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三十九章 策划南逃(下)

六指君1 收藏 35 10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三十九章 策划南逃(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绥远分区三块互不相连的区,就像一个“V”字一样,呈现在这块青黄交加的土地上。其中绥西区和绥中区分别是“V”字上部左右的两个角,绥南总部则是“V”字下面的尖。

随着冈村执掌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华北日军渐渐地占据了战场的主动,日伪军也加大了对绥远北方草原的打击(即绥中区)。这也使得那些骑墙伪系开始动摇起来,绥远的伪军高级军官、伪地方政权都认为“八路军不行”了!

在张家口的伪蒙古军政府的德王,从日本考察回国之后,马上对伪蒙军下达了“配合‘皇军’清剿八路军”的命令,以稳定草原对外输出战略资源的线路。

绥中区野外,八路军骑兵两个团陆续集结待命。因为军情紧急、部队随时可能开拔,一干主要干部甚至都没有下马,一部电台就摆在地上,一个机要员正在与军分区进行联络。

“报告!”一个参谋拿着一份电报递给马常青,又补充道:“晋绥军区司令部已经下令,给予咱们绥中区新编骑兵第一旅的番号!任命马团长为绥中区新编骑兵第一旅旅长兼任原骑一团团长,吴政委为骑兵旅的政委兼任原骑一团政委!军分区安排的几个作战参谋,和其他相关干部就在这几天到达,准备帮助咱们新编骑兵旅组建旅指挥部。”

骑兵团团部的一些干部纷纷面带微笑、庆祝般地向马常青和吴东水看过来。

马常青的脸色平静如旧,对参谋问道:“军分区有什么战况指示吗?”

“军分区暂时还没有新的指示下达!”参谋大声回答道。从这段时间的指示来看,军分区一直强调部队不能有太大的伤亡、不打无把握之战!

马常青看了看吴东水,沉声说道:“政委,既然军分区没有明确的指示,我想打这一仗!”

日寇特别是伪蒙古系,一般缩在乌龟壳中轻易不会出来,即便是出来进行“治安”行动,也是捞一把就走,很难对其进行包抄聚歼!现在这帮伪蒙古军好不容易伸出头来了,虽然上面的命令暂时还没有到达,但是突现的战机却不能久等下去!

吴东水也倾向于对日伪开战,正准备提出自己独特的看法,开始那个参谋又回来了,拿着一份电报大声说道:“军分区发来了新的指示!准许我们对敌展开猛烈反击,但是不准与日本人打、不准与李守信伪军一系打,只准许骑兵旅全力突击德王一系的伪军!要达到打一部、争取一部的目的!”

吴东水轻微点点头,司令部是什么都考虑到了!

打日本人要对付出重大伤亡,李守信一系伪军的态度尚处在摇摆不定的境地,不值得打,所以就只能打叫嚣得最厉害、装备和战术能力最差的德王系。

“好!立刻给军分区司令部汇报,德王的两个师都驻扎在白庙一带,今天晚上就包了他的饺子!”马常青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虽然军分区的附加条件挺多的,但是总比没有仗打要强多了!

片刻后又转身对骑二团的团长——自己的小舅子白易山,用蒙语正色命令道:“白团长,我从骑一团拨一个连给你(两百人马),德王的第七、八两个骑兵师就驻扎在白庙一带,你敢不敢率部迂回包抄攻击?”

白易山虽然身为团长、并且按照原来的历史进程加入了八路军,但实际上一直都在执行剿匪、骚扰日军后勤线的任务,没有打过大仗、恶仗!同时,该团除了政工干部以外,大多是白家作为嫁妆送来的私兵(奴隶),和一些招收的新兵,战斗力有点让人担心!

注:历史上就是由白易山担任赛北二级军区的绥中分区司令员!草原上因为频繁战乱的原因,土匪、马贼、溃兵一直很多。白易山用雷霆般的“重典手法(据说杀人如麻)”,才稳定了绥中区开拓的局面!甚至到了“WG”结束后,草原上因为“WG”造成的大批土匪,也是依靠白易山用老练的手法(此时刚平反),又打又拉才得以最后搞定(那些前任都束手无策)!

面如铁铸,肌似刀劈的白易山一回头,用汉语简简单单地回答道:“敢!”又傲然说道:“我不要你的兵!”

当初白易雪嫁给马常青、绥中区成立骑二团的时候,因为后勤方面的原因,骑二团一直只有两个中队(两个连)、四百余人左右的兵力,与骑一团近九百余人的人马相差不止一倍!

“这是命令!”吴东水笑着制止道:“都是GCD的部队,何来你的我的?”

白易山立刻察觉到自己被人误解成了“山头主义错误”,马上辩解道:“人多了显不出我的本事……”

“少废话!你现在就带人走,晚上再用电台联络!”马常青不客气地打断了白易山的话,片刻后又柔声命令道:“单独带兵出去后,在纪律方面要听铁政委的话,特别是不准喝酒,不然回来了我饶不了你!”

“知道了!姐夫!”白易山突然咧嘴笑了笑,策马转身就跑,骑二团的纷纷跟上。

凌晨四点,寂静的白庙。

在黑暗中不时地传来一阵阵沉闷的马蹄声,在月光的照耀下,可以隐约发现大队骑兵用布片和棉絮裹着马蹄、用各式套子套着战马的嘴巴,悄无声息地迂回接近了白庙。

从绥中区各地抽调过来,支援作战的民兵有近两千人,这些身着杂衣的民兵,或骑着马、或扛着马刀、或者背着老式步枪和担架,远远地跟在主力部队的身后。

四点半,一枚信号弹土制信号点升上了天空,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十里之外都能看得到这个光芒由盛转衰信号弹!

“敌袭!”白庙伪军驻地内传出一声嚎叫,打破黑暗的沉寂。几枚迫击炮炮弹带着啸叫声重重地砸在白庙灯火辉煌处,在“轰、轰、轰”的接连爆炸声中,白庙驻地的伪军荒做一团,一些人竭力拢住惊扰的马群,另一些伪军则纷纷衣冠不整地跳上马冲出来反击。

不到一分钟迫击炮炮火急袭完毕后,八路军出人意外的没有全线攻击。很快,恢复过来的“蒙古军”挥舞着马刀、大声呐喊着冲出来(德王系的骑兵师没有炮火),借着月光的微弱月光,可以模糊地发现伪军骑兵师的驻地,已经整个动了起来!

面对越来越密集的马蹄声,刀出鞘、枪上膛的八路军骑兵大多有些焦虑起来,不明白为啥还不发起反击?!就连一些战马听到对面马群的嘶叫声,也不安地转起了圈!

“轰、轰、轰……”连续几声震天巨响,伴随着强烈、刺眼的光芒,几枚带着强烈刺激气味的迫击炮弹落入了敌群。这次突如其来的炮击,除了给予伪军骑兵的冲击部队巨大杀伤以外,还使得伪军骑兵的战马发生了“惊群”——纷纷掀掉身上的骑手、掉头就跑!

剧烈的爆炸声还没有来得及平息,沉闷、密集如同雨点般的马蹄声骤然响起,大批八路军挥舞着马刀、高声喊着口号,向乱成一团糟的伪军骑兵沉重地压来。

在黑暗中,伪军骑兵虽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并且还不知道来了多少八路军,但却丝毫不顾自身的伤亡,进行凶猛反扑!两军交叉的时候,军刀砍入肉体的钝声、霰弹枪沉闷的轰击声、手榴弹的爆炸声、狂暴的吼叫声,各种声音交织成一片。

一些被霰弹枪打成筛子而濒死的战马,悲惨地长声嘶叫着直立而起,然后连人带马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八路军的铁骑艰难地撕开一道口子之后,丝毫不与伪军纠缠,踏着伪军人、马的尸体,迅速向白庙日伪军的指挥核心猛冲猛打。

这场骑兵之间的较量,从一直凌晨打到了早晨。伪军虽然人多势众但却渐渐不能支持,并且开始向外渐渐溃散!随着率部迂回的白易山,突然率轻骑迅速插入伪军第七、第八师的联合指挥部,极大地加快了整个战场的胜利局势走向!

……

归绥李守信官邸,天还没亮。

“司令!”一个歪戴着礼帽、且还没有礼貌的人破门而入。

李守信才起床没多久,一抬头却发现居然是德王的重要亲信——被誉为“圣人”的吴鹤龄,不过此时吴鹤龄似乎遇到了什么难堪的事情。

“司令!德王的第七、八两个师已经被八路军击溃了!”吴鹤龄急迫地说道:“请司令一定要伸出援手!”

李守信的脸色沉寂下来了,看了看吴鹤龄,几秒钟后嘲弄着说道:“我早就劝过他,让他少打八路军的主意!”

德王手下一个师只有五、六百余人,两个师即便是加上马夫、后勤辎重人员,也没有八路军两个团的人马多!且八路军骑兵在草原上来去如风、非常狡猾,他们和日本人打几年了,德王的那两师烟旅岂是他们的对手?!

“司令!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吴鹤龄丢掉了平常的温文尔雅,哀求着说道:“往日司令和德王虽然有诸多的恩怨,但是司令忘记了我们都是成吉思汗的子孙么?”

德王的手头上,只有四个骑兵师加一个警卫师的微薄兵力,万一被八路军成建制的消灭两个师,恐怕华北方面军会跟着落井下石,以取消德王这两师的番号,来仰止分裂野心极大的德王(德王去日本进行‘国事访问’,就是为了游说日本高层支持东蒙古‘建国’)。

李守信立刻皱起了眉头,德王万一没了兵权,恐怕在张家口的“联合政府”中,就只有象征性的地位了!这对于李寿信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虽然东蒙古的内部事务分成三派,但实际上却都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利害关系!

片刻后李守信狠狠地瞪了一眼吴鹤龄,不解恨地说道:“我可以帮这个忙,但是……”

“那好!请司令即可出兵!”吴鹤龄打蛇随棍上,着急地说道:“现在这个时候,白庙一带的防线已经被八路军骑兵所冲垮,七、八两个骑兵师的残部,恐怕来不及向黑石旅团靠拢,就会被八路军彻底消灭。”

李守信给身旁的贴身副官丢了一个眼色,副官点点头后立刻出去了。

“司令这是……”吴鹤龄疑惑地问道。

“我准备让治安警备队以内部不稳为由撤离战区!”李守信意味深长地对吴鹤龄说道:“八路军不但不会追击我的人,也会放过德王两个骑兵师的残部!”

吴鹤龄一愣,立刻感觉到李守信话里有话,又狐疑地看了看自信满满的李守信,恐怕这个“蒙古军”司令早已经与八路军私下曲通!

“听说你这段时间不到我这里来,是因为你已经开始戒烟了?”李守信转移话题,笑呵呵地问道:“我这里有一些上好的戒烟丸,你不妨拿去试用!”

虽然吴鹤龄是政敌的重要亲信,但因为其本身才干,以及身为“参议府议长”的关系,李守信一直都非常看得起他,俩人私下的关系也不错!

吴鹤龄松了一口气,既然李守信肯答应帮忙,事情就不会再有什么差池了!礼貌地说了一句“谢谢司令”后,就要急匆匆地告辞!

“来了就坐一会儿再走吧!”李守信挽留着说道:“我还有一些事情还同你商量!”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吴鹤龄。

吴鹤龄仔细一想就马上明白了,随着“蒙古军”陆续恢复建制,这次私下商量恐怕是为了向各盟内征兵,以补充蒙古军的缺额的事情。

烟雾环绕的密室中,李守信惬意地放下烟枪,看了看一旁沉思发呆的吴鹤龄,笑着问道:“听说德王准备南下?”

吴鹤龄如同被电击中了一样,不敢相信地看着李守信,随即不到半秒钟的时间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我只是猜测而已!”李守信笑容可掬的面具下,也一样隐藏着巨大的震动,没料到八路军那边传来的消息是真的!德王再次动了南下的心思。

“明人不说暗话!”吴鹤龄死死地盯着李守信,一只手下意识地按到了腰间的一只小手枪,“如果德王真的要南下,不知司令意下如何?”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李守信看着吴鹤龄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转身走到窗户前沉思了几秒钟,说道:“看在我们都是成吉思汗子孙的份上,我给德王提一个醒,连八路军都知道了他的计划,日本人肯定更瞒不住!”

“司令……”吴鹤龄的喉咙有些哽咽了。

“算了,不说这些事情了!”李守信转移话题,笑着问道:“我一直不明白,你既然是平津地区毕业的大学生、洁身自好之人,为什么和我们一样也‘落水’了?”

这个时候在延安和重庆,有很多平津地区毕业的少数民族知识分子,极力反对德王建立卖国、卖蒙古的“自治政府”,并且还给德王扣上了一顶蒙奸的帽子。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吴松龄的脸色迅速变了,摇摇头愤愤地说道:“当初事变时,我一直在南京,如果不是当初在军政部见到了一张绝密全国战略地图,发现上面把标志军队布防的箭头都搁在黄河南岸,我也不会北上当蒙奸!”

说到这里,吴鹤龄“腾”地站了起来,“咚”的一拳头砸在烟桌上,咬着牙齿说道:“中日还没开战,国民党就已经放弃华北!至于边陲蒙疆更是整个扔掉!匹夫蒋介S曾经私下发电报给德王,要求德王‘留在当地训练军民、忍辱负重以待将来’,叫德王暂缓投降,然而国军自己却退守至黄河以南,据说是‘以争取外援’!

这个荒诞的命令简直就是无稽之谈!蒙古地区完全被日本人所控制,日本人决不会容忍德王在蒙疆反日!德王根本不可能‘以待将来’、也不可能‘暂缓投降’!

若不是国民政府不珍惜边疆、若不是我感到抗战无望,又怎么会带着‘蒙奸’的帽子,回来协助德王拯救成吉思汗多灾多难的子孙?!”说完后,吴鹤龄目光炯炯地逼视着李守信。

李守信稍微有些吃惊,没料到吴鹤龄居然会直言不讳地明说出来!当然,李守信对德王的品质却并不以为然,从多年的交往来看,德王的政治野心决不止如此!

片刻后,李守信好心好意地低声劝说道:“你是成吉思汗子孙中了不起的人才!不过你也要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在人前万不可这么说,日本人可是一直盯着德王和你!”

“无妨!”吴鹤龄冷笑着说道:“我早已在人前如此说话!日本人也早已知晓!”

历史上如果不是德王护着吴鹤龄,吴鹤龄早已死在日本军部的暗杀之下!

李守信顿时沉默了。德王与日本人合作一贯不愉快,此次在日本游说建国又告失败,并且还引起了日本军方的嫉恨(所以才会卖力的派兵参与攻击八路军)!现在又有两个师被八路军重挫,日本人不但不会安慰,肯定还会落井下石!到时候德王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

片刻后,李守信又压低声音说道:“虽然德王的南下之心一直没有断绝,但是重庆方面要求德王的逃脱线路,是先到张家口再到归绥、然后潜入包头最后渡黄河,这条线路极为惹人注意和发觉!”停顿了几秒钟,神秘地说道:“我倒是有一条路可以供德王选择!”

昏暗的光线中,吴鹤龄眨了眨眼睛后,也凑上来低声问道:“司令的意思是先从张家口再至归绥,然后再突其不意地借道八路的晋绥军区南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