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帖共赏:浅谈日本的民族性格

linwak 收藏 0 39
导读:佳帖共赏:浅谈日本的民族性格

最近发现军事博客中有一个叫山本的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日本人事实上我也不屑于知道 但既然他要说日本那我就来说说日本吧

在这先给大家讲个人物

洪业先生是一个很学术派的古人,我对他的了解基本限于陈毓贤写的《洪业传》与李零老师的《花间一壶酒》这两本书中所记载的内容。其实说洪业先生是古人,似乎有些不妥,毕竟他去世才不过20多年,他历尽心血写的《引得》在七八十年代给予学者们的帮助几乎可以和如今GOOGLE相提并论,可当我接触到《引得》之时我已经有几年网龄了,所以至今未能看完这本机械化程度颇高的《引得》。


在这里我所要谈的洪业先生,不是想谈他的书或者他的学术造诣,一直让我久久回味的是他与日本人的一段故事


事情是这样的。1941年12月,美日开战,日军到燕大抓人,想抓林迈可没抓到,抓了司徒雷登,还有12个教授,11个学生,其中就有洪业先生、邓之诚先生与现在北大的侯仁之教授。


在那时候,韩国人也是日本人的走狗,而且是放出来咬人、抓人那种狗,他们打起人来逮什么抄什么,下手比日本人还狠,听响动,咣叽咣叽,还以为是武打片,其实韩国人也只是由此自我泄忿而已,但中国人之所以叫韩国人高丽棒子,也是由此而来。燕大的教授落入日本人手中,当时的情形可想而知,很多教授都被整得相当惨。陆志韦牙齿差不多全被打掉,有的人则被灌水龙软管,脸上眼睛鼻子嘴巴都不断注满着水,气管噎塞挣扎着呼吸,直到晕过去为止,所以经常被打得血肉模糊,呻吟着被抬回牢房。


同一个监狱的另一头还关着违犯军规受处罚的日本兵,这些所谓的天皇罪人常被狱吏用棍棒乱打,但吃得很好,有炸肉、炸鱼等,日本军队里纪律严厉,地位很低的军官都可以随便打更低一级军人的耳光,下级被揍了还要深深地行礼道谢


这就是日本人。


但洪业先生的遭遇有点不一样。


洪业被关了一个星期左右,有个韩国人来把洪业领上楼去,进入一个研究班讨论室,现在用来审囚人了,面积大概7英尺宽9英尺长,一头有个小窗,另一头是黑板,中间是张椭圆形桌子,桌上有一叠文件,一个带着日本军帽的日本军官坐那儿读文件。他见洪业进来便挺直腰坐直,那韩国人走到他身边一张小凳子上坐下,对洪业用中国话说:


“请向太君鞠躬。”


洪业觉得他快要50岁的人要向一个20多岁的大兵行礼是个耻辱,便说:


“我对武力鞠躬。”


那军官叫韩国人拿张椅子给洪业,洪业便与军官面对面地坐下来。军官问洪业他的姓名、岁数、出生地、学历、为什么到美国读书,到过日本几次,在日本有没有朋友等等;有时拿了纸来叫洪业把人名地名写下来,这样一问一答半个钟点光景,突然间问题的性质改变了。


“你是不是抗日分子?”


“我是。”(洪业后来才知道,囚人抗日如不明说,就会挨打。)


“你为什么抗日?”


洪业说:“这问题我有两个回答的方式。概括地说,我不得不如此,但你要细说的话,请你给我20分钟,不要打叉。”


军官说他可以有20分钟。


洪业正在等待这机会,他脑子里已预备了一篇演讲,内容也有随机应变加上去的,他说:"我是研究历史的,小时候在中国读中国史,后来到外国读世界史,远东主要是日本史和韩国史。我得到了一个结论,就是用武力来占领别的国家,把别国人民当奴隶,镇压别国人民的意志,只能暂时收效,因为一定会有反应的,而最后一定得报应,报应来时,压迫者有时比受害者更惨"。


洪业便举了好几个例子,西方从亚历山大讲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德王威廉第二。洪业说:“我不仇视日本人民,其实我很钦佩日本人民,但我反对日本的军国主义,而太君是这机构的一部分,你们宣传说因为中国政府腐败,所以要占领中国,中国的军阀是很腐败的,但国民党政府并不腐败,我不是国民党员,国民党有很多作风我都不赞同,但国民党在你们来之前已开始把中国工业化。日本军队先侵占了满洲,然后占据了中国北部,现在居然要与世界各国开战了,什么时候终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一天要终了。战事结束时,日本人民是要受苦的。我可怜日本人民,因为他们受军人哄骗了,当他们有一天觉醒时,便会发现所有的宣传都是假的。你们宣传说日本的目的是要亚洲各国共同繁荣,这完全是骗人的话,为什么是假的呢?看看韩国历史便知道,日本自1885年便对韩国有不良企图,因为韩国人不能保护自己中国便和日本打了一仗,那场战争日本打赢后,便并吞了韩国,现在韩国人不管愿不愿意都被征入日本军队里,做卑微的工作,你们要把中国变成第二个韩国"。


洪业讲到韩国时,那韩国翻译员热泪夺眶,日本军官脸色发白,不等翻译完就叫韩国人把洪业带走,说是午饭钟点到了。韩国人领洪业下楼时,暗地对他说:“你讲得好,希望鼓足勇气再讲下去,我看太君也受感动了。”洪业回到牢房情绪高昂得吃不下午饭,他低声告诉杜超杰他被审的经过时,杜说:“好家伙,日本人吃硬不吃软,你这样他们会尊敬你的"。


下午2点,洪业又要继续演讲,当韩国人叫他"对太君鞠躬"时,他又说:"我对武力鞠躬。"没想到那军官沉默地凝视了他一会儿,便把军帽摘下,退到黑板那一头,用流畅的中国话说:


“我向一个不怕死敢说实话的人鞠躬。"


洪业回忆说:“我忘了我说什么了,大概说我不知太君会说中国话,他说他在大学学过中文。他只是执行责任,他以后再和我交谈”。


那天晚上,军官来叫洪业到他房里请他吸烟喝茶,他们聊天聊到深夜,他说他的名字是黑泽,是个少尉,他问洪业对蒋介石有何感想?洪业说他不崇拜蒋介石,但得承认蒋介石是个有道德观念的人,蒋介石以前是个好烟好酒、好赌好嫖的帮派人,可是与宋美龄结婚后成了基督徒后,那些都不做了,现在日本人把他制造成英雄,因为日本人费那么大力气都抓不到他,他便成了英雄,黑泽听了也非常赞同。


就此洪业直到出狱,一直好吃好喝,有烟有茶被日本人奉为上宾,并黑泽还不时向洪业请教、聊天并且尊称洪业为老师。


日本人最大的特点,办事很认真,而且吃硬不吃软,他们的逻辑是软就该欺负,硬就该服从,不服就打。不但落入手中的他国“贱民”该打,上级对下级,高年级学生对低年级学生,也毫不客气,动不动就一阵拳打脚踢。反过来也一样,如果他被比他更强的人打了,他反而心服口服。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日本人的典型性格,正如刚才所言,吃硬不吃软,用句成语来说就是“欺软怕硬”,洪业是从一种理论与精神的高度征服了黑泽,其实洪业所说的事情一直以一种零散的形式存在于黑泽的头脑里,但总是那么若有若无很不清晰,如今被洪业整理一下有论有据的说出来,等于是将黑泽脑海里那些零散的思维、问题、困惑给整理到了一切,黑泽经过了这次大彻大悟的洗礼之后就完全被洪业征服了,甚至将洪业视为神人。


对于这么一个畸形的民族,只有采用畸形的方法,要么是精神上的征服,要么是肉体上的征服,操刀子、轮板凳怎样都行,就一个原则—把日本人彻底打怕!


二战时期 日本敢偷袭珍珠岛 是因为他们不怕死吗? 不是是因为没有料到美国的厉害误把美国的妥倩政策当做了因实力的不足怯战


低估了美国的实力和美国维护自己利益的决心的后果就是在本土招来了两颗原子弹 也许狂妄自大的日本人不去撸美国人太平洋的虎须 或许他们失败的时间还会往后推一点 仅仅只是推一点 现在日本国内很多人认为自己是败在了美国人手上 为什么会有这种观点存在呢? 因为被美国操刀子,抡板凳海扁了一顿 怕了 这也再次证明了日本人的怕美国人的硬 欺中国的软 事实呢?要不是中国人在中国战场拖住了日本人 把他们拖进了以战养战的深渊里 使国内兵源严重不足 难道会在中国战场还没解决的情况下开辟太平洋战场吗?目的是什么?因为看中了那里的资源 偷袭珍珠港可以说是警告美国人 或者说是希望以此次偷袭重创美国的参战资本和决心 但是结果竭然相反 因为低估美国的战争潜力而加速了其败亡的速度


现在的日本已经由二战时牵着狗的主人变成了一只到处想咬人却被主人牵着 只能乱叫的狗 你当美国会要他乱咬人吗?咬了人要是别人一来气把它打死了怎么办 这可是花了大代价才训服的一只疯狗 连自己都被咬了一口 当然不能轻易被别人打死了 就让他横在路上 对正大步追上来的中国叫两声 吓吓中国 以前中国还是小孩 看到一只大疯狗对自己叫 当然会害怕 但中国现在长大了 明白了一个道理--咬人的狗不叫唤 叫唤的狗不咬人! 现在中国逼的日本越来越靠近主人 为什么 因为他看见中国有根大棒 他怕被打 现在不敢跟中国在东海对顶了吧 一不小心被打一棒的话还不能找主人 美国人嘛 自私自利 养着日本就是为了拦着中国 总不可能为一只狗 两个人打起来吧 最多跟中国交涉一下"哎 你怎么能打我的狗呢?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中国回一句"不好意思啊,我以为它要咬我呢,只是自卫,哪知道这么没用 只是舔了一下,下次会主意"事毕,摸摸日本的头,爱抚一下 日本呢 打了被白打


所以呢 日本不要再挑战中国的底线 中国现在不是以前的中国 虽然现在没有美国硬 但也不是原来那么软 就算不能把你打成我的狗 但打怕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再来说一下山本所说的,让我们在他的博客内留意见不希望听到骂人的声音好我们不骂我们是礼仪之帮我们不管他是不是真能把意见报到日本的内阁那我们就提意见吧他能要政客不去参拜靖国神舍吗他能要日本政府承人钓鱼岛是中国的吗?就算他没这个权力,但我想听听他本人的意见他能以个人身份承认吗? 如果不能,我认为他没有权力在这跟我们探讨中日友好


想当初中国人民是希望看到中日友好的 从我们没要日本的战争赔款就可见一般但现在呢这种局面显然不是中国造成的正是因为日本的无法正视历史从小泉这个民族主义者上台执政到安倍这个右翼分子上台可见日本的民众的趋向不知道下届政府是不是会由叫喧二次进出亚洲的石原慎太郎组阁呢?


日本领导人可以不用下跪来道歉但他敢到南京大屠杀记念馆来鞠躬谢罪吗?如果不敢就不要在这讲中日友好德国二战时犯的罪行不比日本少但人家道歉了在奥斯维新下跪了他们就得到了世界的原谅更得到了世界的尊重他们极力扼制新纳粹主义的复活日本呢?每年的战败日都有大批的右翼上街游行日本政府那时又在做什么?


所以说,山本,回日本吧,不要再刺激我们了同胞们也不要骂人了别忘了我们是文明古国洗洗睡吧明天起来后好好上班做好自己的工作为中国的经济建设做贡献在精神上首先征服日本!


但日本如果继续挑战我们的底线那我们就要向肉体的征服迈进了


山本这套在我们中国是行不通的因为错不在我们,现在到中国来宣扬中日友好不是很可笑吗?跟当年的大东亚共荣有区别吗?先把自己的观点在国内宣传到再来中国吧.攘外必先安内.


自己国内都没做到又有什么资格来要求我们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