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十章 风波再起,钓鱼岛的反舰演习(一)

晓龙君 收藏 12 147
导读: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十章 风波再起,钓鱼岛的反舰演习(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傍晚,海航一师。


白云飞气呼呼地回到了宿舍。刚才,白云飞企图拦军委张司令员的车队,只为请战出兵痛击倭寇。结果被那个飞行技术比自已相差十万八千里,军衔也没多高,就因为称谓后面加了一个“长”的中队长拦在了半路,还差点大动干戈。面对“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面对“家长式”的管理方式,面对“莫谈国事,碌碌平安,报国无门,爱国有罪”的现实环境,白云飞的回答只有一句:“就算是小孩子也会有长大的一天!”谁都没听出来赋有哲理的话中深藏着极度叛逆和反抗的情绪,但终没逃过师长的法眼,又被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这才郁闷地回来。


电视里,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躺在担架上,情绪异常激动,扯着嘶哑的嗓子不停地喊:“我们的军舰在哪里?我们的战机在哪里?小鬼子撞沉了我的船,把我儿子打死了,我们的军舰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不来?!”


“怎么回事?”白云飞问。


“小鬼子的驱逐舰在钓鱼岛海域附近击沉我一艘渔船,造成2死14伤。”徐腾目不转睛地答。


“什么?”画面上老人的丧子之痛比那凄厉的哭声更让人不忍卒睹,虽然与老人素不相识,却可以感受的到那悲痛欲绝的人生之最大不幸,就像你的心脏在被一点点撕裂……震撼了白云飞,也震撼了全军将士!


海航二师,高鹏问自已,陈成问自已:我们的军舰在哪里?我们的战机在哪里?为什么渔船驶到的地方,却看不见我们的军舰?!


高鹏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在想,自已的英雄梦为什么总是与自已擦肩而过,“撞机事件”发生在南海,自已却在试飞院;现在自已回到海航,可这次冲突事件却发生在东海,不属于海航二师的海防范围。


夜间巡航回来的陈成,见他还没睡,便轻声地问:“干嘛呢?还不睡。”


“你说,为什么我们就没有决定战争的权利呢?小鬼子都欺负到家门口了,军委怎么就没动静呢!”高鹏感到自已的力量实在是微不足道,除了牢骚什么也干不了。


“我们也没有战争的否决权。”陈成脱衣上床。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海航一师的白云飞。在看完新闻后,他再次找到师长,称要与倭寇决以死战,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决心,就差写血书了。结果,却被师长一痛臭骂了出来,警告他安份点,哪也不准去!还派了两名卫兵,二十四小时看住他。


白云飞知道,师长这是为他好,怕他在惹事。自已驾机接女朋友的事情,也连累师长挨了不少骂,说事话,自已心里也挺不好受的。可是,小鬼子……他最恨的小鬼子……欺负到家门口,为什么还要忍?!


晚上,白云飞想不通,也睡不着,辗转反侧,就像在床上烙饼,折腾来折腾去的。一个画面不停的在他脑中出现:1938年10月,沙河阵地上尸横数里,残破的枪炮辎重遗弃遍地。在失陷的阵地上,还有一名中国军人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撑地支住身体,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似乎还在积蓄力量,要坚强的站起来。他满面泥土,汗水与血水混合著,顺着脸颊的沟痕滴淌,军服早已破烂不堪,露出全身上下数十处伤痕,在右胸肩膀的一处十余厘米长的伤口最为明显,鲜红的肌肉向外翻着,还在滴血。


在他的周围数十名鬼子端着三八枪,注视着他。不敢相信,在刚才拼刺刀的战斗中,就是眼前这个站不起来的中国军人,像一只猛虎,杀死十余名他们的同伴。此刻,要想结果他太容易了,但是扣住板机的手指,却没有扣动的力量!


数日后,广州城挂起了太阳旗。


白云飞左右翻腾,过了一个憋屈的夜。



东海舰队司令部,办公室。


“渔船发出的求救信号为什么没有通报?”


在范长城横眉怒目下,一名中校军官大气不敢喘,抖抖豁豁地说:“这次J国舰艇炮击我渔船事件太突然,我们没有处理这类事件的经验,工作中难免存在许多不足……”


范长城简直无法容忍这种连接受质询都带着作报告的腔调,冷冷地一笑打断了他:“你是说,等到了下次,你们有了经验了,再发生这样的事件,就可以办得漂漂亮亮的?也就是说,我们东海舰队若有一天被小鬼子击败了,我们可以毫无愧疚地对党中央、全国百姓们说:这次我们没有经验,等下次有经验了,再赢回来。是吗?”


中校低下了头,黄豆般大的冷汗一粒一粒从他苍白的脸颊上流下来,心里怕得要命。


“我看你们并不缺经验啊?高高在上、贪图享受、官僚主义、视渔民生命如草芥,这些经验一点也不少啊!”范长城话语冰冷,似寒气袭人的锋刃。


“司令员,我……”


“来人!拉出去,革职法办!”怒不可遏地一声吼。两名士兵应声而入,不容分说将中校拉了出去。


办公室又静了。范长城坐在靠背椅上,一手捏着钢笔帽,一手捏着钢笔杆,凝神沉思了许久,才缓缓拔出。想不到,昔日海军的战斗英雄,自已亲手提拔的海防前线的一站之长,竟然会说出“没有经验”的话?可耻啊!没错,经验,可以与日俱增,但死去的渔民能活过来再经受一次“撞船事件”吗?回想建国初期,经济困难,但为救人一命,火车可以改时,飞机可以返航,部队可以出动,千里之地可以送药,滔滔洪水中可以救人,几百米深的地方可以钻孔送水送氧……可是现在,我们的经济改善了,可我们的人性也改掉了吗?!


沉重地在给军委的报告中写下:此次事件,我负全部责任。


电话响了,是军委张司令员打来的。


“长城呀,看新闻了没有?”张司令员话语平稳,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检查,海航一师师长因“失窃直升机事件”向军委递交的检查,只是此刻根本没时间处理它。


“看了,这几天的相关报导我都看了。”


“我们的军舰在哪里?说说你的看法。”


“这个问题深深地刺痛了海军,但必须承认这是摆在眼前最为现实的问题!现在有很多影视作品都在反应我军在新世纪世界军事、政治、经济格局中所面临的严峻的生存挑战。以《突出X围》为例,作者揭露了我军许多指战员观念落后,但赋有讽刺的是,作者自已就是观念落后的典型,揭露问题却暴露更大的问题:国人的观念里还停留在“陆军制胜”!可惜,这个时代早已结束了!不客气地说,现代战争是海军的战争,陆军只是为了打扫战场而存在!中国至今还无法统一,就是没有一支强大的海军。国家不能统一是每一个军人的耻辱!更是海军的耻辱!我们的战机飞到南沙停不了十分钟就要返航,我们的军舰就是出现在冲突海域,没有制空权,也很难取胜!”


张司令员点点头,又听电话里说:“不论是战机、军舰,还是我们的官兵,都不差。但为什么中国海军总感觉比别人少一块呢?就是因为我们缺少了核心,没有形成真正的战斗力!而这个战斗力核心,就是航空母舰。只有航空母舰,才能把单一存在的各项技术整合成一体,我们也才会逼着把远程预警等一系列没有解决的问题解决!俗话说:置死地而后生!就是这个道理。”


范长城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这次流血事件与撞机事件一样,是中国海军必然要经历的震痛!但它会时刻给我们敲响警钟!对待J国,我们更要保持高度警惕。近年来,J国多次修改宪法,就是要让J国军队摆脱战败国的束缚,但这十分危险!中国海军在哪里?问题既然提出来了,那我们就要面对,全国的老百姓在等着我们回答,小鬼子也在等着我们回答。”


“你的航母论很精彩。军委在航母问题上的决心是坚决的,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张司令员十分欣赏范长城的精明,总能把军委的意思摸透,面色冷峻地说:“不错,问题提出来就要回答!针对这次流血事件,你和亚民拿出个作战方案,一周内上报军委。记住,J国只会向强者低头!”


几乎在范长城放下电话的同时,从“成飞”日夜赶造的两架歼十被秘密运进了海航二师。高鹏和陈成也接到了师里命令,训练科目只有一个:超低空!俩人敏感地发现师里发生了变化,出入被严格控制,岗哨增多了,气氛陡然一下抽紧了!



一周后,军委会议室。众多军委首长认真听着范、李二人的作战方案。


“‘小艇打大舰’是我军的传统,有过无数次成功战例。我的这个作战计划,就是以此为核心制定的。‘小艇打大舰’最大的好处就是隐蔽性强、损失小,万一行动失败,我们也不会有很大损失。”李亚民总结。


张司令员点点头,“长城,该你了。”


范长城起身接过教鞭:“我的作战方案,各位领导都看过了,我就不细说了。我只说说,为什么会设计这样的作战方案?”


“我想‘海弯战争’,大家还记忆犹新吧。这是M国在二十世纪未最漂亮的一仗。它取胜的关键,除了大量高科技武器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战法与高科技结合。而伊拉克却拿着九十年代武器,打四十年代战争,战法严重滞后,所以会败得那么惨!我们是取得过‘小艇打大舰’的辉煌,但那是什么时候?是没有大舰的时候。但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对手也不一样,我们的作战思维不能还停留在过去,应该向前看。如果,用小艇,那么大舰什么时候用。现在不用,等要用时,恐怕就用不上了。要知道,一场实战,要胜过十场演习!”


“但是,你考虑过行动失败了怎么办?我们的伤亡有多大?”李亚民好不服气。


张司令员也问:“是啊,你有必胜的把握吗?”


“我敢保证,我军参战部队将是‘零伤亡’!”范长城眼角闪过一丝杀气,夸下海口。


“‘零伤亡’好大的口气啊!”在坐的领导们顿感眼前一亮,不约而同瞪大了眼睛。张司令员与几位领导交换了意见,然后对范、李二人说:“好了,你们俩可以先出去休息休息。我们商讨一下。”


“是。”


俩人转身出来,李亚民忧虑重重地说:“长城,你动用的是中国海军最中坚的力量,万一失败,这会对海军,甚至是全军的自信心造成多大打击,你知道吗?”


“如果精英中的精英,连一次作战任务都不能成功完成,那中国海军干脆解散吧!”范长城口吻多了一点刻薄,冲他苦笑了两下。


“你还是哪样,从小就爱冒险,爱出风头!”


范长城表情坦然,话语温和中带着杀气:“战争就是冒险者的游戏!”


当二人再次在众首长面前站立时,张司令员表情严肃地通知他们,军委决定采用范长城的“反舰演习”!李亚民又提出异议:“参战飞行员谁都可以用,唯独范长城方案中的白云飞不能用!”


“为什么不能用?”范长城明知故问。


“窃取军用飞机,只为接女朋友过生日……这样没有纪律性的飞行员,怎么能执行好作战任务?!”


“居我了解,海航一师的警戒并不差,白云飞之所以能够偷机成功,当然他对海航一师各个环节有深入的了解,但你也不可否认,他有过人的智慧和胆量!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带罪立功?我再问你,‘解放一号’演习中,为什么空军的飞行员会屡屡败给白云飞?我告诉你,那是因为他们没个性,没有个性,就没有激情,就无法取得胜利,战胜了一个人,便战胜所有人!你再去问问,空军一年飞多少小时,海军航空兵飞多少小时?1000与3500,这就是只想安全和只想战斗力的部队之间,飞行员的差异!”见李还不服,范长城又提高了嗓门:“你要能够在全军之中,再找出一位能够成功偷取直升机的、避开雷达波的、用直升机拉筋斗的、击败陆航特级飞行员的战斗机飞行员,我立刻枪毙了白云飞!”


“你肯定能保证,白云飞不会影响整个行动?”张司令员也有疑虑。


“在此之前,我曾去过海航一师,与白云飞谈过话,他向我做过保证。我相信他,我敢下军令状!”范长城信心十足,口气坚定是那么不容置疑。


张司令员脸上的神态渐渐地变得冷峻起来,为了一个严重违纪的飞行员,自已最为信任的两个得力爱将范长城与海航一师师长都下了军令状力保……是他们军纪不严不明,还是白云飞确有过人之处呢?沉思了许久,才缓缓张开了口:“你们要打击的对象,他的军事素质、战斗力,号称亚洲第一。你们不可轻敌,不能大意!这一仗我们必须打赢!”一句看似答非所问的话却映射出深藏于内而又不宜直接表露的八个字:大敌当前,用人要紧!



天边的红日西垂,海面上泛起了层层金色涟漪。晚霞变换着颜色,黄、红、灰……不知觉中,夜幕已徐徐垂下。福建的某军事基地作战指挥室灯火通明,气氛紧张,从各部队匆匆赶来的十几位各级指挥员脸上还带着诧异戒惧的表情,神神秘秘地相互交头接耳。


“是不是又要有重大演习了?”张力钧猜。


“我看不象,这么紧急,该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吧?”杨兴华说:“怕是与钓鱼岛‘流血事件’有关!”


“同志们静一静,静一静。”政委刘国庆站起了身,投影屏幕上随即出现了一座美丽的岛屿,会议室一下安静了。


“大家看到的这座岛屿就是钓鱼岛。最近以来我国与J国在钓鱼岛的主权问题日趋紧张。这几天的新闻我想大家也都看了,J方有意将该问题扩大化、升级化!”


“去年12月22日,J军出动大量舰船和作战飞机,在我国领海击沉一艘‘不明船只’。”


“1月2日,J国右翼团体再次强行登上我钓鱼岛。同一天,J国《读卖新闻》在头版头条位置赫然刊登报道:《强化领土管理,国家租借尖阁(钓鱼岛)三岛》。”


“1月5日,J海军驱逐了钓鱼岛附近海域的四艘我国渔船,并一艘‘0324’号和七名船员强行扣押。”


“1月17日,J海军102号驱逐舰更是丧心病狂地向我渔船猛烈开火,造成2死14伤的重大伤亡事件!”


“1月18日,J国右翼团体再次强行登上我钓鱼岛,并插上侵华时期臭名昭著的“太阳旗”,J海军封锁钓鱼岛周围海域,禁止我国渔民在此进行正常的捕鱼作业。”


画面上,美丽的钓鱼岛和飘扬的“太阳旗”,J国右翼团体的疯狂叫嚣与渔民们的痛苦挣扎,形成一股无法熄灭的愤怒火焰,在各级指战员心中熊熊燃烧!太阳穴上青筋暴起,牙齿咬地“咯咯”响,恨不得一拳把J国岛砸扁,让J国从世界版图上彻底消失。


刘政委停顿了一下,又语重心长地讲:“事(流血事件)发后,我国政府多次向J国外交部,提出强烈抗议。但J方确把我们的忍让当作胆怯,把我们的克制看作懦弱,一再得寸进尺,把我们逼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中央军委指示,要求我们尽一切可能保护我国渔民生命及财产安全,尽一切力量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我们的军舰在哪里?’同志们啊,想想这句话。如果我们的渔民再受到伤害,再让敌人在我国领土、领海上横行霸道,那就是对海军最大的侮辱,我们绝不允许!”


李亚民插话道:“钓鱼岛是中国领土,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然而J国右翼团体,连连制造事端。近期更是对强占我钓鱼岛的活动有明显升级!回想百年,甲午海战,北洋水师被J军大败,全军覆没。而现在社会上流传着什么‘J国海军八八舰队,可在三小时内全歼中国海军’,还有说什么中国海军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中国海军到底行不行?对此,我的回答是:人民海军,不是北洋水师!有海无防的历史已经一去不返了,我们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们是最后的胜利者!”


刘政委显得有些激动:“忍字心头一把刀,但不是在心口立把刀,而是把利刃从心上拿走!昨天的沉默是为了今天的雄辩,而非噤声!‘韬光隐晦’是为了能够‘利剑出鞘’,不是要‘丧权辱国’。我们忍辱这么多年,绝不是要饮恨,而是为了今日的雪耻!”


范长城起身来到幻灯片屏幕前,接着严肃地说:“对,没错!J国军国主义的侵略野心不死,而且现在又有明显的抬头之势,对此中央军委指示:我们必须给予他们沉痛的打击。下面由我来讲解这次行动的整个作战计划,注意这个计划需要绝对的保密。这次会议也会被记录在案,五十年后方可解密……”


“要给小鬼子沉痛打击!”指战员们顿感眼前一亮,肾上腺素分泌加剧,认真记录,不拉一点。


范长城、李亚民所提到的钓鱼岛,又称钓鱼群岛,位于在东经123°-124°34′与北纬25°-26°40′之间,是中国宝岛的一个附属岛。钓鱼岛的归属,本来不成问题。自古以来钓鱼岛海域即为中国渔民的主要渔场和避风港。每年渔季,由中国宝岛省的基隆、宜兰等地和福建省前往作业的渔船有三千多艘。渔民在赤尾屿上还建有土寮。一些渔民一年有两三个月在岛上居住。可恨的是,因为J国的扩张野心和M国的居心叵测,使得钓鱼岛问题复杂化了。但面对强敌,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宁失千军,不丢寸土”的决心也从未改变……



一架军用飞机穿越夜空,螺旋桨轰鸣带着一股莫名的躁动,冲击着座舱中心情不宁的李健。一个小时前,他还在实验室,而现在飞机已经飞出了北京地面儿。只因为一道电令,没有完成的实验暂停,家人不知他的去向,一辆军车鸣着警笛在拥挤的公路上畅通无阻,直至机场。


李健瞅了一眼舱内的士兵,腰杆挺得笔直,严肃的面孔目不斜视,没有一丝颜笑,就像写着“纪律”二字。李健张了几次口,都没有发出声音,自已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小,换了个坐姿,尽可能调整放松,可脚后跟没有固定节拍的抖动却将此刻的心态表露无疑。稍稍掀开窗帘的一角,护航战斗机的夜航灯在漆黑的夜空中闪闪烁烁……怎么还派战斗机护航?李健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同一时刻,另一架军用飞机正从海航二师起飞。舷窗外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急不可耐想知道目的地的高鹏转过头,没等张口,就听雷明严肃地说:“别问了,到地方,就知道了。”


高鹏与陈成对视,一团迷雾愈发浓重地弥漫在心头。


一小时后,军机在福建军区某军用机场降落。在一间秘密的地下指挥所,高鹏、陈成见到了四名素不相识的海航一师飞行员,白云飞、徐腾、杨淼和李可。白云飞则终于见到了这个言而有信的指挥官--雷明。仔细打量了一下他,温和的面孔后面是军人的刚毅和果断,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


雷明介绍完,高鹏和陈成不禁又仔细地审视了一遍眼前这个英姿勃发与其他三人不一样的青年中尉军官,在他眼中的灯光就像无温度的焰,令那张无表情的脸张扬着生动。他,就是在演习中击败过自已的白云飞?这么年轻!


初次见面,白云飞也很友善,试图向两人微笑,但深不见底的眼里闪过的几乎是轻蔑,令旁人感到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战争挽救了他,J国人挽救了他,在范长城和海航一师师长的极力担保下,白云飞解除了“禁飞令”。


人到都齐了,大家纷纷坐下。范长城讲完作战重点,神情凝重地问:“我的作战要求,你们能不能达到?”


陈成凝神静思了片刻,想到几个问题,但嘴刚刚张开,话便被白云飞抢去:“没有问题,我全完可以达到作战要求!”话语平静,但‘我’这一个字听起来却格外刺耳。高鹏皱起了眉,好像自已不是其中的一份子,好像除了他其他人都达不到似的。陈成也不舒服,却发现范长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自已的问题只好收回去,重新打量他,感觉太冲了。


“好!这次行动预警指挥由雷明担任。长机,高鹏担任。”


什么?长机不是自已?白云飞深感意外,眼中的不屑甚至是仇视的目光一扫,“如果,长机不能达到作战要求,怎么办?”


“如果谁不能达到作战要求,将会被立即替换!”


“明白了!”白云飞轻轻点头,眼中的鄙夷带着一丝残忍的快意。


面对带有挑衅意味的笑,高鹏知道,这不友善,是挑战,更是一种蔑视。陈成也看出来了,这次合作要比作战更为艰苦。


六名飞行员,两架歼十、两架“飞豹”,训练科目只有一个:超低空!飞机擦着海平面超低空飞行,随时都有触地坠机的危险,神经高度紧张。几天下来,高鹏和陈成累得腰酸腿疼,但为了达到作战要求,再苦再累也得练。然而,同样接受训练的白云飞却跟没事人似的,轻松应对!训练中,高鹏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倭寇的战斗力超出了我们的想像,把导弹全部拦截怎么办?谁知,白云飞再出狂言:“我会用我的机炮,把小鬼子的雷达打烂!然后,你们再用导弹攻击!”


高鹏再次仔细打量着这个发狂的小子!雷明也看了一眼白云飞,他在想,白云飞的加入增加了行动的成功性和可靠性,但是对于所有参战人员来说,这是好事吗?



灰蒙蒙的早晨,晨雾的湿气弥漫冲绳军港,微微有一些凉,让人睡意全无。海军大臣山口上夫在舰长井田裕一等人陪同下,踏上了102号舰甲板。山口今天巡视八八舰队,一张口便点名“击沉可疑船只”与“炮击中国渔船”中的主角102号“村雨”级驱逐舰。


此刻,102舰的主桅上一面太阳旗正徐徐降下,桅下的水兵换上了另一面崭新的太阳旗。前甲板,76毫米全自动火炮的炮口封盖被转了下来,水兵们骑在炮管上擦拭着身下光亮如新的利剑。在舰的右舷和左舷,许多健美的身影来往穿梭。水兵脱掉上衣,露出黝黑的皮肤,哼着大和民族的传统小调,从甲板这头擦到甲板那头。清洁打扫,这是一项很简单的工作,但做好却不容易,在如镜面的甲板上映出的不仅仅是水兵的身影,更是一个民族的精神。


山口上夫视察了一圈,心中甚为满意,水兵们表现出的高素质和高昴士气,仿佛让他看到帝国海军的光荣与梦想!穿过摆放着米内光政、伊东佑亨、东乡平八郎、山本五十六等人画像的走廊,众人来到会议室。


狭长的会议桌旁,众位将官纷纷落坐,唯独舰长井田裕一肃立不动,身体颇有力度地冲着山中上夫微微一弯:“炮击中国渔船是我一时鲁莽!请您责罚!”


“我记得,去年11月国会对自卫队法和海上保安厅法进行了修改:对待可疑目标,指挥官根据当时情况可以率先采取武力……你们的做法完全遵照了J国法律,我为什么要责罚你们呢?坐下吧。”山口上夫从容地一笑,一副没有盛气凌人的长者风范。


一席话像盛夏的骤雨刹那间就把井田裕一心中的紧张与不安冲得一干二净,面带感激神色坐下。


山口上夫似笑非笑地说:“刚才,我看到了水兵的士气很高,这很好!你们都是很优秀的指挥官,但是光有军事头脑是不够的,你们还要有政治头脑!克劳塞维茨不是说过: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你在处理军事问题时,一定考虑到政治后果。当然,我的意思不并是说那些‘支那人’不该死,只是死的不是时候,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政治麻烦!最近,你们在尖阁列岛(钓鱼岛)巡航时,也要谨慎一些,这并不是害怕支那人的报复,因为他们在‘韬光隐晦’,没有报复的胆量。这是政治上的需要!你们懂吗?”


众将官齐点头:“嗨!(明白)”



深夜,福建某军事基地。


宽大的机房出奇的安静,令人感觉有点压抑。等待结果的李健眼睁睁望着静默的无线电,焦灼的心态令他分不清传进耳蜗的“哒、哒、哒……”声,是技术员敲击键盘,是秒针的滴嗒,还是自已的心跳。经过数夜的技术攻关,行动成败的关键技术问题就在眼前。


“报告,收到卫星数据!数据正确!”来自远在东海之遥我军实验船的报告在室内乍响。


“复查数据!”


“数据复查。数据正确!”


“监控战位,你们是否发现目标?”


“报告,监控战位没有发现可疑迹象。”


李健又仔细核查一遍,沉稳地拿起电话:“范司令员吗,我是李健,难点问题已解决,可按第一套作战方案进行!”周密与严谨,就是把像蓬松面包一般的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一点点地挤压成如死面烙饼一般。


当晚零点整,我新华社、外交部突然对外宣布:我海军舰艇部队,将在本月27日至29日间,在东经XX度XX分至东经XX度XX分、北纬XX度XX分至北纬XX度XX分海域(实际位置在福建省的海坛岛东北方向200海里处。),进行反舰导弹演习……


几乎同时,在夜色笼罩下的东海舰队主港戒备森严,湿咸的海风把海水吹得荡起波涛。以往在灯火管制下那些黝黑的舰体,此刻已不知去向,空留下一座静静的海湾,映衬着满天星宿。



2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