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刘云所说的“突围地点”,实际上是日寇战车师团所在的西线!

日寇为了围堵绥远八路军主力,而且战车师团自持作战威力强大,将大多数步坦协同作战的“皇军”步兵,派去布置包围圈了,现在留在战车联队身边协同作战的,仅仅只有一个大队的“皇军”机械化步兵。

太阳升起来后,气温渐渐地增高了。

“司令员,我们的侦察骑兵,发现日军的机械化部队拉成了一条长线,协同作战的炮兵、机械化步兵却远远地落在了他们身后!”一个参谋急速跑来,又大声补充说道:“据地下情报组织送来的消息,鬼子在外围伍十佳的地方构筑了大型补给站!”

刘云稍微点点头后,对参谋吩咐道:“让马常青设法骚扰鬼子的后勤车队和补给基地!”

刘云并没有太看得起来势汹汹的日寇战车联队,因为冈村上台后,将作风勇敢、生活朴素的后套国军也“划”给了八路军(历史上的确如此),这使得日寇频繁对五原地区的“八路军”展开挑衅,但包头地区的日军又无力展开大范围的攻击、并且其战略重心也不在后套地区,只好用最常见的手法——“捞一把就走”!

所以这个时候,按照预先的约定,傅将军应该有所动作了!

只要傅将军在包头以西的战线上虚晃一枪,日寇的战车师团无论参战与否,都不得不撤退,这样一来就可以减少在绥南区的鬼子驻军、减轻绥南区的压力!

“司令员,军区发来了电报,对我们的处境表示关心!”小五拿着一份电报跑步过来,又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军区的首长说我们吸引大同守敌的任务已经完成!不但第二十六师团北上了,还从张家口方面吸引了大批日军火速西进!”

刘云的眉毛皱了皱,沉默了几秒钟后说道:“知道了!告诉军区首长,我们正在突围!”

#

瓶子铺郊外,日寇受阻于八路军设下的庞大“钢铁坟场”,而进展极其缓慢!

虽然根据情报早就知道八路军“毁坏”道路,但是也没有料到越往绥南区的中心走,其道路也就越坑坑洼洼的泥地上,除了防坦克壕沟以外,八路军还故意挖出许多可以颠覆战车的大坑(可以走人但不能承受战车的巨大重量),并且堆积了各种障碍物!

这使得鬼子的战车师团,除了不断派出工兵填平前进的道路以外,还要和那些无处不在的、隐藏在疙瘩角落里的“土八路”作战!

一阵轰隆隆的马达声由远而近,几辆鬼子轻型战车在崎岖的道路上,就像喝醉了酒一样东倒西歪地开过来,鬼子指挥车用旗语指挥着其他战车,但是在路过一个大水沟的时候,自己却突然屁股一厥,“晃荡”一声,一个侧翻摔了下去,只剩下履带朝天“哗啦啦”地转着。

指挥车失陷之后,其他鬼子战车都被迫停了下来,几辆鬼子战车迅速围成一个圈进行戒备,一些鬼子坦克兵开始东张西望地跳下战车,其中几个动作快的鬼子兵已经从战车上取下了缆绳,准备把陷入泥水中的指挥车拉出来。

“嗒嗒嗒……”一阵猛烈的机枪声骤然响起,几个暴露在枪口下的鬼子坦克兵就像抽筋一样栽到了下去,其他鬼子战车就像条件反射一样,迅速开火还击!

极短的时间内,枪响的地域差不多被打得稀烂。

十几分钟后,战车联队主力赶到,此时搜索队的轻型指挥车已经深陷泥水中,包括战车及其人员都已经无法挽救了!

“缩短搜索对与本队之间的距离!”一宿没睡而眼睛发红的战车联队长下了一道命令后,又忍不住恼羞成怒的向后面看了一眼,这个时候配合作战、保护侧翼的“蒙古军”,一直以“地形凹凸不平,骑兵被迫下马步行”为借口,并没有跟上战车联队!

“大佐阁下,是否向军部发电报,将战损和困难情况如实汇报?”一个鬼子尉官小心翼翼地问道。

鬼子联队长看了看即将消耗殆尽的搜索队,又用粘了少许油污的手,摸了摸身旁的指挥车,考虑了半天才说道:“不用了,这个时候军部和‘北支那(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内,一定都在唾骂我们的无能,这个时候再去挑动他们的伤口,恐怕我们又要遭到斥责了……”

“大佐阁下,军部发来了紧急电报。”一个鬼子尉官急匆匆的跑上来,打断联队长的话,大声说道:“八路军主力不知去向,但是根据可靠情报,他们极有可能向我们这边突围!”

“请求空军进行侦察!‘特高课’所提供的水源所在地、八路军藏匿处所和路线等各种情报不但不准,而且还有误导的作用!”联队长陶出一根香烟吸了两口,在烟雾腾起之际又说道:“我不需要他们的主力去向,我只要他们的后勤人员、地方干部!”

八路军突围的时候,是决不会放弃庞大的后勤和政府机关!所以只要抓住了这些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人员,就等于抓住了八路军的主力!

“哈伊!”鬼子尉官转身就要走,联队长又在身后喊道:“还要求后勤派人送水来!”

八路军将几乎所有的流动水源都污染了,鬼子甚至能从小河里捞上死猫烂狗;至于固定水源更是一个都消失不见,即便是那些曾经潜入过绥南区的老特务,也无法找到水井和池塘等所在,这让离不开水的机械化战车联队不敢乱用每一滴水。

下午,从张家口起飞的飞机来来回回侦查、轰炸,但却就是没有找到八路军的主力,更别说什么后勤和机关人员了!

鬼子在无可奈何之际,加快了缩紧包围圈的速度,并且安排伪军、伪蒙古政权漫山遍野地搜索老百姓,甚至在村落的地道口内劝降民兵投降、要求其“释放被扣押在地道内”的民众!

在没有足够人手的情况下,鬼子又火速从归绥、大同、张家口等地运来了大批劳力,在绥南的一些要道上,开始大肆新建挖沟、修路、筑碉堡!

除了紧急运来青壮年劳力以外,驻蒙军还开始煞费苦心地计划从河北、山西等地,大范围的迁移人口,试图填充绥南的“匪区”,将其一举变成“治安区”!

傍晚太阳隐去光辉之际,战车联队虽然一直没有接触到八路军的大部队,但却开始感觉到了无处不在的压力,八路军小分队骑着战马在外围打一枪(炮)就跑,开始加紧骚扰“走得稍远”的战车。

从早上到现在,抛开状况极差的路面,和保养方面的原因,帝国战车已经损失了十辆,其中被击毁的战车就有四辆!算上昨天的战损,整个战车联队近一百辆战车(每个战车联队有各类战车七十五辆,其他车辆二十三辆,算上搜索队的两个轻战车中队、一个中战车中队、一个乘车中队和整备队,日军此次出动的机械化部队,大约有一百五十余辆各式战车及其他车辆),到现在为止已经消耗了二十辆!

“阁下!”鬼子尉官拿着一份电报走上来,心惊胆战地说道:“包头的战车师团司令部发来了电报,询问阁下为什么一再延误战机?为什么机械化部队一直落后于步兵?为什么战车联队的损耗会如此之大?……”

鬼子尉官一口气说很久,满片电报几乎都是责难的话!

“大佐阁下,向您汇报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特高课的情报有误,八路军的骑兵并没有在绥南!”一个鬼子尉官从中间插了过来,沮丧地说道:“他们刚才偷袭了我们的后勤补给站,我们的油料、弹药、维修设备全部被毁!按照现在的速度消耗燃油,恐怕只能支持两天时间!”

联队长沉默了片刻后,额头上的眉毛猛然间舒展开了,“我知道了!”对一旁两个待命的鬼子尉官命令道:“部队稍作休整后即刻出发,拉开队形呈扇面形搜索,沿途将战车队形拉开进行大搜索,对于偶然失陷的战车、被八路军击毁的战车都不必理会,必须以迅速寻找八路军的主力为主要任务!”

“哈依!”鬼子尉官正要离开,却又停下脚步,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大佐阁下,这样一来战车联队必然损失惨重,上面的那些家伙是不会放过您的……”

“再不努力向前、如果不能抢先找到八路军的主力,他们那帮家伙就会真的不会放过我们了!我必须趁着油料还没有耗尽的时候,争取抓住八路军的主力!”联队长的口气中带着愤怒和无奈,狠狠地一拳揍在身旁指挥战车上,铁板上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关于帝国战车性能低劣的问题,已经是军内公开的秘密,早期性的战车除了不能抵御破甲枪榴弹以外,改装后的战车又因为重量大增、导致了机动力严重下降的问题!

加之慢速时存在行使尘埃大、过量使用时存在发动机温度过高、出现故障时维修不良(部件没有模块化)等问题,导致战车连续发生抛锚的故障;另外,还存在战车部队的编制过于庞大,导致需要出击时难以很快集中的问题!

总之,抛开战车低劣的性能,帝国在战车编制和编队运用方面的战术,都是不成熟的!

夜晚,忙乎了一天的鬼子坦克兵们草草吃了一点饭团,舔着干渴的嘴唇又继续上路了。鬼子的机械化步兵大队协同战车联队,继续向越来越小的战略包围圈搜索。

两个小时后,夜幕完全降临了,鬼子战车将车灯打开,这使得黑暗中除了机械轰鸣声以外,还有几百道眨巴眨巴的雪良灯光——鬼子战车将自己完全暴露在夜幕下!

“轰”的一声巨响,一辆战车突然被地下的地雷击中(集束炸弹),整个车体被炸得向一旁歪倒栽入了地沟内。

“敌袭!”有鬼子兵在黑夜中尖叫起来,紧接着大批鬼子步兵展开队形,急速向前进行战术搜索,几辆战车也使用战车炮和车载机枪猛烈向前开火。

大约十几分钟后,风波过去了,鬼子的机械化部队继续前进,为了越过前面的一个小山岗前的防战车壕,这一次鬼子战车搜索队带着工兵,与战车联队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山岗后面,大批八路军战士悄无声息地藏在这里,至于鬼子指挥官所考虑的八路军军校、后勤、兵工厂、地方政府等人员,则一个都没有,因为他们全部藏到绥南庞大的地道中去了。

“噗、噗、噗……”连续几声,几枚烟雾弹突然掉入了鬼子的战车队伍中,短短几秒钟后,鬼子战车的照明灯就不管用了!

打战车的两个加强连队携带着反战车器材,趁着鬼子致盲的短暂时间内,在当地民兵的带领下,迅速进入“坟场”内有利地形下的坑道工事内。

一辆猛烈开火并且迅速冲破了硝烟的鬼子战车,刚刚出现在山岗前的壕沟前,突然没来由地爆发出“轰”的一声巨响,炮塔在顷刻间被掀掉了。

紧接着,第二辆鬼子战车又从硝烟中冲了出来,一个穿黑军装的八路军迅速站起来,将一根碗口粗的“竹竿”对准了五十多米外的战车,“嘭”的一声轻响后,借着第一辆战车“火光”的照耀,可以用肉眼看见初速并不高的弹头,沿着飞行弹道与坦克钢甲“亲吻”在一起。

一瞬间的工夫,烈性炸药爆炸后产生了高温、高压,其高速金属射流发出了刺眼的白光,并迅速穿透钢甲!紧接着才是“轰”的一声巨响,第二辆鬼子战车当即爆炸起火,并且引起了战车内弹药的连锁爆炸!

没等第二辆战车爆炸的余生消失,足有七、八辆鬼子战车几乎同时冲破了硝烟,同时出现在八路军的阵地前!

日军遭到这种突如其来的打击,而损失惨重之后,虽然后续坦克和装甲车依旧条件反射般地向前猛冲、猛打,但实际上却已经乱了阵脚,因为他们的坦克炮和机枪几乎都在胡乱开炮、扫射。

“轰、轰、轰……”连续几声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又有四辆中型战车横尸当场,被摧毁的钢铁战车,除了不断迸发出余爆以外,还烧得铁板“嘎巴嘎巴”直响,火光迅速映红了夜幕。

在损失惨重的打击下,剩下的三辆鬼子战车迅速掉头回撤,在手忙脚乱的时候,又被八路军抓住战机击毁了一辆。

仅仅只过了几分钟,日寇大范围的炮火报复就落到了“坟场”内,如果不是有现成的简易工事可以使用,恐怕“坟场”内,两个打战车的加强连队已经伤亡殆尽了!

但是鬼子的炮击还是造成了一些战士的伤亡,而且有些打偏了的炮弹,直接落到了山岗后主力部队中间,给部队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伤亡。

日寇的炮火准备完毕后,在步兵的配合下,战车联队带着机械的轰鸣声,再次展开队形、成建制地对山岗发起冲锋。鬼子步兵借着凹凸不平的地形、壕沟对面的简易工事,拉开了一条散兵线,敏捷地向一片沉寂的山岗扑去。

“嗒嗒嗒……”山岗上八路军的机枪阵地突然一齐开火,前排鬼子敏捷跳跃的鬼子步兵冷不防被击倒在地,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轰轰轰……”八路军的数个机枪火力点就被一连串的战车炮火炸成了一片火海!因为八路军实在是太狡猾,这次胜利使得协同作战的鬼子步兵,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一阵释放压抑的欢呼声。

没等鬼子的欢呼消失,黑色的天空中突然升起两颗“流星”,两枚八路军的火箭弹带着“丝丝”声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鬼子的冲击队形中,连续迸裂出两次耀眼的爆炸光芒之后,爆炸后的强大气浪迅猛向四周扩展,雪亮的光环瞬间淹没了附近的战车和鬼子兵,光圈完全扩展开来之后,迟到的“轰、轰”两声剧烈爆炸声,才向四周猛烈炸响!

因为误差的关系,这两枚火箭弹并没有落入鬼子密集的攻击队形中,而是分别落在鬼子战车联队冲锋队伍的前后所在,给鬼子造成的伤亡不大,大约只直接轰死了一个中队的鬼子兵,把七、八辆鬼子的坦克和装甲车掀翻了,七零八落地满地都是残破的零件。

受到这种猛烈的打击之后,鬼子的步兵全部不见了——都条件反射般地趴到地上去了。冲击波过去几秒钟之后,鬼子的冲锋队伍完全混乱了,除了少数战车带着步兵依旧向前猛冲以外,大多数战车东倒西歪地停了下来,几辆战车甚至开始向后倒车。

眼看着冲锋队形就要变成一团糟,敌酋指挥官从坦克上探出头来,一边拚命摇晃着旗子、一边对部下大声命令,不长的时间内,绝大多数鬼子战车又纷纷向前启动了。

也有少数勇敢的鬼子驾驶员驾驶着战车,在鬼子步兵的掩护下,不顾八路军的反战车火力的威胁,开足马力率先冲到了壕沟前疯狂扫射,鬼子的工兵也在机枪和大炮的掩护下,迅速上前填埋防战车壕沟。

当越来越多的战车赶到壕沟前的时候,鬼子战车猛烈的炮火,越发仔细地“耕”着沟对面八路军的简易工事,在“轰、轰、轰……”的持续轰击下,八路军藏身的大片坑道被毁。

占据绝对优势兵力的鬼子步兵,开始纷纷带着武器塔人梯爬过防战车壕。在持续不断雪良照明弹和战车灯光的刺眼照耀下,鬼子兵凭借步炮协同精良的战术、展开的步兵战术队形,逐渐控制了整个战场的主动权!战壕内负责阻击的八路军渐渐不能抬头反击。

事实上,在鬼子步兵掩护装甲车和坦克的情况下,八路军打战车的两个加强连队,在失去了战斗的突然性之后,已经不能拦住鬼子步坦协同的战术队形。

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八路军的反击再也没有能够取得什么成果,除了消灭了一些鬼子步兵以外,连一辆战车也没有摧毁,而此时鬼子的战车,已经带着轰鸣声,一辆接一辆地越过了草草填埋的防战车壕沟。

至此,八路军和鬼子的阵地争夺战失败,有光荣传统的两个老连队伤亡惨重,剩下的战士还不足一个连,只好被迫从坑道内向后撤走。

为了消灭这些给“皇军”带来重大损失的八路“匪军”、找回“皇军”的颜面,鬼子战车越过防战车壕沟后,没有做任何休整、也没有派出机械化搜索队,而是草草地集结队形后,近百辆战车加大马力、带着愤怒的轰鸣声,成扇面形迅猛向山岗推进。

至此,复仇心切的鬼子战车联队抛下了为数不少的后续步兵。

在山岗后的八路军,能够清晰地听到一片低沉、大地都带着颤抖的履带碾压声,前线侦察兵透过战场的火光,可以清晰地发现,鬼子的战车联队倾巢出动,步、坦混合队形最少也有五百多米宽,一些鬼子步兵开始对山岗的两翼进行迂回包抄。

在炙热复仇情绪下,鬼子坦克驾驶员再也不顾道路是否难行、是否会接二连三陷入坑道内,一边迅速向山岗顶部冲锋、一边向山岗纵深、两翼实施猛烈的炮火打击!

十几分钟后,鬼子战车在没有任何阻拦的情况下,纷纷在山岗的平缓之地开足马力狂奔,并且将更多步兵远远地抛在身后。当鬼子争先恐后地爬上了山岗、将自己的“肚皮”朝天露出来的时候,在黑黝黝山岗上、左右两侧残破的树林子里,三百多条背着“书包”的土狗,突然呈扇面形窜了出来,撒开狗腿闪电般向战车狂奔。

在接近目标的途中,战狗们长达几个月的军事素质凸现出来了,有的土狗曲折腾跃扑向目标,有的土狗为躲避鬼子机枪火力的扫射,充分利用有利的地形和路线,秘密地接近鬼子战车。协同作战的少数鬼子兵在目瞪口呆之际,仅仅只来得及射杀了少数“野狗”、引爆了一些狗炸弹,绝大多数土狗还是得以迅速接近鬼子战车攻击队形!

在这些带着轰鸣声、巨大怪味的庞然大物前,有些“头脑清醒”的土狗发觉此战车非彼战车、而且“饲养员”也都是一些新面孔。

但是,这些接近了战车的狗头们犹豫地转起了圈之后,最后还是被饥饿所征服(饿了几天眼睛都绿了),不顾被战车碾压的危险,奋不顾身地扑向战车底部寻找食物。

“轰、轰、轰……”接连不断的巨响声传来,几百条土狗在极短的时间内,接二连三地报销鬼子战车!在横七竖八燃烧的战车残骸照耀下,整个“坟场”内如同白昼!

自始至终沉默的八路军的火炮,也终于爆发了!为了配合战狗的军事行动,八路军的炮火向鬼子后方,进行猛烈的火力覆盖,不让鬼子步兵增援战车联队。

鬼子的步兵上不来,而鬼子战车又愣是拿战狗没有办法,即使是拼命倒车也无法碾压这些战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战车逐一被毁。十几分钟后,战狗们报销了大半冒进的鬼子战车,山岗上的烈火熊熊地燃烧着钢铁、也点燃了夜空!

足有七十多辆战车被毁之后,剩下的鬼子战车再也支持不住了,一辆战车拼命倒车避开追赶自己的战狗、而退下山岗之后,其他战车没有任何犹豫,也跟着纷纷迅速退了下去。残存的战狗们哪里肯放过这些急速倒车的“肥肉”,纷纷撒开狗腿追击……

注:历史上,苏联首创使用狼犬炸德国坦克,且战果巨大!

“轰、轰、轰……”接连不断的爆炸声,映红了战地指挥官刘云的面孔!

刘云从远处缩回目光,捏了捏因为紧张而满是汗水的手掌心,对一旁的戴仙兵果决地吩咐道:“立刻全线进攻!命令骑兵旅穿插至敌后方接应我主力部队突围!”

戴仙兵立刻转身对身后一挥手,“炮兵火力向前延伸、扫清前方的鬼子兵!”

八路军的炮兵扛着轻型迫击炮、拖曳着九二式步兵炮(全重只有0.212吨)、背着抛射弹,在机枪手的掩护下,呈散兵队型迅速冲向山岗顶部。

很短的时间内,八路军的炮火在山岗上拉开架势、将防战车壕沟对面“耕”了一道后,“嘟嘟~堵嘟~嘟!”号手响亮的冲锋号声吹响了,总攻开始!大批八路军端着步枪越过战壕,吼叫着向冲下山岗。

在这些冲锋的战士中,有一些拿着特殊武器的“战士”——一些部队的文书拿着照相机跟着战士们冲锋。他们负责把沿途那些炙热的、已经呈畸形的战车,和战士们张着嘴巴吼叫着冲锋样子摄下来。

日本鬼子一贯喜欢隐瞒战败,宝贵的战车师团战败后,为了不影响士气,鬼子更不会公布出来!所以为了让他们承认战车师团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吸引外地人才来到绥远、让中央军委和重庆方面相信绥远大捷,只好出此“下策”。

注:根据地的照相机大多都是邓海公提供的,连那些文书,也是由“锄奸团”在平津地区招募的大学生。这些文书除了留下历史的瞬间以外,还负责采访记录战况!

“司令员,你刚才紧张了!”小五悄悄地在一旁笑了笑。

“嗯!是有一点紧张!万一鬼子战车没有抛下他们的步兵!我们就只有争相逃命的份了(历史上日寇在战车的编制、步坦协同、地形地貌的战术运用等方面并不成熟)!”刘云默默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山岗——“钢铁坟场”,在那里足有上百辆战车被报销!战车联队基本上处于被全歼的境地、失去战斗力了!

片刻后,刘云破天荒地说了一句没有将日本称呼为“鬼子”的话,“至此一战,已经证明了日本军队在机械化作战的编制、战术运用方面,还有走很长的路!而且日本的战车第三师团,将来能否南下参加作战,已经变得不可确定!”

此战,八路军以不足两个连的代价,轻松消灭冒进的日寇战车联队之后,夺路而逃!事实证明,日寇强大的战车联队是可以被消灭的!而且日寇的战车联队被打败之后,将在延安和后方引起一场地震,也将给鬼子未来运用战车战术,带来沉重的心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