问题!

“哥,披上披风吧!”李向阳站在身后,拿着一件满是油渍的邋遢披风。

“不用了!”刘云满怀心事地看了看周围夜幕笼罩下的山野,又转身回到了身后的小草房——流动指挥部。

昏暗的油灯下,刘云摊开白纸,一边思索一边写后段时期的工作重点。

“司令员,又有人过来和我们联系了,这次是北方兴安西省那边的蒙古部落(这个时候伪满洲国分成九个省,其中兴安西省在热河省的北方、并与之毗邻)!”小五悄悄地走到刘云的身后。

“让参谋长抽调一些蒙古族政工干部,进入伪满洲国内开展政治工作!”对于蒙古部落的曲通,刘云并没有感到太过于惊奇,在草原上谁的拳头硬,谁就是可以依靠的对象!

而日寇对草原的大肆掠夺、大肆派驻特务的做法,已经造成了蒙古部落怨言四起,当八路军消灭宫崎旅团之后,在蒙古各王公贵族之间,就多了一个可以选择的对象!

小五正准备转身离开,刘云又在身后吩咐道:“你先等等!把这个一起发过去!”说完将草拟好的《绥远近期工作安排》递给小五。

片刻后,一丝电波迅速向南方绥远省传递信息,电文全文如下:“持续长达两个月的反‘扫荡’,因为日寇之肆虐,给绥远的生产力遭受极大破坏!眼下天气即将转寒,民生工作将变得极为迫切!其重要程度将超过战备准备!

日寇暂时退下去之际,应该抓紧短暂的时机实施内政措施、全力医治战争的创伤!安排合适的人手、与地方政府一同成立‘战地复兴会’,及早管理土地和生产情况,处决日寇‘扫荡’期间甘当走狗的汉奸,并没收他们的所有财产(大半为根据地的地主阶级)!

以‘民养军、军助民、军民合作发展粮食生产’的方式,解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出现的军民粮食问题!

……

‘驻蒙军’遭受了前所没有的挫折,我方从此获得了在绥远的战场主动权!以前一些不能到达的地方、不能接触的中间势力(主要为蒙古部落),现在能够过去了、能够进行暗中联络了,应当与之建立炼铁、食盐(八路军有盐井)、布匹、茶叶、肥皂等方面的贸易。在产量方面,虽然在短时间内不尽人意、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却应该先行解决有无的问题!

大战之后土匪猖獗,为了保障与北方顺利进行贸易、购买马匹和肉食,还应当派出骑兵部队,招抚、剿灭北方的纷杂流寇和马贼!

……

部队极度缺乏药材、和相关器械,已经造成相当一批同志牺牲、伤势恶化,应当趁着日寇撤离根据地、部队疲倦、封锁线有所松之际,从归绥、大同、张家口等地进行购买器材和药品(大多为走私);同时还要指示平津地区的‘锄奸团’,把手头上的工作先期放下,近期工作重点和资金,以购买药采器械为主。

日寇在‘扫荡’期间,曾经从河北、山西,向我绥南根据地大范围移民,现日寇已经撤走,但是这些人口却被抛弃在绥南,为了防止出现大范围的饿殍、内乱,军校应当立刻派出大批干部,进入难民部落中,安抚这些老百姓、逮捕混杂在其中的汉奸和特务!

人口资源和粮食一样重要,除了让绥南的外来人口为我所用以外,还应当派工作组进入日寇同志的沦陷区,趁着日寇虚弱、封锁线松弛之际,发动当地的群众脱离日寇的统治区!另外,考虑到军分区的北进步骤,凡是新来人口,应当逐步向北方安置。

随着人口的增多,根据地军民的口粮问题必然会格外吃紧!除了自力更生地发展农业以外,还可以考虑使用注租借、贷款的形势,向蒙古部落征调一部分粮食(青稞和肉干),如果还是无法解决粮食问题,则可以考虑实行全面展示经济体制,统一分配富农、地主的余粮(打白条)。

……

席南沟一役俘获的日寇娃娃兵,应当抓紧时间进行改造!如将日寇成功地转化成为我方宣传员,其政治效果是非常明显的,能对日寇下级官兵造成严重的心理打击!

除此之外,还应该抓紧在军校普及日语教育!日寇军队和伪政府机关中,有很多人能说中国话,这对日寇的侵华战争有很大的帮助!我们也应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普及学习日语,这样一来,不但对我们在敌占区开展政治工作有很多好处,在部队上,还能通过语言交流,缓解被俘日寇的紧张心理!

冈村虽然发动了第九次‘强化治安’,但是‘驻蒙军’的实力大为受损,已经不可能再对绥远造成实质上的威胁,相反,第五分区的情况堪忧!

……

军分区向北发展的战略步骤决不能动摇!当绥远的局面已经明朗、不可能再有更大进展的时候,向北发展就成为下一阶段工作的重中之重!为此,绥南总部应当迅速恢复北方补给线、尽早恢复向北提供支援物资,以支撑林西派遣部队,进入长城以北的雾灵山脉开展游击战!……”

#

在刘云发出这份电报的时候,绥南的广大地区,军民正在展开修复家园的浩大土木工程。为了解决劳动力奇缺的问题,绥南根据地的男女老幼一齐上阵,进行开荒自救!除了开挖窑洞以外,在干部的统一指挥下,群众开始抢播高产抗旱的种子,以期望还能再收获一季!

那些被鬼子许以“免租”三年,而骗到边远的绥远,用来“填埋”绥南地区的外来移民(三千余户、达两万人口之巨),经过八路军派出的大量工作组安抚,外来移民和本地老百姓解除了对峙,并在少数思想进步的移民带领下,八路军的肃清部队,抓获了一百多混杂在其中的日本特务、为恶的土势力(鬼子总抓不住混在人群中的八路军,但是八路军抓特务汉奸,却是一抓一个准,^_^),清楚了不稳定因素!

除了全力解决粮食以外,李远强组建了军分区第二指挥部。并且分别给只剩下骨架子的绥南和绥西主力团恢复编制、扩充队伍。绥南总部在短时间内,提拔了大量有功的下级干部和战士、又从军校补充了一些实习干部充入军中,迅速解决了缺乏中下层干部的问题!

从席南沟解救的三千多劳工,除了少数体质不合格、或者死硬不愿参军者,而使得军分区发放口粮打发其回家以外,大多数劳工被补充进了这两个主力团!

短短几天的工夫,两个主力团就像两块海绵一样,把这三千六百多劳工吸收得干干净净、迅速恢复了编制(但是战斗力极差)。

一时间部队内到处都是拗口的方言。蒙古语、山西语、河北语满天飞,甚至其中还夹杂着少数极其罕见的满族语言(满族同胞会母语本的不多,而只会一门满语更少)。

这对于部队展开军训、下达命令造成了极大的不便。最后还是李远强一锤定音,在部队中统一使用北平语言,不会的平津地区语言的,应当在部队开展政治学习的时候,由所在部队的政工人员进行培训。

#

绥南区。

因为八路军抓获了两百七十多个日本俘虏,抗战中八路军还是第一次抓获这么多俘虏。这使得由日本人组成的“觉醒联盟”狠下心肠,一次性派出了足够多的成员——足有十名反战同盟成员赶赴八绥南(日本在华的“反战同盟”成员并不多)。

这些在华反战成员,大半由被俘的日本兵组成,少数人甚至还加入了日本GCD。

对于这些踏足绥南根据地,笑容可掬但却是往日的“鬼子”同志,绥南军民大多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

日本军队那种极端凶残的形象,已经给根据地军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痛苦回忆,这是无论何种宣传工具也无法改变的!

战俘集中营。李远强视察。

“政委!”托克托独立团的副团长——一个蒙古族年轻干部,将胸口一挺、敬了一个军礼,用拗口的汉语说道:“战俘的精神状态大多良好,除了少数人日夜不停地辱骂、不肯吃饭以外,大多数人可以放出来进行户外活动!”

“知道了!”李远强稍微点点头,又向壕沟的对面看过去,两百多个娃娃兵俘虏,或者聚成一团窃窃私语、或者东倒西歪吊儿郎当地趟在地上!除了卫生状态比较好以外,其他方面看上去就像一堆乌合之众,和“皇军”训练有素的形象相差甚远!

“全部站起来!”突然有人用日语一声大吼。

懒懒散散的鬼子俘虏们,听到这个严厉而“熟悉”口气(类似于日本军官命令的斥责),就像被电击中了一样,纷纷张望过来,有些甚至是顺送地站了起来。

但是俘虏们很快就发现是一个黑不溜秋的“土八路”在大喊大叫(日军俘虏误以为托克托独立团的干部,该独立团没来的换黑军装,而且编制也不满员、没有主力部队的气势),又稀稀拉拉地坐下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李远强站在几个警卫员身后,默默地看着“觉醒同盟”的绥远支部——会长长谷川等人的下一步动作。

“都起来、都起来!”长谷川从背后抽出一根木棒,吼道:“想挨棍子吗?”说完把身旁一个懒洋洋的俘虏提了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年轻的娃娃兵。

长谷川的态度虽然挺吓人,但是手中的棒子却并没有落下去,和长谷川一样,其他九名“觉醒同盟”的会员,虽然大多是拿着棍子冲入战俘营,但和长谷川一样都没有大肆进行体罚。他们虽然成了“日奸”,但他们背弃的是日本军国政府,而不是日本!

在长谷川等人的严厉斥责、大棒挥舞时的“呜呜”声中,这些战俘们很快就被集中起来,随后,长谷川在这些日本战俘前,来来回回训话足有一个多小时!凡是不服从的、捣乱的,马上被“觉醒联盟”的打手,吼叫着丢入了禁闭室。

傍晚,战俘营被长谷川整治得次序焕然一新,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懒散的作风。而且,整个战俘营被长古川编成了五个小队,五个小队长都较为合作、态度温和。

天刚黑,李远强巡夜查岗的时候,特意转到了战俘营。长古川知道李远强过来了,立刻让所有战俘列队,等候李政委的检阅!

“长谷川同志,没有你们,这些受到蒙蔽的贵国同胞,还要生活在黑暗中相当长一段时间!”李远强笑了笑。

自从抓获这些鬼子兵之后,中央军委就下令,改造日军战俘,要作为一项战略任务来对待!禁止任何人以任何手段伤害这些战俘,他们无论何种原因的死亡,都必须由“动员组”做最后的鉴定报告。如果战俘意外死亡的责任在绥远军分区,则由军分区担当政治责任、处分。

所以对于这些年纪不大、脾气不小的娃娃俘虏,军分区的干部们大多没辙,而且塞北的民风耿直、彪悍,为了防备有人用炸药对这些战俘下手(绥南的半成品炸药作坊到处都是),不得以将没有恢复编制的托克托独立团拉过来保护他们。

“谢谢贵党、贵军对我国同胞的不杀之恩!”长谷川礼貌地向李远强弯腰鞠躬九十度,又看了看那些表情各异、神态复杂的同胞,神色严肃起来,“我们将很快唤醒他们的觉悟,使他们认识到侵略战争的本质,让他们和我们一样,成为坚定的和平斗士!”

李远强点点头,笑着建议道:“明天军分区要开展祝捷大会,你们也一起去吧!”又看了看那些站军姿的战俘,自从俘虏们知道这些“教官”都是本国人之后,态度明显地发生了两极分化,除了少数战俘拒不服从命令而被关押了起来以外,绝大多数年轻的俘虏安静地选择了服从,在“觉醒同盟”的指挥下,他们开始了久违的列队、做军操。

“谢谢!”长谷川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又诚恳地请求道:“希望能在祝捷大会完毕后,让我们上台说话!作为一个侵略者,我们应当向贵国的老百姓谢罪!”

“你是真正觉醒的善良日本人!”李远强感叹着说道:“正是因为你们的存在,日本的帝国主义政策才能从黑暗中觉醒!”

长谷川正要一些客气话,眼角发现八路军的炊事员们,给战俘们送来了伙食,担架上都是热气腾腾的大米白面!

绥远分区的生产设施,被“皇军”在“扫荡”期间大肆破坏,这个时候军民的生活条件都非常艰苦,八路军的干部和战士全部都吃杂粮,分量不够的时候甚至还发动部队去拣野菜。

但是八路军却对日军战俘们尽量供应大米、白面,并且还想方设法弄些鸡鸭鱼肉之内的肉腥,给战俘们享用。

“谢谢军分区对我国同胞的照顾!”长谷川再次感激地弯腰敬礼。关于绥远分区对战俘的残暴、私下杀害战俘的传言和顾虑,伴随着李远强和善的态度,和八路军对战俘们真心实意的照顾,而烟消云散了!

#

第二天,军分区前的大草坪。

为了观看祝捷大会的演出,刚刚从紧张反“围剿”斗争中恢复过来的军民们,将大草坪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盛大的立功大会上,军分区的李政委首先公布一批立功受奖的个人和作战单位,接着司令部的参谋们,又用高音喇叭涌读了中央和军区的嘉奖电报。

立功受奖的仪式结束后,活泼大方的文工团团长吴凤冰等人在舞台上,为根据地军民进行表演节目。不过,最吸引人目光的,反而是那些规规矩矩、整整齐齐,坐在前排看戏的鬼子年轻战俘!

在祝捷大会快要结束的时候,长谷川代表“觉醒同盟”的会长,走上了舞台。在没有任何暗示或者其他明示的情况下,大草坪周围聚集的上万军民就那么突然安静下来了,黑压压的一片目光注视着长谷川。

在万众瞩目之下,长谷川拿着陈旧的高音喇叭话筒,用熟练的中国话,低沉地、缓缓地说道:“我曾经是一名侵华日军的下级军官,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本来我这种死有余辜的罪犯,纵然是死一百次也不足惜!

但是我在山西被八路军所俘获之后,宽宏大量的八路军并没有就此要了我的性命,相反,他们还给我第二次生命!让我明白了真正的真理、和做人的准则!”

说完后,长谷川在“扑通”一声跪在了舞台上,在下面一排排日本战俘惊讶的目光中,又继续悲痛地说道:“日本文化源自中国,和中国同文同种,但是日本的军国主义,却葬送了中国在近代的发展,也断送了自己的良知、走上了法西斯的不归路!……”

长谷川说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最后在舞台上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向周围的军民分别磕头谢罪。

……

晚上,战俘营的第一次政治课。

“你们这些离开了帝国军队、放下武器脱掉军装的工人和农民,实际上都是帝国军阀和财团的牺牲品!”长谷川看了看大多不以为然的同胞,又继续大声说道:“我们过去在帝国军队中,曾作为‘天皇陛下的赤子’,不分青红皂白地把长官的命令,当作天皇陛下的命令来执行!在中国大肆烧杀掳掠,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并且还把死看作比鸿毛还轻,把名誉看得比山还重……”

长谷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引来了一片哗然,对于长谷川“冒犯”倭皇,这些俘虏不约而同的表示反对!

“嘭”的一声,长谷川一拳头砸在身旁一块木板上,趁着战俘们迅速安静下来了,又缓缓地说道:“你们应该知道,侵华战争进行到现在,帝国本土已经极度贫困化了,很多家境困难的帝国士兵,父母妻儿在挨饿受冻!不少贫穷人家的妻女在父亲和丈夫战死后,为生活所迫沦为慰安妇,被送到中国的军妓院中受尽凌辱!

为什么资本家和地主能发财,而工人和农民就是拼命干活,也没好日子过?你们想过这个道理吗?你们只要理解了日本军部称之为‘圣战’的本质,就会清醒地明白,应该把对准中国人民的枪口,掉转过来对准日本军部和大资本家……”

这个时候的日本虽然号称“强国”,但是日本的现代化程度依旧比不上欧美(本土需要大量劳动力进行生产,而不是机械化生产)!为了竭力提高国力,而导致的残酷剥削和下层贫困,是日本军国政府无论如何也无法掩盖的事实!

在同等人口比例下,日本每千人中能够服役的兵员远远低于欧美!在兵员紧缺、又不能损害生产力的情况下,日本军阀只好采取欺骗与强迫手段,从国内征收兵员!但是这种搜刮兵员的手段,又影响了士气和兵员素质。

所以,俘虏们“支那”对战争久拖不决的情况,已经产生了厌烦、直至“爱屋及乌”——厌恶憎恨无能的日本军部、和在国内过得很好的有钱人。

“现在,日本军部和政府,还有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的日本国民,都在咒骂我们背叛祖国、是卖国贼,轻蔑和憎恨我们,攻击我们在本土的家人。

但是,我们并不感到后悔!相反,我们走的这条路是正义之路,是符合日本人民和民族利益的希望之路!历时会证明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长谷川说完后,从战俘中提出一个自己的老乡(服从态度较好),大声问道:“被八路军俘虏后,他们并没有折磨你们,相反,他们还给了你们第二次生命!请问,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满足吗?”

“我想……”那个年轻的战俘吞下一口流水,小声说道:“今天在舞台上表演的那个女招待非常可爱,我想……”

战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长谷川一声“巴嘎”粗暴地打断了。

这些家伙还以为是八路军的文工团都是随军妓女!

“从现在起,帝国军队中的那些陋习必须彻底改变!”长谷川愤怒地看着自己的同胞,“至于你们的文化活动,我会安排的!”

这个时候,反战同盟编写日文宣传品,诸如日文杂志《觉醒》、《士兵之友》等,非常受日军士兵欢迎(包括尚处在敌对状态中的日本士兵)。这些宣传品对帮助日军官兵了解战争性质、战局真相和八路军的宽俘政策,能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