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二章 战场 就在你家后院 战场 就在你家后院

红色海盗 收藏 5 59
导读:幸存者 第二章 战场 就在你家后院 战场 就在你家后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3/


洪海岛坐在电脑前,看着电脑上的地图,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不停的用放大镜放大着一个又一个的地区。在战争刚开始,他就不知道从哪搞了几张电子地图装进了电脑,没事就点来点去的,还在上面做些标记。别人问他做什么呢?他只是说看着玩,只有苏畅知道,他是在按知道的战局消息标地图。苏畅常常想:这家伙就靠从收音机里得到的那点消息就分析得出战局的进展,可还真蒙中过几次,还他妈的真不是盖的。

常枫嘴里咬着香烟,不停的看表,屁股在椅子上扭来扭去。

“急什么,该来总会来的。”洪海岛头也不回“椅子扭坏了你赔我的,一把几十块呢。”

“切~炸弹就快落头上了,你还心痛你的椅子啊?刚刚你自己也说了,鬼子进展的比我们想象的还快,你不急啊?”

“急有什么用?我说了,该来就早晚要来。倒是你准备的怎么样啊?土匪已经去集合了,你不去不怕抓你逃兵啊?”

“没事,我们比他集合的晚。倒是这个糠罗卜怎么还不来?”

“他会来的,对自己兄弟有点信心好不好?我已经和土匪说了,你家要去的比较偏远,人也少,先把你家转走,我们两家去的是一个地方,下午再走。我算了下,不搬重家具,一天我们就走完了。有空再慢慢搬其他东西。从昨天的情况看,我们能有两天的机会就不错了。”

“谢谢老大,那以后怎么办?”

“以后?先别讲以后了,走步看步吧。搞不好,今天就有事。没看到吗?县里连人工降雨用的老高炮都拉出来了,用那防空?开玩笑。小康来了。”

康世富一下车,洪海岛就笑了:“你个萝卜,怎么变兔子了?看那俩眼。”

康世富不好意思的笑笑:“赶了一夜,我家走的就我自己了。车给你,我睡会。”

“你休息吧,屋里沙发下有毛毯,拉开沙发,睡你的去,油加了吗?”

“加满了,车里还有桶25升的油壶预备着,我困死了。”说着,就摇摇晃晃的进屋去了,看来是累的够戗。

“好了,上车,我把你送武装部,就要干活了,走了。”


事实上,事情比洪海岛想象的还容易。

经过昨天下午的空战,说服老人们带着孩子疏散到乡下,几乎没费什么口舌。

虽然对下乡了,丢下家里的东西有点心痛。但对战争的恐惧还是让他们同意了下乡的计划。出乎意料的是,洪老伯不但没反对下乡,还对要大家回洪家老宅提意见说洪海岛的考虑不周全,理由是:洪家老宅就在洪湾镇上,方便倒是方便,但离公路太近,还有条乡级公路直通县城。不如到苏家的双湾村,虽然偏僻了点,但在山里,相比下要安全的多。

他说:“我知道你怕东西多,那里又不通车,怕时间上来不急,你不会先把东西放在镇上的老宅里,叫你堂哥帮忙往里运吗?还有,要是真大打了起来,还可以叫你堂哥也躲那去。”两家一合计,就一起搬到了双湾村。好在离洪湾镇就两三公里,翻座山就到了。

双湾村不大,就20来户人家,几乎全是苏姓。村庄依山旁水,对面山脚下是块长有千把米,宽有三百来米的小平原。一条小河从山脚下绕过,灌溉着小平原上的旱田。一道不高的小山脉围着小村,只有一条不宽的乡间路通向山外,大车虽然不好通过,但小车和农用车还是很方便的。

到了下午4点多,东西已经搬完了,又买了些开始没准备的日用品。剩下些粗重的家具搬不动也没地方放,就只好先不搬了。临回城时,洪老伯看着洪海岛,半天,就说了一句话:“小子,你机灵点。”苏伯也拉着洪海岛的手“我家苏畅你也看着点啊,他有时爱冲动。”“爸爸再见,早点带妈妈回来啊”他的儿子洪扬也摇着小手叫到。

车开动了,洪海岛看着后视镜里的人群,有想哭的感觉。不觉的,泪已经滑下面庞。

回到城里,洪海岛看看时间,快6点了,老婆也要下班了,就决定去接老婆。

快到医院了,看到有几个军人从路边走过,忽然想起昨天那个李云邱。自己说要今天去看他的,一忙,却忘了。虽说对要接他到自己家住还很后悔,但洪海岛做人的原则就是多个朋友多条道。从他在受了伤还救了两个坦克兵,自己有那么重的伤还自己走,叫别的伤员用担架中,看的出是个血性汉子。现在又是战乱期间,交个李云邱那样的朋友也没什么坏处。有个军方的朋友也许会在某个时候帮上自己。就停下车,想去到路边的店里买点补品,看望看望李云邱。意外的是,商店的补品的价格降了下来,而日用品的价格竟高了一倍还多,而且还没多少东西了。

一问老板才知道,不知道哪来的消息,说日用品和食品要限量供应了,从上午开始,人们就开始抢购,现在城里已经没有人卖面粉和大米了,就是有也是天价。像方便面和饼干.面包一类的东西全部脱销。那个店主还说:”听说已经有人在抢劫,警察和武警已经开始在街上巡逻。还抓了人。”他看了看洪海岛,好心的说:“你还是快回去吧。还有人说要宵禁了。”

洪海岛谢了店主,又买了两条香烟,想了想,又多买了5条。

坐进汽车,他掏出手机,试着想打个电话,意外发现线路还是通的。就给邢澜打了个电话,却没人接。想了想,就往网吧打了一个。

电话立即就通了,只听康世富张嘴就嚷嚷:“海盗吗?你现在在哪?”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我看你一天没回来了,手机也不通。今天下午城里乱的不得了,怕你出事了。”

一股暖暖的感觉。

“谢谢你啊,小康,我没事的,刚回来,等我一会,我接了你嫂子就回家。”

“好的,土匪和疯子也回来了。我们一起等你”


洪海岛到了医院,拎着东西先去妇科去找他的妻子甘颖,却买找到,问了值班的护士才知道刚好有个手术,还要20分钟左右。于是他就请护士和他妻子说一下,下了手术等等他。就又拎着东西到病房去找李邱云。

李邱云看到他来了感到很意外,昨天这个人虽然帮了他,还邀请他伤好了就住他家,可走时什么也没交代,想到自己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就以为对方只是客气话,再有自己就是伤好了,在这也没什么亲戚朋友的,还是要跟着部队走的,也就没往心里去。没想到今天还真来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洪海岛笑着说:“今天有事了,来晚了。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顺手把东西放在了床头。

“好多了。”李邱云想坐起来。

“别,别。”洪海岛马上按着他,“你还是躺着好,昨天看到你身上的伤,真不敢相信你还可以走动。”

“我真的好多了,”李邱云顺从的躺下了“其实就是腿上不方便,身上的是皮肉伤,三五天就差不多了。”

“哈哈,那就好,早点好早点出院,”洪海岛看到有别的伤员在抽烟,就掏出烟来递李邱云。

“谢谢,”李邱云抽出一根”外面现在很紧张吧?我听护士说昨天打下了两架飞机,今天外面就开始抢购了。现在这么乱,你还来看我,真不好意思。”

“看你说的,”洪海岛笑着“我是佩服你是个汉子,才来看你的。接着”他给屋里其他的几个伤员发了几只香烟“其实我看你也是顺路,你嫂子就是这院里的医生,你又住在这,还是我扶你进来的,说明有缘分。你也不用不好意思。”他直爽的说:"你们一起下来的?看样子打的够苦的啊?”

“是啊,比你想的还苦。”李邱云吸了口烟“其实我还不算什么,打的全是死老虎,那位……”他指了下一个趴着的伤员“马强,12师的狙击高手,我看到的他自己就干掉7个鬼子和一架直升机,要不是他掩护我,我还救不了那俩坦克手呢。”

“你打下了直升机?厉害,怎么做到的啊?”洪海岛有点惊讶,“好象现在的直升机全是带装甲的,你用的是12.7的大口径?”

“有那个就好了,”马强说话听着有气无力的“我的是88式。打直升机不难,它发导弹时有时要悬停的,尤其是在山地,用穿甲弹打它的火箭巢和导弹弹头就可以了。”

“你说的轻巧,你打时我看着呢,它正要用机炮扫你,慢点你就没命了。”

“你还好意思说。”马强的火气上来了“要不是你个笨蛋,我会受伤吗。”

“怎么回事啊?”洪海岛的好奇心来了。

“怎么回事?这个笨蛋啊,炸了鬼子的装甲车,不转移,扛着个火箭筒还在那瞄,身后有架飞机都没看到,眼看就要死那了。我就只好跑出来把它打下来。谁知道,那个该死的飞机瞄上我了,结果,我就现在这个样了。”

“谁说我没看到,我是知道你在掩护我我才没理他,你也是啊,趴石头缝里打啊,谁叫你跑出来打的。”

“你趴石头缝里打去,那个位置是看的到打不到,飞机在我头上呢,我怎么打啊?”

“那你怎么受的伤啊?”洪海岛问。

“飞机爆炸的碎片打着了。”

“他屁股上又多个眼。”不知道谁说的。

“去你的”

“呵呵呵呵”几个人笑了起来。

洪海岛发现这些伤兵没有像自己想象,因为受伤而沮丧或歇斯底里。相反,倒显得很轻松。他很想问问他们怕不怕,但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对了,昨天打下飞机是怎么回事?”李邱云问。

“这个事我是亲眼看着的”洪海岛吸了口烟,把昨天的事讲了一遍。

“狗日的,”马强骂了一声“又是小日本。”

其他的伤兵也有人在骂。

洪海岛奇怪的问:“你说又是小日本,是怎么回事?”

马强又和洪海岛要了只烟:“其实我也不是12师的,我原来是XX师的,是从南边退下来的,被打散了,才又分到12师。一路上也和鬼子打了几仗。其实上和我们打的主要还是美军,其他的小鬼子的战斗力差的很,大多不参加进攻,但就是小日本活跃,几乎是跟着老美的屁股上。还有,听说我军被俘人员几乎全是美军抓住的,可紧跟着他的小日本却几乎没有我们的被俘人员。有消息说他们杀俘虏和平民。”

“是真的,”一个头上裹着绷带的伤员低着头说:“我亲眼见到的。就在广州北边的一个小村,当时我坐的步战被炸翻在水塘里,车里的兄弟全死了,我是在炮塔里,被东西压着了,好在炮管和半个炮塔在水面上,我没被淹死,我也被震昏了,等醒过来时听到外面有叫骂声,还有人在说我听不懂的话,但就一句‘八嘎’我听的清楚。我当时腿在水下面被东西压着,怎么也动不了,也不敢动,但潜望镜就在我眼前,我就从潜望镜里望外看,可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天空。接着就听到有枪声和骂声,还有小孩的哭声,我当时吓坏了。更不敢动。后来又有爆炸。我一直等到什么声音都没了好久,才慢慢把压着我的东西想法挪开,,发现我一点伤也没有,就爬出了战车,看到……”他忽然哭了起来。

洪海岛从没见过一个男人哭的那么悲惨的,他有点手足无措,赶紧坐到那个士兵的身边,点着一只烟塞进他手里:“兄弟,别这样,来,抽根烟。”

那个伤兵把烟一口就吸掉半根,擦擦眼泪,哽咽了一下:“我看到水塘里飘着好多尸体,有穿军装的还有没穿的。还有女人和小孩。塘边上弹坑里还有被烧焦的尸体和炸碎的尸骨。村庄已经是一片大火。”

他把剩下的烟蒂一口就吸完,抹了把眼“路边乱丢着好多行李。我吓呆了,也不知道我坐那多久,后来我迷迷糊糊的就走了,直到遇到了游击队才明白过来,”他又哭了起来“我还提着我的枪,可我却没打一枪啊。”他哭着用头去撞墙。

洪海岛赶紧抱着他:“兄弟,别这样,别这样。”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伤员,他忽然感到自己好象和他们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别嚎了”那个看着有气无力的马强忽然吼道:“别想个娘们似的,不就是看到了死人了吗?哭什么哭?没种,就知道哭!”

"你~~"洪海岛有点生气的看着马强。扶着那个伤员坐到床上。也怪,马强这么一吼,他不哭了,就是还有点哽咽。

"兄弟,别哭了,你是新兵是吧?"马强又回到了有气无力的样子.

"是,XX师X团1连3排1班."

"今年的?"

"是."

"我也是今年的新兵."

"????"一屋的人看着他,还有他肩上的肩章.

"是真的,我是军校生,从地方直接考上的军校.本来是下部队实习的.我学的是通讯专业,分到了团通讯连才1个月,就爆发了战争.我们团是最先上去的部队,结果和美军海军陆战一师碰上了,只打了个把钟头,我们就给打散了.我坐的通讯车和团部一起后退,却被鬼子的直升机追上用机炮打坏了。车上就我和我们连长活了下来。我们把车和密码一把火烧了,和别的活着同志一起进了山。在回后方的途中又遇上美军的特种部队打了起来。直到另一批后退的战友从敌人背后开火,把敌人吓走。我们一起的30多人,就活下来8个.我们连长就是为了掩护我,被敌人的狙击手打死的。所以,我回来后,就也做了狙击手。我要报仇。小郑,我记得你是姓郑是吧?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我问你,你现在还害怕吗?”

“我……不知道.”姓郑的伤员抽噎着说。

“那要是你在遇上那种情况你准备怎么办?”

“我杀了那些王八蛋。”

“对了,那你还怕吗?”

“不,不怕了”

这时,听到吵闹声的护士才赶来,伸头看看,见没什么事,却看到了坐在伤员床头的洪海岛,向他招招手。

洪海岛走出去,护士告诉他他妻子在楼下等他。他谢了护士一声,说立即就下去。

回过头来,他笑着对李邱云说:“我先走了。着是我的住址,等伤好了,就到我哪去,还有你们,一起来啊。”边在口袋里的通讯本上写下了住址,撕下来放在李邱云的床头“慢慢养着伤,有空我在来看你们。有什么需要,和你嫂子打个招呼,她就在妇科上班。别不好意思不去,那里的几个护士可漂亮呢。”洪海岛就势拉近了关系.

“呵呵呵呵”几个人笑了起来。洪海岛的话多少冲淡了刚刚的有点压抑的气氛。

“好的,好了我几个都去找你,别嫌我们麻烦就行。”李邱云笑着说,“到时叫嫂子给我们哥几个介绍几个漂亮的啊。”

“呵呵,好的倒是有,就怕你到时见个人家不敢说话。”

“哈哈哈”


在回家的路上,洪海岛把家里已经安全到了乡下和他和李邱云准备结交的事和甘颖说了。甘颖知道自己老公不是乱来的人,也没说什么,就是有点担心家里的储备不够:“已经没人再卖粮了,要是他们真的住我们家,住的地方倒是有,全来也住的下,可吃的可不够啊。”

“放心,老婆,我考虑到了,他们怎么说也是军人,食品部队会给的,说不定还可以补充我们的储备呢。”

“就你能,(聪明的意思)”甘颖白了老公一眼。

“呵呵,我要是笨蛋会把你骗到手吗?”洪海岛得意的笑道。

“看你那样,我早就后悔和你结婚了,要不是看到你还老实,早把你踹了。”甘颖也笑了起来,他们已经结婚几年了,关系一直很好。按"疯子”的说法:不看他们的结婚证,还以为是恋人呢。

两人说着笑着,不觉就到网吧了。

听到喇叭声,网吧里跑出了好几个人.

“老大,你可回来了~”“疯子”叫到。

洪海岛下了车,心里觉的暖暖的,到底是兄弟,都记挂着自己。

“嫂子呢,快叫她做饭啊,我们快饿死了,你们不回来,你家的门开不开,想吃东西都找不到!!”

“呃~~~”


几个人吃了饭,洪海岛把自己认识了几个伤兵的事说了说。并分析说:“搞不好仗马上就到我们这了,你们几个小心点,看情况不妙,该跑路上山打游击就快跑,别管别的什么。先把自己照顾好。别急着当英雄,正规军都不行,还是自己活着是正理。

“那你们俩什么时候走?”苏畅问。

“我和你嫂子好说,只要战线往咱们着一移动,医院肯定要要转移和分散,那时我就和你嫂子先走。小康,你急着回去吗?”

“不啊,我想先在这看看情况,顺便再弄点东西回去。再有了,你要想和嫂子走,我还可以开车送你们啊。就是这几天要吃住你这了。呵呵,我不会做你和嫂子的灯泡的。”

“去你的。我把你关狗屋睡去,好看门。”甘颖啐道。

“好了,别闹了,那你明天再辛苦一趟,帮邢队长搬家,他没少帮忙,也该咱们帮他下了。以后指望他的事多着呢。好不好?搬完你就快回去好了,我有摩托车。”

“自己兄弟,好说,”

“那小颖你就和邢队长打个电话,把事情和他说说,看他搬不搬。”

“好的”

“对了,你们俩不是训练去了吗?怎么有回来了?”

“别提了,”苏畅说:“去的挺早,就点点名,分分队,就搞了一天。叫先回来,明天去领枪再开始训练。这些官老爷看着一点也不急。”

“就是啊,我们民兵也是,你说那个高炮和高机都拉出来了,可没几个人会用,现在是气象局人工降雨队的几个人守着高炮在防空。可连个探照灯也没有,夜里打谁去啊?”

“我看啊,还就后面通讯站还想点样,那小楼上早就架好高机了。我回来时还特意从那转了过来,好象还有两个人扛两个肩扛式的导弹。”

“要是这样还安全点。”康世富抽着烟说。

“去你的,这样才不安全,我们离他们太近了。”


“哒哒哒哒”

“轰”

猛然响起的枪声和爆炸声把沉睡中的人惊醒。

窗外阵阵的枪声和闪光,告诉人们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打仗了!!!

洪海岛听到枪声立即就醒了。他一把抱着也是刚刚醒来,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的甘颖,从床上滚到地上,把她压到身下:“别开灯。!!”甘颖也立即明白过来,轻声说:“知道了。”洪海岛放开她“快,穿上衣服。我去看看他们。”

“关灯”洪海岛光着脚跑到另一间卧室,对刚刚开着了灯的苏畅叫道:“快起来,别再开灯了。”

几个人飞快的穿上衣服,聚集到客厅,听着外面仿佛就在耳边响成一片的枪炮声。

“好象就在我们这打的?是在北面。”常枫轻声说:“老大,你中奖了,是在通讯站。”

“去你的,”洪海岛搂着还在发抖的甘颖.“妈的,快走,这里不安全。离通讯站就这么200来米,流弹可没张眼睛。有了万一就坏了。”

“去哪?再有,现在出去太危险啊。”

1“哪都行,离这越远越好。带上点吃的。我们在外面往南跑,离这远点,运气好了,我们什么事也没有,都在屋里,万一中了炮弹就全完了。快点”

“好的,快~”

大家借着手中小手电筒的光亮,每人都去带东西,洪海岛想了想,钻进卧室,从墙上摘下以前买的大弩,又摸索着从柜子里找到一条插满小箭的腰带和一个装着猎箭的箭囊,和一个木匣,回到客厅,见大家都准备好了。

把所有的门关上,帘子拉好,“来,每人拿把”他把手里的木匣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是几把猎刀和军刀。这是他的收藏品,他有收集兵器的爱好,又喜欢打猎,可国家禁枪,没办法,他就转而收集刀具,还买了张弩。闲时过过打猎的瘾。

“老大,你可真的舍得了啊”“疯子”早就看中了他的一把俄式多用途军刀,现在一把抓到手。

“别贫嘴了,快点准备好。小颖,给我打点灯。”洪海岛借着手电筒的光把弩弦上好,又把腰带系上,背好箭囊。挂上一把蓝博刀。顺手把一把短太刀交给甘颖:“现在外面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心点好。听枪声不怎么多,也没炮声……”这时,有“咚咚”的高炮射击声传来。北面还有越来越近的轰鸣声“直升机?快走~~~~~”洪海岛的脸色在手电筒的亮光下,就像一只僵尸。

几个人拉开门,猫着腰向南狂奔,本来小康要去开车,苏畅一句话就叫他打消了念头:”我要是敌人,见一辆车现在在路上跑,一定炸了它。”

一路上,有不少人乱跑,哭叫连天。

他们相互拉着,洪海岛带头,小康拉着甘颖在中间,“疯子”常枫和“土匪”苏畅压后,拼命向南跑。

有警笛声传来,几辆没开灯的卡车在警车的开路下,向通讯站方向驶去。还有几辆停下,跳下许多警察帮助群众和维持秩序。

洪海岛明白,现在他们要是遇上警察,铁定有麻烦。三个带着武器的男人和一个女人,还带着大包的东西,,可以肯定的说,先开枪后问话是警察的首选。

他们马上转进了胡同,现在他们已经跑了很远,离开了人群。

这里有几家亮着暗淡的灯光,却没人在外面。只有他们粗重的呼吸,和纷乱的脚步。

在一个黑暗的拐角,洪海岛停了下来:“大家歇歇。呼~~~我们老跑也不是办法,得找的地方躲躲,天亮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现在要是遇上警察,我们这一身东西,不抓起来才怪。”

“现在这是哪?”苏畅看看黑黑的小街。

“好象是南城了”小康努力辨认着。

“废话”

“我看这里好象是在XX小区。”常枫说。

“我看是的,”甘颖辨认的半天“我来过这里,离王霞家不远。”

“王霞是谁?”

“邢队长的老婆,你嫂子的同事,”洪海岛回答说。

“邢队长?对了,我们去他家。”小康兴奋起来:“在他家一定安全,还可以知道点新消息。”

“对,去他家。”洪海岛醒悟过来:“老婆。带路。”


洪海岛在王霞呆了半夜,其实也就3个多小时,天就亮了。邢澜没在家,王霞说已经值几天夜班了。

夜里的战斗没多久就停了。王霞很担心邢澜,不停的打他的电话,终于,邢澜回话了,他平安无事,听说洪海岛在他家,就叫洪海岛等着他,并对洪海岛要帮他把家里人转到乡下向他道谢。

天刚亮,康世富就跑了回去:他在担心他的车。

到了9点左右,邢澜才回来,是坐小康的车回来的。

问起昨天的事,原来真的是敌人的突击队,只有两架直升机和20多人,目标就是通讯站,他们大概想着小城里没有驻军,就直接在离通讯站300米的公园降落,却不知道那是晚上刚建好的防空阵地。结果还没降下来就被高射机枪阵地发现了。但值班的人却没及时上报,而是自己立即开枪,结果被敌人的阻击手干掉了。幸好被通讯站的用高射机枪一通好打,敌人用榴弹射击,并强攻通讯站,但被隐藏在树丛里的37高炮手用炮平射打了回去。又加上武警的增援,他们就退走了。敌人的损失不知道,但发现了血迹和丢弃的武器,但在他们逃跑时,向通讯站发射了两枚导弹,炸掉了一处民房和通讯站的宿舍,死了8个伤3个,死的还包括被打死的3个机枪手。

洪海岛对昨天夜里打扰了王霞的休息表示道歉,王霞笑着说:“我还要感谢你呢,要不就我自己在家,非吓死我不可。”

邢澜看看洪海岛带的东西,不由笑了起来:“你这家伙还满小心的啊,要是昨天晚上遇上巡逻的,现在你就在牢里了。对了,你那么喜欢枪,怎么不加入民兵啊?”

“我不喜欢打仗,”反正都是自己人,洪海岛也不怕人笑话:“其实是我怕死,再有,我都下岗几年了,谁还找我啊。”

“那可不好说啊,现在在拼命找民兵呢,搞不好还真有你。”邢澜打个哈欠“我也不留你了,我得休息休息,我家的事就拜托你们了啊。呵呵,有情后补了。”

“好说好说,都是自己人,康兄弟把我送回去后就来接你家人。”

“好的,先谢谢康兄弟了。对了,现在对车辆开始管理了,通行证我已经放到汽车里了。”


回到家,洪海岛才知道,炸掉的那个民宅,就在他家后院,要是再偏一点,炸掉的就是他的家了。就是这样,他家也是乱七八糟的,易碎品几乎找不到完整的了。窗户也是黑洞洞的,玻璃全碎了。

“疯子”常枫看着呆呆的洪海岛,说到:“老大,要不是你一定要大家走,吓也吓死了。战场就在你家后院啊。”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