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风云 第五章 战舰磊落浪峰行 第五章 战舰磊落浪峰行

狂飚为我从天落 收藏 6 158
导读:南沙风云 第五章 战舰磊落浪峰行 第五章 战舰磊落浪峰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7/


“深圳”号上,一位白净脸皮的上校舰长(奇怪,热带的毒阳光怎么就晒也晒不黑他)长长的打了一个呵欠,接过通讯兵递来的纸条瞄了一眼,又顺手递给旁边的政委。

“印度人?我老婆最近正闹着要跟一位印度瑜珈大师学什么瑜珈减肥法。他妈的生完孩子后身材就变成了水桶腰,跟俄国女人差不多,年轻时个个花技招展,跟选美小姐差不多一样,没想到三四十岁就都全变了模样,不是大象就是河马。老崔,你说我老婆会不会跟老毛子那边祖上有什么基因近亲?那样的话我可太没面子了。”

血气方刚的张大伟舰长如今正是男人三十一朵花,在海上干熬了几个月,现在看老母猪都是双眼皮,说来说去话题就是离不开一个女人。

“你也知道,哈尔滨这块地方离俄国人实在太近了,简直就象当年他们在远东的一块飞地,里头的俄式风格建筑到处都是,更重要的是,哈尔滨人喝啤酒的手段比老毛子灌黄汤的本事还要强,在他们看来饭桌上如果摆上四瓶啤酒简直就象是在办丧事,他们那里只有办丧事才象征性的摆上四瓶啤酒意思意思一下,不然的话亲友家里死了人,你们还胡吃海喝的就不象话了。平时他们的饭局都是一箱两件啤酒的放桌下,随便拿。就连女学生中午啃一只奶油面包都要对着嘴喝啤酒。要不然怎么哈尔滨是中国最早酿造啤酒的城市?老崔,你没看过我老婆当年在我面前喝啤酒的场面,哗,简直就是拿起水盆往口里倒,喝完后还抹抹嘴,冲我一笑,太口渴了!我都半天张不开嘴了。没想到,这酒婆子最后还变成了我老婆子。到了深圳之后,我都不敢太带她出去应酬饭局,她要一放开喝起来,全场的人就都不看我这个上校主力舰舰长了,全他妈看这女人喝酒表演了。”

张大伟舰长有点大男人主义,在他看来老婆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家等着自己的男人回来然后伺候自己就行了,没必要出去外面抛头露面的工作,难道堂堂中国海军的主力舰舰长还养不活自己的老婆吗?这又不是老毛子刚分家时天下大乱那会,一个核潜艇的艇长挣得还不如开出租车的。不过一些场合老婆如果太过抢自己的风头也不行,男人就应该是一家之主,在外在内都一样。

崔庭远政委没有搭腔,只顾出神的看着外面天刚破晓的景象,编队已经进入南中国海,感觉好象离家不远了,心情一下跟在异国他乡变得不一样了,连阵阵海风吹来都感觉亲切。

“怎么样老崔?诗兴又来了?给你五分钟,我刷完牙后你念,输了给100块钱。”

“我早说过我不会作诗,你别跟着他们瞎起哄,不挤兑我显不出你这个才子来怎么地?不过,我还真想起毛主席的一句词来: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张大伟点点头:“不错,还是回家好啊,海外华侨见了我们的军舰都紧拉着我们的手又哭又笑,其实同样道理,我们在外面呆久了回来见到国内的故土亲人也是激动啊。”

他其实昨天晚上偷偷“写”了一首词,不过他不准备拿给老崔看。

这是写给自己老婆的,又是抄的毛主席作品,他真怀疑,自己如果离了那本诗集恐怕连小学生组词造句都不会了。

这对搭档都是毛主席诗词的爱好者,有事没事就爱拿其中的东西出来糟踏,改编得面目全非,美其名为艺术创作。

不过,这一首虞美人《枕上》从头到尾一个字也没改过,实在改无可改,古往今来,这种离愁别绪总是相通的,伟人和大伟都不例外。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当然有一点张舰长是需要补充说明的,他想老婆还没有到想得哭鼻子的地步,整天一大堆子鸡毛蒜皮的事,就算有什么泪水都被热带气候的鬼太阳给蒸发掉了。

但是那天他在哪个外访的国家好容易抽空打了一个越洋长途电话给老婆,开始还好好的,后来不知道触动了哪根神经,老婆竟然第一次在电话里哭了起来,还幽幽怨怨的给他念了一首李清照的《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箪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也许是在跟这位喜欢吟诗颂词的夫夫君谈恋爱的时候他老婆就开始有意识的找一些这方面的东西来看,嫁鸡随鸡,举案齐眉嘛,可看来看去,唐宋八大家老李老杜小白的东西都不太中意,也就是易安居士跌宕起伏悲欢离合的传奇式人生还有点吸引老婆的目光,毕竟大家都是女人,家里男人也是一年到晚都在外面奔波,还个个理直气壮为国为家,可他们就没想到家里头还有个女人一天到晚的也在为他操心,人家李清照的老公赵明诚同志还知道和老婆共同把玩赏析金石文物,算是有共同的爱好和兴趣,可这姓张的狗东西一出国出海就把老婆抛到了后脑门,你就跟你的“深圳”号搂着睡觉去好了,还打电话回来干什么?是不是要通知我你已经荣幸的被某位非洲大奠长的七仙女看中,打算留在那儿当倒插上门的中国女婿,要我为中非友谊做出点牺牲什么的?

电话那头张大伟有些手足无措,不自然的瞟了周围一眼,压低了声音说:“喂,喂,这边信号不好,我这是摇把子电话,听不清你说什么,你别没事找事好不好?闲在家里要实在是没事干,就把房间衣柜里偷偷藏着的那套《还珠格格》《流星花园》影碟拿出来重温好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干涉你看艺术水平这么高的东西了。其他的什么李清照林清照,赶紧把她的那套大毒草扔掉,你不知道她老公最后可是早早就一命呜呼了,什么不好看看这个?好好学习一下毛主席的作品,不然宋朝豪放派辛弃疾苏东坡的东西也不错啊。…………喂,喂,喂,姓李的,告诉你我张大伟头上戴的可是国防绿,你要敢给我再来一顶其他什么杂七杂八的绿帽子,我这手下可一大帮亡命之徒啊…………”

话是这么说,张大伟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虽然老婆动不动就说外面苦等着自己离婚的优秀男人足足有一个连,如果稍加动员的话还可以扩编到一个营,但张大伟舰长同样不含糊,要是自己略露辞色,难道没有两个连的小姑娘哭着喊着要服侍这位文武双全的伟男子?哼哼,回家后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位婆娘,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公的能够坚挺如张某人的100毫米舰炮!


崔政委对老张的家长里短根本不感兴趣,谁不知道张大伟上校对自己娶了一个天姿国色的大美人总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沾沾自喜的神情,有事没事有意无意老要拿出来说一下,无聊!这女人长得再美,看久了也就那么一回事,晚上脱光了还不都一样?

感情丰富的崔政委心情很快就从即将回家的激动中变得忧愤起来,因为一进入南沙群岛海域,任何一位中国军人都不免要受到现实的无情折磨,那飘扬着异国国旗的被占岛礁,巡逻游弋的外国军舰,还有日夜不停的在吸着中华民族血管里宝贵的资源的“海上吸血鬼”——石油平台,无一不在强烈刺激着经过这里的水兵的眼睛和感情。可惜,大环境不允许中国军人太过感情冲动,毕竟,目前的头号战略目标是台湾问题,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张大伟也有同感。他突然决定,要到南薰礁附近去转一下,既给那里的守礁战士带来一点海外遇亲人的惊喜,而且还有一个目的,看一看南薰礁的特殊邻居:太平岛上的台湾国军在干些什么?上面会不会也是蓝绿两派壁垒分别,天天闹着“亲不亲,路线分”!

老崔表示反对。

“老张,咱们还是不要多事的好。你没听说,前两年就是因为我们几艘舰船在南薰礁附近停的时间长了一点,还有几位高级将领上礁视察,台湾那边绿营就开始大做文章,声称我们要攻占太平岛,在上面建成一个综合补给基地,用以保护我们经过这里的石油运输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要给中央添什么麻烦?你看,就凭我们这艘深圳号主力舰,还有随行的珠海号,难道不会吓岛上的国军一跳?”

张大伟大大的不以为然。

“怕什么?一路上那些被占的南沙岛礁我们都能靠过去吓吓上面的马来西亚人和越南人,难道都是中国人据守的领土,我们就连走近一点都不行?现在这里还是金门前线不成?”

这支外访的海军编队最终还是出现在南薰礁附近海面上,礁上的官兵果然都激动得冲着他们挥动钢盔枪支,抛飞吻,这和一些外国军队占据下的岛礁上外国官兵冲他们怪叫甚至撒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些场面真让编队的官兵们恨不能马上就给他们一炮!

张大伟大大咧咧的钻进了舰上的直升飞机,带着十几条香烟和一些其他的礼物大模大样,轰轰隆隆的飞向了南薰礁。坐上小舟从礁盘的海水上开过去太麻烦了,小家子气,就要让太平岛的国军们看看,咱现在好歹也算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了!

张大伟并没有首先前往南薰礁,而是好奇的让直升飞机先试探性的靠近一下南薰礁东北面13海里处的那个太平岛,在700米左右的高度,他举起望远镜,开始观察这个各方面条件得天独厚的南沙主岛。

望远镜里,整个太平岛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绿色植被,当然,植物掩映处也有一些军人在活动,有人也有警惕的向这架不速之客的直升飞机举着望远镜严密的监视着,还有人的在牵着狗活动,妈的,真是地主老财的生活水平,居然还养起了狗。

令张大伟有些欣慰的是,显然有人已经认出了这是一架来自大陆解放军的直升飞机,并且友好的挥了挥手,确实,在这片外敌经常出没,甚至还有海盗打这里经过的海域,对岸的“共军”不管怎么样还算是“自己人”,在1990年代初期两岸关系缓和的时期,太平岛和他们的邻居南薰礁守军曾经还有过短暂的接触,当然,也就是局限于接济一下淡水之类的人道主义往来,这已经是相当难得的情况了,听说大陆还曾经有一位胆大包天的考古学教授坐小船登上了这个岛屿进行考察活动,至于具体情况,张大伟也不大清楚。

不过张大伟很快就面色一沉,他清楚的看到,在有人向自己这个方向挥手致意后不久,也有一个小子冲着天空竖起了中指,奶奶的,这肯定是一个死硬的绿营分子!这帮家伙,走到哪里都是阴魂不散,就算是在非洲什么穷乡僻壤都有同情绿营的台湾侨民对来访的“深圳”号冷言冷语,我呸!

张大伟对这个岛屿确实很有兴趣。你们绿营不是无中生有的哄传大陆准备攻占这里吗?如果是真的那倒也不错。你看,这里如果是我们来接管的话,肯定会搞得比你们还有声有色。阿变那家伙倒是炒作过要在这里建什么机场,不过政治做秀的意味肯定居多,虽然前期的准备工作据说已经展开了,但谁知道猴年马月机场才能最后建起来?如果是大陆这边,一声令下几个月一条笔直宽敞的机场跑道可能就已经敞开胸怀迎接来自海南岛上的苏27、轰6、轰7甚至歼83这样腿短脚小的作战飞机了,那时候,这里就是一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而且,这里还可以部署S300(红旗15)这样的远程对空导弹,再把南沙七礁中面积最大的永暑礁改变一下用途,也部署上防空或者反舰导弹系统,和这边遥相呼应,中国海军在这一带的落脚点和支撑点就会大不一样…………

可惜啊,好好一个地方,却没有能够在合适的主人那里发挥出它最大的作用。

唉,还是去自己的南薰礁上空转一转吧。

出发之前,张大伟还曾经恶作剧的想把自己那套裸体女人画册一同扔给那些守礁的和尚兵们,让他们好好过把干瘾。当年二战在缅甸那会,美国飞行员在对被日军围困的国民党官兵空投武器弹药时就把这种开玩笑的东西也一并扔了下去,弄得下面的国军弟兄个个一夜睡不着觉,第二天个个无精打采,差点弄巧成拙。

不过考虑了一下,张大伟还是作罢了,如果让老崔知道,肯定又要唠叼上半天,再说了,如果传到上面去,对自己的政治前途当然会很有影响。在“深圳”号上干了这几年,谁不对张大伟竖起大姆指,他还指望着能尽快升上驱护舰支队的头头呢。


张大伟的编队在南薰礁附近一直逗留在傍晚,才拉响汽笛和南薰礁的部队告别,继续北上向基地返航。

望着背后南薰礁上隐隐约约的灯光,张大伟也有些感慨。突然一拍脑袋,一边的老崔知道,这小子的“诗兴”又来了!

其实在张大伟的老婆眼里,这家伙充其量只是一个半吊子诗人,或者是一个能干的诗歌编辑什么的,从来就没有看见他正儿八经的原创过什么自己的东西,翻来覆去就会拿古人或者毛主席的作品来改编,还厚颜无耻的叫什么“拿来主义”。

这一次,张大伟“拿来”的是他五百年前的老乡张继的那首著名的《夜泊枫桥》,当然,调子倒是高昂了不少,难道老崔也连连点头表示赞许:革命军人嘛,就应该如此。

月落汽笛声满天,相逢余欢笑无眠。太平岛外南薰礁,夜半歌声到军船。


老崔也不禁来了兴致,他绞尽脑汁,终于把自己不久前吟过的那首毛泽东的《清平乐会昌》的下半阕给接了上去:

南薰礁外浪峰,颠连直接东溟。战士指看南海,更加波涛滚滚。


南薰礁上果然现在是一片喜庆的气氛,说是喜从天降也不为过。凭白无故的天上就扔下了一大堆吃的喝的抽的玩的东西,他们就象当年过穷日子时过年一样的热闹。

其实,就算直升机上面只扔下来一块糖果,守礁的官兵也会非常非常的高兴。这个鬼地方,整天见不到一个外人,连海鸟也不多飞来,都飞到植物茂盛的太平岛那边觅食去了。现在竟然飞来了一只钢铁大鸟,还有好东西送来,当然人人都是两眼发光,欢呼雀跃,感觉到在那边的邻居面前倍加有面子。打个不大恰当的比喻,就象两个正在蹲号子的犯人,外面如果总有人来探望,有好东西送进来,那个人当然心情会完全的不一样,而让另外一个冷冷清清的同伴十分的妒忌和羡慕。尤其是守着太平岛这些几乎是等于住着别墅还有前后花园的阔邻居,而住着茅房草屋的南薰礁的官兵当然有时候会感觉到自愧不如。没办法,谁让人家捷足先登,抢到了这块风水宝地呢?

他们没有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太平岛上的国军官兵住着比他们有多舒服,将来受的罪就有多大!付出和得到总是成正比的。

这一切都要扯到那块距离这里足足有上千公里,好象八杆子打不着的南亚次大陆。真是一个小小的地球村,村口的张三一感冒发烧,村尾的李四就不免也要打打喷嚏。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