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三十四章 战局分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作为特殊照顾对象,司徒雷登有幸得到了一间单人独处的小窑洞,以及一台宝贵的收音机。在寒冷的绥远,通过那微弱的电波、模糊不清的信号,每天足不出户的司徒雷登得以了解外界的一些情况。

这个时候,苏、美、英、中等二十六个国已经在华盛顿签订了“联合国”宣言,声明全力与德、意、日法西斯作战,决不与德、日单独媾和。与此同时,盟军中国战区统帅部成立,蒋介石任中国战区(包括泰越)盟军最高统帅。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司徒雷登的去向问题,中G延安已经发来了慰问电报,热切慰问虎口脱身的司徒雷登等人,并且欢迎司徒雷登等人去延安。

而国民党方面则干脆派出了武装小分队,准备将司徒雷登接往大后方,并且声称在重庆有司徒雷登的熟人在守候。

“先生。”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司徒雷登立刻离开了收音机,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

门被打开后,立刻卷进来一阵微微寒风。刘云穿着一身整洁的衣服出现在门口,礼貌地笑了笑,问道:“司徒先生,今天是一个难得的晴天,您难道不愿意出去走走吗?”

这些天来,一同被救出来的其他著名学者,早已和“抗大”的学员们打成了一片,学员们也非常喜欢与这些从大地方来的学者交流!但是这个司徒雷登就不同了,他这些天不但固执地没有跨出房门一步,并且还拒绝部队安排的警卫员。

司徒雷登只不过是礼貌地对刘云笑了笑,却丝毫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

虽然对GCD军的敌意因为日本人大肆迫害美英侨民,而已经大为降低,但是司徒雷登却还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再在这里呆下去,只要后套国统区的接应人员过来后,就马上动身离开“赤区”。

“听说您是一个了不起的学者,也是一个有名的慈善家。”刘云温和地笑了笑。

“您过奖了!”司徒雷登对刘云的夸奖丝毫不以为意。

在中国见到的中国人多了,“无事献殷勤”这个道理还是懂的。

“在我的部下中,有您的优秀学生!而且在整个平津地区的所有大学中,都有学子在我们军校中实习!”刘云继续笑呵呵地说道:“不过,他们对军校的内部教育有一些疑惑。”

司徒雷登立刻向刘云逼视过来,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GC主义的那一套教育很厉害的,司徒雷登既不允许、也不愿意看到燕京大学的学生被“赤化”。

“和您一起来的学者都在空闲之余,在我们的军校中担任讲课,您不妨也去旁听,如果您有什么不同的意见,也可以发表。”刘云礼貌地建议道,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们根据地缺乏知识分子、讲师,部队和地方上的干部都需要接受教育,如果您觉得合适,您不妨多逗留一些时日。”

啊?!司徒雷登彻底傻眼了,几乎是不相信地打量着刘云,难道GCD要将历来看重的“赤化”宣传授之于人吗?!

“我知道您对我们的党有一些看法,难道您天天坐在小房子里,就可以让您心中的想法变成现实吗?”刘云继续慢悠悠地问道。

司徒雷登盯着刘云差不多十来秒钟,虽然不知道这个GCD高官到底打的什么注意,但最后还是轻微点点头,说道:“将军一再盛情邀请,如果我再不去看看,就是摆架子了!”

去随营军校的路上,虽然吹在身上的风不大,但却依旧刺如骨髓般地寒冷!根据地三三两两的群众擦肩而过,混杂在人群中的一些干部们,身上大多穿着打了补丁的衣服。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操练把营归……歌声飞到延安去,毛主席听了心欢喜……1、2、3、4!”一队唱着雄壮军歌的八路军战士,排着整齐的队列迎面而来。

虽然隔得较远,但是司徒雷登依旧可以清晰地看到八路军官兵额头上的汗水。在寒风的肆虐下,他们虽然穿得很单薄,但看上去生龙活虎。

“让您见笑了!我们部队还要过几天才能发齐发过冬的棉衣。”刘云发现司徒雷登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队战士,又指着战士们的背影,无奈地笑着说道:“每年过冬的时候,我们都会有无畏的战士被冻伤,去年甚至发生过伤员被冻死的事情。

我们八路军有两个敌人,一个是日本鬼子,还有一个是饥寒交迫的自然环境!”

“哦!”司徒雷登满脸尽是复杂的神色,又指着那些喜笑颜开的人群,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你们这里的人都这么喜笑颜开?”

绥远虽然身处荒凉之地,甚至连土地都是黄褐色的,但是却发现这里的老百姓、官员的精神面目,与外地绝然不同!

“咱们军区粉碎了日军万余人对晋西北进行的‘扫荡’,所以军民都比较高兴!”刘云笑呵呵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司徒雷登恍然大悟点点头,这些天足不出户,反而把自己和外界给隔绝了!不过,八路军在绥远组建的政权相当成功,这从老百姓神态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随营军校。

陈容和地方上的几个主要领导正在布置会场,宣传美日开战的后果。

文工团的吴凤冰则让人圈起了一个小圈,一些演员正在里面进行排练。发现司徒雷登过来后,吴凤冰暂时中止排练,带着几个燕京学子上前和老校长进行亲热地交谈!

因为要搞活动了,这使得随营军校没法上课,也使得司徒雷登现场旁听政治课、并且与之进行辩论的打算落空了。

傍晚,一直默默观察着军校的司徒雷登并没有离去,而是又和军校的师生们一起吃了一顿便饭。虽然根据刘云离去时的安排,让人刻意照顾司徒雷登,但是加餐菜被司徒雷登发现后,立刻被他严厉地制止了,随后,司徒雷登皱起眉头吞下粗糙但分量很足的粗糙晚饭!

“如果中国没有军阀、没有腐败、没有愚昧的野心家,那么现在已经是世界强国了!”司徒雷登看着一个灶里面吃饭教导营官兵们,忍不住摇摇头,“可惜你们是GCD!”

“GCD难道就是洪水猛兽?我们也是有祖国的!”杨先问忍不住笑了笑,虽然对这个洋人的偏见感到遗憾,但是很少有外国人说出这样关心中国的话,即使是以前很友好的安杜鲁,也总是开口闭口“强大的美国”。

“我从小就在中国长大!包括我的事业在内的一切也都在中国!可以这样说:我是一个中国人更多于是一个美国人!”司徒雷登站起身来,看了看正准备上夜校的“抗大”学员们,满脸严肃地说道:“我决定了!这段时间内我准备给你们上课,让你们明白什么是国家、什么是主义!”

“好啊!”杨先问早就奉刘云的命令招待这个洋人,原本还以为要花费很多口舌,没料到事情居然这么轻松就解决了。

随营军校的夜校上,司徒雷登悄悄地藏在学员们中听课,末了,担任主讲的杨先问礼貌地邀请司徒雷登给学员们说上几句话。

站在简陋的讲台上,司徒雷登默默地看了看黑暗中学子们,沉默了几秒钟,缓缓地、大声地说道:“中国已经进入了黑暗之中!但是我相信有些东西永远都不可能被毁灭的,即使是永远的将来也不可能被毁灭!……

驱逐黑暗的火焰在不停地燃烧着——那永不熄灭的信仰之火!

她由勇气和自由所塑成!总有一天它将为照亮伟大的中国人民真正的民主、自由和正义之路……”

#

晚上,绥南区与山西交接处的野外。

“刘司令员,总算盼到了你们!”第五分区的司马参谋长热情洋溢地上前与刘云握手。

刘云正要客气,却发现司马参谋长的一双眼睛,居然一心二用地看到后面去了,他正在偷看身后十几辆板车组成的辎重车队。

“别看了!这是我们支援你们分区的物资详细单!”刘云递上去一张纸条,又笑着说道:“听说你们分区在日伪军的重压下,过得挺困难的!

这次给你们送来了两门改装战车炮,复装战车炮炮弹三百发;迫击炮炮弹六百发、山炮炮弹一百发、小型增程抛射弹二十枚、定向地雷三十枚、各种口径的子弹八万发、杀伤枪榴弹三百枚,以及其他相关武器的设计、制造的图纸和样品!

给你们狠狠地揍鬼子炮楼、打鬼子的伏击!”说完还亲热地拍了拍参谋长的肩膀。

冈村上台后,加大了对各根据地的打击力度,其中对晋绥军区的打击重点地域,集中在第五区和第八区!根据内部资料和电报,第五分区的根据地已经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而对于刘云力主给予第五分区无私、巨大的援助,在分区司令部引起了很大的争论,这样一大笔军火被送出去了,使得司令部的干部们大都对司令员的决定表示不理解、甚至不满。

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按照原来的历史发展,晋绥军区即将调整军分区机关,第五分区将与绥远分区合并,成立塞北分区!

可是现在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八路军早已经走出了大青山!如果成立塞北军区,绥远一系的干部因为资历太浅,很难担任高级指挥员!所以在绥远分区的“北进”政策取得实效之前,第五分区绝对不能有太大的损失,不然就会让人给“合并”了!

退一步说,将实惠分给兄弟部队,既可以扩大集体荣誉,也可以牵制日军在山西北部的力量,间接支援绥远分区。

“我们情况那是、不是、还可以!”参谋长言不由衷地换了两次语气,最后饱经沧桑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苦笑,“谢谢你们绥远分区的支援!”又对身后一挥手。

作为物资交换,穿灰军装的第五分区后勤部战士,同样赶着十几辆马车上来了,车队的板车内装满了炸药原料、铁道钢材、半成品器材等物资。

“你们那里精简了人员马?我们这边的文武比例是‘文一武四’。”司马参谋长从看了看正忙着办理交接两个分区战士。

绥远分区在日军的重压下,根据地却没有丝毫的萎缩,这使得党内、军内的首长们都不同程度地对绥远表示出惊讶、好奇心,同样也给了近在咫尺的第五分区莫大压力。

“我们分区暂时没有精简人员!”刘云一边回答参谋长,一边在人群中左盼右顾,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您好!您就是刘司令员吗?”一个矮个子中年人闪了出来,除了身上还带着马粪的味道以外,身后还跟着几个精明强干的年轻人。

“您是?”刘云疑惑地问道:“难道您就是黄文杰同志?”

“我就是黄文杰!”中年人豪爽地说道,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自嘲地笑道:“我这一路上给第五分区当马夫,总算熬到地方了。”

“你好同志!”刘云立刻握住了黄文杰的手,热情地问候道:“总算把你给盼来了,中央和我们分区对你的安全一直放心不下!”

实际上刘云此行并不是单纯的押送军火物资,绥远分区以后还会多次支援第五分区军需物资,刘云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次次亲自“下水”。这次之所以要亲自前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接这个情报组组长黄文杰——和总参的人搞好关系是很重要的!

#

延安。

因为抗战的局面已经变得越来越严峻,冈村执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之后,连续不断地对我各主要根据地展开奇袭、“铁壁大合围”、“拉网式”等一系列的一般性扫荡,经过与装备优良、补给充足的日伪军长期鏖战,缺少后勤供给的八路军各部,已经渐渐呈现出疲倦的姿态!

因为实力悬殊的关系,即便是能够得到日军的一些情报,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战局,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日寇进行“三光”,对根据地造成巨大的破坏。

特别是各主要根据地因为长期的处于战乱、或者坚壁清野,给各主要根据地的生产、生活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甚至直接影响到了政权、部队的生存。

为此,中G中央发出了《关于抗日根据地土地政策的决定》,紧接着没几天又发出了《关于如何执行土地政策决定的指示》,指导各解放区进行大规模地减租减息的群众运动、开展大生产运动自救。

其中特别提到了一点,各主要根据地必须将使用广泛土化肥作为一项战略任务来抓,大力建筑“沼气池”,以提高农作物的产量。

“主席!”秘书拿着新完成的手稿,问道:“土地政策的补充稿件是否即刻发布?”

毛泽D点点头,又问道:“黄文杰是否已经到达了绥远分区?”

秘书点头回答道:“已经发来电报了,他昨天晚上刚到达!”

“让他与绥远军分区司令员分别写一个抗战局势的汇报!”毛泽D吩咐道。

对于绥远情报组的组长任命,毛泽D有些犹豫,刘云此人极为擅长情报分析,从三番两次的准确情报分析来看,他能够从蛛丝马迹中寻找到日军的动向。

特别是太行区日军的奇袭,刘云从日军出动汽车突击大范围地调集物资、部队,就准确地判断出了日军的动向,简直堪称经典!

半个小时后,绥远军分区发来了两份电报,毛泽D首先拿起刘云的电报看了起来,“冈村已经将我党军队视为心腹之患!必然会频繁集中力量打击我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对我各抗日根据地实施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相结合的‘总力战’……

日军为巩固在中国的占领区,使之成为进行太平洋战争的‘兵站基地’,将加大对国民党在敌后的军队实行以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政策;。

预计整个关内战场,国军大范围倒戈的局面会加剧,使我局面更加严峻……

所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除了对日寇进行军事斗争以外,我党还要争取国民党军、伪军的政治态度,并且将其列为未来工作重点的重中之重!……”

黄文杰的电报全文如下:“日军已经将主要作战对象转移到了我党军队,敌后战场将变得愈发困难,冈村除了指挥日伪军除了进行大规模的‘扫荡’、‘治安强化’、‘清乡’和‘蚕食’以外,还对我根据地实行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企图制造无人区、企图消灭八路军、摧毁抗日根据地。

在日军占据优势力量的打击面前,应当把地道战和地雷战当作一项战略任务来抓,以我们的土战术来对抗日伪军的‘囚笼战术’……”

两份电报都不长,几分钟后毛泽D放下了黄文杰的电报,长吁了一口气,对秘书吩咐道:“给绥远分区发电报,任命刘云为情报分析组的组长,黄文杰为第一副组长、苏雅竹为第二副组长。”

秘书正要转身离去,毛泽D又在背后喊道:“慢着,让绥远分区保护好司徒雷登先生,还要做好他的思想工作,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在国民党派人把他接走之前,让他自愿到我们延安来走一趟。”

司徒雷登这个美国人的影响力太大,现在有无数人正看着他,如果他不愿意到延安来,是绝对不能强迫的!特别是这个时候,国民党方面已经放出话来准备接走他。

秘书点点头,再次准备离去,毛泽D还是不放心地又补充了一句,“你去草拟一份电报,以中央的名义电告司徒雷登先生,燕京大学学子们在延安受到了很好地对待!他们对于司徒雷登在沦陷区对他们的帮助一直心存感激,同时也很想念司徒雷登校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