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三十三章 转折点

六指君1 收藏 44 77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三十三章 转折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今天的刘云起得特别早,并且还没有像往常那样首先回司令部,而是直奔司令部一墙之隔的情报分析室,但却又对积累了一个晚上的各种电报,没有像往日那样一一过目。

虽然在旁人看来,刘云安静的样子仿佛是在当“监工”,但实际上刘云是在耐心地等待平津地区局面骤变的电报。

中午,刘云居然一直都没有等到所需要的消息。

“这怎么可能?”刘云忍不住失望地看着电台,神色也变得焦虑起来。

“司令员,发生了什么事情?”苏雅竹发现刘云神色异常的样子,也有些惊慌,“有什么不妥当吗?”

自从日军的行动被刘云一再“判断”出来后,在情报分析方面,苏雅竹已经彻底服气。

“不是!”刘云迅速压制了心中的彷徨不安,正色说道:“我在担心‘锄奸团’能否把这些人和设备送到!”

这次被“锄奸团”解救的知识分子,都是享誉海内外、鼎鼎有名的大学者,当这些大学者被人劫持后,肯定会轰动国内!

日本意外地假借八路军之手,赶走了这些恼人的知识分子之后(都是爱国学者),使得平津地区的抗日师生,在失去了他们的掩护之后,其斗争局面将变得更加困难!

所以对于这次行动,从情报分析室到绥远军分区,几乎没有一个干部是赞同的。

下午,刘云拿着平津地下情报组发来的“一切平安”的电报,满脸都是说不出的失落。

在历史上,日本海军偷袭美国太平洋舰队不到两个小时,就关闭了平津地区的各大学校、接管美英在华资产,并且把包括司徒雷登在内的美国在华侨民全部拘禁!

但是历史居然发生了巨大的偏差,都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平津地区却连续送来两封“一切正常”的电报。

傍晚,刘云失落地走出情报分析室,独自一人看着远处一队正在巡逻的警卫连战士发呆。

历史居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小鬼子偷袭美国太平洋舰队已经变得不可预知!

深夜,一阵寒风迎面扑来,大门外一直不愿意离去的刘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后,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表,这个时候“抗大”分校还没有放学!

“他妈的!”低低地、粗野地一声怒骂后,刘云带着一颗渐渐冰冷、但却又更加坚硬的心,转身向随营军校走去。多灾多难的祖国啊!优秀的中华儿女,将前仆后继地、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抗日洪流中!

随营军校。

“同志们!”刘云的手里拿着一根教鞭,借着篝火的灯光指着一块黑板,对下面一干军事干部们说道:“随着冈村的执掌华北方面军,日军的作战方针发生了极大地改变!

首先在军事上,冈村摒弃了前任多田的保守作战方法!你们可以看得出来,这段时间以来,日军一再频繁对我各主要根据地展开‘奇袭’、‘扫荡’!”

见到下面有人在搞小动作,刘云忍不住拿着教鞭“啪”的一声,重重地拍在黑板上,皱着眉头喝道:“你们专心一点!”

因为平常刘云很平易近人,甚至上课的时候,在不打搅旁人的情况下准许学员小声地议论,所以谁也没有料到司令员今天会突然生气,这使得整个场面一下子安静了。

刘云很快就察觉到自己失态了,特别是陈容现在正偷偷地坐在学员中间旁听!

清了清嗓音后,刘云又抱歉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同志们安静,下面的情况很重要,这关系着我们斗争的方向!根据下面送来的情报,鬼子兵开始约束军纪,并且还让伪军当着老百姓的面,殴打违反纪律的鬼子兵……”

刘云的话还没说完,下面就有人不相信地问道:“司令员,这个消息准确吗?”

“千真万确!”刘云看了看黑乎乎的人群中,大声回答道:“冈村这个老鬼子试图和我们争取民心,现在的鬼子兵不但可以让伪军打,还可以让老百姓打。

骄横跋扈的日本兵见了汉奸头面人物,都规规矩矩地敬礼;无法无天的日本浪人也收敛了浑蛋脾气,见了中国人就笑嘻嘻的。”

刘云的话音刚落,下面这些因为封闭式管理,而极少了解外界情况的学员们顿时沸腾了,没料到以前都是鬼子欺负老百姓,现在居然颠倒了过来了!

“同志们安静!”刘云的嘴角带着一丝嘲笑,说道:“根据我们地下情报机构在山西大同传回来的消息,当地的鬼子驻军,开始出售一种‘惩罚棒’的玩意儿,声称只要购买了这种有特殊标记棒子的人,可以随意殴打那些犯了军纪的‘皇军’士兵。”

下面的学员顿时明白了,接着又是一阵哄笑,这个所谓“惩罚棒”不过鬼子搜刮钱财的幌子而已!

……

夜校授课完毕之后,刘云走到陈容的面前,叹了一口气,轻声建议道:“陈主任,晚上的天气太冷了,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陈容正要拒绝,可是一抬头,借着月光居然发现刘云满面都是忧郁的表情,不由得又鬼使神差地点点头,低声说道:“好!”

冷不防传来一阵马蹄声,有人大声喊道:“司令员,有大事情发生了!”

刘云一愣,来人正是司令部的参谋小五,随即一个心“嘭、嘭”的急剧跳了起来。

“司令员,平津地区的地下情报组发来消息,从日本本土传来消息,小鬼子已经对美国宣战了!

现在平津地区满大街都是日伪特务,他们不但强行关闭了各大院校,还疯狂地抓捕爱国师生、在华的美、英等国的侨民、接管他们在华的资产!”小五跳下战马,心有余悸地说道:“幸亏你把那些鼎鼎有名的知识分子弄来了几个,不然就被他们一锅端了!”

“哈哈哈,我明白了!小日本居然封锁了消息!”刘云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惹得那些还没有散去的学员们频繁看过来。

原来太平洋战争早已经按照原定的历史轨迹爆发了!但却被日本侵略者所刻意隐瞒。

“封锁什么消息?”陈容不解的问道。

刘云摇摇头,忍不住冷笑着说道:“因为平津地区有组织的抗日活动一直都很踊跃,华北方面军为了避免军情再次泄密,所以一直隐忍不发!直至将爱国知识分子、师生一网打尽后,才得意洋洋地宣布‘圣战’胜利。”

陈容还没有明白美、日开战的后果,看着刘云欣喜若狂的样子,疑惑地问道:“是帝国主义之间互相开战了吗?”

“太平洋战争爆发了!抗日战争已经露出了胜利的曙光!”虽然太平洋战争是历史的宿命,但是刘云依旧情难自禁,甚至忍不住一把抓住陈容的手,喜形于色地说道:“陈主任,这些天你有得忙了,快点下到地方上,宣传一下小鬼子对美国开战的后果。

哦!对了,美国不能再是‘帝国主义’了,而是我们的盟友,地方上的政治宣传方向应该做一些改动,再让吴凤冰带文工团下到部队、田间地头上,开展广泛的抗日宣传活动,振奋军民的士气……”

刘云的话还没说完,陈容就“哎呀”一声惊呼,条件反射般地缩回了手,周围的那些学员们纷纷看过来后,又抿着嘴巴偷笑着跑开了。

刘云此时却忘记了向陈容道歉,又急促地对转头对小五命令道:“立刻给延安发电报,美、日虽然已经开战,但是我已经保护了一批知识分子,其中就有燕京大学的司徒雷登先生!”

小五正要转身跳上战马,刘云又在身后大声喊道:“算了,我亲自向总参发电报。”

除了向军委汇报平津地区的局势以外,刘云还打算向军委写一份评估电报,美日开战后的政治影响、以及可能带来的后果,特别是美国即将向国民党提供大量的军援,以及中G可能从这其中牟利的方法。

在历史上,虽然不乏美国政界和军界的要人,通过与国民党长期的接触后,看透了其腐朽透顶的本质,直至对国民党主持的抗战极端失望,但是因为美国国内的政局主流,在政治上的偏见,使得抗战中的军援全部为国民党所得!

虽然抗战期间也有美国要人转而看好GCD军,甚至提出了呼吁给予GCD军援,然后由GCD军协助美军在山东登陆,开辟第二战场的作战计划。但是这项计划因为美国方面的傲慢、各种政治偏见、国民党的作梗而付诸东流。

直至历史发展到解放战争中,毛泽D的那篇进入学校课本的,著名的《别了,司徒雷登》出台,美、中两国从此彻底交恶。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几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美国将新生的GCD中国推入了苏联这一边(使得中G在美、苏之间脚踏两只船,从中获利的战略失败),自己给自己制造了一个不该有的敌人。

#

延安,深夜。

虽然天气已经很冷了,但是毛泽D却任凭大半只胳膊敞露在外面,直至一阵寒风从缝隙中刮进来,这才有所察觉地缩进被窝。

“主席!天太晚了,你还是早点睡吧!”秘书也是才从被窝里爬起来的,穿着一件单衣,冻得直哆嗦。

“睡不着了!”毛泽D兴奋地站起身来,随便披上一件毛衣,“晚上太冷了,你去睡觉吧!这里不要你管了。”

虽然美日开战之后,这方面的情报早就有人送过来了,但是他们送来的情报不过是“通报”罢了!哪像绥远情报分析室送来的政局评估电报这样有价值?!只有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情报!

评估电报全文如下:“美日开战的意义极其巨大,美国的生产力数倍于日本,如果日本不能一战而摧毁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则日本必败!……

美国一旦对日本宣战,则国府也必随从,正式对日宣战成为美国的盟国,美国的军援必将源源不断地进入国统区!然而蒋介石在军队的指挥权上,必不肯与美国盟军有任何妥协,所以双方必然会发生纠纷……

美、日开战之初,日本方面必然占据相当的优势,所以国内战场也必定极其艰难,即便是在美国国内战争机器全面开动的情况下,估计最少也要三年,中国国内的抗日战场才能好转、乃至转入全面反攻……

美国因为形态意识方面的原因,很难向中G提供大范围的援助,即便是将军队交与美国盟军指挥,也难以获取美国方面的好感、不太可能得到美国军援!美国除了政治形态意识方面的原因以外,其主要原因是没有预料到国民党方面的腐败、以及对我党的误解……

司徒雷登与美国国内政界的要人、国民党方面、甚至日本军部都有联系,如果能够取得他的好感,或许可以争取到美国内上层的一部分同情,直至获得军援……

大战爆发后,苏联必然会立即削减、停止对国民党的军事援助!

苏联认为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的盟国,因此减少对华援助不会危害苏联的国家利益(苏联援助国民党政府是为了防止中国投降,害怕没有后顾之忧的日本从背后大举攻击苏联)……

苏联必然会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来观察中国的社会结构、衡量‘帝国主义战争’的作用,等待大战后中国国内‘爆发革命’(历史上苏联就是这么打算的)……

抗战爆发后,苏联主要的援助对象是国民党政府,对我党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援助,所以请求中央考虑在政治上,至少要做到表面上疏远苏联,而与美国亲近,……”

在夜深人静之际,毛泽D拿着电报来回渡步、思考。

美日开战之后,让美国人特别是争取美国记者到延安来进行采访,通过舆论影响美国方面的政策、取得美国政府方面的好感、博取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支持(中G一直都缺乏国际支持),将成为党内一项急迫的任务!

而绥远情报分析室送来的这份评估,实在是太及时了,特别是鼎鼎大名的司徒雷登,居然被绥远的地下情报组织救了出来,这对于中G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在心情愉畅之际,毛泽D不时地瞥一眼电报中“疏远苏联,而与美国亲近”这段话。

这个刘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即便是做情报分析,他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

几天后,中G中央军委发出了《关于美日开战后抗日根据地军事建设的指示》,全文如下:日美开战的新形势下,敌后斗争即将迎来黎明前的曙光,各主要根据地必须坚持长期而分散的游击战争,破坏日军“以战养战”的政策、保存自己的实力!……

人民武装力量体制应包含主力军、地方军和群众武装(即不脱离生产的自卫队和民兵)三部分。目前,应扩大、巩固地方军和群众武装,使其能够积极地配合主力军,完善三位一体的人民战争的军事体制,使人民游击战争空前地、广泛地开展起来。

各根据地必须坚定不移地实行“精兵简政”的政策,精简部队中非武装人员,保持主力部队的战斗力;精简地方政府中的不必要人员,减轻地方政府的经济压力……

各个根据地中,绥远分区的模式最先进、组织最合理,即便是在日寇的重兵围剿之下,根据地也依旧没有萎缩,因此在党内和部队中,学习绥远已经刻不容缓!……

#

火车徐徐地减速了,最后“嘎”的一声停了下来,紧接着又是“晃荡”一声金属的撞击声,闷罐车厢的大门被猛然间打开了,几个“锄奸团”队员随即敏捷地跳下了车后,立刻消失在夜幕中。

司徒雷登半眯着眼睛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色,对身旁的“锄奸团”队员问道:“请问这是在什么地方?”

“绥远!”一个“锄奸团”干部回答道,又警觉地看了看四周低声吩咐道:“火车站内的日本兵和特务特别多,希望先生不要说话。”

司徒雷登慢吞吞地下了火车后,借着昏暗的灯光,发现刚下火车的“锄奸团”成员去而复返,并且还带着一大帮人过来了。

在冷清的车站内,一大帮人默默的搬动设备、物资,除了一台机床以外,从这里一个个沉重的袋子来看,除了有可能是稀有金属之类的物资以外,还有一些则应该是炸药原料。

“您好!司徒先生!”一个年轻人伸手握住了司徒雷登的手,又看了看站在一起的大学者们,低声笑着说道:“这一路上辛苦了,绥远欢迎您们!”

“哼!”司徒雷登迅速甩掉了那个年轻人的手,不信任地看了看年轻人周围几个身材高大的保镖,冷冷地问道:“请问您叫什么?在中G军队中担任什么职务?”

年轻人一愣,周围几个警卫员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先生,请原谅我的无礼!不过日本已经偷袭了贵国的太平洋舰队!”年轻人马上明白过来了,凑上去低声说道:“现在的京津地区,已经陷入了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啊?!司徒雷登和几个学者顿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几秒钟后,年轻人诚恳地说道:“先生,我就是绥远分区的司令员刘云!我们在平津地区的地下组织,得到了绝密线报,日伪方面有可能会对抗日师生进行迫害,所以我只好防范于未然,将先生强行请来了。对于您和其他同行所受到的不便,我深表歉意!”

对于司徒雷登的态度,刘云并没有表现得太惊讶!在历史上,司徒雷登对中国GCD一直都是充满了敌视和矛盾,甚至可以用“爱恨交加”来概括他对GCD的情感。

一方面,他和其他“自由世界”的名流一样,对共产主义持强烈的敌视态度,在早年的时候,他强调过国内的基督教与GCD难以共存的评论;同时,他还积极地同情、支持蒋介石对中G的军事“围剿”。

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深恶痛绝国民党的专制、腐朽!时常对中G发出许多赞美之词,声称GCD有远大的理想抱负、使中国最主要的进步力量!有严明的组织纪律、不谋私利、勤俭节约等。

而中国GCD在对待司徒雷登的反G言论上,因为政治方面的原因,并没有与之计较,反而还一直对他频繁示好。

不长的时间内,一支牛车商队带着“吱呀、吱呀”声离开了火车站。为了不让这些学者再经受旅途颠簸之苦,刘云特意安排特科队员们赶来了几辆牛车。

天亮之际,车队到达了绥南根据地外围。在寒冷的晨风中,大批荷枪实弹的八路军战士突然毫无征兆从草丛中、土疙瘩内冒出来,不声不响地、迅速地将车队围在中间,并且还派出了骑兵对四周进行警戒。

众学者被突然出现的八路军吓了一跳,直到发现他们是自己人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几个学者出于好奇,开始试着和这些训练有素的战士们搭腔。

一声不吭地看着八路军布防的司徒雷登,突然跳下马车,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宿没睡),挑衅地看着刘云,“请问司令员同志,您有祖国吗?”

中国GCD是第三国际的党支部,信奉、效忠的对象是“主义”而不是国家和民族,这使得在中国长大、身为半个中国人的司徒雷登对此深恶痛绝。

刘云一愣,不知道这个“反共斗士”那根神经搭错了,点点头后正色说道:“当然,我是中国人!”

“那么您对今年四月签订的《苏日中立条约》怎么看待?”司徒雷登咄咄逼人地看着刘云。

在苏德战争爆发前期,苏联为了避免两线作战,与日本签订的《日苏中立条约》(牺牲了中国东北及外蒙古主权)。消息传出来后,其民族利己主义给中国GCD造成了极大困扰、不利。国内的舆论表现得异常愤怒!其矛头直指中G。

在这场“国家”与“主义”的风波中,中G虽然处于极端尴尬的境地,但却又不得不为苏联进行连续两次苍白地辩护!

“先生!”刘云顿时明白了,盯着司徒雷登足有几秒钟才正色说道:“我虽然使GCD员,但是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然后才是GCD员!而且我只忠诚于我的祖国,绝不是什么俄国人!”

“哦!”司徒雷登一愣,满脸除了惊讶的表情以外,终于再也没有继续责难的心思了。

从一个军分区司令员的政治态度就可以看出很多问题,至少一部分中G的高级官员,对《苏日中立条约》在私下里是极端反对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