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四十八章 改变历史的“支撑点”

六指君1 收藏 52 9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四十八章 改变历史的“支撑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归绥外围西侧的野外,战斗后的地上一片狼藉,地上到处都是战死的骑兵和遗弃的装备,八路军战士三三两两的收集战利品、解救伤重未死的伪军官兵。

王英所部的先头部队,一个先锋骑兵营在这里全军覆没,后续足有七百余人的一个伪军骑兵团(王英所部的编制比较扎实),在接到“驻蒙军”军部停止前进的紧急命令之后,侥幸没有进入八路军的伏击圈。

“司令员,这是平津地区送来的紧急电报!”小五拿着一份电报,急匆匆地跑上来,大声说道:“张家口的驻蒙军接受了大批调配的汽油、汽车,看样子是准备对绥远用兵!”

“这个时候驻蒙军还哪里有机动部队?”戴仙兵立刻摇着头说道。

“原来是关东军又要南下了!”刘云想了想后很快就明白了,对小五吩咐道:“让铁道游击队骚扰日寇的运输线,不让他们顺利集结!”

听到日寇再次增兵的消息,流动司令部的干部、参谋们顿时集体发愣,绥南的局势已经越来越紧张,一些村庄和基层组织已经和绥远地委失去了联系,可以肯定这些地方的村民已经被迫走出了地道、并且被日军所俘获(大多数地道内是无法生火吃饭的)。

如果熬不过这关,恐怕苦心经营了几年的绥南根据地要丢失了!

“同志们,关东军如果仅仅是增强绥南的压力,他没有必要调集大批汽车!”刘云笑着打破沉寂,看了看表情各异的干部们,又安慰道:“八路军的好干部可不会泄气!

况且傅将军已经在后套地区训练了一支打战车的部队,即将趁着日寇战车师团实力严重受损、无暇东顾的时机,对其战车基地进行突袭!”

“司令员的意思是……”小五的话还没说完,戴仙兵就接口道:“司令员说得很对,只要傅将军能够对包头地区进行‘穿刺’,则绥远的紧张局面就可以完全化解!甚至还可以还让日寇进一步龟缩到大中城镇中!

而且从这次日寇调集机动工具和汽油来看!关东军的目标并不是绥南根据地,而是想寻找我们的主力决战!所以我们不能留在绥南,否则只会加强日寇对绥远的压力!”

“给林西发电报,要他们收拾收拾、准备南下和我们汇合。”刘云将目光放在察、哈地图上,缓缓地说道:“‘驻蒙军’的主力不可能长期驻扎在绥南,所以我准备在长城外侧的无人区,打一场歼灭战!只要打垮了这股冒进的敌人,‘驻蒙军’的主力将不得不退下去,到时候整个绥远的局势,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司令部内的干部再次集体发呆,打一个中江联队,就让主力部队伤亡惨重,如果在长城外侧再来这么一次,恐怕会把林西的局势也带进去。

“同志们,关东军的目标是我们,所以我们留在绥远反而不好!”刘云在地图上的察、哈省划了一个圈,继续解释道:“在长城外侧,日寇取得给养不易、且地形复杂,战术条件几乎和我们在一个起跑线上!”

“司令员,关东军至少在短期内有机动优势!”小五带着疑惑问道:“中江联队被消灭之后,鬼子也绝对不会再以联队为单位出兵!这次肯定要派出旅团级别的部队进行报复!”

和小五说这个话的时候,关东军的临时旅团正在张家口迅速集结、建立临时编制,华北方面军已经派出了大批官佐,组建临时旅团的旅部。冈村最受信任的参谋宫崎,则有幸代理了临时旅团的旅团长!

“不错!”刘云笑着点点头,对小五表扬道:“的确如此!小五分析得不错!所以现在我们要立刻转移、北上!”

“可是司令员,我们北上了小鬼子也会跟着北上!”小五只差没有把“打不赢”这句话实实在在地说出来!

“这一仗我们是躲不过去的!走要比留下来的好!”刘云叹了一口气,说道:“没别的!这一仗就只有一个‘拖’字!我们的虽然困难重重,但是在荒凉、地形复杂的无人区,日军摩托化部队的后勤更沉重,到时候就看谁耐得住拖!”

彭总在解放战争的时候,曾经通过“蘑菇战术”,拖着占绝对优势兵力的蒋军满山遍野跑,最后趁着蒋军士气低落、补给严重不足的时候,歼灭了大量蒋军、完全扳回了战局!

包括小五在内的几个参谋顿时目瞪口呆地看着刘云,没料到这就是刘云所说的“计策”!

“纪录!给政委发报,绥南主力团、绥中骑一团和绥西主力团经过短期休整,已经大体恢复了编制(成建制地补充绥远民兵武装和一些俘虏,但战斗力和战斗意志不及以前),算上军分区直辖部队,总兵力达到近五千人,我将带该三部主力北上牵制日军!”刘云想了想,又继续说道:“留下绥南基干团进行骚扰战(严重不满员),绥西基干团和绥中骑兵二团配合傅作Y,完成包头的牵制任务之后南下,由政委指挥,加紧骚扰日寇日益沉重的后勤线。

……

凡民兵杀死一个日本兵者,就算立功!凡作战单位伏击了日寇后勤车队,无论是否有战果都算立功!如果有较大战果的地方部队,经过军分区核实、商议后一律给番号,提拔为主力部队!

除了积极开展麻雀战以外,还应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实施小范围的攻坚战,摧毁日寇在绥南的炮楼、以及其他设施!……”

“司令员,真的要北上?”完毕后,小五小心翼翼地问道:“部队沿途的粮食怎么解决?在长城外侧还有数道伪军的封锁线怎么办?”

“部队可以向当地的蒙古部落买粮!”刘云对小五笑着提醒说道。

八路军林西后勤补给站点开通的时候,除了伪蒙古军的“不作为”以外,还与当地蒙古部落默认八路军的存在有很大关系。

八路军先期派往在长城外侧的政治工作组,已经取得了当地的蒙古部落联盟的信任,一些富可敌国的王公贵族,在了解了八路军的政策之后,完全放弃了曾经受到日军蛊惑,而敌视GCD的政治态度(王公贵族害怕被八路军强行没收财产)。

与此相反的是,在华北方面军“以战养战”的政策下,蒙古族内部的各个分支、部落,都无一例外地受到了日本财团、军方的武力威逼和沉重压榨!在伪币满天飞的蒙疆地域,被强迫输出物资的王公贵族们发现,日本人似乎就是“八路军”。

而且,西蒙古的上层贵族,和晋北汉族地主与资产阶级上层一样,都是由于家乡沦陷,或半推半就、或被迫参加伪蒙政权,他们一直处于附庸的地位、在没有政治上的发言权!

实力总是决定一切!当八路军连续三次给予“驻蒙军”沉重打击之后,八路军的工作组,以胜利者的姿态暗中进驻蒙古部落的时候,当地的部落联盟无一例外地暗中曲通、倒向了八路军(除了八路军本身的政治工作做得好以外,德王明码电报的政治声明和李守信的暧昧态度,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

绥南往日的根据地核心地带——心须岗,变成了日寇新建的据点群工地,一片铲土、夯土的纷杂声中,大批青壮年劳力在刺刀的威逼下,顶着烈日铲平路基、挖护城深涧。

在几十米外,一座尚未竣工的十层炮楼拔地而起,在炮楼脚下,一些鬼子和伪军亲自赤膊上阵,搬运设备和军火!

日伪军自主地参加一些比较轻松的“劳动”,倒不是鬼子不愿意让下面的苦力代劳,而是因为绥远的人口大多被八路军所藏匿,造成了劳动力极度缺乏的缘故。至于下面正在干活的苦力,则都是从外地运过来的,也非常缺乏!

“快快的!”有鬼子监工见到苦力“偷懒”,一边大声训斥着一边抡起枪托就要砸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枚迫击炮炮弹落在炮楼的第七层上,在炮楼土屑纷纷扬扬向下掉落的过程中,跟着又是“稀里哗啦”一阵巨响,尚未有完工、干渍的炮楼整个坍塌了!

在炮楼内休息、处理内务的二十多个日伪军全部被活埋在瓦砾之下!

受到突然袭击之后,神经绷得紧紧地日伪军几乎同时趴在地上,有伪军则推波助澜地制造恐慌,“八路军来了!他们有炮兵、肯定是主力!……”

带队的日军中队长,击毙了一个准备逃窜的伪军之后,大声吼叫着指挥日伪军展开队形向外搜索,……

半个多小时后去后,心须岗的日伪军和附近赶来的援兵进行了汇合,但是两帮日伪军都没有抓到八路军的尾巴,相反还被八路军的跳雷炸死了十几个。等到两帮鬼子感觉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赶回来之后,又发现那些苦力一个不剩地全部逃走了,至于那些留守的监工则全部变成了横七竖八的尸体。

一个小时后,两股日伪军接到撤退的命令,带着同伴的尸体灰溜溜地离开了。

在整个绥南特别是八路军根据地的核心地带,日寇几乎到处新建炮楼、挖防护沟、修筑公路,但是八路军军民却并没有退缩,而是凝成一股绳,不依不饶地对日寇展开反击、不断地消耗日寇的有生力量!

支撑绥南地方军民顽强抗战信念的,除了以往的政治工作出色、连续打了三次大胜仗以外,还与刘云执意进行的那次阅兵式有很大关系!

以往,根据地的军民虽然都知道“根据地能拿枪打仗的人很多”,但是,只有真正见识过一万多战士(主力部队和地方部队)、装备和补给齐备的武装大游行的人,才会完全震撼、才会明白我们的部队“真的很多”,并且会坚持认为这次“扫荡”,咱们的部队能够反击成功!

#

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阁下!”佐佐木手里拿着一份战况电报,急匆匆地递给冈村,面色焦急地说道:“后套地区的傅作Y所部,在八路军的配合下,突然派出骑兵猛攻包头防区。”

“驻蒙军”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绥南,现在傅作Y突然来发起攻击,打乱了“皇军”的军事部署、给“皇军”战略安排造成了极大的被动。

对于情报方面的一再失误,冈村表现出良好的修养,不但没有动怒反而还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一定要保护战车基地!”又转头对华北方面军新任参谋长安达二十三问道:“八路军的主力现在在什么地方?”

“驻蒙军”几乎派出了所有的机动兵力驻扎绥南,但是在这一片野蛮、落后的地方,“三光(烧光、杀光、抢光)”政策完全起不到预定的作用,因为八路军军民全部藏到地下去了,而且八路军在绥南的顽强抵抗程度,非常出人意外,他们全民皆兵,不知疲倦、不怕死亡!由外地人在当地成立的“民众指导团体”——“新民会”根本就形同虚设!

而在绥南最吃紧的时候,驻蒙军精锐的第二旅团主力又已经被迫回到了张家口(第二旅团驻守张家口重镇,需要慎重对待八路军晋察冀根据地的威胁),这又进一步造成了绥南的局面更加恶化!特别是一再地从山西抽调兵力,也已经在当地引起了“治安”恶化的严重后果(第五分区所辖地区)——八路军主力开始威胁大同重镇!

总之,绥远的局势决不能再久拖不决!否则,帝国在蒙疆的经营会全面瓦解!

佐佐木看着地图,摇头说道:“暂时还不清楚,不过特高科发回来的情报显示,八路军似乎化整为零了,否则八路军在绥南的攻击势头不可能这么猛烈!”

“皇军”虽然在占领了绥南,并且大肆施行“囚笼”和移民,但是“匪区”的军民依靠地道战和地雷战竭力反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被毁而无法使用的据点有三十七处!

包括挨地雷、被“土八路”零星伏击在内,“皇军”和“盟军”的死亡人数从占领绥南起到现在,已经达到了三百三十八人、受伤失去战斗力九百余人!

“皇军”每天都要消耗一部分装备,和平均三分之一小队的士兵!并且呈现越来越多的趋势!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消耗数字!

接连不断的伤亡和袭击,已经造成“盟军(伪军)”的士气低落、失去战斗力!

与此相反的是,“皇军”占领八路军的绥南老巢后,取得的战果是:炸毁、挖开了十三条地道,从八路军的手中“解救”了不足万余老百姓、捕获了八百多“冥顽不灵的匪民”。

但即使是面对被挖开的地道,“皇军”士兵也不敢派人深入,因为通常进入地道的“皇军”,会和前面带路的老百姓一起消失在地道中。

冈村暂时没有作声,特高科在绥云的情报一向不准确,甚至还有误报的时候!

沉默了几秒钟后,冈村又对佐佐木问道:“佐佐木君,你以前在绥远任职,对于绥远民兵特别是战斗力方面的情况,你能说说吗?”

绥远已经成为了冈村心头上的一块鸡肋,花费这么大代价占据一块贫瘠的土地,这是冈村所不愿意看到的,除非帝国参谋本部能够转移对华的战略重点——花大价钱打开绥南这扇大门之后,借此进入GCD在陕甘宁的老巢!不过这并没有多大的可行性!因为即使是花费巨大代价进入了GCD的陕甘宁根据地,也无法做到摧毁GCD总部!

“阁下!绥远民兵在‘皇军’编成驻蒙军的时候就有了,但那个时候他们的民兵不堪一击,不过到现在为止,恐怕他们的民兵已经具备实战的能力……”佐佐木的思绪,一下子飞到了在绥远的那段日子,滔滔不绝地分析道:“‘驻蒙军’不该将主力极大地分散、更不该在绥远到处安营扎寨,否则被八路军民兵当成活靶子攻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片刻后,冈村将目光放在了地图上,缓缓地说道:“这么说是绥远民兵担负起了所有小规模战斗?而八路军的主力则一直藏在暗处,准备趁帝国军队露出破绽的时候,再给予致命的一击?”

安达参谋长忍不住皱起眉头、非常恼火地看着佐佐木,这家伙当初在绥远的时候就老是吃败仗,现在又公然造谣!可惜没有把他派到临时旅团中去充当指挥官,不然也好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只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角色!

“报告!”一个参谋走进来,大声说道:“八路军主力在绥南参与了对战车基地的前后夹击!战车师团基地外围的两道封锁线,连续被后套‘八路军(历史上,冈村将傅作Y部当成了八路军)’击破,现后套‘八路军’正在向纵深发展!”

包括冈村在内的人都吓了一跳,战车基地被毁,比战车联队被歼灭的性质还要恶劣,帝国在关内的庞大军工建设付诸东流,恐怕张家口“驻蒙军”的司令官要换人了!

参谋长几乎是怒视着送电报参谋,喝问道:“为什么‘支那’军的进展会如此迅速?”

“八路军再次使用了那种威力极其巨大的火炮!”参谋将手中的电报递给了参谋长,不敢看参谋长愤怒的目光,“电报中说,虽然只是用了一枚,但是爆炸后直径八十米的范围内的工事被全部摧毁,即便是藏在地堡中的士兵,虽然没有受到直接伤害,但也被气浪所震死!”

冈村将目光放在地图上的包头地区,参谋长安达中途打断冈村的思索,建议道:“司令官阁下,很明显八路军的主力在绥西区!”

“‘支那’兵法说过,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八路军主力如果都在绥西,难道他们不怕被骑兵集团包抄歼灭吗?”冈村摇摇头,又将目光放在了大青山北方、长城外侧一带,又分析道:“八路军完全可以用轻兵引诱驻蒙军主力西去,主力却昼伏夜出北进,以逃避关东军新编旅团的打击!所以我想再拖上一阵,看看八路军会不会露出马脚!”

安达正要说话,旁边又有参谋递上来了一份紧急电报。

“阁下,恐怕您不得不让驻蒙军主力西去了!”安达看完电报后递给冈村,“南京派遣军总部来电,如果战车基地被毁,陆军将会面临帝国朝野空前的责难!”

冈村一愣,沉默、犹豫了两秒钟后还是妥协了,“从第二十六师团中抽调一部机动兵力、从归绥北方的要塞中抽调一部机动兵力,对包头西侧附近的八路军进行快速打击、拉网式搜索,务求全歼被围的八路军主力!”

#

缓缓起伏的红格尔野外地带,放眼望去四周的土地是一片褐黄色,地上有大片低矮的灌木,一眼望不到头的黑八路,排着蜿蜒的队形急匆匆行军。

远远地有人大喊了一声:“有敌机!快隐蔽!”几分钟之后,褐黄色的土地上看不到活动目标了,只是在平缓的山丘之间,可以隐约感觉到多了数条褐黄黑交加的“植物带”!

“这鬼子的侦查飞机径直飞走了,没发现咱们。”黄青海排排帽子上的土屑,对刘云笑说道:“小鬼子还是有能人的!居然还真猜到了我们的动向!”

“司令员,绥西区发来战况电报!”一个参谋急匆匆地跑过来,递上来一份电报,大声说道:“傅将军的主力骑兵旅,顺利完成了对固阳以南的野外,日军战车基地毁灭性的破坏(这个时候日军的战车师团并没有完成集训和换装,所以实施破坏的难度不大),我绥西区基干团完成牵制任务之后顺利撤走,现正准备进入通过绥中区,参加对绥南外围的骚扰战!”

“好厉害!”黄青海忍不住低声评价道:“他们‘闪击战’的动作好快!”

平常总听司令员说起傅将军的人马很厉害、马虎不得,现在看来真的很厉害!

就在黄青海和一干参谋们啧啧称奇的时候,刘云却暂时沉默了。

历史发展到这里,已经发生巨大的改变!

战车第三师团算是彻底完了——绝对没有时间和能力再去参加“河南会战(日寇在一九四四年发起的‘河南会战’,导致了国军空前的大溃败!这让美国对中国军队的战斗力产生了质疑。随后,美国为了让苏联出兵中国东北、减少美国自身的伤亡,暗地里背着中国,与苏联签订了出卖中国外蒙主权的《雅尔塔协定》)”!

外蒙古独立的地位,首先是国民党被迫在形式上的承认,然后才有GCD实质上的承认!所以只要不发生二战末期国军空前的大溃败,外蒙古的地位归属就不会被确定下来!

片刻后,在旁人惊讶和不解的目光中,刘云收起因为改变历史,而流露出来的感叹、兴奋、期待等复杂神色,对前面笑着一挥手,“走!去看看驻扎在这里,拉起封锁线的‘治安警备队’!”

德王“反正”之后,整个东蒙古地区,就再也没有能够取代德王的政治“领袖”人物,而驻蒙军对张家口蒙古“政府”的清洗,也更进一步造成了蒙古族与日寇之间的分离和仇恨!

盖子丘岗亭,荷枪实弹的“治安警备队”一个骑兵中队,人上马、枪上膛,但却又默默地看着大批八路军从关卡处急速离开。

对于这些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仅仅一个不足百人的中队是没有办法拦截的!而且在没有日本顾问的情况下,谁也不愿意和八路军拼命!现在能做的就是等这些祖宗离开之后,再向张家口进行汇报!

好在这些八路军“通情达理”、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事先派骑兵说明了来意。否则以八路军的实力,只要他们骑兵一个冲锋,就可以把这里连根拔起(日本军队对“治安警备队”并不信任,名义上受“治安部长”丁其昌指挥,但是实际上由驻在地的日本部队或特务机关操纵,且还分成各自为政、分散驻扎的若干个小单位)!

在伪军们心思各异的时候,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八路军干部走出来,首先用汉语对伪军官兵大声喊道,“弟兄们!你们有没有兴趣加入八路军!”又唯恐这些人听不懂汉语,再次用蒙语大声说道:“在八路军中的蒙古人很多!你们别糟蹋了这八尺好身材!过来吧!”

“长官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蒙古族伪军中队长慌忙拒绝了!

“我们给你们打一个欠条!”开始那个干部将目光转向了伪军中队长,笑呵呵地说道:“这里的马料、弹药,‘借’给我们一部分!”……

一个多小时后,八路军从警备队的各个入口迅速离开,伪军中队长也喜忧参半地得到了一大袋烟土!

#

第二天,炎热下午。

进驻绥南的关东军新编临时旅团四个大队的兵力,搭乘四趟军列,满载着一个汽车大队的装备、旅团野战所需的各种补给,沿着平绥线进入归绥的时候,就在归绥野外被铁道游击队“摆”了一道!

提速到了极致、呼啸而来的第一列军运专列冲出了铁轨,咆哮着一头冲入了火车站……

第二列、第三列、第四列军运专列的鬼子,只好在火车站引导员的接应下,在车站外乱哄哄地下马。

在炙热的火车、汽车的残骸中,可以清晰地发现人体被烧成黄褐色、凝成了麻花……

远处,鬼子们只能愤怒地、眼睁睁地,看着余爆不断、火光冲天的火车站。还没有开战,大批汽车、装备和近五分之一“皇军”就此无法参战。

半个小时后,稍作休整的临时旅团,接到了北方蒙古“警备队”司令部送来的消息,八路军主力已经进入了长城外侧的无人区,并且试图北上进入关外!紧接着,‘北支那’方面军司令部下达了“穷追不舍”的命令!

求战意志旺盛的旅团长宫崎周一,不顾旅团连续行军部队已经疲倦、汽车大队在绥远难以行走的不利状况,丢下两个无法携带的中队,率领四个步兵大队(不满员)、补给队近三千人的主力,乘坐汽车掉头北上,准备穿越绥东长途奔袭两百多公里、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