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三章 珠海航展,金雕、歼十、猛禽争鸣(二)

晓龙君 收藏 11 78
导读: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三章 珠海航展,金雕、歼十、猛禽争鸣(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航展进入第二天,飞行表演即将上演。老天却不给面子,机场周边地区都抹上了一层浅灰色,彷佛想要考验飞行员们的基本功。

忽然,天空中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游客们纷纷将摄像机对准了天空,只见两架苏27一东一西地极速飞来,眼看就要相撞,“嗡……”地一声划了两道半圆弧线,在一片惊叫中高速擦身而过,像倒影一样双双掠过看台。

Adrianne兴奋地叫道:“哇!你们看见了吗?刚才好惊险啊,差一点就撞上了!”

“俄罗斯人的确很有水准!”高鹏和卡特也称赞不绝,曾如月倒很平静,转头问高鹏:“你们的表演按排在什么时候?”

“明天!金雕、歼十、猛禽同时亮相!”高鹏声调铿锵,富有激情,却忽略了如月眼神里隐藏的担心与不安。

Adrianne笑嘻嘻地对如月说:“月月姐,你说,他们俩谁更棒?”

曾如月不容置疑地答:“当然是高鹏!”

Adrianne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讨厌啦!我说还是卡特呢!嘻……”

高鹏不知好歹地凑过来:“你俩别争了,明天一上天,听听观众的掌声,谁好谁坏,就一目了然了!”

“去,没你的事!”

高鹏被如月无趣地撅了回来,灰头土脑的,心中甚是不忿。曾如月和Adrianne却忍不住“呵呵”地笑起来。然而,这个世界向来不缺倒霉蛋,不吸取高鹏教训的卡特又插了一嘴:“不用理她们,女人都是不讲道理的!”

“卡特,你说什么呢?再说一遍!”Adrianne横着眉,揪着他的耳朵冲着他嚷。

“哎哟!哎哟!好疼!”卡特哧牙咧嘴地掺叫。

这时,“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六架歼七首尾相接,低空通场。接着紧凑的编队一同跃上高空,然后各自俯冲而下,随即,六道姹紫嫣红的彩带犹如大笔一挥般地横跨在天幕之上,观众们叹为观止,会场气氛一下进入高潮。

“哈哈,我军真正的王牌飞行员!”高鹏兴奋地眉飞色舞,卡特也目不转睛地紧追着飞机不放,还不忘揉揉红肿的耳朵。

“卡特,中国飞行员怎么样?”高鹏底气十足。

“一流!世界一流!”卡特折服地发出赞叹,待飞机消失在云层,方才转过头,看着高鹏说:“M国飞行员有三层境界,你知道吗?”

“什么三层境界?”

“我们所说的三层境界:

山腰境界:你要了解你的飞机,就像了解你自已一样。它的长处在哪里、弱点在哪里,可以与什么类型飞机交战。

山峰境界:你要熟悉在各种状况下应该采取的战术和你的应变对策,并确保能够安全退出战斗。

巅峰境界:你对飞机的状况、武器、燃料、机动性,可以信手拈来,随意组合,把空战变成一盘对你完全有利的棋局,你所要做的只是摆下你最后一颗棋子,来取得这一场战斗的胜利。”

高鹏眨眨眼睛,领悟了一下:“你的意思就是说,要了解你的飞机,善于利用飞机的优势,与飞机融于一体!”

“对,没错!”

“其实中国也有句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意思就是,不管你驾驶什么飞机,只要飞行员素质过硬,那么就解决一切问题!中东战争,阿拉伯飞行员缺乏强烈的取胜欲望和过硬的空战训练,性能优异的米格21在他们手中也只不过是一堆废铁而已。这也再次说明: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是人而不是一两件先进武器!”

卡特很清楚,米格21的老对手就F4“鬼怪”,而自已又是“鬼怪”战机的崇拜者。高鹏这么说,他当然不能接受:“你这话有点太狂了,如果是这样,那你们还研制歼十干吗?用歼五、歼六,岂不是更省事?”

高鹏不与他力争,旁敲侧击地一笑:“中国还有句话,叫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哈哈……”

说话间,四架黑身红嘴白翼的“雷鸟”闪亮登场,头尾相衔,机翼相接的“菱形”超密集编队,令人目不暇接,为之惊叹!

“月月,下一场该谁了……”高鹏转过头一下愣住了,曾如月与Adrianne捧着手中的各式零食,吃吃喝喝挺忙碌。

“怎么了?哦……”曾如月以为高鹏要吃的,递过一袋土豆片。

高鹏勉强笑了下,不置可否地接过来,马上又缓过来,继续问:“我是说下一场表演,该谁上场了?”

“哦,该俄国‘勇士’了,SU30表演‘胜利-V’!”曾如月看过节目表,自已也糊涂了:“‘胜利-V’什么意思啊?”

话音未落,两架湛蓝色SU30拔地而起,转瞬间钻进云层深处。时间不长,一东一西大角度俯冲下来,距地面50米飞机拉平,接着极速迎头飞来,在观众们眼中两架飞机似乎要憋足了劲直冲云霄……谁知,两机飞临看台中心时,突然同时抬起机头,一直向上仰过去,迎角从0度一直拉到120度,机尾代替了机头继续向前冲,形成了短暂的机尾在前、机头在后的状态……在同一时刻一起做出“眼镜蛇机动”!

精准地机动,巧妙地按排,瞬间形成了两机相对且垂直地面的“||”平形状态;同时到达仰角120度后,两机机尾相接形成胜利的“V”字状;改回平飞,两机机身再次交叉而过,机尾再次相接成“V”字状!

意想不到的飞行表演,引来观众一片掌声,有人更是兴奋地吹起了尖声刺耳的口哨,气氛再一次推向高潮。

曾如月似掌握着无限玄机,提出了问题:“你们知道‘眼镜蛇机动’是怎么来的吗?”

Adrianne摇摇头,高鹏和卡特皱着眉轻吐了一句:“飞出来的呀。”

曾如月有板有眼地说:“你们应该知道,后重心飞机是很容易进入尾旋的,一般来说很难改出。这对飞机和飞行员都是一种威胁。因此,俄国人在设计SU27时特别注意了尾旋,风洞实验与高空投放实验都表明,SU27不能改出尾旋。但是在1988年一次试飞中,飞机以90度垂直爬升,在8000米时突然像直升机一样停在空中,当飞机迎角恢复到60度时,飞机出现典型的失速和尾旋现象。”

卡特插了一句:“他该跳伞了。”

曾如月接着说:“当时,地面指挥确实下达了‘跳伞’命令,但试飞员却在弃机前一刻,抬头观察了一下态势,发现飞机不仅没有进入尾旋,反而平稳地从该高度中退出了,飞机也完全可控,最终安全着陆。这使飞机设计师们意外地发现,SU27是可以自动改出尾旋。不久,其它部队也出现类似事件。之后,俄国人对SU27的尾翼进行了研究,发现SU27在接近临界迎角的状态能像树叶一样下降。专家们针对SU27临界迎角区的特性进行特别仔细的研究,最后发现SU27不仅能改出尾旋,而且在临界状态下飞机仍有可靠的操纵性能,因而可以完成超常规的机动动作,也就是后来名扬天下的‘眼镜蛇机动’!”

卡特和Adrianne佩服得无话可说,高鹏再一次肃然起敬,心里对月月赞不绝口:空气动力学家就是不一样啊!

就在这时,刚才那两架搏得满堂彩的SU30并没有见好就收,调转了机头。一架在上,肚皮朝下;一架在下,肚皮朝天;一正一反紧紧贴在一起,再次通场。但没飞多久,上面的那架飞机突然脱离了编队。

“感觉好象不对!”卡特很警觉。

果然,话音未落,SU30尾部发动机突然冒出了火光。高鹏惊呼:“我靠,要出事!”

“啊!”看台随即引发刺耳地尖叫。

尾部起火的SU30飞离了人群区域,看得出飞行员还在坚持,仍想向上爬升,却将少得可怜的动力消耗殆尽,飞机完全失去控制栽下来,左侧机翼已经触地,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几乎零高度和零速度俄国飞行员拉开弹射装置,跳伞逃生。SU30坠地爆炸起火,飞行员的伞包在距地面40米处打开……飞机坠毁地域幸好没有人,但是距离较近的游客,还是纷纷四散奔逃,7、8辆消防车呼啸着驶进场内,展会有些混乱。

尽管如此,仍没有打扰曾如月和Adrianne的食欲,她们兴致高高地看着处理坠机,手中的零食吃得更香了。“刚才飞机摔的挺漂亮的啊!”Adrianne像过了把瘾,曾如月也说:“没错,发生飞行事故,正是珠海航展向世界顶尖航展靠齐!”

二人的对话,差点让高鹏晕倒,无奈地笑笑,觉得她们好可爱。

看台上,马丁公司总经理幸灾乐祸地说:“活该!让你们玩花活儿,摔了吧!哈……”

航宇公司总经理手拿望远镜看着那边救援情况,“嘿嘿嘿……”地奸笑着。

过了有一会儿,大会广播响起:“各位观众,由于刚才的飞行事故,大会决定,喷气机飞行表演暂停,原订在明天的直升机飞行表演,移到今天,请大家谅解。另外,刚才跳伞的俄罗斯飞行员目前状况良好,安全无恙,坠机没有人员伤亡。”

听了广播,卡特忽然正色地惊叹道:“俄罗斯的飞机和飞行员是第四层境界,也就是最最高境界:百摔不死!”

“哈哈……”高鹏捂着肚子快笑死了:“俄国人听了,非气死不可!”

晚上,四个人共进晚餐后,高鹏和曾如月回到宾馆。刚走进大堂,便迎面碰上了主持人海霞和她的同事。海霞身着职业套装,显出一身高贵气质,吸引了高鹏的视线。

“今天SU30摔了,明天你升空之前,地面检查一定要仔细啊……”曾如月边走边叮嘱,高鹏却在注意海霞,全然没听见。曾如月发现了他的眼神,生气一嘟嘴:“算了,我还是别担误你了。”

“啊,什么?”高鹏反应过来,刚想解释,电视台的人就围了上来,令他脱不开身。

见高鹏像明星一样被人围着,曾如月生气地一撅嘴,没等他,独自上去了。心里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很无辜、很无助,酸溜溜地。她还不知道那是爱的感觉。

高鹏打发完记者,来到如月的房门口,叫门。门开了……

“你来干吗?”曾如月那薄薄的嘴唇抿住嘴角,似翘不翘,露出一种说不是傲慢还是无情的神气。

“月月怎么了,生气啦!人家是知名主持人嘛,平常不容易见,是吧!”高鹏没当回事,一幅玩笑口吻。

“那你还来我这干吗?继续看去呗!”

此刻,高鹏与怨恨自已的目光对视,才发现泪珠在如月的双眼中挣扎,随时都有落下来的可能。知道她真生气了,高鹏的声音忽然变得无比真挚:“喔……其实她和你长得很像!不过没你好看,真的!”

听了他的解释,曾如月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转,坚持不了多久,勉强地说了一句:“好了,你回去吧!明天还要有飞行表演呢!早点睡,我也要睡了。”说完,便关上了门。

“月月……”高鹏想举手敲门,却想也许应该让她安静一会儿,手又缓缓地放下,望了一眼无情的房门,灰溜溜地走回了自已房间。

曾如月的眼睛湿漉漉的,猛地一下转过身去,抽动着肩膀呜咽地哭了。直到此刻,她才知道,这是爱到动情处夺眶而出的泪珠,这是一点点的沉淀,一点点的认识,一点点的加深,一点点的让对方感到爱而又心酸的眼泪。

她真的已经爱上他了。

天边泛白,航展迎来第三天。一直阴沉的天,下起了绵绵细雨,可来自五湖四海的观众仍源源不断地涌进航展机场,期盼着金雕、歼十、猛禽的飞行表演。下午2时左右,雨停了,太阳从灰蓝色云层中探出半个头,霞光射去之处,一道七彩虹桥悄然勾落在天边。人们的心情更加急切。

金雕、歼十、猛禽和它们的飞行员此刻已在各自的机库里做好了起飞准备。

“金雕”,俄国飞行员纯黑的氧气面罩和镀络的护目镜反射出束束冷光,看不见眼睛、看不见表情、什么也看不见,一切都是那么冷酷!

“猛禽”,M军飞行员瑞克·卡特端坐驶驶舱,带着墨镜,咀嚼着口香糖,轻松而悠闲。

高鹏也步入了歼十座舱,头盔上红色五星格外显眼,眼睛盯着机库里的大屏幕,关注着自已何时出场。

在此同时,本年度最后一届F1大奖赛也进入了最关健的时候。三大车队谁能赢得今年总冠军,就看今天的排位赛了。此时,排位赛已经开始,很多车手纷纷驶出,但法拉利车队的迈克尔·舒马赫、威廉姆斯车队的蒙托亚、麦克拉伦车队的库尔特哈得却在车库中按兵不动,他们也在等待着最好时机。

这时,航展上空“蓝天使”飞行表演队6架F18,以每架大概相距1米的密集编队呼啸而至。表演了六机向下开花加单机筋斗水平交叉;六机楔形队形筋斗……最后,5架F18与反方向的1架迎头相遇,在一片惊叫中高速擦身而过。

接下来,随着一队飞机掠过看台,红、白、蓝三色的烟迹驻留在空中。“法兰西巡逻兵”飞行表演队将象征着自由(红)、平等(白)、博爱(蓝)的精神和美好愿望,用最浪漫的手法勾画在蓝天白云之间。

精彩的飞行表演,更加勾起了观众们的兴趣,翘首以待着三架战机的出现。几个军迷在“魔鬼骑士089”的带动下,更是齐声呼喊:“歼十出来!歼十出来!”就好象,在F1赛场车迷们呼喊着“舒马赫!舒马赫!”一样。这时,蒙托亚沉不住气了,三人中率先出动。

此时,金雕战机也启动了,缓缓驶离机库。虽然,机库距看台有一定距离,但对于专业军迷来说,得到了消息不成问题。看台上燥动顿起,很多人纷纷站了起来,将视线转向跑道方向,眺望着那一片天空。

曾如月和Adrianne也站了起来,观望着。Adrianne自语道:“哎呀,也不知道是谁先出来了,组委会也没个通知,真是的!”曾如月心里很矛盾,想看高鹏驾歼十傲视天空,但又不希望他升空……她开始担心高鹏的每一次飞行,而且昨天的飞行事故画面,开始不断闪现,不断地……

随着一声嘶鸣,金雕战机拉着彩烟,呼啸着驶过看台上空。

此刻,军迷领头人“魔鬼骑士089”当起公众解说员,对金雕战机侃侃而谈:“‘金雕’出众之处,就在于它采用了前掠翼技术,比起后掠翼飞机,具有升力大、机动性强、滑跑距离短、失速速度低稳定性高、不易进入螺旋安全性高、载弹量增大隐身性增强等优势。”

Adrianne好奇地问:“月月姐,他说的对吗?”

曾如月说:“嗯,挺专业的。其实早在1940年,就有人尝试过前掠翼飞机的设计和研制。第一架前掠翼飞机是德国容克斯公司研制的Ju287轰炸机。1944首飞,战后被当作战利品运到了前苏联。”

说话间,“金雕”再一次通场,飞至中心,突然似有神力一般360度绕尾部快速翻转,让现场的观众们目瞪口呆。由于目前还没任何一种飞机能够完成这种超小半径筋斗机动。因此,俄罗斯空军将印度教中代表力量与神圣象征的“法轮”与高难度特技飞机机动的发明者叶夫根尼·弗罗洛夫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弗罗洛夫法轮”超常规机动!(与常规跟斗相比,该机动半径要小得多、时间也短,可更有效地迫使尾追的敌机冲过头,并实施反击。)之前,中方负责人最终没有同意“禁止金雕升空表演”的提议,这才有了今天的精彩一幕。

“哇!漂亮!”看台上下一片欢呼,航宇公司总经理和马丁公司总经理却表现出极度蔑视和不理解。

“有什么用?!永远不会在实战中用到!”

“我看,简直就是小丑在哗众取宠!”

金雕总设计师见两位老对手对金雕表现出的丰富内涵持怀疑态度,走向前提议道:“不如让我们举行一场一对一的格斗,你们可以派出了任何一种参展的西方战机和‘金雕’对抗,当然,你们还可以派出没有参展的EF2000!怎么样?”

“哦,这个问题……我看……还是不用了吧,毕境这是人家中国境内吧!是吧!”

“对对对,还是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其它在场的西方参展厂商也均没有人敢响应俄国人的提议。

这时,“金雕”在返场前又进行了一次低速通场,让观众们好好看看这架神秘战机。

那边,蒙托亚创造了最快圈速排位第一,返回车队的同时,麦克拉伦车队的库尔特哈得也出动了;这边,卡特驾着YF22猛禽战机滑跑升空,低空掠过看台,Adrianne情不自禁地站起来为他欢呼。

军迷“魔鬼骑士089”又侃起来了:“YF22猛禽采用蝶形机翼、翼身融合体设计,其隐身性和一体化航空电子设备,使得它成为一种难以被探测到的高速飞机,从而大大地提高了生存能力,隐身性能强于‘金雕’!”

正如军迷所讲,猛禽的优势在于隐身,而非机动,因此对观众而言,不够直观!“猛禽”的出场并没引起多大的轰动,失速机动也只能达到仰角70度,相比之下,有一些冷落。

观众们见过了“金雕”和“猛禽”,对歼十的关注越发强烈。

这时,麦克拉伦的库尔特哈得返回车库,没能创造最快圈速,暂排在第二位。现在,临排位赛结束还有不到十分钟,所有车迷都站起来开始呼喊着他们偶像的名字:“舒马赫!舒马赫!……”

也许是上帝的按排,情况是相同的类似,航展上在“魔鬼骑士089”的带动下,场内“歼十!歼十!”的呼喊犹如山呼海啸一般……很多外国观众也参与其中,就连航宇公司总经理、马丁公司总经理,以及俄国金雕设计师也均关注着歼十的出场。

曾如月垫起脚尖观望着,此刻她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航展天空没有飞机的轰鸣,一片寂静。F1赛道,也是一片寂静。除了观众们整齐的呼喊声,再也听不到其它声响。突然,观众的呼喊骤然停止,原来他们得知“偶像”已经出动了!

舒马赫驾着红色法拉利赛车,像一股红色旋风驶进了赛道,热身圈开始。

高鹏驾着银灰色歼十,似一道银色闪电在跑道上一闪而过。

舒马赫飞快驶完热身圈,计时开始。高鹏一拉操作杆,歼十腾空而起。

舒马赫驶过第一计时点,领先了蒙托亚0.4秒之多!

歼十横滚通场,机翼两侧出现的气流,一道接着一道,在天幕上画下美妙的螺旋。横滚所产生的强烈气流拍打在观众们头上,竟一时睁不开眼。待睁眼看时,歼十早已钻进云层深处。这时,隆隆的轰鸣声,才姗姗来迟。

歼十出场,又掀起一阵狂潮。“喔!喔!”军迷089激动地挥舞着手中帽子,兴奋地要跳起来。Adrianne对如月说:“月月姐,真棒啊!”曾如月看着高鹏稳健地驾驶,悬着的心有所放平,脸上渐而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马丁公司总经理被刚才的气流若恼了,恶骂道:“混蛋!又一个不怕死的家伙!”

航宇公司总经理也骂道:“神气什么?‘金雕’、‘猛禽’至少都是第四代战斗机,歼十挺多算个三代半!差距是二十年!二十年!臭狂什么?!”

时间不长,歼十第二次通场,高鹏拉大飞机仰角,飞机沿着一道弧线向上爬升,速度锐减,在空速表减为零的那一刻,飞机一下在空中悬停了,但仅维持了两秒钟,接着机尾便开始向下滑行,进入尾冲,由于歼十打开了拉烟器,所以那一瞬间飞机似乎隐没在烟雾之中,“呜!”观众台上一片惊呼声,但声音未落,歼十猛地从烟雾中蹿出,加速前飞。(此时,舒马赫连续拐了几个S湾,非常漂亮!)

魔鬼骑士089惊叫:“喔!‘敲钟机动’,漂亮!”

高鹏的“敲钟机动”也给关注天空的瑞克·卡特留下了深刻映象,心中暗道:“如果把他当成我的敌人,那肯定是个错误!”

歼十划出一道弧线调转过来,高鹏调整好飞行姿态,准备进行最后的特技表演。

“月月姐,高鹏要表演什么呀?”Adrianne问。

曾如月含糊地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眼镜蛇机动’吧!高鹏以前飞过!”

这时,有军迷也在问089同样的问题,089用那敏锐的判断力讲道:“我看不会!你看刚才歼十的横滚通场,就是为了与众不同!既然俄国人已经表演‘眼镜蛇机动’,歼十应该不会做别人做过的、至少是在航展上做过的机动动作!”

089果然够专业,高鹏没有重复老套路,在平飞至场中心时,拉起操作杆,歼十垂直向上爬升,当到最高位置时,速度已减至零。高鹏利用这个推力矢量,在这个位置保持了2S~4S,然后飞机直接倒仰到一定角度,机腹向上呈自由落体,如同一片飘零的落叶,更像一只银蝶悄然飘落,并在下落过程中飞机完成滚转,恢复正飞姿态并加速。

“喔噻!‘钟型’机动!在两机距离适当的近、交叉角在45度左右时,那么‘钟型’机动能使前者做快速地改变方向或平面,而不会丢失对后者的瞄准。果然是高手!高手!”089兴奋地讲解。

金雕总设计师看到高鹏将“钟型”机动完成得如此标准,不禁感叹道:“这是第一架外国飞机,第一位外国飞行员做出我们俄罗斯的机动!中国人,有希望!”

马丁公司总经理仍不屑地讲:“中国人呀!又学俄罗斯那些没有实战意议的机动动作,歼十的表演,就像是中国武术华而不实。”

“拳击实用,还是被人家打的满地找牙!”金雕总设计师提起了前不久的中、M散打对抗赛。

对方顿时理屈词穷:“你说什么?什么?”

在欢呼声中,高鹏驾着歼十胜利返航。舒马赫也完成的计时赛,不可思议地超出蒙托亚近一秒钟,排在首发。两边的看台上,顿时成了红色的海洋,他们挥舞着五星红旗、挥舞着红色法拉利旗帜,尽情挥舞着。

几位老华乔看得禁不住热泪盈眶,敏感的记者自然不会放过:“您好,我们是XX电视台记者,请问您看到我们战机的表演有何感想?”

一位满头银发老华侨声音颤抖地说:“我们是生活在海外的龙的传人,今天看到歼十的表演,非常激动。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一架先进战斗机,我们看到的更是祖国的强大,民族的复兴!这让我们在海外的龙子龙孙坚信:龙族光荣!”

看台上潮水般的欢吹声,令Adrianne不解:“月月姐,他们置于这样激动吗?”

曾如月一语道破天机:“没有军威,哪来国威啊!”一句话触动了Adrianne,她虽然不懂飞机,可是看到周围人们那激动地神情,一种民族自豪感在不知觉中在心头涌动……

欢声如潮,也令高鹏兴奋不已,觉得用“斗牛”和“F1”,还有一架歼十换来的空战机动:值!返场后,高鹏一个轻跃跳出机舱。这时,卡特和金雕飞行员也都上前表示祝贺。卡特拍着他的肩膀:“哈哈,老朋友,钟型机动作得漂亮!”

金雕飞行员也用英文称赞:“你的机动很棒,NO1!”

“过奖过奖,你们的金雕和猛禽才是真正的NO1!对了,我们合个影吧?”在高鹏的提议下,来自三个大国、驾驶三架最具代表性战斗机的飞行员,拍下了这张赋有传奇色彩地合影照片。

当天晚上,来自不同地方的人都聚在饭店里举杯庆祝。

包间里,高鹏高举酒杯,潇洒地说:“卡特,来,咱俩干一杯!为你这位远道而来的朋友,干杯!”卡特端起酒杯:“不,为我的中国朋友、中国的王牌飞行员,干杯!”

“少喝点!”曾如月和Adrianne对着不同的对象却异口同声。高鹏和卡特相互愣了一下,随即“哈……”地发出爽朗的笑声。

在他们隔壁,以“魔鬼骑士089”为首的一帮军迷也在兴奋地相互碰杯。一位军迷说:“今天太过隐了,歼十、金雕、猛禽同时亮相!不虚此行啊!”

“魔鬼骑士089”丢几罐冰凉的啤酒给大家,然后说:“来,干啦!”“咕咚咕咚……”大家一饮而尽,089一抹嘴:“爽!等照片洗出来,发到网上,海坛里又可以热闹一阵了!哈哈……”

在他们隔壁,成飞、沈飞的几位领导将一帮埃及人请了进来。宾主落坐后,成飞领导站了起来,高举酒杯讲:“来,为我们的第一次合作,干杯!”大家纷纷起身,相互碰杯,一名埃及代表客气地说:“谢谢你们款待,谢谢你们红酒,还有……谢谢你们的歼十。”

包间外面的大厅,所有的餐桌均以爆满,服务员忙碌地穿梭在各张餐桌之间。一个不起前的角落里,M国马丁公司总经理和英国航宇公司总经理躲在这里一声不吭,独个儿大口大口地喝着闷酒。

马丁公司总经理郁闷地讲:“妈的!订单没了!这帮埃及佬,明明说好和我签单,看完歼十表演,居然、居然就变挂了!真不是东西!”

航宇公司总经理喝口酒,长叹一声:“唉……世态炎凉啊!”

漆黑的夜像海一般深沉,没有明月,也没有繁星,只是无边无际的乌黑。

“别…别…别扶我!我没喝多…我没……”如月把高鹏搀扶进了宾馆,嘴里埋怨着:“哎呀,怎么喝成这个样子?男人,真可怕!”

“今天……我高……高兴!高………兴!”

“行行行,高兴!行了吧!真是的!”曾如月在宾馆服务员协助下艰难地将高鹏送回了房间。高鹏横趟在床上嘴里哼哼叽叽的,曾如月去洗手间拿了条湿毛巾放在高鹏的额头,突然,高鹏翻了个身,猛地抓住了曾如月的手,吓了她一大跳:“哎呀,你干吗呀?吓死我了!”

高鹏闭着眼睛,支支吾吾地说:“月月,别离开我,我心里只有你!真的……”曾如月又怜又爱又不舍,觉得他好可爱,忍不住笑了,觉得自已很幸福,笑得更加深。握住了高鹏的手,感动极了,轻轻地又深深地在高鹏额头吻了一下。

直到第二天中午,高鹏才缓缓睁开眼睛,坐在床上自语:“哎呀,头好疼!昨天怎么搞的,本想灌卡特,怎么自已先倒了?”起来收拾收拾散落的衣服,洗刷完毕后,在宾馆的走廊里碰上了曾如月。见高鹏走近,曾如月忙把笑脸藏下,故意刺他:“醒了,我还以为醒不了呢!”

高鹏傻笑笑,上前轻轻牵住了曾如月的手,小声地说:“月月,你不生气了吧!”

曾如月强掩笑容,一把甩掉高鹏的手,装作恶恨恨地说:“谁说的,没有!”

“……”高鹏被骗得一脸茫然。

曾如月又故意阴阳怪气地说:“Adrianne今天上午回M国了,这是她给你的礼物。你还挺招人喜欢的吗?”把礼物交给他。

高鹏害怕如月又生气,连忙辩解:“啊?为什么给我礼物?我连她名字的全称,还拼不出来呢!对了,她名字到底怎么拼,她在的时候不好问她。”

“A、D、R、I、A、N、N、E,Adrianne。怎么样,要不要她的电话和EMAIL呀!你和她还真是挺配嘛!”

“她哪有你好啊!你看,你有幽雅的气质,有高傲的容貌,有不凡的谈吐、迷人的线条、出众的才华、浪漫的情调……”

曾如月看到高鹏着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转身讲:“现在都中午了,你是早饭呢,还是中饭呀?”

高鹏连忙追了上去,笑嘻嘻地说:“我呀,早饭、午饭一块吃!”

历时7天的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圆满结束了。由于“金雕”和“猛禽”尚未解密,此次航展的大赢家便成了歼十。共有13个国家,订购了“物买价廉”的歼十,订单总额高达400亿。

本想在中国多玩几天的卡特突然接到了托马斯签署的紧急归队命令。原来,五角大楼已经决定要对伊拉克动手啦!第七舰队马上就要开赴海湾,“小鹰”号已处在临战状态!晚上,高鹏和曾如月送卡特出宾馆。临上车前,卡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里面是一枚银光灿灿的胸章,把它别在高鹏的胸前,说:“这是M国海军第七太平洋舰队舰载航空兵的胸章,我送给你!祝你在天空中,永远都有好运气!”高鹏表示感谢,回送了卡特一顶带有“中国”字样的帽子,“带上这顶帽子,就标致你在中国有个好朋友,我们会想念你的。但愿我们永不交战,但愿我们下一次见面,不是在战场上。”

两人互敬军礼,短短几天却像认识了好久的朋友。

送走卡特,曾如月眼波晶莹地说:“我也要走了。”

高鹏伤感地问:“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我不知道……”曾如月一下抱住了高鹏,浪漫温馨何处寻,惟有此刻最缠绵……

回到海航二师,高鹏却受到了一些人的指责:仅仅为航展上的一次表演而摔了一架用人民血汗钱换来的歼十不值!说高鹏是形式主义,“练机动”是给他自已搞的“政绩工程”。高鹏激动地为自已解释:“摔飞机我也很心疼!我练钟型机动和敲钟机动,是为航展准备,也为战争准备啊!”陈成也支持他:“和平时期多摔飞机,就是为了战争中多保存飞机和飞行员啊!”新的观念引发全师展开大讨论:要安全红旗,还是要战斗质量?

新的月份开始了,新的训练计划也出炉了。海航二师的摔机次数直线上升,第一次超过了海航一师!但是同时,参谋长雷明和师长已经几次接受军委质询,师里向‘成飞’购新机的军费也出现了赤字,各方面的压力已经让人无法承受了。为此,雷明急得直上火,“开放式训练”的确增强了战斗力,可是怎么向军委证明呐?参加战争不可能,军委也没有演习计划,单一的数字和统计报表又无法说明问题,到底怎么才能把无法直观表现的战斗力生动地表现出来呢?

面对军委的第三次质询,难道新的尝试就此夭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