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 第一部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十五章 血海磐石

红色海盗 收藏 2 37
导读:忠诚 第一部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十五章 血海磐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2/


道歉:因为工作的原因,更新的慢了,请关心我的书的朋友们原谅!谢谢大家的支持!!!!

刺刀相撞的铿锵声,冲锋枪清脆的点射声,刺刀捅入人类脆弱的肉体的闷响和人类绝望的惨叫;还有不时响起的,中国士兵同归于尽时的叫骂和拉响的手榴弹的爆炸声在鲜血沁透了泥土的山坡上混杂成人类末日的地狱景色。

人数上占据着绝对优势的日本军人胆寒的发现,面对的不是一群军人,更像是从地狱中冲出的神魔,他们不知道痛苦,不知道恐惧,破烂的蓝灰色军装上满是血迹。他们非常的没有武士道精神,冲锋枪、驳壳枪、手榴弹,全在极近的距离使用,仿佛完全不在乎使用者自己也在武器的威力范围内。他们好象不知道什么是死亡,往往几支刺刀一起刺进一个中国人的身体中后,中刀的中国人却大叫着硬带着身体里的刺刀扑向对手,手中或者是胸前还带着颗冒着烟的手榴弹。

在这种以命搏命的战斗中,人数的多少已经不再是问题,双方拼的是必死的勇气和坚韧的意志。

当苏正伦举着冲锋枪带着警卫排的战士吼叫着冲出时,已经被中国军人的意志惊破了胆的日本兵狂叫着转身逃跑了,完全不顾兜屁股扫来的子弹。

后逃的敌军和正在冲锋的攻击部队撞个正着,正好挡着了攻击部队的火力,而中国军队的轻重机枪则毫不犹豫的狂扫起来,把还未完全进入攻击路线就被逃兵冲垮了队型的日本第二波攻击部队打了个淅沥哗啦,狼狈的败兵混在一起逃了回去。

谷寿夫中将失神的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可怕的军队!可怕的中国人!”

他回过头,对着举起军刀,正准备命令督战队开火的军官挥挥手:“命令部队休整,医护兵照看好退下的伤兵。下来的部队统统的带到后面休息。他们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职责。让他们和别的部队暂时隔离。命令预备队准备攻击。炮兵对中国军队的阵地进行炮火覆盖。请求空军支援,对中国军队的阵地轰炸。”

他不理会正用惊奇的眼光看着他的部下官佐,走进了掩蔽部。

他需要安静一下,因为对面的中国军队的作战意志让他感到了恐惧。

他自认为非常的了解中国军队了:训练不足,纪律涣散,将无战意,兵无忠诚,装备落后。而且从战争开始以来,他遇到的也大多是这样的军队。虽然有那么几支部队的战斗力还说的过去,但是来自中国政府上层和军队内部的争斗也让他们败在了皇军的军刀下。

可是从上海战役以来,他连续的遇上了几支拥有强大战斗意识的部队,从在上海的小巷子里血战的中国88师,到死守四行仓库的八百中国军人,他看到了这个东方古老民族几千年沉淀的坚韧和热血,还有不屈的精神。

但是那些还是比不上今天他看到的:数百人依托临时的阵地,在没有大炮、飞机、战车的劣势下,他们用肉弹来对付帝国的钢铁炸弹,用血肉死死的阻挡住了他2万余人的精锐武士。

“如果中国军队都是这样的话,我皇军将要失去多少的战士?中国的征服也将是遥远的事情!”他坐在行军床上,感到心惊肉跳。

更让他担心的是,他在败退的士兵脸上看到了永远也不应该在帝国武士脸上出现的东西:恐惧,还有绝望。他知道,是对面的中国军队的表现让他的训练有素的精锐武士的士气落到了最底,才会让这些心中充满武士道精神的士兵变成这样。

“洗去恐惧和耻辱的东西,只有鲜血!”谷寿夫中将眼中出现了一丝一丝的红色血丝,透出阵阵的杀气。

李礼成弯着腰在阵地上奔跑着,视察着阵地的情况;这还是他第一次巡查自己的阵地。

战斗的激烈是他没有想象到的,以至于连视察阵地的时间都没有。好在宪兵部队的训练因为执行任务的原因,对小部队单独作战比较侧重。在没有得到上级明确的指挥命令的情况下,各个被战火分割开的小部队依靠班、排、连等级别自动的组织起来,自主的进行着战斗;当失去自己的直属长官后,军衔最高和军龄最长的自动成为新的指挥官。

这有别于中国军队指挥习惯的方式让陷入苦战的宪兵一营在鬼子的炮火和攻击下坚持了下来。但是也就是因为这样,部队的协同作战不那么和谐,许多的战士就是因为各种的小小失误而牺牲。

当李礼成把整个阵地巡查一遍后,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怎么的,脸色苍白的坐到了被鬼子的炮弹炸伤了胳臂的 苏正伦身边。

他从苏正伦嘴里夺下半支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半支香烟就到了嘴角。

苏正伦并没有因为李礼成强抢香烟的失礼而生气,他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才让一直表现的温文尔雅的李礼成失去了一贯的表现。

丢下烫痛了嘴角的烟头,李礼成苦涩的对苏正伦一笑:“失礼了,苏兄,我失态了。”

苏正伦再递给他一支香烟:“怎么了?”

苏正伦背靠着战壕,眼望着天空中飘荡着的灰黑色的烟雾:“正伦兄,我愧对弟兄们哪!我刚刚在阵地上转了一圈,我们一营六百余人现在还剩三百来人,还大多带着伤。如果开始接管阵地时我注意到了敌人的炮火密度,做好防炮击准备,弟兄们哪里会损失这么多啊。”

苏正伦为李礼成点上香烟:“营长,不但你,我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啊,大家都是刚刚上战场,注意力全集中到了战死的兄弟身上了,而且在交接时也忘了询问; 失误的不光是你啊。”毕竟是留过洋的人,虽然苏正伦也是刚刚上的战场,但是他对形势的把握度却要高于靠武功和忠心爬上来的李礼成。

他知道李礼成现在因为敌人的炮击和弟兄们的死亡而产生了恐惧。这对一支战斗在最前线的部队来讲,指挥员的沮丧会影响到所有的战士士气。而他,内心也是充满了恐惧。在战斗中紧张的情绪掩盖了恐惧,可是当敌人退下后,看着阵地上战死的同袍,听着受伤的战友的惨叫,恐惧的阴影马上笼罩在心头。

但他明白,再恐惧也不能在士兵们面前显露,不然军心和士气会立即烟消云散。而李礼成肯定也明白的,要不然也不会躲在没人的地方沮丧。

“营长,失误不是你自己的责任,我想,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怎么 打才能支撑到天黑?现在敌人没有发动进攻,肯定是在调度和休整士兵,下面的战斗将是我们的考验。”

李礼成用力的搓搓疲倦麻木的脸:“是啊,我们现在是兵少弹缺,士气可虑啊。虽然眼下连续打退鬼子几次进攻,可是弟兄们一直没吃没喝,现在弹药不足,援军上不来。就怕鬼子再次攻击时挡不住。后面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久连一粒子弹也没运上来?”

苏正伦叹了口气:“鬼子的炮火这么猛烈,援军上来实在也是难,我们也只能尽军人天职了!”

两人相对无语。

鬼子的 大炮不紧不慢的轰击着,虽然密度不如前几次攻击时,但是这样的漫乱的射击也给努力修复阵地的宪兵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宪兵们上阵地时已经预计到了战斗的残酷,所以弹药和给养全是带的双份。但是即使是这样,在战斗中也耗用了大量的弹药和损失了给养的绝大部分。

在长官们的指挥下,战士们从战死的兄弟身上收集来弹药和给养,然后统一分配给每个士兵。

就 在鬼子的炮火下,战士们嚼着带着硝烟和尸体味道的干粮,擦拭着手里的武器,给弹夹压着子弹。还有人整理着收集来的中正式步枪和日本的三八步枪,把损坏的和还可以使用的分开,并把弹药分配好。还有收集来的日本式手榴弹集中起来,由使用过它们的苏正伦教会大家使用。(当时日式手榴弹分卵形和圆柱形两种,使用硫酸点火方式,即:拔掉保险针后要用力把手榴弹在硬物上磕一下才会爆炸,而当时的中国部队使用的是德式手榴弹,就是大家熟悉的拉火雷管手榴弹。中国部队当时对日本武器了解不多,很多人不会使用。)

鬼子的炮火还在轰击着,突然了望的战士发出警报:鬼子的步兵上来了!

李礼成爬在半塌的战壕中举起望远镜,镜头中密密麻麻的鬼子猫着腰,平端着步枪,在战车的掩护下紧跟着炮弹的炸点前进着。

李礼成估计了下鬼子步兵到达冲锋距离的时间,考虑了下:“命令部队,立即掩蔽作好防炮准备!机枪一定要隐蔽好,别让炮给炸了!”

士兵们不知道为什么眼看鬼子的步兵在逼近,营长却让大家隐蔽?但是严格的纪律训练让士兵们马上像地鼠一样爬伏在战壕中,个别还在战壕中掏个小洞在里面猫着:这也是在炮火中学到的。

战士们刚刚掩蔽好,鬼子的炮火就如同火山爆发般的猛烈轰炸起来,把本来已经是一片焦土的阵地再次的翻了一遍。

战士们捂着耳朵,在几乎要把人全身骨头都颠散的震动中,尽量的把身体卷缩着,把脑袋使劲的往土里拱,想尽可能少的把身体暴露在炮弹纷飞的弹片下。

苏正伦抱着一支三八步枪,紧紧的爬在战壕里,只是把带着钢盔的头冲战壕边上的一个缺口露出,好观察敌人的动向,压在胸墙上的冲锋枪硬硬的硌着他。

鬼子的距离近了,眼看就要进入到可以发动冲锋的距离(战斗中并不像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那样,老远就奔跑着发动冲锋。那样做除了把士兵累个半死外,就是给守卫者的机枪送一大堆的靶子。攻击者一般是以散兵线前进,利用地形地物掩护自己,等距离守卫者的距离较近后才会发起冲锋。这个距离一般是在对方的火力将近最强的距离上,快速的奔跑可以降低对方的火力威胁。但是这个距离也是兵员损失最大的距离,因为这个距离上炮火的掩护几乎是停止了的,双方的距离让炮兵没法不发生误伤。)准备射击的命令传达来了。

一直躲在战壕中,几乎已经被炮弹炸起的泥土掩埋的宪兵们马上从土里钻了出来,顾不上抖落身上的泥土就赶紧清理着武器,布置机枪火力。

当日本军人在带队官佐的口令下,直起身子开始奔跑的时候,对面中国军队的阵地上,从那些还在散发着硝烟的泥土中,猛然间爆发出密集的射击声;有中国的中正式步枪、捷克式机枪、二四式重机枪,还有日本的三八步枪,都一起开火,雨点般的子弹迎面泼了过来,立即把冲锋中的鬼子打倒一地。

但是冲锋的日本军人并没有卧到隐蔽,以躲避射来的子弹,而是大声的吼叫着继续冲锋。

不管是中国的中正式,还是日本的三八式,弹仓中的五发子弹很快就打光了,重新压子弹让密集的火力立即稀疏了点,虽然很快火力再次的密集起来,但是顽强的日本步兵还是突进到一个极其具有威胁的距离上。

好在鬼子的战车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远距离射击,提供有限的火力支援,却就是不靠近阵地。也许是害怕被中国的敢死队炸掉。

当步枪的弹仓再次打空后,已经来不及补充弹药了,李礼成操起冲锋枪开始了准确的点射。

随着鬼子的逼近,冲锋枪和机枪的点射也变成了扫射,可是日本军人一边射击,一边继续顽固向中国阵地靠拢。

苏正伦放下已经发烫的冲锋枪,举起望远镜,吃惊的发现在强大的火力打击下,鬼子的部队不但没有什么减少,反而有所增加。

当满怀狐疑的他把镜头转到鬼子的身后时,才发现鬼子的冲锋波次的距离太近了,近到几个冲锋波次几乎就成一个波次了。

“坏了,鬼子这是要用人数上的优势来填平我们的阵地!”苏正伦知道着正是让他和李礼成最担心的事情:毕竟在战斗减员后,宪兵一营已经是个损失半数的残军了。

鬼子更近了,一声令下,数百枚手榴弹飞了出去,接着又是一排手榴弹。阵地前面一片的火光和爆炸。

已经逼近阵地的鬼子终于也在这可怕的火力面前崩溃了,前面的士兵开始扭头逃跑,但是几乎是紧跟着的第二波的攻击部队也上来了,在刺刀和官佐们的战刀面前,逃跑的士兵被再次逼上了前锋。

这次,枪声和爆炸声几乎响了大半个下午,鬼子发动了几乎是无休止的连续攻击,使得防守的宪兵一营陷入了死战,好几次和已经冲上了阵地的鬼子发生了白刃战,完全是靠着士兵们几乎是无畏的自爆,才把鬼子和马上就要冲上来的后续部队死死的压在阵地前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地域,没有被鬼子穿破阵地。

阵地前面的饿泥土已经被鲜血浸透,再被正竭力拼杀的双方士兵践踏成血泥。整个阵地仿佛是血海地狱一般。

但是中国军队的阵地,就像一块恒古磐石一般,依旧屹立在那里,经受着一波波血与火的冲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