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一章 新春佳节,米酒飘香驱“浊气”(二)

晓龙君 收藏 12 6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一辆白牌军车驶进了“中国的五角大楼”,《军营暗处》的作者遥远来到了中央军委。


坐在张司令员对面,遥远显得很不自然,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震撼着他,那是将帅在南征北战、浴血沙场之中沉淀积累转而自然流露出的不怒而威。遥远,身为记者走南闯北,也是见过市面的人,但在张司令员面前,却不自觉地全身发颤,说话也不像以前那样利落了。


张司令员看他了一眼,温和而又严肃地说:“你不要紧张,作为一名部队的管理者,我只是尽我的职责,把事情了解清楚。我想知道你所写的这些情况是否都属实?”


出乎遥远的预料,张司令员的态度很和蔼,完全没有高官的架子,就像一位慈祥的长者。于是遥远放下了犹豫,壮了壮胆,正色地回答:“完全属实。这是我用了近8个月的时间,走访的大量军营、军事机关、军事院校所了解的真实情况。虽然有很多事情,我没有亲眼所见,但都是官兵们亲口所说,我亲耳所听的。”


张司令员又看了看手中的《军营暗处》。


遥远接着说:“其实,我走访军营的目的,本是想宣扬我军的好人好事。因为,那个时候发生了中、M撞机事件,很多报刊都在歌颂海空伟士--汪伟,我想我军之中不应只有一个汪伟,所以我决定亲访军营,寻找更多的汪伟,寻找更多的英雄。”


“一开始我确实了解不少很感人的好人好事,可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几个新兵聊起军营并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光荣,给我的触动不小。但我还以为这是极个别现象,没往心里去,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黑暗事件’让我意识到,这不是简单的问题,也使我改变了初衷,想来个反面教育。之所以起‘军营暗处’这个书名,就是想好好刺激一下军队的管理层。”


张司令员沉思不语。


遥远的声音比刚才大了些:“毛泽东思想的最核心内容就是:实事求是。我并没有杜撰,所有‘黑暗事件’的采访我都有录音记录。您也可以派工作组,去下面核查。我希望我军能够保留光荣传统,永不变色。配合调查,我随叫随到。”


张司令员缓缓打破了沉默,沉重地点点头:“是要好好查一查。”


当天下午,军委会议上,全票通过张司令员所提出的以《军营暗处》中所提出的问题为重点,在近日内对全军开展一次长时间、不间断的整顿工作。并迅速派出若干支工作小组,下去调查、了解情况。


在会上,张司令员强调四点整顿问题:


1、“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落实到军队的建设中去,最根本、最核心的是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坚决维护党中央核心、中央军委的权威,保证党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牢牢掌握部队。要坚持不懈地用邓小平理论武装全军,坚定广大官兵的理想信念,坚决贯彻执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和各项方针政策,自觉服从和服务于党的中心任务和工作大局。


2、各级党委要按照“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学习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始终坚持我军政治工作的生命线地位,始终坚持把思想政治建设摆在首位。要深刻认识“三个代表”对军队思想政治建设提出的新的更高的要求,结合新的形势和任务,进一步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大胆创新,努力把思想政治工作做得更生动、更扎实、更有成效,为“打得赢”、“不变质”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可靠的政治保证。


3、保证“打得赢”首先要保证“不变质”,只有“不变质”才能保证“打得赢”。


4、全军建设、尤其是海军的建设,依然要瞄准世界军事前沿科学和动向,抓战术、战法的研究,抓忧患意识的强化,抓人才的培养,抓战斗力的提高。


会议最后,张司令员打了一个比喻:军人如果不打仗,如果不想打仗,那就会像水果一样,时间长了,就会烂掉!全军要埋头练兵,要培养“有信仰、想打仗的军人”!



海航二师,许多飞行员都请了探亲假回家了。夜间的宿舍区,比起往日来,更显悄静。


忽然,一个黑影出现在高鹏的床前。陈成稍稍推了推他,唤着:“喂,高鹏,找火了!M国人打过来了!”


高鹏安静地躺在床上,鼻孔散着微微喘息。这几天执勤加训练搞得他挺疲惫,像个没心没肺的孩子,睡得贼死。陈成的召唤似乎对他不起作用,好像不拉作战警报,谁也弄不醒他。


陈成放心了,蹑手蹑脚地来到两个米酒罐前,轻轻拿起小勺,小心翼翼地打开罐盖,不发出一点声响,又回头瞅瞅熟睡的高鹏,整个人就像是作贼一样。这几天夜里,陈成总是悄悄地起来,背着高鹏,对米酒搞小动作。陈成知道,这个酿酒步骤看似微不足道,甚至可以忽略不做,但失之毫里,就会谬之千里,少了这一步,米酒的味道会差得很远。


搞小动作的同时,陈成也不忘品尝一美味。舀起小勺米酒,轻轻送入口中,舌尖立刻就感受到一种柔软的抚慰。米酒润喉,酒劲提神,酒香消烦,陈成忽然感觉,在月光下偷喝米酒,也别有一番风情。


“明天早上就可以吃了。”陈成小心地盖上盖子,脚步高抬轻放,犹如在跳太空舞,爬上自已的床,美美睡去。


随着叽叽喳喳地鸟鸣,一缕阳光从窗帘缝中偷偷地钻了进来。宿舍大楼里飞行员们开始陆续洗刷,陈成也一骨碌地坐了起来,转头一看,见高鹏还没有醒的意思,便大叫:“喂,起床啦!”


没有动静,又一声吼:“米酒可以吃啦!”


“哇!”高鹏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床。这个诱惑非同小可!见他头发凌乱不堪,眼睛还半眯着,穿了一只拖鞋就往跑到酒罐前,刚要打开,又回头瞅瞅陈成,小心地问:“真的可以打开了?”


“开吧,可以吃了。”


高鹏打开盖子,清冽的酒香立刻弥漫在空气中,令人微醉。拿起雪白的瓷勺盛了一勺,呷上一口,只觉香在口中,美在心间,眉宇间那早起的痛苦也被米酒的美味所代替,连连咂咂嘴巴:“好喝!好喝!”


一缕一缕地香气冲出了房间,很快充满了整个楼层。隔壁房的段宇闻到酒香,第一个冲了进来,在陈成的邀请下,也来了一勺米酒,米酒酒力淡薄,酒性温吞,香、甜、醇、酽……令他脸色红润,精神抖擞。


“大家快来喝啊!”段宇放开嗓门一声招呼,门口早已聚集了一大堆人随即蜂拥而上。


高鹏自已还没喝够,岂能让别人抢先,况且,米酒再多也不够这么哄抢的。情急之下,高鹏惨戚戚地忙用双臂护住酒罐,心里一个劲埋怨段宇,又不是不给你们喝,瞎嚷嚷什么!不顾身体的冲闯,哧牙咧嘴地叫道:“限量供应!限量供应!”陈成也没想到这么受欢迎,帮着维持秩序。忽然发现,雷明也在队伍之中,陈成不解地问:“雷参谋长你没走啊?”


“走啦!这不,闻到酒香又回来了!”


雷明本来已经到了火车站,但师部突然给他打电话,说是接到了军委整顿的命令,雷明只好取消探亲,返回师部。在回宿舍放行李时,见高鹏和陈成这里的人围着里三层外三层,走近更闻到袅袅酒香,这才想起他俩做米酒的事情,挤了进来。


就在这时,楼内的广播响了,缓解了米酒危机:“所有人员注意,八点三十分召开纪律会议,非执勤人员必须参加!重复一遍……”那严肃口气与节日气氛完全不符,吵闹的房间一下安静了。



几乎同一时刻,全军各部队、各机关收到了军委下达的第XXX号文件有关整顿军纪的文件。文件要求以《军营暗处》中所提出的事件,组织调查工作,并且将调查结果和处理办法上报中央军委。对军队中出现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以及军官士兵酗酒闹事、侮辱妇女、军中性骚扰等严重影响战斗力、破坏解放军形象事件,必须严惩,触犯刑法的则要提交给司法机关。并且再次强调要加强对《三个代表》的学习!


海航一师。白云飞在他认为的“批斗”大会上,灰着脸,把4000字检查又“朗颂”了一遍。台上台下的人都瞅着他,没一个好脸色。


事实上,白云飞认为整顿军纪还是有必要的。如果真像书中所说“几名海军新兵把一个十四岁女孩轮奸了”,那再不整顿,解放军就要变“国军”了!尽管那几名新兵早已被枪毙了!可他觉得还是不解气,应该千刀万刮、凌迟处死!而令白云飞最气的是,书中居然把他和那些军中败类放到了一起。自已“驾机接女朋友”是为了伟大的爱情,岂能和那些龌龊的事相提并论?简直是对自已人格的最大侮辱!


白云飞暗自发誓:遥远,只要让我碰上,定叫你“永生难忘”!



早春,海南周边下起了蒙蒙细雨,轻风吹拂,飘飘洒洒,四处弥漫。海航二师平日威严的景色,被细雨笼罩在薄薄水雾之中,就像水墨画一样恬淡,给军营增添一份诗情画意。


飞行员食堂,陈成望着窗外细雨淅淅,不由得伤感:“好雨知时节啊!”


高鹏却在大声抱怨:“咱们师军纪那严,还整顿什么,一本烂书,也搞得神经兮兮的!”


同桌的段宇也说:“就是,书写得太过份了!太偏激了!根本不能代表真正的军人!”


“你看了没有,书上还说什么,某海航部队,一位年轻飞行员,窃取直升机,飞到市区接女朋友。不知道真的假的?”高鹏对书的真实性表现出极度质疑。


“当然是真的!你们知道是谁吗?”雷明端着餐盘走了过来,坐在高鹏对面。


“谁呀?不是咱们部队的吧!”高鹏和陈成不约而同瞪大了眼睛。


“就是跟你们合作过的海航一师尖刀人物,白云飞。”


“哈哈,是那小子,活该!活该!”高鹏幸灾乐祸,段宇也取笑道:“行啊,这小子也挺浪漫的呀!”


“不知道他要受什么样的处罚?要是从此不飞了,那可就太可惜了。”陈成为白云飞惋惜,雷明解除了他的顾虑:“白云飞可是海航一师的宝贝!他们师长可护着他呢,估计不会有什么事。”


“我还有飞行任务,先走了,你们慢慢吃。”段宇打了个招呼,起身走了。


“好。”高鹏信手夹起一筷子,正要放入口中,就听雷明好心提醒:“别吃,那是姜!”


高鹏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夹起的姜片,送入口中,然后又挑出一块姜送入口中,边嚼边说:“吃得就是姜!”


雷明有些惊讶:“呵,人都是吃蒜、吃葱,不是姜,你到好挑着吃姜。”


“他就是特爱吃姜,邪了门了!”陈成也说。


“我吃姜吃蒜不吃葱!我就纳闷,姜味道这么好,怎么就没人喜欢吃呢?对了,别打叉,刚才说到哪了?对,这书别的不说,最可气的是,最后一章作了一个总结性预言!说什么,如果军队不整顿,任其腐败下去,在未来的某年如果要打造‘航空母舰’的话,那也将是‘豆腐渣航母’!你说这话多恶毒,简直就是诅咒中国海军!”高鹏脸上的表情就像与作者有不共戴天之仇。


雷明却为作者辩护道:“其实,还是应该善意理解这些看法。人民群众还是对军队很关心的,我看作者的字里行间也透着一股‘狠铁不成钢’的味道。谁都希望自已的军队强大,‘豆腐渣航母’这个说法,也给军委高层提个醒。航空母舰是关系到海军命运、国家命运的东西,要么就不搞,要搞就一定要搞好,不然就是个靶子!”


“我不是这意思,我军是中国共产党缔造和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是人民的子弟兵。她来自于人民,服务于人民,一切为了人民。人民军队人民爱,人民军队爱人民。98年,抗洪抢险,往水里跳的,都是咱们解放军!部队胜利完成任务,准备撤出灾区时,成千上万的群众自发地为部队送行,敲锣打鼓、送鱼送肉,十里长堤、依依不舍,那场面之感人,那场面之动人,没有在现场的人是无法体会的!那个时候,在当地老百姓家里用得最多的横批就是:共产党好!解放军好!”


雷明一摆手,“你说得不错,但是不能太主观……”


“这不是主观……”高鹏还不服气。


“听我说完。咱们军人啊,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在这个信息社会,各个各样的思想文化,甚至包括腐朽的思想文化都会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军营,影响官兵的思想和行为。所以,我们只有认真学习‘三个代表’精神(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把‘三个代表’学进骨子里、化在血液里,才能不为错误思想所迷乱,不为‘酒绿灯红’所诱惑,不为名利得失所缠绕,才能永葆革命军人的纯正本色,才能肩负起保卫国家安全,维护社会稳定的庄严使命,才能在新时期,保证人民军队‘拒腐蚀、永不沾,打得赢、不变质’。”


理屈词穷的高鹏,无话可说低头喝汤。


这时,炊事班长笑脸端来四碗煮好的酒糟,“酒糟里我给你们煮了几个汤圆吃,就算提前过十五啦!”酒糟散出淡淡的酒香和清甜,一颗颗米粒均匀地散布在乳白色的液体中,令人不由自主想到一个词:琼浆玉液。


“哎呀,段宇走了。”陈成发现多出了一碗。


“哈哈,有我呢。”赵辉坐到了段宇的位子上,接着岳征等人也被酒香吸引了过来。六个人怎么分四碗酒糟汤圆,大家的眼光不约而同地转向了高鹏,谁知高鹏竟连往嘴里塞了几个,腮帮子涨得鼓鼓地就像蛤蟆的肚子。


晚上,陈成值勤去了,高鹏从食堂回到宿舍,刚打开电视,就听到我外长加重语气地说:“我再强调一次,黄岩岛历来就是中国领土!”原来,下午的时候,F国海军在黄岩岛海域扣押了我国三艘渔船,共一百多人。当时,师里曾拉响过警报,但又很快解除了。高鹏越看越气,只有抗议没有行动,谁都敢对中国说不!


火气上来了,就觉口渴,环视四周,高鹏竟发现还有一坛未开封的米酒。趁着陈成不在,正好喝个痛苦!随米酒入口,堵在胸口恶气一下通了,就像水从高处涌向低处,爽啊!


米酒糯而香醇,甜而不腻,与其它酒类大大不同。高鹏想起小时候偷喝白酒的情形,看着大人们聚在一起就离不开酒,时常敲碗敲桌,就像一个个梁山好汉,自已的心就痒痒,趁着大人门推杯换盏之际,便忍不住地偷偷呷上一小口,哇!顿时感觉有一条毛毛虫爬下了喉咙,火辣辣的痛,还剧烈地咳嗽,眼泪鼻涕一起流。


白酒过于刚烈,喝多了伤身子;啤酒涩涩发苦,口感太差;红酒又华而不实,女人喝的酒;外国名酒虽说也不少,但他们毕竟不属于中华文华,你再怎么喝,也喝不出个什么名堂。如此说来,只有米酒称得上琼浆玉液,甜得纯正、鲜美,浆粘液稠,口感极佳,无论男女老幼都能喝,况且对身体有百利而无一害。


高鹏越想喝的越多,越喝越这样想。夜里,陈成执勤回来,见高鹏睡得很死,便偷偷来到酒罐前,一掀盖子,眼睛猛地瞪得像灯泡一样,罐子里只剩下干巴的酒糟,无可奈何地转过身望着酣睡的高鹏:“这小子,把一罐酒都喝了!”


此刻,高鹏正在梦中回味那米酒的芬芳,而《军营暗处》与“黄岩岛争端”带来的烦心事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海航一师。


健身房里空荡荡的,从里面传来有规律的金属碰撞的声音,每一次都是那样的铿锵有力。


白云飞平躺在凳子上,杠铃在他手里紧紧握着,随着一声声发力之音,沉重的杠铃被一次次举起。速率并不快,透着一股认真劲,随着训练的深入,汗水开始在他的脸上汇聚,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像是从胸腔里挤压出来的。肌肉在瞬间凝聚成一个个结实的个体,极限抗起赋予它们的压力,脑中不断重复着:“要发力!要努力!”


虽说是自我练习,而力量训练又总是枯燥单调,一般人不堪忍受,而且身体的每一根骨头正在高强度力量训练面前发出强烈抗议,但白云飞仍不放松,一是一,二是二,看不出一点马虎。昨天晚上上面派来的检查团走了,自已与师长也都领受了降衔处分。但“飞行执照”保住了,现在除了恢复训练,其他什么也不想了。


“99,100!”随着一声低吼,白云飞放下了杠铃,起身放松。这时,徐腾也来到了健身房,笑呵呵打了个招呼,然后上了跑步机,开玩笑地说:“云飞,准备怎么过情人节啊?”


白云飞正伸胳膊伸腿,徐腾的话一下提醒了他,忙问:“对了,今天几号了?”


“13号啊,怎么了?”


“坏了,我还没给Adrianne打电话呢。”白云飞丢下一句,跑出健身室。


徐腾摇头一叹:“嘿……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早春二月,风和日丽,空气清新,花园里繁花似锦,大地散发着诱人的清香,一对对情侣出双入对。今天是情人节,Adrianne如约而来,白云飞却提不起兴趣,高兴不起来。他始终忘不掉,来之前Adrianne喋喋不休地一句:“你要不是提前买票了,我根本就不会去!”当时,白云飞恨得直咬牙,心想:这算什么呀,可怜我啊?不爱去,就别去啊!电影票我又不是买不起!但转过头一想:还是算了吧!都到这了,要是这么说,adrianne肯定不去了,忍了吧。一路上故作笑脸:“行行行,下不为例,成了吧?”


电影院里Adiranne看得很投入,早已被火爆的特技、搞笑的对白、离奇的情节和带有冲击力的视觉效果所征服。白云飞却不是个滋味,原本应甜蜜的情人节竟令他格外难受。



经过一个多月的集中整顿,解放军内部严惩了一批严重违纪人员。


在判决大会上,张司令员从容地讲道:“早在建国初期,毛泽东同志曾高瞻远瞩的指出:紧紧地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就是全军官兵的唯一宗旨。当然,有人会说:新世纪了,这样的价值观还能坚持多久?隔代的政治教育以后还能保持军队的政治本色吗?是的,有些人在金钱、权力和美色的考验面前纷纷翻身落马,蜕化变质。他们之中,有的信奉‘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于是见钱眼开,得贪就贪,成了被金钱支配的奴隶;有的信奉‘有权就有一切’,以权谋私,无法无天,被群众侧目而视;有的信奉‘人生在世,享乐二字’,于是一天到晚把心思用在吃喝玩乐上,挥霍无度,醉生梦死,丧失了一名革命军人应有的骨气!做了有损我党、我军的形象和声誉的事情,走向党和人民的对立面!”


“想想,这些人也曾立过战功、受过嘉奖,可今天竟会堕落到如此地步,可恨可怜啊!但是,为了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色不变,为了保持人民军队的战斗力不减,杀掉这帮人,绝不可惜!”


“人民军队只有履行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才能永葆其先进性;人民军队只有始终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才能永葆其生机和活力;人民军队只有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才能永葆其政治本色。在新形势下,人民军队只有坚持不懈地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武装官兵头脑,使之成为强大的精神支柱和行动指南,才能把我军建设成为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为祖国富强,人民富裕,民族复兴作出贡献!”


充满士气的掌声响彻全场。


转眼间,已是四月中旬。北京站,遥远随着检票人流向前蠕动。这次,他受张司令员秘密委托,又背起了行囊,带上心爱的相机,准备再次走访各部队,核实全军整顿情况。



此刻,南海。星罗密布的群岛映衬着湛蓝的天空,碧波上,渔船扬起了风帆,一张张硕大的渔网撒向了海面,渔民们个个摩拳擦掌,今天一定要来它个虾满篓、鱼满舱!


忽然,一阵轰鸣由远而近,一抬头,两架SU27展翅如屏,似一道闪电般冲向碧空,刹那间消失在视线之外。机翼上,红日蓝天,碧空如洗;机翼下,波光粼粼,浪花起舞;机头尖锐的空速管,刺破由若干空气分子组成的一道看不见的激波阻力;机尾身后,留下一环环飞翔的气浪,弥久不散……眼前的世界瞬间消失在身后,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充满活力,带走你的呼吸你的灵魂,追风的感觉,爽!


当耀眼的强光刺进座舱,高鹏知道他们已翱翔于云层之上。环视身下,棉絮状的白云翻腾着连成一片云海,漫无边际,不禁联想起自已那舒适柔软的床……有一种想打开禁闭的铁壳而投入其怀抱的冲动。


穿越蒙蒙云雾,天空一下无比开阔,陈成顿觉神轻气爽,身心如被滤过一般明净纯和。想起刚进飞行学院时,教官说过的一句话:无论什么人只要你驾机在天上兜一圈,年老的人会感到你仍然年轻;女士会感到不亚于男人;男人会感到你能去征服一切……驾机飞行能给人带来的最大感受就是--自信!


“天光注意,在你空域发现一架EP3,方位XXX……驱逐该机!注意,没有命令,不得开火。”无线电传递着雷明镇定的声音,也带来了人之常情的紧张。


提起EP3,高鹏就想到了王伟,火气就不打一处来,撩了一眼长机陈成:“一号,听说前苏联有架SU27给挪威的侦察机开了堂是吗?”陈成担心他冲动,叮嘱道:“我是长机,你要听从命令。不可乱来。”高鹏眼光一闪:“明白。服从命令。”


两架战机侧转划过一道弧线,随即尾部喷出锥形火舌,就像战马被人突然抽了一鞭,“嗖”地一下不见了。


数里外的EP3缓慢而行,指挥官换成了谨慎的皮特。然而,随着SU27临近,舱内立刻有一种紧张的感觉,“撞机事件”会不会重演?皮特想起临行前,查尔斯对他嘱咐:一定要确保飞机和人员的安全!


“转向十度……”说话间,两架SU27已呼啸而至,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以间隔不到百米的距离擦着EP3机身两侧飞过。吓得皮特大叫:“不,立刻返航!返航!”


当陈成和高鹏划出一道美丽弧线,调转过来后,却发现EP3已远离领空,逃之夭夭了。“怎么跑的这么快?”高鹏不解,陈成一笑:“还不是怕你啦!”


“我们遭到锁定,请求反击!请求反击!”


“天光注意,暴风雪与F舰遭遇,处境危险,你们立即支援!”


随着无线电传来仓促的声音,另一侧的海面上,渔船燃起的大火与F国护卫舰烟囱冒出的滚滚黑烟把碧海蓝天瞬间渲染成战争的色调,天地间仿佛泄露出一股邪魅气息,让空气中剎时笼照在恐惧之中,紧迫感随着肾上腺素一同飙至极点!


原来,就在高鹏和陈成驱逐EP3之时,海南岛鱼管所收到了求救信号,“琼1047”号渔船在黄岩岛东北海面,遭到F国军舰的攻击!在坐镇A50的雷明调派下,段宇与赵辉的两架SU27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与F国护卫舰相持不下。


F国舰长凶神恶煞;段宇和赵辉目光尽赤;护卫舰蛇行机动,留下S形尾迹;SU27大角度俯冲,迅雷不及掩耳;“轰”地一声,防空导弹喷着火舌蹿了上去;“啪!啪!啪!”红外干扰弹和箔条干扰弹径向散布,战机尾后瞬间出现数朵礼花和金属丝云幕……胜负难以预料!


(红外干扰弹释放出的频谱能量模拟出飞机外表受高速气流摩擦生热的较低温度,极为相似;而几何形状的箔条云,表现出的雷达散射截面积就像是一架真正的飞机。)


“二号,我们过去!”陈成呼叫。


“明白。”高鹏应答。


雷明又补充道:“注意!情况允许,可以开火!再重复一遍……”


两架战鹰喷出愤怒的火焰,剪云破风,像一把磨砺锋利的剑,劈开天空的宁静,疾驰。可没飞多一会儿,高鹏就发现两架返航的“暴风雪”。段宇和赵辉解决了战斗,用反舰导弹表达了13亿人的愤怒!后面的事就交给水面舰艇部队啦……


四架战机合兵一处,飞向加油空域。高鹏远远地看到,云层上方一架轰6改型的空中加油机,装载着8000多公斤航空燃油,展开两个长长机翼,带着机翼下2个加油吊舱,正缓慢前进。


“授油一号,我们已经看见你了。申请加油,密码:XXXXXX,完毕。”陈成作为长机代表呼叫。


“密码正确,批准授油,进入授油程序!完毕。”加油机机翼两侧放出两面根约30米长的软管,软管下的黄褐色信号灯不断闪亮。高鹏和陈成全神贯注,双手不离驾驶杆和油门杆,每一个动作都一丝不苟。两架战机小心翼翼地作着“腋下飞行”,缓缓靠向加油锥,不断调整位置,4米,3米,2米,1米……对接成功!受油管伸入锥套,自动锁紧,锥套与输油软管相接,燃油输进战斗机。之后,轮换段宇和赵辉……


加油完毕,四架战机两两分开,再一次穿越在蓝天白云间。



次日,F国国防部长曼联看过“黄岩岛冲突”内参,气得在办公室里团团转,不停地叫骂着:“混蛋!混蛋!混蛋!”


秘书敲门而进,“M国国防部长拉姆斯先生来了,正在客厅等候。”


“拉姆斯来了!”曼联顿感眼前一亮,对着镜子略微调整了一下着装,“嘿嘿嘿……”地几声奸笑,像是想到什么坏事头上,然后大步向客厅走去。


2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