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五十章 四方来投(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中午十三点,八路军主力暂时还没有赶到,但林西主力团却已经支撑到了极限!

鬼子并不知道自己的指挥部已经被端掉了,依旧不顾伤亡地用人海战术,对八路军的阵地猛烈攻击,并且还派出强有力的小股部队,从林西团的左右两侧迂回攻击。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诸葛同只好下令,在己方所剩无几的阵地上埋设地雷,然后砸毁指挥部的设备、带着团部的参谋和警卫战士,冲向胶着、敌我搅成一团的阵地(阻击阵地上的林西团不能撤下去,否则稍微一动就会整个崩溃)!

暴雨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一群浑身泥浆、面色苍白的“皇军”(一个中队的残部),冒着倾盆大雨,弯着腰、端着步枪,僵硬地踏着松软、黑色的泥水,向八路军的阵地,发起隐蔽的迂回攻击!

指挥作战的鬼子中队长,虽然机械地挥动指挥刀、嚎叫着指挥部下,但是脑袋却已经一片昏沉——记不清楚这到底是第几次发起攻击!

虽然在前进的路上,已经被“皇军”炮火的猛烈轰击,但还是有一些“漏网之鱼”,让“皇军”的迂回部队,遭到杀伤力巨大的跳雷杀伤!

对于八路军浅浅埋在泥水中的地雷,迂回攻击的“皇军”已经完全麻木、甚至不知道害怕了!偶尔有被炸弹炸死、炸伤的同伴,附近的“皇军”士兵不但没有任何惊异,甚至都懒得大骂一番!

“皇军”现在最盼望的,就是希望能够趁着暴雨的掩护,早点摸上八路军的阵地!

“鬼子来了!”一声尖厉的叫声猛然间炸开,偷偷潜入到八路军阵地前的“皇军”,随即加快了脚步,向声音的来源所在迅速扑去。

一片烂泥地里,“皇军”终于解脱般地找到了八路军,挨了几枚手榴弹、吃了几梭子子弹、死伤了十几个人之后,“皇军”顺利地冲进了八路军的阵地!

从早上到现在,几乎每次白刃战,八路军都难以占到便宜!

这次也不例外,“皇军”付出了十几个人的伤亡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顺利地结束了战斗!三十多个八路军,除了几个人仓皇撤退以外,其他人则全部变成了尸体!

为了避免贻误战机,鬼子中队长不敢有丝毫停留,踢翻几个寻找食物的“皇军”,又跳上一块满是弹坑的褐色石头上,挥舞着指挥刀“杀咯咯”地一声嚎叫,指挥伤亡过半的“皇军”,跟着八路军溃退的士兵向纵深攻发展!

“嗒、嗒、嗒……”一阵沉闷的、如同打鼓的声音突然传来。

“八路军的骑兵……”有鬼子兵惊恐地尖叫起来,话还没有说完,十几匹矫健的战马,几乎同时冲破雨幕,出现在这五十多个鬼子面前!紧接着,更多的、挥舞着马刀的骑兵,从一片灰色、模糊的雨幕狂奔出来!

……

十三点半,八路军除了留下一些伤兵打扫战场、从泥泞中寻找受伤的战友(或者是遗体)、收集鬼子的武器弹药以外,主力迅速对酒井、吉松两个大队的进行包抄!

此时,对于八路军由阻援变成了包抄,火力突然增强、骑兵也出现在战场上,特别是两个迂回中队始终杳无音讯,已经让酒井大队和吉松大队明白了一些什么,但是谁也不敢抢先逃跑!除了面子方面的原因以外,在旅团长战死、指挥部被端掉的情况下,即使是逃回去了,也是要被送上军事法庭的!

两个关东军大队在极端疲倦、失去统一指挥、兵力不及对方四分之一的情况下,迅速组成了防御阵地、准备血战到底!

下午十四点,宫崎旅团剩下的两个大队残部,被八路军团团包围,其中作为第二个歼灭对象的吉松大队,已经彻底地失去了突围的希望!

十五点,八路军和日寇之间争夺战越来越激烈、血腥!八路军为了切割日寇两个大队之间的结合部,用轰天炮猛轰日寇的阵地、一次次派出敢死队对日寇展开攻击,并且还在战场的另一面实施战术详动,吸引日寇的炮火!

……

“司令员,轰天炮炮弹告诫!”小五站在刘云的身旁,小心翼翼地汇报道:“左侧的吉松大队勉强被我合围,骑兵团正在收缩兵力准备突击!

但是部队的伤亡实在是太大了!每次炮火突袭之后,部队刚刚发起冲锋,原本被清除得差不多的鬼子阵地上,那些小矮子又会从地下冒出来……”

小五喋喋不休地说着,虽然司令员铁了心要消灭这个尾随日寇旅团,但是部队中的种子、多年培养的骨干,实在不忍心看着打光!

刘云暂时没有作声,而是将目光紧紧地盯着战场形势地图上,“看一个、夹一个、吃一个”的战术没有错,有错的是没有预料到,日寇即使是在这种不利的状态下(行军一个晚上、处于极端疲倦和饥饿的状态),战斗力还会如此强悍、战术能力会如此高超!

在司令部外,从火线上抢救下来的轻重伤员们,摆满了一地,而且还有很多后续伤员,正冒着大雨陆续送来!部队的卫生员和战地医生们,满脸凝重的在伤兵中穿梭。

因为极度缺乏西药,医生和护士们大多使用中草药药粉,先期给伤员们止血!除非是司令部首长们亲自点名的特殊病号(大多是战斗英雄),才能有资格使用宝贵的西药。

接近傍晚十七点时分,时断时续差不多下了一天的暴雨,终于彻底停了下来。天上的云层渐渐散开之后,刮起的一阵阵带着腥味的风,居然稍微有些寒冷。

此时,绥南、绥南主力团各丢进去不到一个营的兵力、担任最后冲锋的绥中骑兵团丢进去一个中队,吉松大队的残部全军覆没!

与之遥相呼应的酒井大队残部,不敢再继续留在原地“玉碎”了!(日本人还是有智商的!“皇军之花”并不象他们的政府说的那样“坚韧”,知道什么叫做“识时务”)!

酒井麾下半个中队的鬼子伤兵,藏在尸体堆、炸弹坑内担当“自杀队”,安静地等待着八路军主力追击。而酒井则率不足四百人的残部,突然向八路军的封锁线猛攻,并且迅速突破绥西主力团的拦截、向来路逃窜!

鬼子溃逃之后,林西主力团无力追击,宋致勇参谋长迅速向司令部通报了前线军情!

阵地上,八路军的狙击手,将少数暴露的日寇自杀队员一一点名,但是对更多的、不动声色潜伏的“自杀队”无能为力!

#

八路军流动司令部。

“老戴,我想派骑兵绕过这些渣滓(日寇自杀队),迂回截住日寇的酒井大队!”刘云说话的时候,脸上有说不出的惆怅!

经此一战,绥远分区的实力,至少半年之内没有办法恢复,根据地严重缺乏劳动力的现象,至少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恢复!

“林西、绥西、绥南三个主力团受损严重、大约还能凑出一个团!骑兵团的实力受损一半、还能支持长途奔袭,算上林西骑兵营在内,大约还有两个半中队的编制!”戴仙兵丢下手中的战况统计表,抬头继续说道:“赵延、黄青海他们都在那里骂娘!”

指挥部内,紧张了一天、吃了一天硝烟的参谋们也大多低头干活,谁也不愿意作声。

“集合所有的骑兵绕道继续出击!主力收缩编制打扫战场。”刘云察觉到司令部内的士气不高,笑了笑,对流动司令部的干部们鼓励道:“打宫崎旅团指挥部及其麾下大队的时候,咱们的伤亡最大、花费的时间最长!差不多报销了四个多营、一个以上的骑兵中队,加上军区直辖部队,接近一千六百余人左右(不含已经受伤,但还能战斗的伤员);

后来打吉松大队的时候,不但所花费的时间大为缩小,而且伤亡也极大缩小!只有两个营、一个骑兵中队的样子!

现在,日寇残部已经大量消耗、极端疲倦了,我们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最短的时间,在他们逃跑的路上,轻取残存的日寇、完胜这一仗!”说完一拳头“嘭”地砸在行军地图上。

十八点,太阳已经落山,夜幕悄悄地来临了,璀璨的星空,不易察觉地高高挂在头顶上,一阵带着寒意的漠北大风吹过。

八路军主力各部开始收拢队形、清点战损,一些干部发现,极少数原本已经战死的战士突然冒了出来……

绥中骑兵旅和残存林西骑兵连的干部战士们五百余人,匆匆吃了一点肉干之后,在马常青、白易山、鄂三等人的带领下,迂回超越了日寇的拦截部队(日寇的自杀队),就像一股旋风一样消失在夜幕下!

上半晚二十点一刻,八路军骑兵追上了酒井大队的小股后卫!马常青立刻进行兵分两路,自己带一半主力从前面迎头截住酒井大队,另一半主力则迅速扑向鬼子后卫,准备与马常青前后夹击酒井大队的残存主力!

二十点三零,八路军骑兵依仗着卓越的机动优势、强大的冲击力展开最后一击,战士们大声呐喊着、挥舞着马刀,向拼命顽抗的酒井大队残部猛扑!

荒原上,在月光惨淡的照耀下,酒井大队残部在没有布置阵地的情况下,被八路军骑兵就像砍菜切瓜一样屠杀!

即使是语言不同,但也能清晰地分辨出这些精锐关东军,所发出的哀号声、惨叫声!

凌点,八路军骑兵大获全胜!此次连夜追击战极为成功,八路军骑兵以不足百人的代价,异常轻松地消灭了五百多人的日寇酒井大队(含中途汇合的其他各部鬼子溃兵)!

凌晨一点半,骑兵团接到司令部的紧急电令,要求其迅速结束打扫战场,向布拉格河所在的方向运动,争取取得河对岸日寇遗留的装备,特别是药材物资。

随后,八路军骑兵又马不停蹄地偷袭驻守在布拉格河对岸等候的汽车大队,但是没等八路军到达河边,该鬼子汽车大队就吓得抛下大量辎重,和一些无法启动的故障汽车连夜逃走!遗留的大批装备、医药器材为八路军所缴获!

#

凌晨两点,八路军流动指挥部。

“司令员,附近来了一支三百多人的骑兵队伍!”军分区的侦察斥候拍打着战马回来了,老远就大声说道:“都是一些蒙古人,暂时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军分区的干部们顿时紧张起来了,一些蒙古部落有抢掠的习惯,加之今年干旱的情况又比较严重、军分区还能打仗的部队又不多,万一他们依仗着骑兵的优势,不分青红皂白地冲进军分区的伤员队伍中,后果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

为了防备蒙古马贼的突然袭击,司令部火速将轻伤员们集中起来,又发布了战场动员令,准备在阵地被突破之后,再抵挡一阵!

零晨两点半,三、四个看不出什么表情的骑兵首领,在八路军战士的带路下,会见刘云等司令部干部。

在草原上,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王!这使得蒙古部落对于武器的渴求和喜爱,不亚于对金钱的喜爱!所以为了打发走这些地头蛇(马贼),司令部的干部们已经做好了心思准备,准备接受他们的敲诈——送给他们一大批装备!

“草原的雄鹰,请问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的?”刘云带着笑容礼貌地问道,顺便用眼角撇了撇黑暗笼罩的远处,在那里八路军的战士们正在紧张地布置阵地!

在灰腾格和鬼子打了一天,本地蒙古部落之间肯定已经飞马加急通报消息了!所以不排除出现一些反动的察、哈部落联盟,派出蒙古骑手围攻八路军的现象(越往北走,德王的影响力就越微弱),到那个时候就不是被迫“缴”武器那么简单,而是阴沟里翻船了!

“尊敬的长官!您的队伍,才是高高翱翔在天空的雄鹰!”为首的壮年蒙古首领突然单膝跪下,大声说道:“石头喜欢旁傍大山、勇士喜欢跟随英雄!……”

指挥部内能听得懂蒙古语的干部们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来投靠的!

第二天上午,金黄色的太阳东升之际,在警卫连的护卫下,八路军军分区的首长们,察看少得可怜的关东军俘虏。

此战,宫崎旅团近两千人,抓获的俘虏含伤兵在内,居然还不到半个小队,不但和席南沟要塞歼灭战抓获的俘虏相比,有天壤之别!而且其战斗意志也已经强过了中江联队!

在刘云等人在感叹万分、神色复杂之际,战俘圈内一个鬼子伤兵突然用流利的中文对刘云问道:“长官,有吃的吗?”

这些鬼子兵一个个邋遢不堪、面黄肌瘦,有些人已经两天一夜没有进食了,即使是最坚强的鬼子兵,也耐不住饥饿的折磨(为了防备这些反抗意识极强的鬼子逃走,八路军的干部们,一直让他们饿着肚子)!

“给他们东西吃!”刘云立刻对身后的军需官吩咐道,又对身旁的新面孔笑着问道:“乌古丈,你为什么要加入八路军?”

新投奔的蒙古游骑——乌古丈略一犹豫,刘云又马上加重口气吩咐道:“别说客套话!”

“长官、司令员!”乌古丈的立刻阴沉起来,皱着眉头说道:“今年的天气不好、草场不旺,各个部落内的牛羊都死了不少!而肥美的草场却大半被少数大部落所占据,日本人那边又催得紧,所以凡是部落养不活的人,只好出来自己混吃(当马贼)!”

“原来是这样!”刘云顿时感叹起来,“以战养战”的政策,让日本人自己给自己制造敌人!

片刻后刘云又奇怪地问道:“为什么选择我们?”

如果说蒙古部落的牧民外出当兵,在环境的影响下,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当伪军!

“因为你们打败了日本军队!”乌古丈将目光放在荒原上,缓缓地说道:“在我们草原上,崇尚的是英雄!”

实力总是决定一切,只有胜利者才能最终吸引外地部落、势力来投!八路军打败日军宫崎旅团之后,原本处在观望状态的蒙古部落,毫不犹豫地选择暗地里投靠八路军!

刘云没有暂时说话,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小铲子开始掀土!

一排排血肉模糊的烈士,排列整齐地放在泥浆地上,一些干部和战士正默默地和生前战友正在作最后的道别!

当满腔热血消失之后,剩下的就只是悲伤和痛苦的回忆。

此次作战,通过精确统计后,发现部队直接战死的战士,达到了空前的近千人!受伤的战士大约三千人左右(含没有失去战斗力的轻伤员),合计伤亡达到了前所没有的、惊人的近四千人!而且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重伤员的情况肯定还会持续恶化、进一步增加伤亡!

六千五百多人的队伍,到现在只剩下一个一千五百多人!但即使是那些“完好无缺”的战士,也或多或少地受了一些轻伤,真正毫发无损的战士甚至还不到一个营!

除了大批下级干部战死以外,诸葛同身受重伤、职位由宋致勇暂时代替,马常青、黄青海、鄂三等团、营级干部,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

……

#

八路军在灰腾格附近隐藏、休整的三天时间里,日本华北方面军的飞机,一架接一架地过来寻找已经不存在的宫崎旅团!在绝望、无果的情况下,鬼子战机带着强烈的报复心、不分青红皂白地猛烈轰炸地面上人和马!

同时,这三天内,绥、察、哈三省的“扎萨克(头衔是‘王’、行政上相当于县)”、“努图克(大体相当于阿拉伯国家的埃米尔)”、“嘎查(相当于酋长)”等蒙古王公贵族,纷纷向灰腾格或者绥南根据地,派出劳军小队伍,表示愿意与八路军和睦共处、以及提供一些帮助!

除了蒙古的王公贵族纷纷和八路军建立联系以外,大批贫穷的蒙、汉族牧民和猎户,也陆续集中到了灰腾格一带。八路军就像吸水一样,趁机吸收大批牧民参军。其中,骑兵部队接纳了绝大多数牧民(自带军马参军)、迅速恢复了元气!

#

流动司令部。

“把这个保管好!”刘云将宫崎的皮质精美笔记本——日军血腥侵华的最有力力证,丢给小五,又吩咐道:“让部队的文书整理照片和资料,不要漏掉了任何细节!”

只要把宫崎自杀、“皇军”惨烈战败后的照片,发表在《新华日报》上,冈村就根本没有办法隐瞒损失!而且这一战结束后,中央也会向全国明码发报,宣布“第二次百团大战胜利结束”!

“要回去了吗?”小五非常头痛,在日军的轰炸下,事情还远远没有处理完呢!

“不!”刘云轻微摇摇头,正色说道:“伤员和骑兵团南下,主力北上!”

虽然这一仗打赢了!但八路军大批连营级干部战死、用差不多一倍于日寇的伤亡,才全歼宫崎旅团两千人的主力!所造成的伤亡实在是太大了,而最主要的是,还是在没有得到军委批准的情况下,就擅自背水一战,如果中央现在没有意见,那就有鬼了!

所以,刘云打算北上,放弃塞北二级军区的头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