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四章 秋日 第四章 秋日 第五节

帝俊缔结 收藏 2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第四章 秋日 第五节





深秋的天气一派薄凉,几乎是到了寒冷的地步。霍去病正凝神观察南军的操练,就有一个大将军府的家仆来找他。霍去病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忙的奔向舅舅的府邸。在舅舅府邸的大门,霍去病看到家仆正把一架马车赶往侧院的马厩处,便知有客人来拜访舅舅,那时,他心里飘过一个想法:原来舅舅是叫他来陪客人的。


霍去病快步走向厅堂,老远就听到一个苍老而洪亮的声音,感觉很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是谁。等霍去病出现在厅堂的大门时,他首先就看到一个年近五旬的长者在和舅舅谈笑。那长者虽穿的是直裾深衣,但眉目间威风凛凛,一脸军人气象,正是去年因全军覆没而被削职为民的苏建将军。霍去病忙入内向舅舅和苏建将军施礼,但他的目光却瞟到苏建将军身旁的年轻人身上。那人看起来年龄与他相仿,面目和苏建将军有几分相似,想必是苏将军的儿子。果然,舅舅介绍道:“去病,来,见过苏将军的二公子。”


那年轻人忙站起来施礼:“不敢。小人字子卿,名武。见过冠军侯。”


霍去病自来不喜结交王公贵戚和将门子弟,与他厚密之人,多是南军中的普通士兵,兼之前天和李敢的矛盾,便一发不喜和将门之后打交道。他原是勉勉强强的向苏武还礼,在抬起头的刹那,却发现苏武身上蕴涵着一种绝不同于武夫的硬气。霍去病有些好奇,按说将门无犬子,苏武无论如何也该有乃父之风,然细看他,除面目像父亲,其风度却截然不同。他看上去文质彬彬,温润如玉,举手之间大有儒者之风。霍去病不禁笑了,目光飞扫舅舅一眼,他为自己骄傲。别人没注意到这点,苏武却看到这个表情,然他面上不动神色,只是如平日一样恬淡微笑道:“久闻冠侯剑术过人,不知可否请教一二。”


霍去病惊奇的盯着苏武:这小子怎么这么自不量力,这不是明摆着要找苦头吃么?


卫青和苏建却喜欢这个提议,都道:“将门子弟,原该是在刀剑上做朋友的。”


于是,卫青命仆人拿来两把剑,分别呈给霍去病和苏武。霍去病本不想拿,照他看来,徒手便可制服那斯斯文文的苏家二公子。一抬眼,却见苏武拔剑出鞘,风态优雅的以袖袍试剑,口内还缓缓道:“马上舞刀,力劈江山;马下弄剑,灵巧为上。”言罢,他侧视霍去病,其意不言而喻,说白了,就是嫌霍去病虽勇冠三军,灵巧却不及他。霍去病几时受过这等公开的蔑视,争强好胜之心顿起,决意要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他上前一步,“唰”的一下抽出剑来:“苏公子,请了。”


苏武头微点,卫青忙叫家仆带他到另一个房间更换衣袍。不久,苏武出来,跟着霍去病到庭院。卫青和苏建且笑且谈的同去,早有家仆在庭院内铺好软席,设好案几,摆上果茶,恭候众人。


两个年轻人倒也不谦让,他们同时发招,如粉蝶粘花一般,剑影闪烁中,两身影纠织成一团。虽说大汉民风普遍尚武,也有集市专门销售兵器,无论平民还是贵族,都可以佩刀剑,习武术,但有汉一代,中国的武术还在初期发展中,并未如后世所形容的那般出神入化。在很大程度上,所谓武术虽有一定形式,但主要是随人发挥,因人而异:比如强者使刀弄剑,招招见血,弱者出招现眼,招招挨打。不过霍去病与苏武都是自幼习武,本领自然是货真价实。然开始之时,霍去病不将苏武放在眼里,被他斯文的外表所迷惑,小看了他,待得几个回合下来,连连吃了几次险招,方知人不可貌相,自己大意不得。那苏武看来是真有说大话的本事,他剑走偏锋,轻灵潇洒,剑尖撩拨处,从来只用半分力气,靠的就是借力打力。因之,霍去病打叠出精神,以彼之招克彼之人——借力打力么,他也内行得很!


于是,不论苏武剑刺何方,霍去病便飘飘避开,随之欺身而上,如左手扶右手一般,任苏武怎么摔也摔不脱。苏武暗暗心惊,他游走不息,在护住命脉之时,剑无定试,亦无章法,忽东忽西,左右不定;渐次翻挑复跃,窜高下低,不过是随意挥洒,其目的就是弄得霍去病眼花缭乱,不知其最终所指,再寻机突破,一击将其制服。霍去病惯于格斗搏击,焉能不明白其中之理。于是,他半带欣赏,半掺不服气,也使出浑身解术,随苏武身形游窜,不但将苏武刺向他的每一剑一一化开,还顺带灵活的削挑刺剁,好几次都把苏武逼得手忙脚乱。


卫青和苏建看得精精有味。他俩武将出身,看惯军营中的莽汉狠砍狠杀的套路,今儿陡然看到别样的搏击方式,不由得精神大振。尤其这俩青年都是全神贯注的较量,丝毫没有买弄之意。只见他们一时如大鹏展翅,一时又如燕掠水面;一会儿如风行林晃,一会儿又如蝶戏花间,诸多剑式,别说见过,更是闻所未闻。看来真是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换旧人。卫青和苏建对望一眼,对两青年赞赏之时,也暗暗为自己的韶光流逝而叹息。


大约半盏茶之后,苏武汗流浃背,力疲剑拙,破绽显现,霍去病的攻击连连得手,几乎将他手里的剑挑飞。苏武勉强支持,寻思如何击败霍去病,然飞瞟对方,见霍去病虽也有大颗汗珠自额角处滚落,但其斗志昂扬,似有无限活力还孕育于身。再看他的剑式,一招来得比一招快,也一招比一招更犀利;但不知何故,他总不肯痛快击败自己:莫非,他对自己先头的话耿耿于怀,非得要自己亲口认输?如此一想,苏武心头不免一声叹息,只恨自己大话在前,难怪现在别人要步步紧逼。罢,罢,罢,大丈夫痛快做人,敢说敢当,输则输矣,何必讨人羞辱!苏武思量已定,正要弃剑认输,却见霍去病跳出圈子,抱手施礼道:“苏公子,去病输了。”


苏武瞠目结舌,不知何意。卫青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他这外甥自来目下无尘,高傲至极,别说是低头认输,就是要他夸赞别人一句半句都难——何况他明明是胜券在握,却处处容情,不忍逼人太过,这就够与他平常的性格不相称的了,而他居然还弃剑认输,这天真是反过来了!


“冠军侯,多谢你为子卿遮掩。可比试武艺,不论输赢,都该光明磊落。小犬技不如人,自是小犬输了。”苏建是三人中最先反应过来的人,他挺直身子,离开软席,走向霍去病和苏武。


霍去病却一脸认真模样:“将军,正是比试武艺,不论输赢,都该光明磊落,所以去病认输。我与公子较量,发现公子并不是习武之辈,他心之所系,恐在别处。然就是这样,他仍旧和我力拼半盏茶的时辰,已远胜于一般武将,这还不是我输么?”


霍去病的一席话,说得苏建大为震惊,他看看儿子,又瞟瞟霍去病,愣是半天也没明白过来。苏武避开父亲充满询问的眼,低下头,心里直叫惭愧。他自幼才思过人,无论学什么,只须半心二意,便可融会贯通。他素来偏爱儒学,奈何出身将门,父亲一门心思就指望他和其他兄弟一样子承父业,因此他不得不装出爱习武论兵的样子。幸亏他资质过人,常以巧力胜武夫,因而这十几年来,凡见过他的人都交口称赞他剑术超人,从未有人能发现他的真心所向。偏是这霍去病,只跟他较量半盏茶的时间,便看得这般透彻,如何叫他不羞?何况霍去病身披几十斤重的盔甲,比之轻衣薄衫的自己,无论出招收手,还是翻腾跳跃,都更灵活潇洒,轻盈如燕——这再比,自己还能不羞?然他更感动的是大名鼎鼎的冠军侯原来跟本不像外人所说的那样冷酷傲慢,在他冷淡安静的外表下,反而有一颗善解人意的心——这,不免又让苏武感到吃惊。


苏武正思量间,霍去病凑近来,情恳意切的道:“苏公子,霍去病是一介武夫,如若公子不嫌弃,就请公子到——”


“去病,你又来了。凡是看得上眼的人,你都要带到‘三步醉’去,难道舅舅家就没有酒食饭菜给你待客么?”卫青眼见苏建还在惊疑中,不忍看苏家父子心生闲隙,忙上前打岔,想为苏建分心。苏建毕竟是见多识广之人,自然知道家事当在家料理,于是便承卫青的情,顺着话题道:“大将军说哪里话,小犬承蒙冠军侯看得起,哪还敢让大将军操心。”


卫青笑笑,不由苏家父子多论,便吩咐家仆取酒摆饭,设宴招待客人。苏建跟随卫青的出征三次,向来很敬佩卫青的为人,何况他此次来拜访大将军的最终目的,是想向大将军表达谢意,谢其救命之恩。原来去年对匈奴一战,苏建所率部全军覆没,当时军中有人主张立即将他斩首示众,以明汉军纪律之严,兼并壮大将军之威;然身为统帅的卫青却以“没考虑过威严的问题”以及“不在国境之外诛杀位高受宠的大臣”和“当由天子自己来裁决”为由,力排众议,保全了苏建的性命。后来回到长安,汉天子刘彻果然没杀苏建,只是剥夺他的爵位,将他削职为民而已。至此以后,苏建对大将军的宽厚爱人愈加感动,自己来过不算,还特地又带着儿子登门答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