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五十三章 权力的味道

龙居士 收藏 6 18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五十三章 权力的味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X市政府。门前广场绿地。

易市长点了一支烟,狠吸了二口后,便一直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不动了。

易市长四十出头,政治过硬,从政经验丰富,一生绝无过错。原本干完今年,便任期届满。离六十岁还远的他,绝对有机会再升上一级。怎料,在这关键进候,黄副市长东窗事发,连带着他也受罪。虽然现在案件查明,黄副市长的事与他无关。但是,身为黄副市长的顶头上司,未免要被人背后议论,有失察之责。如果,只是一般的失察,党内组织部,批评二句,就算过去了,不会影响到日后的升迁。可偏偏这个案件,中央非常重视,从办案人员到最终定论都是中央派人实行的,抛开了当地市委市政府,这让他很被动。案件虽不大,但震动了中南海,再加上在节骨眼上,英雄会又闹出了个“二二七血案”。一个地方,如果黑社会势力猖獗,不论怎样,都不会给中央留下好印像。

烟虽没有吸,只要点燃了,也会慢慢的缩短。

易市长叹了一口气,自己的政治生命,也像这烟一样,到了尽头吧。尽管自己还很青轻,还有很多事想做。

今天,市政府接到省委组织部的通知,任命了新的市党委书记和市长,原市长和市党委书记免职,等候安排。

易市长知道,组织部的办事方法,如果真的有新的任命,不会是这样。新任命都是在下达免职命令之前,最迟也是二道命令在同一张任命书上出现。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免了职,却不知自己将走向何方。这样的情况,X市从没有出现过,邻市倒是出现过,那已是十年前了,至今那位干部还在等待通知。

也许,等到退休,易市长新的任命也不会下来。

烟头不知不觉当中,燃尽了,烧到了易市长的手指。

“唉哟!”易市长急忙将烟头甩去,“常秘书,快,给我拿红花油来。”

无人应答。

易市长发现周围空荡荡的,不禁黯然神伤。

往日,围在他身边的人,全都不见了。

只因为他。

已不在是市长。

一位无限期等待新的任命书的厅级干部,很多时候,还不如县官有用。

“如果,中国实行的是西式民选制度就好了。”易市长暗暗想着,“官员由公民直选出来,只对民负责,只要与百姓有益,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干。既便犯了错,只要公众愿意接受道歉,就有再度当选的机会。而在中国,如果上级不喜欢,那么永远没有机会……”易市长赶紧打消了头脑中这个犯大不讳的想法,“既然,我的政治生命结束了,今后领一份待遇,过着安乐翁的日子也好……可是,……”易市长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我不甘心啊!”

市政府门前的广场很大,占地三十多亩,是易市长闪亮的政绩。西方的城市专家说,广场是城市的翅膀,易市长想借着这只翅膀让X市不景气的经济飞起来。广场建成后,易市长惊讶的发现,建设费用远远超过了预算,隐隐觉得不对劲,却抱着多一事不少一事的想法……他现在后悔了,假如,当初将自己的怀疑报到检察院,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失察之罪了。

烟头被易市长甩出五六米远,落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新长出来的野草,已经有三寸多高了,在烟头炙热的薰烧下仍然顽强的生长着。

今年,广场里的野草,长势很旺,缺钱维护的市政府广场,迟早要被野草完全占领。

新任市长是谁,易市长已无心去过问了,他只知道,今天市委市政府二套班子的人马都去迎接“新人”去了。留下他一个人独守着若大市政府。

从来只闻新从笑,哪管旧人哭?

X市国道。

一块界碑立在国道边上。正面写着“欢迎您来到X市”,反面写着,“欢迎您下次再来”。只有很少的人才会注意到反面写着什么话。

一群人翘首以盼。

老市委书记,独自一人蹲到一边看着,界碑反面上的字。感慨万千。当年,自己也是这样被接过来的。现在要走了,却不知该往何方。“欢迎下次再来?恐怕没有下次了……”

老市委书记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周围,发现三米之内,除了自己处,再无其他人。在人群中,他的周围形成了一坐孤岛。

也许在害怕,害怕新任市委书记,看到。看到,某某人跟自己关系好。心生戒缔。

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人情冷暧,在官场更为极端。

老市委书记,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岂能不知。

可是,今天,印证在自己身上,怎么就那么难受哩?

不知不觉当中,眼眶湿润了。

终于——

新市长的专车来了。

打头的是大家所熟悉的省委组织部长的专车。

下级一把手就任,上级的组织部长一般会亲自去送。以示隆重。

看到组织部长的车在前,众人也不觉得奇怪。

奇怪的是,后面怎么跟着六辆小车?

送一位新市长,一位新书记,用不着这么多车吧。

除非,新领导来头很大。

车近了,车停了,鞭炮声响起,乐队奏乐,少先队员送上鲜花。众人齐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原本,应当打上横幅,“欢迎某某市委书记,某某市长。”但是,这次通知上没有说,新市长是谁,只好省去了姓。

组织部长最先下车,细心的人发现他脸上有怪异的微笑。

“难道我们做错了吗?”众人惶恐。

后面的六辆车,分作二批,先后打开车门。

前面三辆下来三位“西装”,接着,后面三辆车也下来三位“西装”。六个人全都面带微笑,朝着欢迎队伍,挥手致意。

负责送花的少先队员愣住了,花该送给谁?

吞日集团,X市董事长办公室。

龙居士接过保密电话。

“新市长和新书记都到了……”

“真的让我去要挑?”龙居士笑道,“我是军人,如果这样做,只怕会开创军人干政的先例,还是算了吧。”

“军人也不许经商,你不也在经商,而且是放到全国都是屈指可数的大商人!”

“这个情况特殊,我本是商人,然后才被一纸命令,成为军人的。”

“不必解释了,你的情况的确特殊。上头是打了招呼的,我们省委省政府,将全力配合你做好工作。如果X市能够一洗颓废之气,也是我们的成绩。”省委的熊书记将话说得很直白了。

龙居士心头有一股暧意升上来。连省委省政府也要配合自己工作!要是这样,还搞不好吞日集团,“至清社会”的话,愧对中央对自己的信任了。

不过,龙居士还是很担心,如果真的去挑选的话,这就意味着,自己身上的责任会更大。也会有人在背后议论,“龙居士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没有权力,绝对不好,但拥有自己不喜欢的权力,也不是一件好事。

在国家机关,最大的权力,莫过于人事任免权。其他的任何权力,都是在此基础上的。因为,任何事,任何权力,都离不开人去执行。掌握人事任免权的人,很容易在自己身边形成一个小圈子,变得一股能左右政局的势力。所以,任何组织在选用人事部干部时都会特别的小心。在X市,吞日集团已是一家独大了,如果连X市的市委和党委一把手都由龙居士最终决定。那么,整个X市,岂不是由龙居士一人说了算?难道中央就一点都不担心龙居士一手摭天吗?

其实换一个角度,从中央的想法去考虑。并不难理解中央为什么会这样做。X市在全国仅仅是几百分之一,并且是经济总量很落后的那个“一”。既使出了问题,也不会影响到全局。

X市不但出了一个“三玩”市长,还出了个“英雄会”,暴力机关,竟需要刷标语,保护自己的警车,治理一下医院,竟发现人人有罪……可以说,X市已经从根子上烂透了,急需有铁腕人物出来整治。党内不充许出现,一人独大的情况。这就不可能任命一位市委书记,将X市的全部权力都交到他手上。龙居士是非党内人士,又有雄心和能力去治理X市,为什么不让他试一试呢?

不过,叫一位在党内没有什么职务,在政府机关也没有任何级别,仅在军队里挂了一个中校军衔的人,以民间身份,通过自己人个的影响力,间接的去治理一个人口多达四百万的地级市。也算是开创了前所未有之先例了。

龙居士没有摸透这里面暗藏的玄机,不敢轻易去闯。只得找各种借口。但这个命令是总理直接下达的,熊书记岂能让龙居士就此躲过去,苦口婆心的劝着。

到了最后,龙居士知道自己必须接受,便开了一个最终方案。

龙居士只对新市长给出一些自己的意见,新市委书记由省委直接决定。

熊书记问:“有什么理由?”

龙居士答道。

一、市委与吞日集团关系密切,市委行政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四大厂能不能走出困境。龙居士作为吞日集团的董事长,有权力对人民公仆提出必要的建议。但也仅仅是建议而已。

二、龙居士并非党员,无论如何,也不方便,就党内的人事任命给予置喙。

能书记听完后,沉吟半晌,最后说道,等候消息。

九分钟后,龙居士再次接到电话,这次是总理打来的。

总理劈头盖脸的问道,“你不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吗?怎么叫你就新任父母官给点建议也要推三阻四。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啊!”

龙居士苦笑道:“人总是要长大的。”

“这么说,你长大了?”

“还差得远,需要多学习。”

“收起你的懦弱!中国不需要懦夫!”总理火气很大,“改革需要魄力,也需要勇气,更需要有敢闯地雷阵的精神,敢将一切拦路虎都打倒的豪迈!如果做一件事,瞻前顾后,畏首畏尾,那么什么也别想做成!”

“啪——”电话挂断了。

总理首次冲着龙居士发这么大的火。

龙居士不禁要问,难道我做错了?

这些天,龙居士将知识库中,所有2005年之前的信息都“看”了一遍,特别是政治方面的东西。这些东西让龙居士明白,中国目前的实力还非常弱,在外交上不得不表现得相当的“软”,很多东西,不得不忍着。而自己实力虽强,但相对于整个国家来说,还提不上台面。正如,老龙在时,教导龙居士所说的,“别人要想捏死你,就如捏死一只蚂蚁!”中国在国际竟争中处于弱势,而自己又是弱势中很弱的一部份。保持低调克制,“逆来顺受”,才能够获得生存的机会,也只有生存下去,才有在将来的某一天翻身。

挑选X市党政一把手,表面上是很风光的事,实际上,却冒着很大的风险。那些落选的人,如果知道自己落选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龙居士不喜欢而落选,岂不是要恨死龙居士了?能够成为一座地级市党政一把手的候选人,有哪个不是有着深厚的背景的?只要其中有一个,给自己找麻烦,那么吞日集团将有无穷无尽的麻烦。龙居士不想麻烦,找到自己身上。因为他觉得自己还承受不起。

一边是干部任我选的风光,一边是无尽的麻烦,龙居士一度举棋不定,最终给龙居士定下放弃这份“风光”的是范例。精于情报分析,又对政府内部有着深厚了解的范例,他的建议是不会错的。其“浪侠”之名也不是白得来的。

这才有了,龙居士今天在此事上的断然拒绝。

总理的一个电话,又让龙居士心理起了波涛。

总理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拍拍桌子,他的手都会“很痛”,却一肩挑起共和国的重担,敢于向全国的腐朽势力开战!丝毫不怕碰得粉身碎骨。龙居士拥有“超人”的体魄,掌握着二个世界的知识,又有“世界之父”的耳提面命,到头来却畏首畏尾。相形之下,高下立判啊。

从前,龙居士以为拥有了堪比领袖的气质,庞大的精神力量,就可以自认为“伟人”了。现在看来,自己其实离“伟人”还相差得很远。

总理电话挂下不久,熊书记的电话又来了,这次他只简单的说了一句话,便将电话给挂掉了。

“同意龙居士的建议!”

龙居士苦笑,看来,现在既使想要,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权力了。

挑选权变成建议权,这二者之间相差何止千里!

按下通话器,叫来范例。二人坐上16米长的加长林肯,直奔市政府。

透过车窗中,看到街上的老白姓朝自己指指点点,龙居士第一次发现,16米长的林肯,并不是自己的荣耀而是……是什么呢,龙居士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代替。他的感觉很复杂,像是芒刺在背,像是处在高高的被审台上,像是被人遗忘的神……

龙居士的车队,终于到市政府广场了。

训练有素的“中南海”,率先下车,警惕着注视着周围的一切。确认安全之后,王少将率领的龙组跳下车,其中六名龙组战士如鬼魅般的跑向四周,消失在周围的高楼之间,剩下的四名,组成了一道人墙,将龙居士紧紧的护在核心。

这儿,已经有一大群的人在此等候了。

是市委和市政府的人。

六位候选人,三名市委书记候选人,三名市长候选人,站在人群的中央。龙居士曾看过他们的档案,知道领头站在右边的三位是市委书记候选人,左边的三位是市长候选人。他们都穿着青一色的西装,领带都打得鲜亮。

在万众瞩目的核心,龙居士的内心汹涌澎湃,豪情万丈。稍后又自省道:“怪不得,那么多人打破脑袋也要当官,原来,当官拥有权力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望着六位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厅级干部,龙居士感觉自己是一位审判者,而他们都是自己的审判对像。自己一言,就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

现代社会官员被称之为“人民公仆”,这个公仆有点特殊,总是被周围的“主人”用羡慕的眼神巴望着。

现在市政府广场,周围就有无数的“主人”在看着核心中的一群“公仆”。龙居士所感受到的就是当“公仆”的无上光荣。

“呵呵,欢迎啊,欢迎吞日集团的龙董事长莅临,指导,请——”市政府的秘书长道。

数百人鼓起掌来。哗哗哗,好不热闹。

周围的数千“主人”也鼓起掌来,稀稀落落。

几只在广场歇息的鸟,惊飞了去,绕树三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