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铁血人物外传——2野劲旅

caishen1990 收藏 58 279
导读:[北府原创]铁血人物外传——2野劲旅


不知什么时候,铁血水市上就有了这么个人,五十来岁,白白胖胖,头戴一顶六合一统瓜皮帽,穿一身万年不换洗的酱色湖绸灰鼠棉袍——整个一满清遗老打扮!


这副行头也真不知道穿了多少年,水市的人们谁也没见他换过,又是油污又是菜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盖上去,都已经快看不出衣服原来的颜色了。水市的人也知道这老头做什么营生,就看他每天早上扛着板凳,手上拿把二胡,踱着方步,在水市不拘什么地方支起凳子,二郎腿一架,就开始伊伊呀呀地拉将起来,偶尔拉到动情处,老人会闭上眼睛摇头晃脑,自得其乐地陶醉在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意境中。


刚来水市的人不知道老头的来历,日子一长,只觉得老头知识渊博谈吐风趣丝毫没有架子,除了这身打扮让人腻味,二胡曲调千篇一律地凄凉外,倒也不令人讨嫌。


令水市的人们惊讶的是这不知来历的胖老头的身份似乎带着点神秘色彩,大铁血朝庭诸如人事变动等高层内幕秘闻,一般人毫不知情,直到老人如此这般一说,大家觉得来龙去脉分析得头头是道活灵活现满象那么回事,先是将信将疑,过不了几天,老头的话却都应验了,久而久之,水市的人们对老人的话就都十分信服了。


老人无名,上了年纪的人叫他“二爷”、“老二”、“小二”,没个统一的称谓,全看被叫者的心情好歹,如果老人的心情好,即使是年轻人叫他“老二”、“小二”,老人一般也不会生气,就当晚辈们跟长辈皮个脸,充其量被假装生气发火斥责一声:“胡口,孩子家懂个屁!”、“小孩子,没大没小,拖出去,剁碎了喂鸟......”之类的。


而老人心情不佳的时候,情况就会变得不同,有人曾亲眼看见他把一位在铁血朝权势熏天的“义阳王”汤上将军当街喝住,左一个“瓜皮猫”右一个“汤桶”骂了个狗血淋头,而平时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汤王爷竟然不敢稍露不快之色,毕恭毕敬地站着任由老人发泄个够,直到老人嘴里蹦出个“滚”字,这才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而去。见过这一幕的人都说,那时候的老头真是威风凛凛,有若天神!


经此一事,水市人对胖老头的来历更加好奇了,虽说还会和从前一样利用老人心情好的时候没上没下跟老人胡说一番,但是看老人的眼光却是和从前有了根本上的改变。


日子再一长,关于老人身世的传说慢慢地就传开了,只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一说是老人年经权重时突然出现一位女子......一说是老人官高位显时被人陷害......不论什么版本的说法,有一点相同的是:老人过去曾经非常非常地显赫过!


而这些不同的说法最终经由“胡说社”统一起来了:


原来这老头姓金,还是位王爷,早年因脾气倔,被人称做“金驴子”,又因兄弟中行二,又称“二爷金驴”,早年杀伐决断,为大铁血朝东征西讨立下无数战功,朝庭不惜分茅列土,加封其为“庐陵王”,为朝庭藩蓠!


其时,这庐陵王爷年方而立,尚未有家室,手握重兵坐镇一方,当真是威风八面:出则华舆大马前呼后拥,入则侍妾围绕燕瘦环肥,意气风发目无余子!


却说这年秋猎时节,秋高气爽草长鹿肥之时,金二王爷照例带领侍卫属官出城狩猎,大队人马牵犬架鹰浩浩荡荡往郊外进发,一路上所经之处民众侧身立侧目视,甚或葡伏于地山呼“庐陵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不已,金二王爷按辔徐行,不时向欢呼的民众微笑颔首挥手致意。


正行进间,金二王爷目光所不经意处,见街边一店铺内一位姑娘,十六七岁年经,妙目俏腮,颦眉云鬟,黑漆漆的眼珠流眄顾盼,仿佛会说话似的,着一袭水红长裙,端的是人间绝色,妩媚无双!直把个王爷看得痴了,人马走过老远,尚回头凝目注视,直到连影子都看不见才怅然而去。当天的狩猎,王府众将人人奋勇,个个争先,热闹非凡,只有这位金二王爷一个人失魂落魄闷闷不乐若有所思。


狩猎回来的第二天,广陵王爷即着手下人暗中打探这女子情况,待访探明白,王爷暗道一声:天酬我也。当即遣媒人上门说合。


原来,这女子姓兰,人称兰MM,虽说蛰居寒室,却是真正的“深山出俊鸟”——才貌双全,一时无匹!因心高自负,不肯随便嫁与碌碌寻常之辈,几年来已令无数少年才俊空手而返,恰好兰MM对这金二王爷的人才权势倒也称心快意,媒人一说,一拍即合,当下订好婚期。


金二王爷日思夜盼度日如年苦受煎熬,眼看佳期将近,变故却从天而降:兰MM被大铁血朝当朝丞相高大鸟强纳为侧室!


高丞相在大铁血朝的权势无出其右,朝庭对其言必听计必从,以庐陵王爷的地位,自是无法与之相抗,金二王爷徒呼奈何束手无策。更令庐陵王爷伤心的是:将兰MM的绝色故意透露给高丞相怂恿高丞相纳其为妾的正是他庐陵王倚为心腹的手下大将——汤恩伯!而汤恩伯也因此巴结上当朝宰相被朝庭封为“义阳王”!


经此变故,庐陵王爷心灰意冷伤心欲绝,痛哭一场,骂一声“高鸟,高大脑袋”,再骂一声“瓜皮猫、汤桶”之后,看破世情,尽散王府财宝人众,仅余随身携带的一把二胡,从此混迹市井之中,而这把二胡所拉出来的无奈、伤心、思念之调从此再没有变过,一晃就是多少年......


昔日风光一时的庐陵王府从此败落,只剩下一帮对老主子忠心不二的将领管家不肯弃主而去,组成了“庐陵王府军官团”和“庐陵王府发言人”这两个小社团,偶尔还在水市露上一两下面......


这真是:


荣华富贵终须败,铁血水市听无奈,


枯荣衰败眼前事,庐陵王府今安在?


[同意发表]2702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