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人生 第一章 前奏 第二节 纠察

*幕后人* 收藏 1 39
导读:间谍人生 第一章 前奏 第二节 纠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8/


抽完了烟,老黑看工具收的差不多了,叫老莫吹哨集合,又踹了我两脚让我晚上滚过去打牌。然后才脱了大衣跟在队伍后边回营房了。虽然11月宁波的天气不是很冷,但他们施工的工地在四明山,早晚卡车来回五六十公里路没件大衣不冻成猴才怪。很快,随着工程队全连走进营房,营房里传来有人被迫冲冷水的残嚎,老黑又拖新兵陪他洗冷水澡了。

虽然早考完了试,工程队的新兵也分下了班,可每天绕湖跑步的习惯倒是被我保留下来了。换了双鞋,刚跑到环湖公路上就被两舰队纠察给拦住了。问我要两证一条(外出证,士兵证,请假条)靠!你瞎了眼啊,没见我是在跑步啊。

这帮兔崽子纠察,整天在舰队机关大院里晃荡,愣是一个人都不敢抓。就指望着出外勤抓抓我们这些下属部队的人。纠察不好当就是这个道理,上级指挥机关的人不能抓也不敢抓,抓了也没用,一个电话摆平放人,不抓人又没有工作成绩,抓多了下属部队的人,也没好处。虽然行政上隶属下级,可业务上就没上下级的分别了。你纠察队营房里总得用电吧?总得用电话吧?总得写信收信吧?总得看看电视娱乐娱乐吧?好,你不抓机关抓我,那你就别想舒服的用电,用水,寄信收信,看电视。

这方面,老黑经验最足,他们工程队得专业虽然只是通信线缆架设,建设。但整个舰队机关的装修,水电以及闭路电视的维护,基本上也都是他们负责。此外,我们通信站除了负责舰司机关的通讯之外,还负责舰司机关的信件收发。经常是3连送信班的送信车一开动送信班的老班长就带着班里的人在车上把舰队纠察队的信抽出来一封封撕掉。虽然不道德,但他们理由很充分,是你们纠察队搞不公平待遇在先。凭什么你们机关的兵抓进去坐坐教育教育就放人,我们抓进去又是踢正步,又是背条令。还要吃5块一包的方便面。甚至挨顿新兵的臭揍。

现在,这两孙子对我就不依不铙,非要带我回纠察队,我说尽了好话,两孙子就是死咬不放,一个已经伸手亮出了警棍,看样子是想动手了。操你姥姥,看样子这两纠察是公报私仇了。前两天老黑他们在外施工回来的路上遇上了三个纠察,居然问他们要外出证,对周董这个干部的解释都不搭理,结果在周董的暗示下工程队以老黑为首的20多人把三纠察揍得跟熊猫似的。舰队交班会上我们站主任理直气壮:“外出施工要什么外出证,司机证件齐备,派车手续齐全,又有干部押车,凭什么扣车检查?”弄得纠察队在整个舰队机关灰头土脸。

今天说了没几句话就要动手,这两孙子纠察是想黒我一顿了。妈的,你们能打,老子也不是吃素的,在拉扯间,我跳起来冲着面前这孙子的脸上就是一脚,标准的蹬踏动作,就是足球场上铁定吃红牌的那种动作。然后乘另一个孙子没反应过来转身就跑。我估计着怎么着挨我那脚的孙子不是鼻梁骨断,就是掉两门牙。等我跑出50米左右,后背一阵剧痛,像被车撞了,接着背后啪嗒一声,半块砖头掉在我的脚后。靠!两孙子追不上我居然扔砖头砸我,我也没回头,忍着痛跳下路边田里穿小路从站后院翻墙跑回宿舍。

回宿舍一看,妈的,手真黒,后背被砸出巴掌大个青紫印,要是砸到头上,都能要我的命。估计是我那脚太狠,他们急了。不过好在没伤到骨头。这种伤和扭挫伤性质差不多,不能立刻进行处理。我只好用浸了冷水的毛巾先敷着,过了24小时再上药。

我正趴床上龇牙咧嘴反手敷毛巾,窗外传来一阵嘈杂,工程队吃完饭了。我们俱乐部刚好在伙房和工程队的中间,工程队的家伙们每次吃饭都从我窗前过。老黑那猪嚎一样的歌声越来越响,到了我门前停下来,

“嘭——”

老黑一脚揣开房门进来。我宿舍的门缝间能钻老鼠,锁扣根本扣不住,用力一推就开,谁都知道。

“小子,装死啊,哎呦!怎么啦?”

老黑本来是想拉我去打牌,见我这样忙问我是怎么回事。听说是我先动手打纠察又挨了一砖头,老黑猛笑一阵。“这群逼养的,该打!走,先到我班里打牌去。晚上他们肯定来查各单位的外出人员,你不是从大门出去的吧?”

“不是,我从后门走的,也没遇到人。”

“那就行,万一查下来你就说吃完饭就在我那打牌,我们都能做证。妈的就算真查出来你也咬定是他们先动手抽你警棍的,背上的伤就是。走。”

果然,在老黑班里打了一个多小时牌,过道就吹响了集合哨,工程队突然点名了。老黑冲我点点头先去点名了。走出工程队,远处汽车连的二楼活动室也亮起了灯,传来点名声。这下事情大条了,估计各直属队都接到通知要查人员外出情况。这样的命令只有舰司处以上单位能下。看来我那脚的后果不轻。

还没回宿舍就碰到我们俱乐部的新兵小郑,拉住我就往机关跑,说是站机关也在集合公勤人员点名。

机关楼前的操场上我们10来个机关兵按司政后三部门站了三排。股长黒着脸盯着每个人,经过我时恨狠瞪了我一眼。我心里咕咚一跳,股长肯定是知道了。我也真是混,今天股长值班都忘了。股长没说话,三排人看完,回到队伍前点名。接着问谁在晚饭后外出了,没人回答。股长没多说,挥挥手解散。我暗呼口气抬腿想走

“小张,你跟我来。”股长没放过我。

办公室里股长没说话,背朝着我坐在办公桌前。我也不敢坐,就站着。

“你小子好啊,还有一个月退伍,可以张狂了是不是?可以混了是不是?真以为没人管了是不是?!”股长突然拍响了桌子,转过身冲我吼起来。

“是他们先动手的。我…..”

“不管谁先动手,人家是执行公务,你呢?你是什么?先动手也是你活该!”

“……….”

“你知不知道!人家现在已经送113了(海军医院),你到是真狠啊,鼻梁都断了,要是破相怎么办?你想去奉化劳改啊?!前几天我怎么给你说的?你快入党了,凡事都要小心,好好表现,你就这样给我表现啊!”

股长是真的火了,不过我知道,现在他把我往死了的骂,最后还是要替我想办法的。就让他骂,我一句话也不解释。

“你还想我骂完你再帮你是不是?哼哼,告诉你门都没有!这回是管理处保卫处一起调查,没人保得了你!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入党别想了,你三年白干了,等着回家吧!”

完了,这下是真的完了,辛苦几年军校没考上不说现在连党都入不上。还搭上一年超期服役。靠,那两孙子纠察害惨我了。

“给我滚回去,没我同意那都别想去!”股长终于骂完了。

等我灰溜溜滚回宿舍,老黑早在我房里等我。听我说脸上挨了我一脚的孙子被送去113,乐的直想哭。我却是真得想哭,当兵几年就这结果。没理会老黑的安慰,早早上床睡了。

躺在床上琢磨着股长话里的意思,好像这事是我干的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且他肯定是猜的。和我了解他一样,他也太了解我。但也没说到底会怎么处理。看来股长也在想办法。不知道自己能怎么渡过这关。

这事和背伤纠缠得我一夜没睡,第二天刚吹过起床号,股长就打电话给我

“今天你去找工程队指导员报到,这个月你借调给他们。给我老实点,你给我记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