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触即发

六指君1 收藏 46 77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一触即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蒙古盟军”的两个骑兵师被歼灭、以及德王的突然出走,造成了西蒙古草原上的政治“地震”,紧接着德王的政治声明在草原上传播开来后(在西蒙古地区,无人能取代德王的政治作用),给张家口的伪政权造成了致命打击,其“合法性”受到了严重挑战。

受到近期蒙疆地区巨变的影响,日寇开始对张家口“政府”内部进行捕杀,连带“蒙古军”也殃及鱼池,一些和德王亲近的高级军官纷纷落马!大清洗造成了伪蒙古军的士气,普遍地、不可遏制地低落了!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八路军的物资中转站在无人区陆续建成(德王明码电报中的政治声明起到了巨大作用),第一批宝贵的粮食、弹药、军事干部,通过长城外的无人区辗转送到了林西地区,极大地缓解了林西日趋紧张的局面!

#

随着天气渐渐地暖和起来,日寇即将发动大范围攻击的蛛丝马迹,也不断地露了出来!

驻扎在包头地区的日军,开始隔三差五地侦探五原国统区的地形、甚至派出机动兵力偷袭火线前哨区,但却屡次被敌后的八路军所事先截获,不但将日寇的动向及时地用电台传达给了国统区、让国军从容布置,还将日军的战车基地的情报也一并送了过去!

随着后套第八战区国军参谋部逐渐了解战车基地的情况,傅作Y开始将目光凝聚到这个心腹大患上,并且成立了一支打战车雏形部队!

四月初,包头日军用较大规模的兵力偷袭五原地区,却反而被国军狠狠地揍了一顿,损兵折将异常狼狈地退了回来。日军吃了大亏后,又将目标对准了绥西区的八路军,日军黑石旅团和伪蒙军两个师以及伪警察自卫队共三千多人从霍寨、一前晌、白石头沟等地,准备分三路围剿绥西区,包头地区的日军骑兵集团则负责围堵!

#

“我的司令员,绥西区发来了电报,当地的粮食作物可能会被鬼子全部毁掉!”李远强将一份电报递给了刘云,“从现在日寇不断动作的情况来看,恐怕他们要有大动作了!”

经过几个月的情报比较、分析,包括李远强在内的司令部干部们已经渐渐地接受了,冈村正在悄悄囤积战备物资、准备大战的战略意图。

“我打算让绥西主力即刻向大滩靠拢,准备大打仗!”刘云对一旁的小五吩咐道:“参谋部即可拟定作战计划,让绥西、绥中区合力吃掉日伪军中的这股‘警备自卫队’!”说完将手指重重地落在绥中、绥西区的分界点上。

日寇的“五一大扫荡”已经近在眉睫,如果在日寇发动攻击前的那一刹那,八路军突然发动猛烈的、全面的反击,就可以让日寇在顾此失彼的情况下打乱作战计划,将“五一大扫荡”所造成的破坏减少到最低限度。

“绥中区的编制恢复了吗?”李远强在一旁提醒道。

绥中一战,新编骑兵旅损失近五百人,折损了几乎四成,已经伤筋动骨了。

“发电报给绥中区。”刘云看着地图,眼睛眨都不眨地吩咐道:“要求他们对俘虏加紧进行政治教育,已经教育合格的解放兵立刻打散编入部队充实编制!”

几米外,站在巨大沙盘前的戴仙兵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打大仗了!从文件堆里熟练地抽出一份文件,问道:“司令员,是否立刻发布《绥远民兵预备役动员令》?”

“立刻发布!让各地方政府给各民兵部队准备三天的口粮,一经下令就随时准备参加战斗!”刘云点点头命令道。

虽然有些地区受到各种条件的限制,大约还有一千余人的民兵并没有完成集训,但是现在时间上已经来不及继续整训了!

“绥西区可以直接参战的一线民兵有六个大队一千二百余人,加上二线支援民兵合计三千二百余人;绥南区可以直接参战的民兵一千八百余人,其中骑兵五百余人,加上二线支援民兵五千余人;绥南区一线民兵两千五百多人,加上二线支援民兵有七千人,枪支弹药以及其它补给器械,大多已经发放下去,除了少数民兵来不及集训以外,整备工作已经大体完成……”戴仙兵放下《绥远民兵预备役动员令》,继续说道:“一线参战民兵合计五千五百余人,二线支援民兵合计近万,随时待令候用!”

“好!”刘云想了想,又补充道:“近短时期内,准许各主力俘获的俘虏直接补充进入部队,但是希望下面的政工干部,一定要做好新战士的思想工作!同时,如果没有司令部的准许,主力部队不准对日寇发起攻击!”

对日寇打歼灭战,虽然可以极大地削弱日军的实力,但却没有俘虏补充进入部队、消耗的兵员很难补充,这与对伪军发起歼灭战有本质上的不同!

“司令员,绥中区回电报了!”一个参谋拿着电报走过来,“部队的编制已经用俘获的俘虏补充完毕,但是干部奇缺,并且伤员缺医少药,境况堪忧……”

“立刻让绥西区挑选一部分能骑马战士,补充到绥中区当骑兵,再从绥南区总部军校中挑选一部分人,去绥中区当干部,另外,医疗小队也一并上路!”刘云头也不回地命令道。

#

绥远的局势发生剧变之后,冈村亲自越权立刻下令,在绥远要地修筑一批隔离壕沟、据点!在已经饱和的战备物资基础、运输能力上,日寇又在归绥东侧的席南沟一带,按照边境守备队的标准(大队级别),开始修筑大型据点(有补给基地、物资中转站、兵站的作用),声称要隔绝八路军在绥远的三个主要活动区。

为了迅速在席南沟修筑最重要的战术支撑点,驻蒙军少将参谋长武田带着拼凑出来的一个补充大队,押解着四千多劳力、以及大量的物资和装备,从张家口出发,准备进入归绥东侧的席南沟一带修筑要塞。

其中,武田为了挑战绥远八路军的战意、训练新兵们的胆量,而是故意带着部队,浩浩荡荡地从绥南区根据地外围“路过”,并且安全地到达了目的地(在绥远日伪军的接应下,补充队在携带辎重、苦力的情况下,沿途并没有受到大范围的攻击)。

席南沟,烈日炎炎之下,在日军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看押下,苦力刚到没多久就被强行拔光了衣服,仅穿一条裤衩赶下了工地。

这些苦力都是通过伪政权,从平津地区用极其低廉的价格“招募”来的。为了防止苦力逃跑,要塞少佐专门抽调了一些娃娃兵监督苦力,并且发放了木棒和皮鞭,但是这些嘻嘻哈哈的娃娃兵或者满脸紧张、或者自顾自地玩成一团,看上去好像并没有尽到职责。

还有一些新兵则在老兵、尉官的指挥下,布置炮兵阵地、标定射击诸元,但是从老鬼子们不断地斥责声中,似乎这些新兵的进展缓慢、战术能力不强!

“须野君!”武田凝神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劳工,对身旁的要塞少佐须野提醒道:“多死一些人没关系!但是工程的进展一定要加快!”

“将军阁下,工程进展的确很紧张!而且还缺乏一些建筑材料!”矮子须野看了看下面挥汗如雨的劳工,又有些不满地抱怨道:“如果华北驻屯军司令部能够早点下命令,我们也不至于会如此手忙脚乱!而且驻蒙军军部也好像没有对八路军动手的意思!”

“绥远八路军太过于狡猾,谁也没有料到他们会隐藏如此强大的实力!”武田摇着头说道:“从军部传来的意思,恐怕近期内会对整个华北的八路军展开一次空前围剿,所以冈村阁下没有必要马上对绥中区展开报复、以免打草惊蛇!”

这次冈村之所以花了近半年的时间,在预先发起攻击的地方囤积物资,就是为了避免泻露战略意图。如果激怒了八路军、造成他们抢先一步发动全面反攻,其后果将是不可设想的!此次武田下基层,就隐含就地节制、指挥归绥和包头两地日伪军的意思!

“那是、那是!”须野不敢怀疑冈村的作战意图,只好讪笑两声当作回答。

“请问,军事重地为什么有闲杂人等混入?”武田突然看到了远处一些不相干的人,他们大多穿着名贵的长袍马褂、也有穿着西装的,看样子根本就不是参加修筑要塞的苦力。

“阁下误会了!”须野少佐立刻笑着起来,指着忙碌的工地解释道:“这些都是奉命前来劳军的绥南‘支那’地方势力,这里所有人员的费用花销,都由他们支出!”

武田从那些“支那人”的身上收回目光,点点头后又说了一句互相勉励的话,“为了帝国的千秋功业,请须野君多多努力!拜托了!”

“谢谢武田君的勉励,真正的决战即将开始!为了‘大日本帝国’、为了天皇!我等死而无憾!”须野立刻恭敬地回答道,一旁几个随行的参谋、尉官也跟着敬礼。

武田最后看了看那帮“支那”地方头面人物,准备就此离去,殊不知在这些笑哈哈的人群中,也有两双眼睛正向他射出仇恨的目光。

“武田太君,您还记得我吗?”一个“支那”人突然从人群中跳出来,讨好地笑着拦住了武田。

“哗啦、哗啦”一阵拉动枪栓声,鬼子卫兵纷纷举起步枪瞄准了这个不速之客。

“你是?”武田想了想之后,又恍然大悟地说道:“你是孙家的二公子?”

这个“武田”就是当初逼死孙家小姐的武田和夫,“孙家的两位公子”就是孙家的老二孙长明、老三孙长游。

“原来是你们!”武田顿时感叹万分,当初雄心万丈南下山西参战,却没料到初上战场,就因为过于奋勇作战,导致身受重伤而失去了“建功立业”的机会!养了一年的伤后,这几年一直在张家口驻蒙军军部任职,没料到转了一个圈之后,在这里又遇到了老熟人。

对于路过孙家堡时“叶子”的死,一直都是武田心中永久的、内疚的痛。出于内心要补偿的关系,武田挤出了一个笑脸,示意卫兵们放下枪,又对孙家老二用流利的汉语说道:“你们的父亲还好吗?”不待孙长明回答,又笑着对老三孙长游说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藏起来,你们兄弟俩跟我一起转转,我有话要说!”

席南沟据点内,因为是才开工的关系,前线坑道、射击掩体、后勤仓库、兵营等都只有一个模型,如果不是劳工已经在外围挖开了一道深深的壕沟,恐怕别人还以为这里是鬼子新开拓的一处移民据点。

武田一边察看工程的进度,一边和孙家两兄弟有一句没有一句地闲谈,制高点、交叉路口的火力点和尚未完工炮台,全部进入了孙俩两兄弟的眼中,特别是一处可以隐蔽进入据点的古代地道,也让武田视察的时候,“顺便”让孙家两兄弟看在眼里。

……

深夜,一匹快马在“得儿、得儿”声中,带起一溜灰尘,向绥南区八路军“匪区”疾驰而去。

#

深夜,绥南司令部。军分区的一干参谋们都没有睡觉。

“地方上送来了紧急情报,日军一个补充大队约千余人,押解着四千余人的劳工,进入了席南沟地区,准备在这里修筑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庞大据点!”小五放下电报,说道:“这个据点建成后,将对我三个区产生极大的威胁!

因为是游击区的关系,当地的群众大半被日军尽数卷走,我方绘制当地日军的兵力配置和地形情报遇到困难!”

刘云将目光放在地图上,戴仙兵的目光则放在绥南各主力连队回防的文件上,其他参谋们的目光则落在刘云的身上。

他妈的!刘云忍不住要对着地图骂人了!鬼子的两把尖刀顶在胸口上,侵入绥西区的日伪军要消灭,但是在席南沟地区落脚的日伪军也要消灭,否则到了“五一大扫荡”期间,这里新建的要塞就会成为日寇坚固的物资中转站,对绥远三个区极其部队造成极大威胁!

沉默了半响,刘云正色命令道:“改变作战计划,我绥南、绥中主力部队汇集到席南沟一带待命。”

司令部的参谋们纷纷吃了一惊,据点内有千余鬼子兵,强行吃掉这个据点,恐怕会“消化不良”。

“老戴,我要硬敲开他!”刘云将目光落在地图上的席南沟一带。

“好!”戴仙兵点点头,倒没有过分惊奇。

绥远分区有两个主力团、两个基干团、以及绥中两个骑兵团,合计六个团的主力部队,三个团再配上大量民兵,只要手脚够快,吃掉这个据点也并非难事,而且当地有大量被虏来的苦力,他们也可以成为部队的补充兵员。

“司令员,侦查科并没有得到鬼子在当地布防的情报!”小五有一些犹豫,这样恐怕又会出现第二个伤亡甚重的“清水战斗”。

“还是要打!”刘云略一迟疑,面色果决地说道:“绥西区的日伪军主力在绥西区报复作战后,很快就会撤回去。但是席南沟地带的日军据点则不同,要塞内装备的制式大口径火炮可以直接轰击我三个区,对我威胁实在太大,只能趁着他们的工程尚没有完工,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其拔除……”

“报告!”门外有人突然打断了刘云的话,一个参谋进来大声说道:“司令员,绥南的大汉奸,孙家派人送来了一封信!”

……

第二天早晨,绥远情报室向总参汇报了日军即将在冀南地区展开大“扫荡”的绝密情报(“五一大扫荡”的前奏),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总参就回电,称已经获得日军即将在冀南地区,展开空前“大扫荡”大体动向的绝密情报电报。

刘云欣慰地放下总参的电报,八路军建立的统一情报网络已经日趋成熟,在情报战上的优势已经确立,彭总应该不会再吃亏冈村那个老鬼子的亏了,而且随着情报战的优势确立,冀中区也应该不会丢失了!

繁忙的军分区司令部,参谋们正在搬家,烧毁绝密电报、文件!

“给军区发报。”刘云看了看一片烟雾迷漫的司令部,对小五命令道:“我准备以绥西、绥南主力,配以民兵对敌在席南沟一带的日军发起猛攻!现我绥南区已经进入坚壁清野……

在日寇的作战序列中,守备队都不甚精锐!况且此次被攻击的日寇野战补充队中,甚至还有相当比例的新兵,故此战有较大的把握!”

向上级请战倒不是例行公事,而是中央为了防止部队盲目调动、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下面团一级别的部队调动,需要得到上级的首肯。

两个小时后,军区一直没有发来回复电报。

天亮后,军分区外的大草坪上,绥南主力团和基干团的各个单位,已经从各个驻地赶回来集结完毕。

为了振奋抗日斗志,刘云让参谋部安排了一场,在旁人看来无关紧要的实弹阅兵式!

简陋的看台上,除了军分区首长、地方上的干部以外,还有大批从四里八乡赶来的老百姓,在注目礼之下,八路军进行出征前的实弹阅兵仪式。

“司令员,军区一直到现在都是问这问那,根本就没有给我们肯定的答复!”小五站在刘云的身旁,低声说道:“看意思好像不同意咱们打!”

刘云略一犹豫,目光还是立刻变得坚定起来,“先不管这些!”

军区没有注意到绥远汇报的“娃娃兵”现象(历史发展到这里的时候,日寇从本土招募兵员开始吃紧)!所以怕打不赢、担责任!但是这一仗对于绥远分区来说,却又不能不打!

阅兵式开始后,在文工团震耳欲聋的锣鼓声中,八路军主力部队排着整齐的队列,出现在万众瞩目之下。

首先通过操场的是军分区直辖部队。走在最前面的教导营,他们的全都戴着头盔(分缴获和自造两种),背后插着小工兵铲,装备着根据地最灵巧、威力最强、射程最远的武器(射程达五百米的增程抛射弹、群死群伤的定向地雷、小口径迫击炮、改装机枪等);

紧接着是军分区直辖骑兵中队,除了斥候以外,其他骑兵战士们的头上戴着头盔,肩膀上披着肩盔(防止敌人骑兵的劈砍),将闪着寒光的马刀扛在肩膀上,威风凛凛地从草坪上开了过去;

随后的是已经实现骡马化的军分区炮兵营(一个迫击炮连、一个步兵炮连、一个战车直射炮连,以及一个威力强大的火箭弹连,合计十二门各式炮和四枚火箭弹);

然后是重机枪连(八挺)、特务营、医疗队;

军分区直辖部队过去之后,绥南主力团及其下属的炮兵连,身披藤甲的尖刀连步兵,以及其他步兵等一一鱼贯而行。

在整个队伍中,特务营下辖的辎重队是极其显眼的!在冈村用半年的间积蓄战略物资的时候,绥南区也用了半年的时间,积蓄了堆积如山的辎重,并且还培养了大批军事干部。

在队伍的最后,则是几乎一眼望不到头的民兵队伍,他们装备落后、年龄相差悬殊,并且绝大多数不会参与作战,但是刘云还是把他们给拉来了。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刘云这样做也是必须的!“五一大扫荡”期间,以及这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各个根据地受到沉重打击、抗日焰火低落的时期(这是无法避免的),日寇将使用绝对优势的兵力,在一些重要地方长期驻扎(反复清洗后形成日寇所谓的“治安区”)!

所以为了绥南的凝固民心,这个阅兵式是极其重要的!只有让人民感觉到八路军有力量,他们才不会对抗日事业失望!

李信的年纪渐见大、头顶上也不易察觉地秃顶了,看着越行越远的主力部队,念念不舍地收回目光,察觉到刘云骑着战马带着警卫班就要走,立刻不客气地一把拉住战马的缰绳,说道:“你个狗日的,要是打输了,你也就不要回来了!学日本人破腹自裁吧!”

……

绥南八路军主力浩浩荡荡南下的过程中,不少子弟兵对沿途欢送、观望老百姓打招呼,说准备打大同外围、拓展富庶的山西根据地,而且是和第五分区的兄弟部队一起打仗!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