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南洋 正文 第三十章军管时代(一)

cxing2006 收藏 4 34
导读:铁血南洋 正文 第三十章军管时代(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7/


1743年1月1日,刚创刊不到三天的《国防报》在首版刊载了题为《改革工业界的新动力》的报道。(注:《国防报》是罗勇主持下的新政措施的产物。国防军根据罗勇提出的要实行“指导性民主”的计划,率先创办了《国防报》,用于报道罗勇政府的国策和当时社会上发生的一些大事。)

报道的全文如下:

罗燕(1743年)坤甸报道

坤甸海军研究所所长沈博先生发明了具有实际商业用途的新式蒸汽机,被学术界人士誉为改革工业界的新动力。

这个发明也为濒临倒闭的煤矿公司带来生机。

据本报了解,这些公司一路来都使用纽可门在30多年前创造的老式蒸汽机。但是这种机器的维修成本高,而且效率非常低,导致煤矿公司面临倒闭的厄运。

坤甸海军研究所所长沈博先生在发明双动作的蒸汽机后,记者曾随着沈博先生到坤甸新埔头附近的煤矿厂进行实地示范。前所未见的新机器引来了在场煤矿厂商的各类激烈反应。

部分商家抱着怀疑的态度,认为这只是骗人的把戏。坤甸老埔头煤矿厂老板程伯慈说:“纽可门的机器也没什么了不起,也不知道(坤甸蒸汽机)什么时候出毛病……我看啊,真实的劳力才最靠得住!”

邻近的农民甚至认为,机器巨大的声响,会吓坏农场的母鸡,使它们无法生蛋。

不过,有一群商家对机器的高效率啧啧称奇,马上抢着向坤甸蒸气机制造厂订购,特别是濒临破产的商家,更不惜孤注一掷。

沈所长当时告诉记者,纽卡门蒸汽机有两大缺点:燃料耗量大而效率低,另外就是它只能作往返的直线动作。因此,除了用于矿井抽水之外,纽可门蒸汽机没有其他用途了,而它浪费的蒸气可达八成以上。

沈所长自1741年开始改进纽可门蒸汽机的工作。他回忆说:“当年国防大学把修理一台纽可门蒸汽机的任务交给我。在修理的过程中,我深感它的不足,所以决心动手研制一种性能较好的蒸汽机。”

经过一番努力,他发现了纽可门蒸汽机效率低的原因与解决方法:既然蒸汽具有弹性,只要把汽缸和另一个容器相连接,让蒸汽接入其中,就不需一再冷却汽缸,浪费了许多热量了。

沈所长紧接着设计了一个与汽缸分离的冷凝器,并在汽缸外面加了绝热套,使汽缸保持在高温工作状态。一台运作正常的蒸汽机终于“出炉”了!

由于当时预算不足,沈所长向联席会议申请额外经费,但痴迷于农业经济的代表们置之不理,还强烈指责沈所长“不务正业”,并威胁要罢免他。在这种艰苦困难的情况下,沈所长不为当时恶势力所阻吓,毅然变卖家产,同时向一名工厂老板贷款,但由于机件陈旧不合标准,冷凝器因蒸汽机不断从活塞旁漏汽而无法正常操作,使得工厂老板停止对该项目的资助。

幸好罗大总长偶然之间得知此事,亲自指示坤甸军方给予沈所长全力支持。在坤甸军方的支持下,沈所长成立了坤甸蒸气机制造厂。坤甸蒸气机制造厂的成立使得沈所长在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得以专心从事蒸汽机的实验和生产。

沈所长在新设计的蒸汽机上安装曲轴、连杆等器件,使它更为自动化。受访的学者都认为,这些重大的改进,使工厂和交通运输等方面都能使用。因此蒸汽动力的潜能是无可限量的。

由于《国防报》是完全免费赠阅的,因此这条消息成了当时人们茶余饭后必谈的话题。接下来的几天,《国防报》是天天刊载有关“坤甸蒸气机”的消息,一方面反复强调“坤甸蒸气机”的巨大用处,一方面暗示这项伟大的发明是在罗大总长的支持下才得以成功的,而当初把持国内政治的联席会议代表又是如何地鼠目寸光。

历史上,正是由于商业蒸气机的出现,才有了工业化革命的开始。罗勇等人自然知道蒸汽机的一切可能用途,于是纷纷借《国防报》发表各种关于“坤甸蒸气机”的应用范围,使用价值。所有的这一切,都会被御用的文人冠于“领袖的伟大预言”。

对此,陈大为笑着对罗勇说:“当领袖,没点厚脸皮和心里承受力,还真是当不下去啊。看看这几天的报道,里面的我简直神了。”

罗勇一把抢过大为手中的报纸,扔到一旁,说道:“得了,没营养的东西少看,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跟我说,这报纸把你说得很牛,你很高兴吧?”

陈大为“嘿嘿”一笑,刚想说上几句俏皮话,却见站在对面的闽思恩给他打了个眼色。陈大为偷眼向罗勇一瞥,见罗勇脸色不善,连忙正色说道:“坤甸和昔居林的国防军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击。冯建国问,打到马登帝加岛的时候,万一马压岛的荷兰人干涉,他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坚决反击。”

“是!”陈大为敬了个礼。

“还有,告诉冯建国,这次出击,带一队工程兵去。占领马登帝加岛后,立即在哪里修建海岸炮台和永久工事。”

“是!”陈大为又敬了个礼。罗勇的脸色这才缓了下来,看着依然保持立正姿势的陈大为说道:“我这样做,不是故意要摆架设给你看,而是希望你知道,此时的你和我,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有很多人在关注着。私人场合,我们随便点无所谓,但在公众场合,我们就应该明白我们此时的身份。好了,别再那样站着,你不累,我看着都累。”

陈大为这才收起立正的姿势,坐在凳子上说道:“大哥……”话刚出口,又看了闽思恩。闽思恩会意,对罗勇说道:“大总长,我出去巡视一下。”罗勇点点头,闽思恩向罗勇和陈大为敬了个礼,出去了。

陈大为等闽思恩关上房门,大吐苦水道:“大哥,看来我真不是当官的料啊。这几天,看着报纸上的评论,我鸡皮疙瘩都不知起了多少回了。”

罗勇笑骂道:“真是贱骨头,一天不被人骂就浑身感到不舒服了?滚回去,不想再起鸡皮疙瘩,就努力做到象报纸上说得那样。”

两人正谈笑着,忽然有人敲门。两人连忙各自收敛了一下,罗勇整了整衣扣,说道:“进来!”

进来的是新增设的民事部总长——王昭行。王昭行原本是巴达维亚华人公馆里的一名雷珍兰(即甲必丹的助理)。兰芳共和国建国以后,他受时任巴达维亚甲必丹(荷兰人对华人首领职位的称呼。注1)的林明委托,取道帝汶岛,来婆罗洲考察这个令荷兰人寝食难安的华人国家。对于这个国家,由于荷兰人克意压制消息,在爪哇岛的华人几乎是毫不知情。而林明也是跟一个比较要好的荷兰人聊天的时候,那荷兰人喝醉了,不小心说了了出,才知道在婆罗洲原来有这么一个国家的存在,才知道为什么荷兰人这几年对华人的态度突然改善了不少,显然都是因为有这个国家的存在。

林明对王昭行说:“找个机会,去婆罗洲考察一下这个国家。如果是值得依靠,我们就动员这里的华人都过去。无论荷兰人对我们怎么好,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始终是低人一等。在这里,华人只有独立建国才是唯一出路。”

为了封锁消息,荷兰人对华人在南洋一带出行控制得非常严格。即使有雷珍兰的身分,王昭行还是用了不少的时间才取得荷兰人的信任,得以在南洋一带自由出行。这次来兰芳国,王昭行是以请假回大陆老家为理由而获准出行。

王昭行到底兰芳国的时候,恰逢罗勇政变成功后在招聘民事部总长。王昭行以其在华人公馆任职的经验,获任这一职位。上任后,王昭行才发现原来几年前在巴达维亚神秘失踪的一些华人豪门都在兰芳国。民事部是新组建的政府部门,开张伊始,大事没有,小事很多,每天的繁琐事情忙得他抽不出时间去拜访那些曾在巴达维亚声名显赫的豪门氏族。

直到某一天,张崇儒到民事部递交办报社的申请。王昭行才得以与这位大儒交谈。双方是相见恨晚,促膝谈心之下,王昭行答应全力周旋办报社一事。张崇儒则邀请王昭行在某一天空闲之日来庄园相聚,顺便介绍其余诸人与他认识。

看着王昭行送来的卷宗,罗勇笑着对陈大为说到:“说曹操,曹操就到。你刚说你人贱骨头痒,不被人骂就不舒服。这不,骂你的人来了。”罗勇把卷宗递给陈大为,说道:“张崇儒他们要办报了。我们以后就等着挨骂吧。”

陈大为翻了翻卷宗,不无担忧地说道:“新闻可是无冕之王啊。这帮老爷子个个都是舞文弄墨的好手,看来这以后真是难得有清净了。大哥,得赶紧搞出个新闻管治条例出来才行啊。”

罗勇说道:“他们一申请办报,我们就马上搞个新闻管治条例出来,这不是明摆着就冲他们而来吗?”罗勇顿了一下,接着又说道:“就是要搞,起码也得过一段时间吧?”

注1:在1740年大屠杀后,由于没有了华人参与经济活动,荷兰东印度联合公司的收入大减,于是1743,当时的荷印总督VanImhoff(中译名“伴熊木”)决定与华人和解,并恢复华人首领制,即甲必丹制度。甲必丹是Kapitan或Capitan的汉译。首見于王大海之海島逸志(成书于西元一七九一年),泛指海外华人社区領袖。雷珍兰(luitenant,助理)、达氏(soldaat,守卒)、朱葛礁(sekretaris,书记)等均是协助甲必丹工作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