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 出征 第三章 初三

龙步云 收藏 0 9
导读:无界 出征 第三章 初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5/


第三章 初三

一只苍鹰矫健但还很稚嫩,它有力地扇动着翅膀,腹下被箭头戳伤的疼痛不时传来,它在寻找着那个善良的人类,那个人类少年,他为自己疗伤,甚至亲自咀嚼了食物喂自己。草原上的鹰绝对是仁义之鹰,在他们心中,来自朋友的关爱才是最为珍贵的。当它在万丈高空中发现沙漠中那行扬起的尘沙时,一个漂亮的俯冲后,拔秃儿确认了那就是自己的恩人。

萧远山也看到了拔秃儿,他呼喊着,摧马追逐着心爱的雄鹰。拔秃儿不知道他来自何处,却仿佛知道他要前去何方,他振翅高飞,保持着萧远山能够看到的距离,向着东方飞去……

踏雪乌锥洁白的马蹄被喀什葛尔绿洲泥淖染的污迹斑斑,它很是疲惫,但它还是在傍晚成功的把新主人送达了目的地。

哲别的军营就在前方不远处了,蒙古包一座连着一座,无边无际。

中军大帐前面竖着两棵高大的柱子,每根柱子上面悬挂着一长串火红的气死风灯。中军帐前正在举行一场摔跤大赛,蒙古勇士们在战争的间隙从来不会闲着,抓住每时每刻机会训练,使得他们更加骁勇。

萧远山的踏雪乌锥从远处的山上出现时,便有那可儿(哨探)发现了这匹形迹可疑的波斯大马,早就把讯息传送给了哲别将军。

在人们的注视之下,踏雪几乎是飞下了山梁。哲别的卫队立即迎了上去,拉过缰绳喝住宝马,卫士们不由得心中暗暗赞叹,真是罕见的宝马良驹,对于骑兵而言,它的价值根本难以用金银来衡量。

马上是一位蒙古打扮的少年,脸色苍白,但眼睛却是炯炯有神。少年翻身下马道:“我要找哲别将军。我是成吉思可汗派来的商队里的人,我有要事要向将军禀报。”萧远山神色焦急道。

几个卫兵看到萧远山的衿袍之上全是血迹,左肩的袍袖耷拉着,露出了满是血污的肩膀,登时开始怀疑来者非善。纷纷亮出兵刃,其中一个卫兵头目喝问道:“商队不是已经去花剌子模了嘛,你为什么回来了?”

拔秃儿看到有人对朋友不利,啸叫几声,扑扇着翅膀,盘旋而下,便要去啄逼得最近的那个卫兵,被那人一闪躲过,拔秃儿只好再次飞向碧空,准备下一次俯冲。

幼鹰的叫唤声中,哲别将军从大帐中走了出来,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褐色的脸庞,宽大的额头,一双小眼像刀子割出来的一般无二,眼小却透着狡黠,挺直的鼻子下面是厚厚的嘴唇,又是显得忠厚,狡黠和忠厚就这样长在一张脸上。将军高声大嗓问道:“什么事这么热闹?”

“报将军,这人要找将军,属下看他形迹可疑,正在询问。”头目应道。

哲别抬眼看了看这个装束特别得年轻人,道:“你,找我吗?”

“是的,在下是成吉思汗特派花剌子模国商队的萧远山,有重要军情前来禀报。”

“哈哈哈……”哲别爽朗地笑道,“就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还有重要军情?”

“回将军,商队在讹达剌城,遭到围攻,已经全军覆没,货物尽被掳去,大汗的特使兀忽纳将军下落不明。”蒙古人说话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必须隐瞒,大家都是敞开心扉。萧远山已经融入了这种民族性格,所以干脆当着众人如实禀报道。

“甚嘛?花剌子模国的人敢杀光我们的人?”哲别将军的眼眉立了起来。

“是的。”萧远山肯定的回答道,神情中满是悲愤。

周围的士兵立刻乱了起来,骂街的,跳脚的,低声议论的乱乱哄哄。哲别摆手示意大家停止喧闹,进前一步,逼视着萧远山道:“你说得可是真的?”

“如假包换,我愿用项上人头,用我对大汗的忠诚担保!”

“那你为什么能一个人逃出来?”

“在下也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反正是拼死杀了回来。”萧远山一路上也在怀疑,究竟是谁把自己从死神手里救了回来,还赐予自己神秘的力量?

“笑话!看你是个小南蛮子,莫不是你想挑拨我们两国交兵,好从中渔利不成?来人呀,给我把他抓起来。”哲别命令道。

萧远山听了,不禁愕然。想想哲别将军所说自然有道理:连年交战的南宋,自然不会放弃一切机会,削弱蒙古,这种机谋绝对是有可能的,也是可行的。而我和大宋官府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却除了成吉思可汗和速不台将军知道再也无人知晓了,这可如何是好?我凭什么要他们才能相信呢?

在他犹豫之时,早有三个人过来五花大绑把他捆了起来。萧远山没有抵抗,哪里有自己人杀自己人的道理?

“我的心灵就像斡难河水一般清澈,我的人格就像不儿罕山一样清高,苍天会给你们明确答案的。”萧远山傲然挺立,梗梗脖子说道,然后随着卫队离去。

拔秃儿在空中不住地盘旋哀鸣,踏雪乌锥则用右前腿刨着脚下草地,连草根都刨了起来,借此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哲别根本顾不上这些,他高声喊道:“那答儿,我命令你率三十人火速前往讹达剌城,我要你三天之内赶回来,核实这个小孩子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给我打探好讹达剌的地形,最好给老子抓个舌头回来。”说罢他气呼呼的甩手进帐去了。

大家一听又有仗打,个个摩拳擦掌,兴高采烈,生怕那个南蛮子说的是假话。

三十个蒙古骑兵在十五分钟内已经呼啸而去,背上满是大家期待的眼神。

…………

在一座由木栅围成的简易囚牢里,萧远山静坐着,眼神定定的望着远方,夕阳再一次染红了西方的天空,远山被黑黑的云压着,轮廓已经模糊成一片。

他在思索是什么力量使自己死里逃生还能够威猛无比?对了,记得那把黑剑当时不知为什么发出了血红色的光芒,难道是剑?

他的意念刚刚想到此处,那剑鞘便开始幻化,一团影影绰绰的暗影冒了出来,仿佛一阵青烟,之后他的眼前便出现了那个丑陋的妖怪。

噢,我想起来了,就是他把我从那个黑暗的隧道里拉回来的。他的心思刚刚想到这里,那妖怪说话了:“是的,是我救了你。”

“萧远山何德何能,要您救我?”

“因为你救了我。”妖怪撇着长着四棵獠牙的大嘴说道。

“我救了你?”萧远山不解。

“是的,你救了我!我被赛格纳大神封在这把刀里,并被加以毒咒,除非有人愿意用自己的鲜血把这把刀浸泡起来,魔咒才能失去效力。大神觉得即便是有人愿意救我,也不会把身体里所有的鲜血放出来浸泡初三的。”

“初三?”萧远山更加迷惑。

“初三就是这把刀的名字。”那妖怪觉得这个人类少年好奇怪,连魔界赫赫有名的初三都不知道。其实人界魔界本不相通,人界之中谁又会知道初三?

萧远山眼睛里充满了疑问。

“这把刀叫初三,初三就是这把刀,明白了吗?真是麻烦。”妖怪不耐烦的皱皱眉。“这可是我们魔界最最有名的刀了,除了它,就只有奥萨罗可以和它媲美了。你看,你看,这把刀像不像初三的月亮?”

那把刀早被妖怪抽了出来,晃动着在向萧远山展示。果然真的很像,弯弯的,窄窄的,像极了。本来我还以为它是剑呢,因为它双面开刃,原来它是把刀啊。萧远山点点头,等着妖怪的下文。

“初三是我们魔界的老祖在日月形成的那时候炼制的,可以说法力无边,在我们魔界斩魔无数,魔闻色变。那一年我跟我的仇家在三界中杀的浑天地黑,统治地球的恐龙,也被我们斩尽杀绝,直杀得万物死尽,日月无光。最后,连魔界老祖的劝说都不理不搭了。老祖终于使出了初三宝刀,只用了两下,便把我们收拾了,我被封在了初三里面,那个混账王八蛋也被装进了幻剑奥萨罗。魔界老祖用他无尚的法力把我们的魂魄化入了初三和奥萨罗,自此我们便永远不能再离开这刀鞘和剑鞘了,尤其是魔咒未解之前,我们甚至连阳光都永远不能看到,呆在那黑咕隆咚的世界里,太闷了。”说到这里,妖怪伸了个懒腰,问道:“你可知道我憋在刀里多少年了吗?”

萧远山摇摇头。

“我告诉你,已经六千二百三十八万年了,再过上几万年,非把我闷死不可,你说是不是你救了我?”

萧远山茫茫然点点头。

说来也怪,妖怪的模样任何一个人看到了绝对会吓的肝胆俱裂,可是小远山见了,甚至如此近距离的闲谈,却没有任何惧意。

“所以初三是这把刀,也是我,我也就是这把刀,明白了吗?”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远山的脑袋已经成了一团乱麻。

“初三是魔界至高无上的宝物,不知怎么落到了你这个人类娃娃的手中?”妖怪也开始提问。

“那时,我还在江南,江南有位大侠士叫做丘处机,又唤长春真人。他老人家云游到我家乡时,我正在街头流浪,他老人家看见我后,便给了我许多银两,并给了我这把剑,不对,是刀,告诉我去北方的大草原上找一个叫铁木真的大汗。我就来了,刀也就归了我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妖怪摇摇头,心中疑问,魔界有云:初三露面,震地动天。那一定会掀起三界的一场血雨腥风,怎么会如此简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