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虎(铁道游击队同人事迹) 第一部分 1938年前的李成虎 第三集 莽汉多情

枣庄人 收藏 2 13
导读:火虎(铁道游击队同人事迹) 第一部分 1938年前的李成虎 第三集 莽汉多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3/


“大哥这里就是俺家了!”李成虎指着一个又矮又破的土屋道。他们穿过了左庄镇来到了石门村靠山的这个小土屋。

郭文九摇头道:“太小了,两个人估计住不下,恐怕连吃饭的桌子都没有。”李成虎叹气道:“没办法啊,祖上就留下这一个小破屋,曾经住了三代人,俺家穷那是全村有名的。”“不能再穷下去了,大哥帮你在你这一辈上大富大贵起来!”郭文九豪迈的道。

李成虎呵呵笑道:“能大富大贵那当然好,但上哪弄那么多钱富贵去?”郭文九拍着胸脯道:“你放心你大哥我不是吃软饭的,钱有的是,只不过是现在没带在身上,不过我身上却有着价值连城的宝贝!”

“宝贝?”李成虎憨笑着,“这世上哪有什么宝贝?俺这一辈子都没见过什么宝贝,甭说宝贝,俺连银的东西都没见过。”

郭文九皱眉道:“那女人你也没有上过?”李成虎瞪眼道:“见过,村里到处都是女人,镇上、县城里也有很多的。”郭文九纠正道:“我不是说你有没有见过,女人是人都见过,我说的是你有没有上过,上你懂什么意思吗?”李成虎傻傻的摇头道:“上?不懂?女人能用来上,那下......”他貌似知道“下边”指的是什么,于是裂着嘴笑了起来,笑得还蛮淫的。

郭文九哈哈大笑指着他的肩膀道:“你小子,长这么大想女人想过得有一千回了吧?告诉你上就是——”他刚想解释“上”的含义,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成虎,你还敢回来,宋保长正催你还帐呢?”郭文九一转头一下子吓一跳,只见他们身后发话的那个女人一脸的麻子,一张马脸,身材倒还纤细,但整体上看上去却无疑是一个丑女。

郭文九身上登时起了鸡皮疙瘩,李成虎发怒道:“又是宋天义!他娘的,这狗日的,俺跟他拼了,俺爷爷的爹欠他的钱为什么问俺要啊,这都几辈子的事了,俺一回来,他就跟俺翻旧帐!”

那丑女皱眉道:“你可别在村子里大咋呼,别又被他毒打一顿,要当心点。”李成虎破口骂道:“上次就因为俺叫了他一声宋天义的名字,他就把他狠揍一顿,难道那狗日的不叫宋天义吗?他妈勒个比的非逼着我叫他太爷爷,俺太他妈个头、老勒个掉!”

丑女叹气道:“你还是别回来的好,对了,你上次打的那个宋天义的二儿子又去找黎洁的事儿去啦!”

“什么!”李成虎一听火了,“他还敢去找她?俺......俺砸死他!”说着俯下身子抱起一块牛头大的石头,转身就要往外走。郭文九一把抓住他,冷喝道:“你干什么去!”李成虎怒气冲冲道:“俺砸死那宋二羔子去!”

郭文九向那丑女道:“姑娘谢谢你的传话以后这种话别在我兄弟面前提起了。”丑女一怔道:“为什么?”郭文九冷笑道:“这种消息是会害死人的!”丑女感到委屈,嘴一撇,向李成虎道:“成虎以后我再也不会理你了。”说着转身捂着脸跑了。

李成虎一征,转身就要追上去,嘴里急道:“小翠,俺大哥不是故意的,你别往心里去啊!”郭文九又一把将他拉住,在他心目中男人多丑都仍是条汉子,女人一丑就什么都不是,况且一个多嘴的女人是最让男人厌恶的。

李成虎顿脚道:“哎呦呀,大哥你瞎掺合啥呀,你看看你看看,把她气跑了吧!”郭文九拍着他的肩膀问道:“她是你什么人?”李成虎道:“是俺的朋友啊!”郭文九笑道:“这种朋友不交也罢,世上的美女多的是,回头大哥给你找几个让你尝尝!”

“还尝什么尝!她......她都又被人欺负了!”李成虎抱起牛头石就要往外走,郭文九一脚踹中石头,李成虎手上一松,一个咧哩摔倒在一旁,那块牛头石咚的一声飞到了一边去,重重落下地来。

李成虎愣愣的望着那块刚落下地的石头,又愣愣的望着郭文九。郭文九冷笑道:“你一点武都不会,只凭那一点的莽性你能跟人家保长干?你知道保长家有多少打手?她是谁?这另一个女人是谁?”

李成虎低下头道:“她叫黎洁,是......是......我的一个朋友。”郭文九自嘲道:“又是你的朋友?女人,女人,她是不是你的女人?说!是我兄弟就不要连自己的女人都不敢承认!”

李成虎幽幽道:“她从来都不喜欢我,是我一相情愿的把她当成我的朋友,我不准别人欺负她,我,唉,她就教了我一个字,就是俺应该读我!我们小时侯经常一起玩的,后来长大了,她就不肯理我了,也许是我......太笨太丑了!”

郭文九怔怔的望着李成虎,不想这个兄弟不仅对自己重义气,对待暗恋的女人也这么痴情,这么有情有义的人世上真是少之又少了。他重重叹了口气道:“那个叫黎洁的女人名字很好听,看来应该是知书达理的人家的闺女,你......恐怕真的配不上人家,不过,既然我是你大哥,你喜欢的女人我一定帮你夺回来,谁敢欺负她,就是跟我郭文九过不去!”

李成虎坚定的道:“她又被欺负了,我要去找她!”郭文九道:“我陪你一起去,但我劝你不要意气用事,也许保长的儿子富家子哥她喜欢也不一定。”李成虎急忙道:“不是的,她很厌恶这种人的,真的,我了解她!”郭文九哑然失笑道:“只怕你以为人家都是你这么憨傻,哪家少女不思春,哪个少女不喜欢俊哥儿!”

李成虎愣道:“她不会的,绝对不会的。”郭文九苦笑道:“她在你心目中就是天使,纯洁的像溪水一样是吗?”李成虎幽幽道:“她在我心目中就像仙女一样。”郭文九叹气道:“走吧,兄弟,我跟你去会会那个宋保长,只怕我们在这个村子也不会呆多久了!”

李成虎与郭文九向村子里的一个稍大的人家的门前走去,李成虎低声道:“就着这里,她家就是这儿!”郭文九点头道:“她家里人是做什么的?”李成虎道:“她爹是教书先生,她妈什么都不干!”郭文九道:“你会翻墙吗?”李成虎点头道:“这谁不会!”

郭文九一声低啸,身子突然一纵,已到了墙头上,盗墓贼仍然是贼的一种,是贼都会“飞”,李成虎敬佩之极,双手在墙头上一勾,身子缓缓的升起,双腿一上一蹬也上了墙头,普通老百姓家的墙头也就一个人高一点,因此郭文九跳上墙也不算是绝技。

两人上了墙头,只见院子里没人,一个小凳子倒在地上,几只小鸡小鸭在院子里溜步,院子后是两间土屋,里面似乎没有声音。郭文九一招“猫跳墙”身子一纵已到了院子里,施展猫步毫无声音的靠近了土屋前,趴在窗下听动静;李成虎笨拙的跳了下来,也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突然郭文九直起身子,松了口气道:“屋子里没人!”

李成虎急忙蹿进屋去,只见屋内很是杂乱,所有桌子凳子都翻了个,连床铺都翻了起来,屋子里所有生活用具都没有了。李成虎急道:“一定是被宋二羔子抓他们家里去了!”郭文九皱眉道:“我看这像故意掩人耳目弄下的,你看院子里这么安静,屋子里却那么乱,难道是主人家故意的?”李成虎顿脚道:“谁会这么傻自己掀翻自己床啊!”

郭文九狐疑的望着屋内的一切,喃喃道:“那个教书先生很不简单啊,你说他姓黎,我倒是想起了一个人来,兄弟这里面大有文章,你看这屋里的生活用具一样也没有了,谁会抓人连吃的用的穿的都一起抓走呢,所以更大可能是这家人自己逃走了!”

李成虎一顿脚道:“怎么会这样?她会到哪里去了呢?不行我一定要到宋天义家里去,一定在他的家里!”郭文九思忖道:“那姓黎的教书先生会不会就是枣庄贴告示抓的那个人呢?”一个为暗恋的人急的上了火,另一个为另一件事心里犯起了狐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