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三十五章 钢铁坟场

六指君1 收藏 34 53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三十五章 钢铁坟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林西地区。

自从绥远八路军在本地顽强地扎根以后,平西、平北、冀东等地的八路军也跟着缓慢、但却坚定不移地向北渗透!即便是恶劣的天气,也不能阻挡八路军建立跨长城内外大根据地的战略步骤。

自从八路军在林西地区站稳脚跟后,大批老百姓陆续逃入抗日民主根据地,虽然给八路军造成了巨大的粮食压力,但也使得附近地区日伪政权所急需的劳动力也变得窘迫起来。

日寇为了和八路军争夺人口,只好大肆搜捕山野间的自然村,以填补巨大的人口空虚。

山坳里,寒冷的、如同刀一样的风“呼呼”地刮着。

执行“肃清”作战的关东军一个中队,“神兵天降”般地包围了足有五百多人的大股流窜“匪民”。这些神色木然的“匪民”,大多都是从沽源东部过来满、汉族,准备逃往林西八路军“匪区”。

“满洲帝国”在当地的“地方官”跑前跑后,“苦口婆心”地劝说这些老百姓们“识时务”、不要与“皇军”对抗。

但是老百姓对“父母官”所说的,部落内“有房子、有地”根本就不可相信!他们通常会在日本副职官员的要求下,竭力压榨村民、或者把那些反抗的村民虏到外地充当苦力。

老百姓的人群中,还有几个便衣日本特务、“社会调查队(日本侵略者制造无人区的元凶之一)”暗中出没,他们负责搜索混在老百姓中的“八路匪军”。

为了“肃清”可能混在人群中的八路军干部、避免以后在部落内发生麻烦,鬼子在制高点上架起了机枪,又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用武力强行将村民按照地域分成了几大块,然后让各个不同圈子里的人互相“检举揭发”。

凡是态度稍有不合作者,就会被鬼子带出来毒打、或者干脆用刺刀活活捅死。

几个小时后,鬼子已经杀了十几个年轻汉子,但是依旧没有揪出他们臆测的、隐藏在人群中的八路军干部。

最后,折腾够了的鬼子兵押解着又累又饿的村民们转移。在几十公里外的水泉,那里有关东军和“国兵”给他们布置的“模范部落(就向圈牲口一样的‘人圈’)”。

“砰”的一声枪响打破沉寂,鬼子的中队长一个倒栽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紧接着枪声响成一片,鬼子兵迅速闪开队形、抢占制高点。

枪响的那一刹那,老百姓们就像炸开了窝一样,纷纷四散逃避。

十几分钟后,一队鬼子散兵找到了几个破铁桶,里面还弥漫着浓烈的烟火味。经验丰富的鬼子老兵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八路军斥候留下的!

热南,水泉。

日伪在这块“实验区”内,修筑了炮楼、隔离墙,还拉开了带刺的铁丝网。大批老百姓在当地伪官员的斥责下,冒着严寒埋头修筑“不够标准”的隔离沟。

为了在冻得僵硬的泥地上进行挖掘,老百姓们首先用火将泥土考软,然后再在冒着热气的泥地上进行挖掘。

精疲力尽的鬼子兵抬着半死不活的中队长、押解着后来又抓回来的一百多个老百姓,回到了在水泉的驻地,一队由当地村民组成的、足有几十个人的“防共巡逻队”,站在路旁木然地看着这些“得胜归朝”的“皇军”。

“团长,咱们来晚了,没有把他们兜住!”宋致勇将望远镜递给诸葛同,低声问道:“现在打不打?等他们进去了,就不好下手了!”

“打!”诸葛同点点头,对身旁的一个连长吩咐道:“你们快去埋地雷,防止敌人追击。”

这个时候的关东军心高气傲,和关内的“皇军”不同的是,他们不管遇到任何挑衅,都会拼命反击,不找到骚扰的八路军决不收兵。

……

下午,战斗顺利结束。关东军整个中队在“部落”外,被八路军就地全歼!

在日军增援部队赶来之前,林西主力团已经带着缴获的大批辎重主动撤走了。当日寇在废墟上重新圈定“部落”的时候,发现圈内的几千户人口,早已自发地逃走大半。

“团长,司令部发来消息,指示我们囤积弹药、训练部队、开展游击战。遭遇战以及其他大型战斗,没有得到司令部的批准,则不准与敌接触!”宋致勇拿着一份电报递过去,面色中带着不解,“新龙地区的日军还打不打?”

啊?!诸葛同狐疑地看了看宋致勇,又看了看万仁,拿过电报后看了起来。

电报全文如下:“冈村上台后,日伪军频繁对我各主要根据地进行偷袭和‘大扫荡’,而你部更是处在关内、外日寇的夹击之下,形势极为险恶!

日寇必然即将酝酿更大范围的作战,你部应该积蓄弹药、深挖地道、巩固根据地,其中工作的重中之重在于地道和地雷,如果地道挖好了,还可以将粗粮种植在地道中,如果挖地道的人手不够,可以让部队全员上马……

你部此次作战,虽然歼灭一个中队的关东军,然而你部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战损比例依旧达到了一比一!

根据你部的战斗详报,如果不是将山地营拉上去给予了日军致命一击,恐怕部队的战损会更大!由此可见你部战斗力的及其虚弱!你部虽缴获了大量装备,但合格的兵员决不能无限制地消耗……

军分区会竭力开通绥远至林西的物资交通线,保障你部的补给……”

这是怎么回事?诸葛同目瞪口呆地看着电报,司令员为什么要如此消极怠战?等总部送来补给?恐怕近期绝无可能!在林西现在这种缺医少粮的居面下,根据地决不能久拖!

片刻后,诸葛同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对宋致勇吩咐道:“再给司令部发一份电报,请求对新龙地区进行打击!因为天气突变让关东军收敛了攻势,也使得我方战机突现!虽然此次作战我方还会有一些战损,但为了根据地的近期生存,却不得不打!”

根据地内不断有老百姓涌入,这使得部队的粮食问题变得极为窘迫起来,加之天气寒冷、缺少棉衣和药材,后方一些伤员已经被活活地冻死了。

半个小时后,司令部再次发来了电报。

“你部所急需的棉衣、粮食、药材,不日将由晋察冀根据地的平西分区对你部进行支援。

军委总参以及后勤部已经下令平西分区支援你部足额的补给,现由你部自主与平西进行联系,事后再对司令部进行汇报。其中晋察冀的抗日银行,将在你部所在地成立分行,发行晋察冀抗日民主根据地的纸钞……

司令部再次重申,其原定的指示不变,依旧是积蓄实力,深挖洞、广积粮,以分散游击战为主!灵活多变地防备关内、外日军大范围的军事进攻……”

宋致勇放下电报,愣愣地看着诸葛同,又看了看万仁,既然有兄弟分区支援,这个仗的确没必要打了!但是这种天气挖地道?泥巴冻得跟石头一样,怎么挖?!

得到撤退的命令后,有些干部对于吃到嘴巴里的肥肉又吐出来万分不愿意。为了进行这次长途奔袭作战,林西主力团差不多运动了三天、昼伏夜出八十多公里,才跳出了关内、外日伪军的包围圈!然后在当地潜伏队员的带领下,赶到了热南作战区域准备左右开弓大打出手,没料到才拉开了奇袭的架势,却又被硬生生地要求“刹车”。

夜幕降下来后,诸葛同紧了紧身上破旧的棉衣,又看了看排成队列,紧张开拔八路军战士,最后看了看远处已经安静下来的新龙“部落”,低声说道:“便宜你们这帮小鬼子了!”

#

绥南军分区司令部。

刘云放下林西方面发来的电报后,对李信说道:“诸葛同已经改变了行军方向,不过这次他们闹的动静态大了,鬼子不可能容忍林西局面的存在,所以要加快建立物资中转站!”

李信虽然对刘云在林西部队的战术安排上并不赞同,但是对刘云能够说动总参让平西分区提供补给,还是比较佩服的!斜着眼睛看了看刘云两秒钟,问道:“还是去找李守信?”

近期内,除了新上任的鬼子第二旅团的旅团长常冈宽治,带兵在张家口以北围攻林西区以外,驻扎在归绥的日军黑石旅团、骑兵集团一部,也不断派出部队对八路军进行作战。因此,近期内日伪军的气焰已经变得极为嚣张,找归绥城内的“蒙古军司令”并不一定靠得住!

“司令员,情报站发来飞鸽传书:日伪骑兵窜入我外围根据地,仗着骑兵的优势,烧杀戮虐一番后又迅速离开了。”一个参谋差点将手里的一个信鸽捏死,气愤地说道:“这次他们带上了抽水机,把地道给淹了!连同民兵在内死了两百多人!”

指挥部内安静下来了,一次死这么多人,负面的政治影响太大了!

“交给地方上处理,请求他们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该抓地抓、该杀的杀。”刘云的将目光落在地图上,神色坚定地说道:“这明显是当地政府的渎职!地道为什么不能避水?”

一干干部初见刘云这么生气,还以为会命令驻扎在当地的部队进行报复,没料到仅仅是处理内部的违纪干部……

“司令员!”戴仙兵小心翼翼地建议道:“部队已经恢复了元气,军分区直辖的骑兵也恢复到了两个连。鉴于日伪军一再对我做出挑衅的军事活动,为了消除不利的政治影响,现在是不是应该布置一些反击计划了?”

远处正在办公的李远强立刻停顿了一下,又偷偷地放下了手中的钢笔,悄悄地看着刘云。

自从部队恢复了元气后,一些部队特别是驻扎在外地的部队干部,就通过各种渠道,要求司令部放弃‘麻雀战’、‘破坏战’,集中兵力敲掉几处日寇的重要据点、“教训”它们一下。

“不行!现在日寇基本龟缩在据点、较大的城镇内,轻易不会出来,即便是出来活动,也是骑兵或者以大队为单位!

在这种情况下,部队很难寻找到对日寇中队规模的伏击战、运动战。而一旦进行攻坚战,就会消耗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而得不偿失!”刘云断然拒绝摇头,看了看司令部内的干部们,正色说道:“更何况在平津地区的地下组织,送来了一条绝密消息!”

“什么消息?”戴仙兵惊诧地问道:“是不是日军准备再次采取行动了?”

冈村上台后,对华北方面的八路军展开了一系列的军事作战,积极推行以“施政跃进运动”为中心的“总体战”(从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一起下手),给我各个主要根据地造成了巨大破坏!从中央发过来的绝密文件来看,原来传统的游击区几乎全部变成了敌人的“治安区”,原本巩固的根据地则变成了“准治安区”(游击区)。

在双方持续不断的鏖战中,补给占绝对劣势的八路军渐渐不支、败下阵来。

实力总是决定一切!八路军即便是得到了一些情报,也难以从根本上改变战场局势!

刘云拿起一根教鞭指着地图,给参谋们分析道:“根据平津地下组织发来的情报,日伪军的‘扫荡’已经发生了一些微小的变化,这就是不断在囤积物资!”

“这是好事呀!派人打掉他们不就成了?!”李信在一旁忍不住笑着说道:“难怪驻扎在归绥的黑石旅团,这一段时间总是派出汽车车队进出各个据点,连同在塞北的要塞,也不断有鬼子车队送入给养、物资。”

“同志们!”刘云正色看了看在场的干部们,缓缓地说道:“鬼子的历次‘扫荡’虽然来势凶猛,但是由于受到补给、运输的限制,他们能够持续时间并不长,而且攻击的范围也有限,这使得我们能够对日伪军的‘扫荡’能够迅速做出反应!

鬼子一成不变的战术让我们形成教条化的反应,进行反“铁壁合围”时,有人认为周围的其他根据地都是安全的,可以跳过去避风头,甚至还有人则干脆以为鬼子就只有这三板斧!

但是!如果冈村这个老鬼子,能够在事先用足够长的时间,做充足地准备(在历史上冈村花了近半年的时间),往各个据点、岗哨、炮楼里装军火和粮食(鬼子外出‘扫荡’所需的物资,都依靠外围据点、炮楼的积蓄,甚至连参加‘扫荡’的部队,也从据点中抽调),积蓄机动部队所需的汽车零件和燃油,就可以对我各主要根据地进行一次空前范围的‘扫荡’!”说完后,刘云用手指在地图上,从河北重重地一直划到山西。

历史上,冈村强劲的攻势硬是持续了将尽三个月,给各主要根据地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其中还导致了冀中区丢失。

指挥部的干部们顿时都不作声了,只是默默地看着地图、思索冈村的战略意图。

看着指挥部安静下来了,刘云突然想到了一件大事情,“哎呀”一声转身就跑。

与司令部只有一墙之隔的情报分析室。

黄文杰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刘云,问道:“司令员有什么指示?”

自从黄文杰被任命为第一副站长之后,在不服气之余自信心也备受打击。

“我想给中央提一个合理化建议!”刘云也有些犹豫,太“冒尖”了不好!

冈村执掌华北方面军之前,他的前任也搞“分进合击”,可是当地驻扎的日伪军还没有出动,就会被地下情报组织所探知。而敌人包围八路军、政府机关的驻地后,通常拉开架势先放一通枪炮,再安排步兵进攻,而这枪炮声则纯粹就是给抗日军民“报信”了!

鬼子要占领、“扫荡”的地方,经过这么折腾之后,别说人,连狗已经跑光了。

可是冈村每次策划“扫荡”时候,不但不动用当地的兵力,而且还把各地的兵力调来调去,让八路军的情报机构摸不到头脑、不知道当地的驻军情况。然后把外地的部队偷偷调动过来,并且还是隐蔽地夜间出发,拂晓到达预定的作战位置后,再展开突然攻击。

因为现在这个时候,八路军一般只进行战术侦察,缺乏战略谍报手段,虽然知道周围一些敌人的情况,但不清楚敌人的整体动态,所以在冈村的花招下屡屡吃亏!

也就是说,八路军在敌占区的地下组织缺乏统一指挥、和情报分析!以冀中区及其走边地区为例子,当时一个县城内甚至有两个以上分区的情报组,有时候为了一个情报,各分区内的人都去争相抢夺,这样既造成了人力资源的浪费,也拿不到战略情报。

如果能够在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建立统一的情报分析网络,实现资源共享、捕捉日寇兵力调动的整体情况,则不但冀南军分区的“四、二九铁壁大合围”完全可以避免,即使是“五一大扫荡”也可以减轻损失!

“什么建议?”黄文杰有些惊讶,看着刘云有些顾虑,又笑着安慰道:“只要你的建议真的合理,中央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我有一个想法,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商量一下!”刘云笑着将一旁的苏雅竹拉了过来。

虽然在八路军总部建立情报统一网络,会造成绥远情报分析室的地位下降,但如果建立了统一的情报组织,其效果和成绩,却可以远远地超过绥远情报分析室!

更何况在历史上,八路军建立的有限情报统一网络,也是在“五一大扫荡”的时候吃了大亏之后,才建立起来的!所以情报统一网络,不如提前将其科学系统地建立起来。

#

下午,刘云甩掉了公务,带着一些警卫去视察附近几个地方民兵的建设情况。

“刘将军!”远远地有人喊。

刘云一回头,发现原来是司徒雷登正带着一些学子“冬游”,立刻迎了上去。

“先生,虽然天气变坏了,但是您看上去比刚来的时候要精神好多了!”刘云将缰绳丢给了警卫员,笑着迎上去说道:“是什么事让您笑颜开怀?”

“刘!”司徒雷登换了一个亲切一点的称呼,笑着说道:“很遗憾,我以前对您和贵党的军队产生了深深的误解!为此我表示道歉!”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和了解,司徒雷登发现绥远军民的政治教育,并不完全都是“主义”,关于“国家”的教育还是很多的!而且在某些方面还说得很明确!

“您不必为此介怀!”刘云笑着回答道,眼角却迅速向四周扫了一下,随营军校的几个高级干部正带着二十来个新学员在一旁伺候着。

这些新学员都是在近期“锄奸团”的帮助下,从平津地区“偷渡”过来的。因为绥远地区享誉海内外的学者、大教育家的关系,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平津地区还会有相当一批大学生要过来。

“唉!”司徒雷登却又突然叹了一口气,面色中略带失望的看着刘云,“你们八路军虽然朝气向上,在绥远屡次打破日伪军的围攻,但是身位将军的您却仿佛忘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刘云稍微一愣。

“您忘记了向您敌人开战!”司徒雷登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问道:“这些天我已经听说了一些事情,您压制了部下的请战要求,请问这是为什么?”

“不错!我的确不准部下擅自出击!”刘云点点头,又礼貌地建议道:“请您跟我来一趟,您会知道原因。”

山坳里,八路军军民冒着刺骨的寒风,在野外撒开膀子运石头、木头,热火朝天地布置野外战场,歌舞团的吴凤冰则正带着人表演打快板,姑娘们清脆的歌声,顺着山风飘入了司徒雷登的耳朵中。

司徒雷登瞠目结舌地看着忙碌的军民,显然没有料到八路军正在进行这样庞大的土木工程,看来八路军并没有“懒惰”。

“这些都是我们的民兵!”刘云指着那些忙得热火朝天的青壮汉子,笑着解释道:“日军在包头附近有一个强大的战车师团,所以我们不得不提前给他们准备一个好一点的钢铁坟场!”

“我收回我开始的话!”司徒雷登抱歉地笑了笑,又诙谐地拍马道:“您是一个了不起的将军,以后一定会成为开国大将军!”

“您过奖了!”刘云狡黠地笑了笑,“您已经得到了我们的军事机密,请您原谅我的鲁莽,在战斗打响之前,您将不得不留在我们这里一段时间了!”

司徒雷登略一思索后还是点点头,这个时候后套国统区的接应小组马上就要到了,原计划是要跟着他们离开,但是刘将军既然已经这样“留客”了,就不好再说离开了。

“没关系,我可以再等候一段时间!”司徒雷登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又看了看身后的随营军校的学生,“近期内还有很多学子要到绥远来,我肯定会忙得不可开交!”

司徒雷登打算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给新加入的大学生上课,教会他们分清什么是“主义”、什么是“国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