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五章——第九章

(起点首发,希望大家喜欢,少砸板砖)

第五章 打……打劫

在幽暗的海底中,一艘潜艇如幽灵一般无声无息的穿梭。潜艇内的神之战士如雕塑一般的坐在舱室里,而李云风却像猴子一样上窜下跳,“我们到哪了,往西走还是往东走,过不过巴拿马运河?”

01挑了一下眉毛,仍坐着不动“我们不去中国!”

李云风立刻石化,费力的扭过头看着他,咬牙切齿的说:“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你怎么回去?你有护照吗?你有出境记录吗?去的哪?什么时候去的?和谁去的?”02迎头砸过来一堆问题,“你怎么向海关的人解释!”

李云风“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傻了。

“别担心,会有办法送你回去的!”01安慰到。

“头儿,上面有一艘可疑的货船,要不要上去看看。”一个队员闯进来报告。

“上去!上去!”李云风一下来了精神。他露出惟恐天下不乱的本色。01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潜艇急速上潜后。悄悄的露出了水面。在漆黑的夜里,是不用担心被发现的。妈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还能看见几百米外的东西,你以为你是超人吗?

02将船的全息扫描图象打了出来。李云风看见立体影像中显露的船舱货物,双眼如恶狼般的冒出了绿光。

“军火啊!满船的军火啊!我发财了!”01几个人对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那几个大字“抢他妈的!”

李云风浑身哆嗦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大船,不是兴奋而是紧张“你们非得叫上我干什么”“嘘!”01示意他禁声。

当在潜艇里,01几个人看向李云风时,他就感觉有些不妙。立刻抓起一把枪塞给01。“同志们!考验你们的时刻到了,人民在看着你们!”李云风很自觉的把自己划到人民群众中“去吧!人民在等待你们胜利的消息!”

只不过01几个人很不愿意让李云风这个人民群众担心前方的消息,很干脆的成全了他身先士卒的美德。01几个硬把他架到了橡皮艇上“凡事都有第一次嘛!你想生存下去,就要学会尝试”他们的理由冠冕堂皇让李云风无法拒绝。于是李与风很自觉的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执行并且保留了个人意见。成了第一波攻击队员。

01很麻利的借助绳索上了船,李云风很恶毒的想到:多么熟练的动作啊!他们一定是经常干这种事了。可怜的神之战士第一次作战就被李云风扣上了惯匪的帽子。

当李云风爬上船时,几个放哨的人被拧断了脖子,李云风第一次看到死人,感觉很不舒服。02拍了拍他“你要学会适应”

李云风沉默了一下,突然下令“五人一组,散开搜索,不要留活口,手脚干净点!”01等人看了他一眼,齐齐的后退了一步,他是什么怪物啊!

“不要用枪,用刀。”李云风又补充了一句。然后众人自动把他升级为了恶魔。

船舱里的守卫并没有像李云风想的那样都睡着了,走运的是所有的人都醒着。01带着一组人端着加装了消音器的MP5直接走了进去。里面的人吓楞住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噗”一阵沉闷的声音响起,船舱里的人都被打成了马蜂窝。

“阿方索,你们在干吗!”走廊里传来一句西班牙语。

“没事”01也用西班牙语回答到:“几个人喝多了。”说完冲一个队员使了个眼色,那名队员悄悄的摸了过去。随后传来几声不易察觉的声响。

李云风则直奔货舱而去。钥匙都懒得找,直接砸开了锁。看到成堆军火后,他仿佛一个饥饿的人扑到面包上一样扑到了军火上(这话蛮耳熟的)。

李云风毫不客气的将军火都塞进了戒指里。果然是杀人抢劫居家旅行必备之物啊!

正当李云风沉浸在兴奋之中时,突然哆嗦了一下,似乎有人在远处窥视他们一样,而且这种感觉来自头顶。

“妈的,快跑!美国的间谍卫星。”李云风立刻就往海里跳。醒悟过来的神之战士脸色狂变,二话不说跟着跳了下去。

李云风好不容易爬到潜艇舱口。正准备爬下去。屁股上挨了一脚,直接掉了进去。摔的头昏脑胀。要破口大骂。只见一个黑糊糊的物体掉了下来,砸的李云风硬生生的把话憋了回去。

“扑通通”几声,又一阵地动山摇过后,李云风头昏眼花的被人拉了起来。

“有人垫背就是好!”神之战士不约而同的想到。李云风同志很是为人民贡献了一把。

“下潜,下一站,巴西!”去那干吗!李云风迷迷糊糊的听到这么一句,踢球吗?

第六章 继续打劫(1)

黑夜真的亚马逊丛林总是那么的寂静,广阔的丛林显的有些诡异。突然一阵发动机的轰鸣打破了宁静,几架直升机飞掠而过。

“他妈的!这东西真吵人。”李云风睡的很不爽张口就骂。

他们在巴西登陆后又偷渡进了哥伦比亚,以李云风现在稍微高了一点的智商也搞不清楚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老板,我们下去把,还要步行一段才能到!”01大声的说到。

李云风很不情愿的戴上防雨帽直接打开舱门一脚踏了出去。“扑通!”一声,惊起一群飞鸟。

02惊讶的看着下面:“这里离地面还有几十米呐!他不是睡傻了吧?”

茂密的丛林中是动植物的王国,各种有毒的、吸血的动物昆虫自然有很多,其中不乏有一些依靠力量取胜的选手。李云风刚一下来,就碰上了一条有大腿 粗的蟒蛇。李云风吓的一哆嗦,“噌”的窜到了树上,可是他忘了蟒蛇也会爬树。当蟒蛇快要爬到他身边时,吓的他把坦克导弹都扛了起来。好在 这时01赶到了,粗壮的大手一把将蛇扯断了。

经过这件事情以后,李云风死活不肯离开他们3米之内,02凑了过来 ,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老板,你不会是吓破胆了吧?”

“什么!我吓破了胆?”李云风的男人本色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02很是怀疑的看着他:“那你跟我们那么紧干什么?”

李云风二话不说带头狂奔,跑了十公里后觉得不对劲,转身问到:“怎么还没到?”

01憋了半天,小声说到;“我们走错路了!”一时间气氛显的十分尴尬。

“我们是在迂回前进!”李云风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我们快走吧!”

“可是目标在西边,我们正在往东走。”突然有人冒出一句。

“他妈的,是哪个SB领的路!”李云风顺口就想先发制人的推卸错误。

很不幸的是神之战士都不是SB,异口同声的指着某个SB说:“老板,是你!”

李云风立刻没了脾气,有气无力的说:“01你来带路,02 你来背我!”

李云风趴在草丛中潜伏了几个小时,为的就是一百米外的那个大庄园。大庄园里的别墅修的富丽堂皇,一看就是有钱人。李云风恶毒的想着:他们不会是抢上瘾了吧!我猜的果然没错,惯犯了。

不过这个地方到是不太妙,人来人往的不说,四周岗楼上站着守卫,还架着两挺大口径机枪。还不断有一些武装份子坐着卡车进出。

高墙大院,四周拉着电网,一到晚上巨大的探照灯,来回的扫射着,这多像一个监狱啊!真是越有钱越怕死啊!李云风竟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01几个人经过一番讨论后决定:鉴于此地有很多守卫,火力很猛,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庄园有两公里,而且十公里外还有一个游击队基地,此地不可智取,只可强攻!

什么狗屁理论!

李云风简直有一头撞死的冲动。这也叫最强的战士?

01对此解释是:最强的战士就是敢于发起强攻的战士。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01开出了一大长列武器清单,包括六十六挺加特林六管机枪,十一具24联发榴弹发射器,十一支反器材步枪,十一挺MH--2B重机枪,李云风呆呆的看着清单,用这些东西发起强攻,估计边渣子都剩不下吧?

李云风跳脚大骂:“你们这帮败家子,这种火力去摧毁五角大楼都够了,你们却来攻打一个小庄园,我的天啊!那个房子是多么的豪华,这得多少钱装修啊!里面有多少值钱的东西,那可是我的东西啊!打坏了怎么办,谁赔?”李云风很无耻的先把那些东西划到自已的名下。

01等人突然有一种跟他在一起很丢人的感觉。

但是李云风还是发放武器,01等人拿到子弹时一下子呆住了,“高爆穿甲弹!”

李云风阴险的想到:在这种火力攻击下,留不下多少东西吧?那就索性摧毁的再彻底一点,岂不是更好。

这种财主都有很结实的金库吧?而且这种金库都在地下,把这炸翻了以后,既灭了口,又省的费力找,岂不是一举两得,要是火力再大点,把门直接炸开,那就更好了。

01摊开地图,开始分派任务:“第一小队负责外围清剿,我带第二小队从正门突入。02你带三个人加上榴弹发射器,压制正门火力。正门突破后其他小队立刻跟进,五人一组散开搜索。05你负责后门,不要放走一个。13,配给你两个狙击手。你带一队人负责阻敌增援,在攻击结束前,不能放一个人过来。大家明白了吗?”

众人点了点头示意清楚作战方案。突然大家觉着好像遗漏了什么,齐齐转身看到了躺在一边睡着了的李云风。

李云风那超常的第六感真不是盖的,一激灵窜了起来,抄起一把M4,坚定的说:“请同志们放心,我保证坚决完成火力支援任务!”

01几个人脸部肌肉抽搐了几下,压下了要暴打他一顿的诱人想法。

02讽刺到:“好强大的火力支援啊!老板,我赞美你,你真他妈的够朋友,用这种超强的武器,啧啧,30发的弹夹,好多哟!”

01皱着眉头,看了看李云风,瓮声瓮气的说:“头儿,你还是换一个火力强点的吧!”

李云风满不在乎的说:“反正我又不用去冲锋陷阵何必捧着一个大家伙。你当我像你一样的变态,随随便便就能拎一个五十公斤的武器。”

说着在大家目瞪口呆中,扛起了一座射程达到1500米、高平两用的四联装重机枪。

到底谁变态啊?

第七章 继续打劫(2)

你见过战争吗?你肯定想象不到十几个榴弹发射器进行集中发射的场景,神之战士打了一排烟雾弹后,立刻对前门实施火力压制。他们高估了围墙的结实程度,呃!是低估了手中武器的火力强度。妈的,十一具24连发榴弹发射器对一点进行饱和轰击,威力不亚于155mm榴弹炮。高爆穿甲弹那是钢墙都能砸开的东西啊!

李云风看着如入无人之境的突击队,感慨的说:“我早就知道会这么简单,所以老子才不会去凑热闹,这种小场面,也衬托不出我的光辉形象,我的决策真是英明啊!”

01等人丝毫不知李云风会有这种龌龊的想法,他们正杀的性起。凡是暴露在他们视线之内的东西统统打成了碎片(加特林机枪理论射速是6000/分钟,再加上高爆弹,对付那种雨林地区的木制房屋,结果只能是留下一堆灰烬,读者千万别想象有谁能活下来,那是超人)

03等人刚冲到守卫的营房时,已经有人开始还击了,不过在他们端起机枪横扫一遍之后,这里的黎明已经静悄悄了!

一群垃圾!01 很不爽的看到这种轻微的抵抗,把剩下的子弹全打到了那栋别墅上面,这栋在战火中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唯一建筑立刻变的面目全非。

李云风来到这里时,看到摇摇欲坠的别墅立刻惊呆了。

“你......们!”李云风气的说不出话来,突然他眼珠一转,指着满地支离破碎的尸体,开始了强烈的谴责:“看看你们都干了什么!那么多无辜的人被你们打死了,你们这些邪恶的人,你们这些人渣,你们知不知道,他们可能有年老的父母要赡养、体弱的妻子要照顾、幼小的孩子要抚养,难道你们不觉得良心不安吗?”李云风说的声泪俱下、正气凛然,顿时让01等人羞愧的无地自容,“更加不可原谅的是你们刚刚摧毁了一件艺术品。那是一件过美妙的艺术品啊!无数的能工巧匠、无数的建筑大师可能耗费了毕生的心血,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他是那么的......”李云风眼泪都流了出来,“那么的值钱,值好多钱呢!我的钱啊!5555555!”

01等人面面相觑的对望了一眼,像是在询问:你认识这个人吗?很快就从对方眼里得到一致的答案——我不认识他!

01抓住一个人就扔了过来,这个人显然是吓傻了,哆嗦了半天愣是没说一句话。

李云风立刻被他吸引住了。天哪!在这种火力下你竟然还能生存下来,哥哥你果然是强啊!李云风冲他竖起大拇指,01踹了他一脚,他马上很配合的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01指着他说:“奥雷斯·多萨尔是南美的大毒枭,他的工厂每年都要制造大批毒品。”

“毒贩!”李云风一下来了精神“那么说他很有钱喽!”

01点了点头:“据资料显示他在瑞士的银行有六十多忆美元的存款。”李云风眼中露出了仿佛色狼看见美女一样的绿光。“02你跟这位什么先生去那边好好谈谈看看他是否愿意赞助我们一笔活动经费,记住语气要柔和一些,手段要温柔一些,不要使用枪枝一类的东西来威胁他,不过你可以使用一些比如指甲刀啦、手锯之类的东西!”李云风露出了招牌似的奸笑。

李云风心情好了之后,一边看着02拷问多萨尔,一边将赞美之词仿佛喝凉水般的成批成批的砸给神之战士,硬是把神之战士这种神经跟钢筋有一比的人说的不好意思起来。而李云风由刚才的诅咒马上转化成赞美之间的过程犹如行云流水,毫无哪怕一点尴尬。莫非这就是传说中脸皮厚道登峰造极的地步,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无耻,这种非凡人所能做到的境界。

正当李云风说着足以让常人恶心死的赞美时,13领着阻击小队回来了。

“13你回来了!”李云风很是惊讶“你阻击的人呢?别跟我说没有!”

“有,而且很多。”13很爽快的说道

“那他们人呢?”李云风觉得有些不对劲。13搂着他的肩膀一边走一边说,“老板,你来,看这边。”

李云风顺着13的手指看了过去,随后李云风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第八章 弟兄们,扯呼!

李云风站在门口看见远处在不断逼近的大队人马之后傻了眼,足有两三千人,呐喊着冲了出来。李云风怒发冲冠一把揪住13的衣服:“这就是你阻击的成果吗?你他妈的是干什么吃的,就是拖也能拖一会吧!”

13理直气壮的看着他:“我是医务人员,不是战斗队员,我没有义务去打仗。何况01给我分配的任务是,在攻击结束前不准放一个人过来。现在你们的战斗都结束了,我也用不着再挡着他们。”

“什么?”李云风气的要吐血了,“亏你还叫神之战士,你就是这么当战士的吗?普通的军医还能放两枪呢!你倒好一枪没放,就让人杀了过来,难道你手中的枪是烧火棍吗!”

01冲过来一人踹了一脚,大吼道:“别他妈的废话了,还不快撤回来,他们都到跟前了!”

李云风猛然醒悟过来,撒腿就跑,同时高呼:“弟兄们,点子太硬,我们扯呼!”跑了半天回头一看,没人跟着,而01等人还愣在原地不动,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跑啊!还等啥?”李云风急的直跳脚,他们怎么这么笨,不过他也不想想神之战士听的懂黑话吗!

02这时也拷问出了多萨尔在瑞士的银行帐号、密码。李云风更有走的理由了。东西到手了,就用不着留在原地跟源源不断的援军死扛。“把他干掉,我们撤退!”李云风醒悟过来不能留活口,谁知他会不会找人报复,最好的敌人就是死了的敌人嘛!何况多萨尔回头一改密码,他们就白费力了,有帐号有个屁用。

02带着询问的神情看向01,01迟疑了一下,狠狠的点了点头。这时13已经高喊着:“撤退!”第一个带头跑了。李云风也不甘示弱,紧紧的跟上。神之战士也不是傻瓜,难道不跑等着留下来吃早餐!

凭借着过人的体能,渐渐的离追兵越来越远。后边的追的人大都是一些民兵,还没胆大到跟特种部队单挑的地步。只是跟在后面远远的放枪罢了。

李云风刚松了一口气,忽然听见一阵炮弹划过空气的声音,李云风一下呆住了:“妈的,不用这么夸张吧?调大炮来打老子,该死的!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啊,不对,这里好像是上帝那个老不死的地盘吧?佛祖啊!弟子知道你法力无边,但县官总不如现管,我想佛祖您老人家一定不会介意的是吧?罪过,罪过。圣母啊,让你儿子保佑我吧!”

好像上帝对于李云风不求他帮忙的事情上很有意见。于是他在恰当的时候恰当的地方用恰当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李云风的不满。一棵炮弹恰好落在了大树的根部,把整个树炸的飞了起来砸在了李云风的......呃,臀部上。李云风两眼一黑,只觉的自己屁股全没了知觉,“好多星星啊!”

13跑过来一脚把压在李云风身上的大树踹开,背起他接着逃命。嗯,是战略转移,转移!

李云风趴在13的背上,只感觉所有的炮弹都在他俩后面爆炸了,只不过爆炸带起的弹片啦、树枝啦之类的东西全被李云风一个人笑纳了!如果李云风是个爱占便宜的人也就罢了,可他偏偏是个有福我享有难大家当一类的大公无私的人物,不愿一个人分享这些东西。正当他要无私的和大家分享时,只觉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有种飘忽忽的感觉,咦,我怎么飞起来了,“叭叽”李云风在摔昏之前,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13为什么会这么积极把他扛在身上,原因不是那些什么友情深厚啦之类的废话,纯粹是为了拿他当肉盾用.

冈萨雷斯脸色阴沉的看着自已的哥哥的尸体,久久不说话,眼睛中闪着晶莹的泪花,他在为他哥哥的死流泪。千万别误会,他是喜极而泣,而不是伤心。唔唔!他终于死了,他的钱终于是我的了。圣母玛利亚,您太可爱了,送给我这么多一份大礼。妈的,上回价值两亿美元的军火在加勒比海被人劫了,损失惨重啊!我的十几个心腹全死了,他们死了不要紧,我的军火啊!那可是两亿美金,我的钱.....他越想越伤心,看的周围的人很是感动,到底是手足情深,看他哭有有多伤心。

“通知下去,谁能杀了他们,我出五百万赏金!”冈萨雷斯装作咬牙切齿的说,心旦早就乐开了花。五百万跟六十亿比起来跟本不算什么,真的!唔,不过这里有不少是他的人,总要收买一下人心吧!更何况这帮混蛋毁了那么漂亮的别墅啊!现在变的这么难看,看来还要重新装修一下,里面全镀上金边,要用波斯的地毯,水晶吊灯再镶上钻石。正当他盘算着如何装饰别墅时,别墅很不争气的晃了两下,“轰隆”一声塌了!冈萨雷斯目瞪口呆的看着,变成残砖碎瓦的别墅,四周还冒着浓烟,刚刚升起的太阳把阳光洒在了废墟上,这一切看上去显的是那么的......凄惨!

仅仅一天的时间,冈萨雷斯开出的悬赏传遍了周围方圆几百公里。各个佣兵团,反政府游击队仿佛像闻着血腥味的鲨鱼一样,疯狂的扑向了李云风的军队。

丝毫不知危机降临的神之战士,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停了下来。13检察了一下李云风的身体,得出以下结论:怪物是不需要担心身体会不会受伤的这个问题。

01打开了专用通信频道开始联系兰蒂。“怎么现在才联系我,李云风呢?”兰蒂皱着眉头看着01。

01小心看了一下四周,低声说:“他正在睡觉。”

“你们现在在哪?........亚马逊丛林?你们去那干什么,去找印伽人吗?”兰蒂疑惑的问道,“现在诂计找不到了吧?你们没事跑到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

01小心翼翼的擦掉了刚刚掉在屏幕上的鸟粪,回答到:“李云风干脆什么都不管,我们对社会人际关系一窍不通,不躲到这种荒芜人烟的地方,还能去哪?”

兰蒂捂着额头(被他们气的)看着他们咬牙切齿的说:“你们这帮笨蛋,你们不去城市李云风怎么帮的上忙,就算他不想管,也不会见死不救.何况你们是绑在一个战车上的,他不想管好得管。”

01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不果即然这样,我还担心什么。”

兰蒂沉默了半晌说:“你们要加快计划进程了!充份利用一下李云风,他最擅长的就是处理人际关系。”之后又叹了口气:“我不能看着他们走上亚特兰蒂斯的老路。”她的声音这时候显的有些虚无飘渺,“你们最近还是不要跟我联系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说完关毕了通迅消失了。

02凑了过问:“兰蒂说了些什么?”

‘她让我们什么事情都听李云风的。”

01用大拇指指了指正在熟睡的李云风。神之战士齐齐一愣,看着露着傻呼呼笑容,还流着口水的李云风,心里涌起了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李云风仍在反复作着一个相同的梦。寒雪的脸在他眼前时隐时现,她眼中的那种哀怨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为什么要扔下我不管,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不!”李云风猛的惊醒了,衣服被冷汗打湿了。神之战士吓了一跳,02捅了捅01:“看见没?就着德性,他能管好我们吗?一个噩梦都能吓成这样!‘

“砰”的一声,一个正在警戒的神之战士一头栽在地。众人一下子愣住了,出什么事了?

第九章 我的军队,我的兄弟!

瑞丁是一名狙击手。虽然他所在的佣兵团没有多大的名气,但是他在佣兵界可是数得上的人物。他凭借着自己良好的天赋和经过后天的磨练,拥有了一身精准的枪法,能在格罗兹尼的狙击大战中生存下来,足以证明他的实力,他很自信,所以他杀人只需要一枪。子弹打在头部,除非是上帝否则没人能逃的过死神的邀请。

瑞丁在哥伦比亚完成一件委托后,在一个村庄中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人出五百万美圆追杀一伙不明武装。瑞丁听说后很是心动,拿起他心爱的G22狙击步枪,开始了狩猎行动。

瑞丁在寻找了几个小时后仍没有见到目标,但是他一点也不心急,耐性是作为狙击手必备的条件。不过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追踪专家仍让他找不到那可就有点不妙了。明明留下了清晰的痕迹就是找不到,瑞丁头一回碰到这种事,一般来说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被目标留下的假象迷惑了,再就是目标走的太快了,快的让人无法跟上。

不过在瑞丁的努力搜寻下,他终于发现了他们的营地。在一片由几棵茂密的大树围成的空地上坐着几个人,周围的树枝藤蔓遮住了他们的身影。不远处的树根旁站着一个哨兵,身体紧贴在树上一动不动,若不仔细看很容易被人忽略。

瑞丁小心翼翼的端起了G22,瞄准镜中的准星死死的套住了那个哨兵头部。正当他要开枪时,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他一抬头看见树上的枝叶中间闪过一道光,那里有个潜伏哨!这种不局让瑞丁咋舌不已,这有点像中国军队的布置,难道......瑞丁猛的一哆嗦,顿时冷汗冒了出来。他头一次有了恐惧的感觉。瑞丁知道周围肯定还会有几个潜伏哨,虽然他看不见,但是他能感受到四周那种若有若无的杀气。刚才若不是恰巧看到树上的那个哨兵的瞄准镜的反光,瑞丁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三百年内不要与中国陆军为敌!瑞丁当兵时教官的警告还在耳边回响。

“砰!”的一声,树下的那个哨兵一头栽倒在地上。瑞丁清楚的看到那个哨兵是头部中弹,看来周围还有一个瑞丁的同行。不过瑞丁可以预见到那个人下场一定很悲惨。

随后发生的事让瑞丁永生难忘,那个被击中的哨兵身体刚着地就势一滚同时抬手一个点射。那个开枪偷袭的狙击手一声未吭脑袋就开了花,尸体从树丛中倒了出来。瑞丁已经傻了,他悄悄的向后退去,直觉告诉他离这里越远越好。“圣母玛利亚啊!莫非我看见了你儿子?”他心头涌起一个荒谬的念头。

“呼!”,从瑞丁的背后飞出一根枯树枝,正好砸在他的膝窝处。他只觉的腿一软,一个跟头栽倒在地,然后被人拎了起来。他看到那个人是黄皮肤、黑头发时松了一口气,这次栽的不冤。

李云风围着被抓的狙击手打量了半天,另一个狙击手头部中了三弹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妈的,这枪法到底是怎么练的?”李云风十分羡慕的看着那个毫发无伤的哨兵84,“不过他的头也太他妈的硬了吧!被子弹直接命中还没事,这是什么怪物啊?”(要想对付神之战士风流云散强烈推荐口径在25mm之上的子弹,呃,不过超过25mm口径的好像应该叫炮弹)

84嘴动了两下想说:“某人被炮弹直接命中还站在这里呢!你说谁是怪物!”不过这话没敢说出来,因为被称为某人的某人已经是他的直属上司了,而且某人极其小心眼儿。县官不如现管,正是这位上司的名言,谁知道落在他手里会有什么后果,84浑身一哆嗦,硬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李云风仔细的看着这个金黄色头发、淡蓝色的眼睛的俘虏半天,然后极其自信的用英语对他说:“我敢肯定你是白种人!”

神之战士立刻集体转身,“呸!”齐齐的朝地上吐了一口。02无力的闭上眼睛:“丢人啊!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他是白种人,他竟然......”02显然找不出词来形容这个SB。

那个佣兵有些苦笑不得的看着李云风,而他丝毫没有一点脸红的迹象,脸皮的厚度让人叹为观止。李云风拔出了一把军刀在手中来回比划着,满脸不怀好意的看着佣兵:“小子,你是个佣兵吧!既然这样,你就应该有做一个佣兵的觉悟。”李云风很是自豪了一把,在家里老头子的调教下,自已的英语还真没给自已丢人。他扭过头冲02喊道:“02,交给你了,看着你给从他嘴里撬出什么。”

02不情愿的操起李云风推荐有刑具,来到这个佣兵面前,他一看见那些五花八门的刑具,脸色就变了:“你不能这样,你们违返了《日内瓦公约》。”

李云风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这个白痴:“看来你思想觉悟水平还真不是一般的低啊!《日内瓦公约》是个屁,妈的,《日内瓦公约》不保护佣兵的权利,那我们为什么还要给它面子!动手。” 那个人立刻狂呼:“我叫瑞丁。冯。霍夫曼,中国军队优待俘虏。”

李云风马上否认道:“我们是日本人!”妈的。列祖列宗在上,千万别怪我这个不孝子孙,没办法,等会要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怎么也不能丢中国人有脸,这个黑锅最佳人选就是日本人,所以先冒名顶替一下,此时李云风的心里仿佛吃了一个苍蝇一样,别提多恶心了,脸上仍就露着微笑。不过这个叫瑞丁的狙击手可就差了许多。脸上的表情可以用精彩之极来形容,脸色白变青,再由青变黑,最后又由黑变回惨白,让李云风着实惊叹了一把,人的潜能还不能发挥到这个地步。

瑞丁露出一丝惨笑:“也对,日本人要是知道《日内瓦公约》,那么猪都可以说话了!你见过猪识字吗?”

李云风在心里十分赞同这位瑞丁先生的话。不过苦于不能发表看法,心里很不是味。

瑞丁怒吼道:“狗杂种来吧!德国军人是无所畏惧的。”

德国人?李云风这下有了点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感觉,他苦笑着说:“朋友,你骂日本人我不管,但请你不要侮辱猪和狗,动物也是有尊严的。”说着冲他伸出了手“嘿,哥们,俺是中国人,刚才是逗你玩。”

瑞丁一下子无力的倒在地上,呻吟到:“麻烦你不要再这样吓唬人了,我心脏不好。”

“妈的!心脏不好不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到处乱跑什么?G22,我靠,ZF3—12X56,SSG—P瞄准镜,50M到无限远视差校正,别跟我说你缺钱之类的废话。”李云风对于瑞丁袭击他们的事还耿耿于怀。

“我只是路过,刚才的袭击与我无关。”瑞丁马上同敌人阶级划清界线。

李云风用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瑞丁说:“大哥,你说谎也要有个创意嘛,别跟我说你是来旅游的,倒底是怎么回事?再不说我就不客气了,反正我又不是军人。我让你尝尝分筋错骨手的滋味。”李云风凶光毕露的看着他。

瑞丁马上打了一个哆嗦,看着周围面目狰狞的神之战士,哀叹到:“哪有你们这样的军人。”于是他把冈萨雷斯悬赏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李云风听完后脸色铁青,五百万美金!妈的,这下麻烦大了。闻着味的各种武装肯定会像潮水一样涌来。李云风猛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那个什么多萨尔真的这么重要吗?

瑞丁很是诧异的说:“你没听到过他吗?”

“废话,知道还问你干嘛?”李云风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他是哥伦比亚最大的毒品制造商,南美有百分之十的毒品是他的工厂生产的,他弟手下的游击队也是他赞助的。那可是有五千多人啊!我真佩服你们,连他都敢杀。”

瑞丁看到李云风傻掉之后的表情立刻明白了,原来他们不是无畏,而是无知。

李云风费力的扭过头来看着他一脸茫然的神之战士。无知还真是好啊!他很温柔的说:“请诸位先生告诉我,到底是哪位英明的同志,制定了这个美妙的计划?”

01虽然心里一恶寒,但是却没有听出话里隐藏着杀机,很大义凛然的举起了手,:“是我选取的目标!”

李云风一举把01砸到了十米外,扑过去一顿暴踹。

“你他妈的想害死我们是不是?五百万美元你想想会有多少人为此疯狂,你想过没有?会有多少人因为这件事送命。铺天盖地的佣兵你能挡住几个,你们神之战士才几个人,他们用人堆都能堆死你,你想死直说,别拉上你的兄弟。”

01死死的抱着头躺在地上吼道:“我不知道会这样,我不知道!我没想害我的兄弟!”

“那你他妈的制订计划时怎么没想到,你没脑子吗?”李云风停了下来,依旧冲01狂吼“你没想到他有多少警卫吗?他有多大的势力,他有多少关系网,杀了他会有什么后果?这点你想过吗?就为了你的计划,你的兄弟被人追杀上百公里。想想84,要不是他脑袋硬,他现在此早死了,而且他不会是最后一个,这一点你有想过吗?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你才甘心嘛?”

“不”01跳了起来,他竟然流下了眼泪“我不知道会这样,我没过这些,没想过我的兄弟会去死,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不了解!你想想看,我们沉睡了八百年。上一回我们出来时,他们还在用冷兵器,我们能知道些什么,我们仅知道的就是电脑提供的资料,对其它的什么都不懂。我们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没有人帮我们,我们只能挣扎着生存,而你是我们的领路人,但你什么都不管,我们能知道什么,我们只知道那个人是个毒贩,他该死!”

李云风一下呆住了,是啊!自已对他们过问的太少,他们来到陌生的世界,要生存下去全靠他。他却不管不问,这件事不能怪01,只能怪自已。李云风咬了咬牙,郑重的说:“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我对你们关心的太少了,我现在以我的生命起誓,我会指导你们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所需要的一切知识什到你们完全能独立在这个世界生存。”

02走过来拍了拍李云风,低声说:“别说对不起,因为我们是兄弟。从现在起我们就将我们的命运交给你了。”

李云风心狠狠抽动了一下,神之战士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齐声说道:“我们将我们的命运交给你,我的兄弟!”李云风眼泪差点流下来,死死咬着牙点点头。

这是血与泪,生与死的的友谊。兄弟情深,命运相托,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李云风突然哀嚎一声:‘妈的,五百万美元!这里有一百个人难道老子就值五万吗?起码要比他们的价格要高一些,五万多一点就好,哪怕是多一块钱也好,要不怎么能显示出我的与众不同!”

神之战士同瑞丁出奇的一致冲他伸出了中指,鄙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