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前 第一部分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昨天晚上我还跟老高我们一大帮朋友在西塔喝酒唱歌,而现在我却离他们越来越远。

昨晚崔贞玉唱那首(歌名,韩文)唱了四五遍都不止,后来我又叫她点,老高他们就说还这个啊?春宇,你换个不行啊!我操。

不行不行,嗓子痛了。又唱了一遍崔贞玉冲我摆手,拿过杯喝了口酒。

那别唱了。我举杯。喝酒喝酒!妈的,明天以后就喝珠江了!

崔贞玉杯没放下又端起来,那,赵哥,明天一路顺风!我那帮朋友和他们的小姐也都找自己的酒杯,倒满的都举过来。

操他妈的,今天喝死拉倒!老高大声嚷嚷,一下站起来。春宇,我先干了!

我伸手拦他,老高你先别干。你干什么干,人家都满上了就你一半……我话还没说完,老高已经一饮而尽。哐一下,酒杯顿到桌上。


昨天上我们台的几乎都是朝鲜族小姐,崔贞玉也是。我认识崔贞玉差不多半年时间,每次去她们那都是她陪我。


半年前崔贞玉第一次陪我那天我喝了不少酒吐了好几次。那天我自己一个人去的,到那要了酒一边唱歌一边拼命喝,喝一阵就去吐一次,吐完回来接着又喝。

第一次回来我使劲搂着崔贞玉的肩膀盯着她看,突然想不起来要跟她说什么了。

干嘛?她问我。

对了,你刚才唱那个叫什么来着?我想起来了,说。点点,再唱一遍。对了,叫什么那歌?

(歌名,韩文)。她说。

说中国话。爱情的迷路。

我叫她点,看她摁点歌器。她又唱了一遍。等她唱完我把她搂进怀里,问她,小玉,晚上出台。她说,不行啊。……真的,真不行。这几天倒霉。

几天后我又去找她,这次是和老高他们一起去的。老高看上她,使劲拍沙发说坐这坐这。我也看着她。她过来坐到我身边时老高一脸不爽,说认识啊。认识早说呀!然后跟妈咪叫嚣,就这么几个啊!多叫几个过来呀!

今天没事了吧?坐下呆了会儿我问她。

什么呀?出台啊。一会儿再说吧。先唱歌吧,好么?她说。要不,我帮你换个小姐?能出台的。

换什么换。我说。你要是不愿意陪我你就说话。啊?没有啊……她说。

那点歌。点那个什么爱情的迷路。

这天喝到后来我又吐了几次,老高冷眼看我,脸上一直没好样。

结束的时候大伙乱哄哄起立,我又想吐,头晕坐在那没动。

春宇,怎么样啊?老高问我。

没事。待会儿就好了。那我们先走了?走吧走吧。我说。接着我听他问其他人怎么安排。他们有说回家,也有带小姐出台的,七嘴八舌乱得厉害。最后好像一个小姐提议消夜,他们就说那烧烤去吧。

老高推推我,春宇,走吧。烧烤。

我抬头看他。看他正搂着他那小姐俩人像连体似的。我晕得不行,赶紧低下头。我不去了,你们去吧。我说。

那也不能把你自己扔这啊!啊?

我摇头不理他。崔贞玉在旁边说高哥你们先走吧,我看着赵哥。没事。

我听见老高轰地一声吞了口口水。那……那行,交给你了啊。崔贞玉答应了一声。看好他。别马虎了!老高又说,声音已经到了门口。

包房里静下来。

崔贞玉在门口跟谁说了几句话,回来坐了坐又说出去一下,再回来换了身衣服,第一眼吓我一跳。她身上那套针织裙装我分手没几天的女朋友有套一模一样的,还是情人节那天我陪她在沈阳春天买的。

哪买的?衣服?我问她。沈阳春天。怎么了?没事。挺好看。我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