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3/

合作银行的吴副行长为了照顾我这名新入行的员工,经骆行长同意,把二楼原本黑洞洞的一间员工休息室腾了出来,给我作了单身宿舍,当然,同住的还有一个自称能拉来存款的新的女临时工。

在离不离开方子洲那间小平房的问题上,我考虑了许多次。看着方子洲凝视我的忧郁的圆眼睛,我的确不忍心这样快的离去,但是,想起他神神秘秘、不管不顾的德行,再加上他的猥琐和抠门儿,我的确感觉我俩在行为方式上存在着天壤之别,而且,我吃不准我在他的心目中到底占有多重要的位置。因此,在这个顺理成章地离开方子洲的机会面前,我最终还是把心一横,搬到南郊支行去住了。

我觉得,与其说让我俩因差异产生越来越深的感情裂痕,以至最终反目,倒不如我俩先分开,彼此再考虑一下我俩现在和将来的关系,这样似乎更好一些。

“是你的不会跑掉,不是你的争取也得不到。”这是我留给方子洲,也是留给自己的话。

方子洲一脸阴郁,站在小平房的门口好半天没说话,见我转身要走了,他才又扳过我的肩,嗓子有些沙哑地问:“我想晓得,你爱我吗?”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

他沉默了很久,脸上除了阴郁,再看不出什么其他表情,因此,除了沮丧之外,我猜不出现在他还有什么别样的心态来。

“你已经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了。”方子洲终于说话了,他环视一下自己四壁如洗的家,“你给了我这么多快乐的日子,我已经很感谢你了。”

“我到银行去住,你我都方便一些。不是吗?”我安慰他。

“爱情与婚姻是两码子事儿,你这观点,我晓得,也是接受的。”方子洲顿了一下,固执地问,“只是我真的想晓得,你对我是真的爱吗?我想对我的心有一个交待。”

我依然摇了头,轻声答道:“我不晓得。”因为,此时,我根本无法回答他,我也不清楚我对他的情感是一次性的虚幻还是永恒而真诚的爱。

听我这么说,方子洲的脸上才有了几许光彩:“那就是说,咱俩不是结束?”

我敷衍他:“你有你的事儿,我有我的工作。”

方子洲若有所思:“我晓得你是对我的工作不满,这的确不是正常人的生活,但是¨¨¨”

我没听方子洲再唠叨什么,就骑上我的自行车走了。其实,我没认为他有什么错,我认为社会的确需要他这样的人,而且,他以他的方式也正实现着他自己的人生价值,无可厚非。只是我自知,我自己是一个俗人,我需要一份舒舒服服、体体面面的工作;我还需要一个爱我、我也爱的人整日里和我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我觉得这是我作为一个女孩子的合理要求,算不上自私,也没什么错。

终于,我的新生活开始了。我的生活里终于没了王学兵式的阴谋诡计,也终于没了方子洲式的酷。我终于可以轻松而平静地舒一口气,按照自己的想法过自己的日子了。

星期天,我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地行走飞奔,我闪烁的思绪,仿佛就是一首诗:

清风撩起

我缕缕的长发

身边掠过飞动的彩画:

山川、溪水、丛林

飞动的户户人家

悄悄地困顿成一片墨绿

天边飘来几片晚霞。

缓缓隐去的盏盏灯火

消失在暮霭下

那里该是和我一样欢畅的

别人甜甜的家。

我感觉这一段思想的火花还有一点与人分享的意境,于是,赶紧在路边停车,拿手机记录下来。

这个快乐与谁分享?发给谁呢?当然,我首先想到了方子洲,我想,他如果接到了我的这条手机短信息,一定会乐不可支的。而后,他干吗去呢?一定是越发起劲的整别人的黑材料!于是,我不想给他发了,而且,我突然想起来,方子洲根本没有手机,我这一切美好的设想全是枉然!

我只得以一声叹息告别了方子洲,而后,我又想到了王学兵。但目的是什么?是告诉他,我离开了他的魔掌,比他还快乐和潇洒吗?我马上就摇了头。最后,我把这首飞来的小诗发给了已经是大企业老总的章副行长。章副行长马上就明白了我这小诗后面的意思,用一个手机短信很快地回复我,但是,他的短信一点也不浪漫:“存款的事儿,我正加紧落实,祝你在南郊支行永远快乐!”

在爱农银行看惯了王学兵、余主任之流利用手中之权拉帮结伙、任人唯亲的伎俩,刚一到股份制的南郊支行,我的确看到了国有银行所没有的一些新东西。这里没有闲人,没有人浮于事,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存款指标而绞尽脑汁地奋斗着。由于我是大企业介绍来的,我的到来意味着给南郊支行带来巨额存款和盈利,因此,不光是骆、吴两位行长对我热情有加,就连一般员工也都对我投来了羡慕的眼光。但是,好景不长,我在南郊支行只看到了骆行长十几天的好脸,就被他不客气地传唤到了办公室。

他没客套,也没虚伪地给我让座、倒水,一开始就板着脸,问:“柳韵同志,你这么多天都忙活啥呢?你那个章总咋还没把存款打进来呀?你可别忘了,你已经来了两个多星期,企业的结算户也开了两个多星期了!”

我的脸立刻热辣辣的,一定连脖子都红了。我自己都没想到,自以为充当别人饭碗救世主的我,却原来自己也没一分钱存款!而且,反靠别人拉存款来填补自己的窟窿呐!我在南郊支行,在虚幻的快乐里生活了十几天,还没找到拉存款的窍门,也还没体会出在小银行拉不来存款的尴尬!

我支支吾吾的,自己心里也如明镜似的,知道自己现在在形象上,一个不再是个美女,而肯定像个蔫茄子!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骆行长几乎是训斥地说:“在合作银行可是没法儿滥竽充数的,这可跟你们爱农银行完全不一样,有没有存款,每天都有统计!”说罢,他把南郊支行个人存款统计表推给我。

如果依照我的脾气,如果对面说话的是爱农银行的什么人,我一定会怒不可遏地进行反击,但是,面对骆行长的恶言讥讽,现在,我除了脸和脖子越发感到热辣辣之外,却没任何反抗的举动。我感到汗颜,因为,我这个被南郊支行作为英雄一般引进的人物,在个人存款的统计表上的确是一个大大的零蛋!!!我不是滥竽充数,是什么?!

在万般难堪之下,我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我那首快乐的小诗以及章副行长给我的回复。这难道不是救命的稻草吗?我赶紧把手机拿出来,赶紧翻到章副行长回复的那页,赶紧递给骆行长看,对自己的努力,以资证明。

骆行长见了我的举动,没明白我的意思,大睁着鼓眼,诧异道:“柳韵同志,你咋回事?你这是干吗?”

我如捧圣旨一般捧过手机,指着章副行长的回复,再如读圣旨一般一字一顿地宣读 :“存款的事儿,我正加紧落实,祝你在南郊支行永远快乐!”见骆行长没有查看我手机短信的意思,我又急中生智,特意给这短短的回复,加了一段子无虚有的落款:“京兴摩托车股份公司主管财务的章亦雄副总经理!”

“章总还这么时髦!拿过来,让我搂一眼!”骆行长为了验明我此诗的真实性,竟然屈尊,把个瘦脑袋伸过来。他一字一顿地读了诗:“清风撩起,我缕缕的长发,身边掠过飞动的彩画……

骆行长在巨额存款的诱惑下,果然被我这灵机一动的神来之举震住了。他的脸上立刻又有了笑容,语气也重新和蔼了:“好!这样好!这诗也好!只是别光诗情画意的,你要让章亦雄副总经理的承偌赶紧兑现呐!”

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我终于得以从骆行长办公室里扬眉吐气地脱身出来了。我感谢观世音菩萨,大概是她让我突然来了灵感写下了那首小诗,否则,今天我怎么躲过骆行长这一关呢?!但是,我的心里也如明镜一般,滥竽终于充不了数,那存款统计表明摆着,而且骆行长一周要看个十几遍,躲过了初一,我又怎么来躲十五呢?!

回到属于我的格子间,我赶紧给章副行长拨通了电话。

章副行长依然热情,只是我感觉他的话语里有一些飘忽不定的意味,他首先询问了我的工作,而后再开玩笑似的问:“你的心情现在好吗?”

我也顺着他半开玩笑:“我的付出还是那样多呀!”

章副行长终于转入正题:“小柳,存款的事儿我正在落实。”

我想把骆行长逼迫我的事儿告诉他,但是,我终于没开口。因为,我心里明白,章副行长并不欠我什么;他对我的帮助已经不少了,而我的确也没任何回报给他。

章副行长听我没开口,就继续解释:“小柳,有一些事儿没法儿和你说,有一些事儿呢,事前连我也想不到。”

见章副行长这样说,想必他调动一个亿存款到南郊支行的事儿一定有了麻烦,我反而安慰他道:“没啥子,我能坚持得住!”

章副行长大概还不理解我在南郊支行拉存款工作的难度和我再滥竽充数下去所需要的勇气,见我这么说,反而笑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合作银行也是国家的银行,没存款就没饭碗了吗?”

我苦笑了:“是的,就这么严重。”我怕给章副行长的压力太大,就又敷衍一句,“当然,这也是我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比较高吧!”

章副行长被我这无意的一将,终于说了实话:“我担心薇洲摩托集团的钱,来路不清!我想你是知道‘洗钱’是怎么回事的。”

我的心立刻蒙上了阴影:“非法收入在银行之间转几圈,漂白成合法利润,而后¨¨¨”

“电话里还不好这样说!”章副行长打断了我的话,不让我再说下去了,“我们不能稀里糊涂地误入歧途呀!所以,给你的存款,我才一直耗着,迟迟未动。”

我听章副行长这样说,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应对,只得沉默了。

章副行长大概感悟到了我这种煮熟了的鸭子又飞走的失落,接着说:“这样吧,我们公司准备在华南薇州收购远飞集团公司的一个开发区,需要几个亿的贷款,由外资银行担保,你能不能先做一下这单贷款!”

由外资银行担保的贷款对京兴市的银行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低风险业务,利益第一的骆行长一定会趋之若骛的。我赶快答应了:“好呀!谢谢你关照我!”

章副行长没客套:“那好,我落实一下,就让人把贷款材料给你送过来!”

下午,我快下班的时候,银行门口的保安打电话上来了:“柳小姐,有位先生踅摸您?让他上来吗?”

怎么会有男人找我?我诧异着问:“他姓啥子?是啥子单位的?”

保安又盘问了来人,而后告诉我:“这位先生姓王,单位?他说的是英文,我听不懂!”

我一听会说英语、姓“王”的,脑袋就大了,以为是王学兵又来纠缠我了,便坚决而没好气地说:“我不认识他,别让他上来!”

没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章副行长劈头就问:“柳韵,我们薇洲集团的小黄给你送材料,你怎么不见呀!”

这下我才明白,原来,楼下的是黄先生,而不是王先生;是给我送业务的救命草,而不是王学兵这个色心狼。我不知道怎么跟章副行长解释,嘴上尴尬地支吾着:“我以为¨¨¨以为是¨¨¨”

章副行长大概以为我怕上门的黄先生说不清楚情况呢,便打断我的话,解释道:“小黄是薇洲集团公司的会计,这次是来京兴市办理结算的,他对贷款用途很清楚,让他跟你说,比我跟你说强!这家伙就是洋词怪词多,你总比我强,总能将就着听懂吧?”

我的脸有一点红,嘴上连连说:“好的!好的!”

章副行长不等我再多解释,就又开腔了:“我在开会。有什么问题,过后咱俩再聊!”

我为章副行长的诚信和大度而感动,挂了电话,赶紧跑到楼下去接黄先生。

在南郊支行昏暗的营业大厅里,一个非常熟悉地身影逆光伫立着,这个人穿一件火红的花衬衫,英俊而潇洒,脸部的线条刚毅而优雅,很性感的嘴唇开启着,似乎在对我微笑。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像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星景冈山!我不敢确认眼前的景冈山是真是假,也不敢确定这个景冈山是否就是黄先生。再看看大厅周围,再没第二个人,我只得主动地站到了这个景冈山一样的男人面前。还没开口,我的心却匪夷所思地狂跳起来。

英俊男人见我站住了,微笑着开口了:“您就是柳小姐?”

“我就是!你是¨¨¨”

英俊男人开朗地笑了:“我不是景冈山,只是薇洲集团公司的一个小会计!姓黄,是黄世仁的黄,而不是王八的王,叫艺伟!不是画家陈逸飞的逸,而是艺术的艺,伟大的伟!”

面对黄艺伟的开朗,我简直不知道怎么解释刚才我把他拒之门外的举动了,尴尬地支吾着:“黄先生,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刚才¨¨¨”

黄艺伟的脸仿佛永驻着灿烂的阳光,他非常善解人意,而且也会温暖人心,没等我解释下去,他就主动给我找了台阶,说:“没事儿!你这么‘酷毙’的小美眉,要时时刻刻躲着男人骚扰,我太能理解了。”

我听了黄艺伟怪腔怪调的话,我的心里立刻剧堵,但还是礼貌地请他上楼去坐。他却用一对诱人的大眼睛,盯视着我,话语里洋溢着十足的磁性,对我说:“我到你们银行办公室?太不爽吧?”

我倒不理解他的用意了:“有啥子不爽?”

黄艺伟走到了我的身边,挡在了我和银行办公室的去路之间,大眼睛里闪烁着友善的柔光,说:“我有一大堆材料要和你慢慢OK!在办公室太trouble了!”

我一时没了主意:“那¨¨¨”

没想到,黄艺伟竟把他一条健美的粗胳臂伸到了我的背后,像是搂着我,却又恰到好处地没碰到我的身体,热情洋溢地邀请道:“请柳小姐赏光,咱俩一块儿have a dinner party。咱俩边撮边侃,饭吃完了,工作也谈完了。OK?”

我不想说“OK”,因为,看着身穿火红花衬衫的黄艺伟,我总感觉他像一个匪夷所思的怪物,跟他单独相处,不知道他能干出什么莫名其妙的事儿来,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来为我服务的英俊男人,我又不能说“NO”,于是,我就不由自主地上了他停在楼外面的车。我又惊讶万分地发现,他这个小会计开的车,竟然是小型宝马,而且牌号竟然还是薇洲市的51818!

他开车很怪异,一只手按在方向盘的中间,一只手时而滋润地放在手刹上,时而潇洒地比划着。汽车拐弯时,他也不是双手转动方向盘,而是用一只手轻轻地把方向盘胡噜过去。

他有意带着我开洋荤,以昭示他的酷毙。他径直引我来到了法国人开的马克西姆餐厅,竟然要了一瓶拿破仑xo酒、点了法式大餐。见他如此的盛情与大方,我真想告诉他:摩托车公司是银行的优质客户,外资银行担保的贷款是银行求之不得的业务,我不请你已经过意不去,你又何必这么破费呢!但是,我没开口,倒不是存心想宰他,而是怕扫了他的雅兴!

“刚见到我时,是不是surprise(惊奇)了一下?”我俩对坐之后,他闪着大眼睛问我。

见他一副轻松、活泼的样子,我也精神放松了,玩笑道:“我不但surprise了,而且我当时怎么想怎么都想不明白:景冈山怎么又当会计了?”

“我这酷,可不是装出来的!”黄艺伟捋一下火红色花衬衫的袖子,见我无拘无束的开吃了,便用他好听而磁性洋溢的男音说,“过去,我也是唱歌的,对景冈山的模仿秀,我是拿过NO.one的!”

“那为啥子改行嘛?”我非常好奇。

黄艺伟睿智地一笑:“唱歌也好,当会计也罢,还不都是为了活得be well嘛!对我来说,酷得爽就行啦!”

“当会计总不会比当歌星挣钱多吧?”

黄艺伟爽朗地笑出了声:“干吗作垫底的都没戏,当腕儿都是款!柳小姐就是simple(简单),这也是一种酷!这就是我一见到你就要请你吃饭的reason(原因)!”

我调侃地问:“敢情,请我吃饭,不是你事前预谋好了的?”

黄艺伟停住了笑,认真起来:“章总只让我给你送材料,汇报贷款用途,并没让我请你吃饭!现在,一块坐坐,可是咱俩的private life(私人生活)!”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在他的眼睛里找到了色情的成份。于是,我赶紧把话题扯到业务上。

黄艺伟见我板着脸开始谈贷款的事儿了,便也板了脸,从提包里找出已经准备齐全的贷款材料,交给我,补充一句:“只差贷款合同了。那合同,章总要亲自交给你。”而后,他又跟我描述了京兴市摩托车公司贷款的具体用途。

等黄艺伟把贷款的事儿谈得再谈不出什么新东西的时候,我俩也酒足饭饱了。黄艺伟似乎并不胜酒力,几杯加冰的洋酒下肚,他的脸竟红得像打鸣的公鸡脖子或者猴子屁股一般德行了。他用他那好看的双眼皮的大眼睛盯视着我,问:“柳小姐,你不是对我为什么改行当会计感兴趣吗?我告诉你吧,是公司的李总非要marry我!”

我是不想和一个我不爱的男人谈婚恋之事的,这是避免被无端骚扰的诀窍,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她不漂亮吗?”

“女到三十豆腐渣!old woman ,再漂亮,也不是小美眉呀!”黄艺伟淫笑一下,“不过,丫女人的功夫倒没得说!”

见了黄艺伟的淫荡,我立刻后悔多问了刚才那句话。但是,话说出来又没法儿收回去。于是,我只好低着头,喝了一口洋果汁,对他的话故意不置可否。

黄艺伟舌头已经不利索了:“丫也不是小美眉,凭什么傍我!按照男人对女人的说法,我其实是被丫头的包了!adultery(强奸)!”

我只听说过,也可以说体验过男人包养情妇的事儿,倒从来没听说过女人专门花钱来玩弄一个男人的!这简直酷过了头!!!我对此好奇极了,但是,再不敢开口问。于是,我看了红脸黄艺伟一眼,依然一言不发地喝果汁。

“丫愣说我是‘万女迷’!丫还怕我给别的小美眉服务,结果,硬要我改行,在丫手下作accouter!”黄艺伟竟然做出了一副痛苦的德行。

听了“万女迷”的外号,看一眼黄艺伟不男不女的德行,我出于本能般地说出了一句同情的话:“看来,干吗都不容易!”

没想到,我这句无意之间随声附和的话,竟撩拨起了黄艺伟的感情并使其立刻付诸于具体行动。他竟用一双大手,在桌子底下摸住了我的细腿,而且从膝盖部直接往我的大腿根部轻柔地抚摩过来,目标竟是我的私处!此时,他凝视我的双眼也想火石一般对我放出一股又一股色迷迷的电流!

我实在没想到这个黄艺伟能这样放肆地干出这等勾当,惊出一身鸡皮疙瘩,同时,赶快抽回了腿。

没想到,在我眼里污辱妇女的丑态,在“万女迷”黄艺伟眼里居然是对妇女的恩赐,他认真而热诚地低声说:“别怕,我对你的服务完全by free(免费),而且保你爽!”

我刚才被惊出来的鸡皮疙瘩,立刻又变成了冷汗。我不等黄艺伟反映过来,急忙起身,冷漠而礼貌地说:“黄先生,感谢你的晚餐和送来材料!我有急事,得马上走了!”说罢,赶忙落荒而逃。

黄艺伟似乎没搞懂我的话,也没看明白我的行为,依然慷慨激昂地在我身后叫喊:“Why?别以为我是吃软饭的!我有money!在香港,我有好几百万!而且不是人民币,全是dollar!dollar!!”

第二天,我主动找了骆行长,把这笔贷款业务的情况告诉他。他没说话,却没有片刻迟疑地起身,让我坐在了他办公桌前面的沙发上。而后,他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茶叶桶,捏出一片来,递给我看:“柳韵,清明茶呀!黄山毛尖!咋样?品一品!”

我感到受宠若惊,连忙起身,继续显示自己被责骂后的工作业绩:“还有一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歌舞厅,说每天能有几万的收入,我想把这个户拉过来,我的存款现在就不至于是零啦!”

骆行长一听,眼睛立刻贼亮贼亮地放光了:“这笔贷款,几个亿呐!您就抓紧做吧!”为了加重他支持我的态度,索性把茶叶桶毅然决然地递给了我:“当然,拉存款的事儿,也不能耽误!把这个拿走,您不是要去拉存款吗?送您帮忙的朋友,一同品品!”

第一天,没有章副行长亲自送合同;第二天,还是没有章副行长主动打电话;第三天,我怕给了我茶叶的骆行长见我贷款没有动静、存款没有进项,再突然跟我变了脸色,就赶紧主动打电话,找远飞集团公司葛总的司机苟连生。他就是我向骆行长表功的那个要帮着我拉存款的人!

“听说了吗?京兴大学一个姓袁的博导跟方子洲打官司了?这主儿说丫方子洲侵犯名誉权!”苟连生见我的第一句话就告诉了我这一让我心颤的消息。

自打离开了那两间小平房,我已经好久没听到方子洲的消息了。当然,我真心地希望他平安,真心地希望他别遇上什么麻烦。

“谁赢了?”我语调平静但却掩饰不住急切。

“还没结果呢!”我的急切没逃过苟连生的眼睛,他诧异地看了我:“你挺关心他?你们虽然共同在天竺支行干过,却有一个时间差吧!你们不应该认识吧?”

我上了他的吉普车,敷衍着:“他走我来,没错。起码也能算同事,怎么就不能关心一下?要不,你告诉我这些做啥子吗?!”

苟连生咧了嘴,摇摇头,脚下轰一脚油门,直接奔西二环内的歌舞厅所在地:京兴青年宫而来。路上,他给我热情地推荐着:“知道吗?这歌舞厅叫远飞歌舞厅,就是我们公司的三产,是专门用于安排职工家属的。”

我对他的话将信将疑,敷衍着问:“效益真那么好吗?”

苟连生依然是大大咧咧的架势:“不瞒您说,他们丫头的有个绝活儿!”

“啥子绝活儿嘛?”

“他们丫老板嘴上总遛达一句话:‘女人随身一个碗,走到哪儿就在哪儿吃饭’!”

“啥子意思?”

苟连生坏笑几声,说:“前些年,他们丫头的每年从南方划拉来一百个漂亮的柴禾妞儿,生意火着呐!这些柴禾妞儿随身那个碗,哗啦哗啦的,可比造吉普车来钱!我们公司职工的奖金全靠从这儿发呐!”

我一听他说起了猥琐的男女之事,索性没吭声。这是我掌握的和男人交往的诀窍:就是不鼓励他谈起性事,更不鼓励他涉及感情,通过与“万女迷”黄艺伟的交往,我更坚信了这一点。这也许是我和苟连生能轻松交往的关键。

苟连生见我不吭声,就又开口了:“知道发明‘碗’论的老板是谁吗?

“你的哥们儿,我怎么会晓得!”

苟连生卖弄道:“说起来吓你一蹦达!丫头的就是你们分行孙副行长的亲侄儿!”

他的话的确引起了我的好奇,但是,我怕他拿搪,就没追问,反而故意激他:“这不很正常嘛!?”

“正常个屁!这个孙老板整个一个农民加文盲,丫头的除了知道女人身上有个碗,是连地都他妈种不好的主儿,竟然蹿到远飞歌舞厅蹦达成老板啦!这不整个一蒙事儿吗?”

我诧异了:“你不是说远飞歌舞厅经营的挺好吗?怎么又成蒙事儿了?”

“得益于这丫‘碗’论的贼大胆!您想想,丫每年弄来一百个柴禾妞儿,换着法儿让嫖客尝鲜儿,如果换个别人,不得给丫头的定个贩卖妇女罪,吃枪子呀!如果没有你们那个王学兵,丫头的贼胆子再大也没今儿这个操行儿样儿呀!”

我追问:“王学兵怎么会帮他这个忙!?”

苟连生扭过头看了我一眼:“我说柳韵,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丫王学兵不拍孙副行长的马屁,丫怎能蹦达到分行去!投桃报李、官官相护、一报换一报呗!”

这青年宫原来是建在胡同里的,车进去很困难。好不容易进去了,而活动中心楼前的停车位却又很少。折腾了半天,终于有一辆车离开了,腾出了一个停车位,苟连生才得以赶忙把车加了进去。

“走哇!在斜对过儿呢!”苟连生指一下胡同口里一座不起眼的小楼。

我感觉失望,从这一点来说,远飞歌舞厅已经失算了:有钱的人,花钱要讲究个气派,谁愿意钻胡同、找没停车位的地方花钱、扮酷呀!?这儿的生意怎么会好呢?

青年宫小楼,建得较早,虽然经过了再装修,但是,却没电梯,需要自己爬上五楼,才能到远飞歌舞厅。还没上来,就让人感觉这个远飞歌舞厅不够档次了!我想,这又是远飞歌舞厅的第二个失误!

推开五楼远飞歌舞厅的大门,一个穿粉红色制服的小姐迎了出来,面无表情地对我俩说:“门票,九十八元一张!”

“还要门票?”

“我们这儿是有乐队伴奏的专门舞厅!”

我感觉出了远飞歌舞厅的第三个失算:消费对像定位不准!谁会花九十八块钱,来这儿跳正规的舞厅舞呀?!立交桥底下练舞的人能来吗?花不起这冤枉钱!那么,他们那每天几万元的进款是从何而来呢?

“现在,有多少小姐候着呢?”苟连生直问主题。

“我们这儿现在没坐台小姐了。”粉红衣服的女服务员淡淡地说。

“看来,拉存款的事儿算完了!”我在心里惊呼。这已经是远飞歌舞厅的第四个失误了:这远飞歌舞厅靠什么来吸引顾客呢!它的“碗”论绝活呢!?那一百个从南方万里寻芳寻来的漂亮柴禾妞儿呢!?

“KTV包房呢?现在怎么个价儿?”苟连生问。

“现在基本上没人来,都关着呢!”小姐说,丝毫没有痛心与尴尬的表情。我暗暗的想:这无疑是远飞歌舞厅的第五个失误了:人员管理不力!

“老板呢?我是银行的。”据苟连生说,王学兵曾经给这儿放了二千万贷款,我想,服务员们起码还能把债权人当回事,这样就可以知道一些实情!

小姐没想到我俩是拉存款的,完全以为我俩是讨债的了:“孙老板早孬丫子了!这儿见天儿都有你们银行的人追他要债呢!我们孙老板的那辆轿车,都被你们银行的人开走,抵债去了。你们不知道?现在,我们只有一个副经理在了,他也是常在国外晃悠的主儿。你们要不要踅摸他?”

“谁踅摸我呀?”从舞厅里遛出一个男人来,鼓眼泡、大背头,一脸的薄气和晦气,说话的声音很细很难听。我突然觉得来人有一点面熟,仿佛似曾相识。怎么看怎么像在泰国被我踢了裆部的丑男人。但是,我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心想:泰国的打劫者怎么可能成为远飞集团公司歌舞厅的副总经理呢?或者说,远飞集团公司歌舞厅的副总经理怎么可能成为泰国的行凶者呢?

但是,我已经开始感觉远飞集团公司这家歌舞厅莫明其妙了:他们怎么能用这样的副经理!用人不善,应该算这儿的第六个失误了!

我想,我一个银行小职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了,居然发现了远飞歌舞厅的六个重大失误,他们的生意,焉能不败?怎么还会有存款呀!如果苟连生没骗我,我就真想不出他们每天几万块进项的来路了。

“我是你们孙老板的哥们儿,踅摸他来侃侃存款的事儿。”苟连生似乎不认识面前的丑男人,没好气地说。他大概还没分析出目前远飞歌舞厅的现状,还要为我把好人做到底。

“噢,我是这儿的副总,姓高,叫大年。现在,这儿就我自个儿扛着呐!我明白,您二位其实是想在这儿蹦达一会儿吧?别买票了,进来得啦!”丑男人自作聪明地说。

“不是,我只是想搂一眼孙老板!”苟连生坚持着。

“噢,是这样!”丑男人的小而亮的眼睛转了几转,忽然,又贴近苟连生的耳边说:“丫头的早就孬了丫子,跑出去躲债了!在中国还是在美国,连我都他妈搞不清楚了!按你们银行现在时髦的说法,丫这叫逃废债吧!您想想,银行二千万贷款扔在这儿,不跑行吗!”丑男人的呼吸里带着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酸臭味儿。

“他的手机呢?也打不通?”我问。

“不瞒您说,我现在拿的就是丫的手机!催债的,每天都快打暴啦!”丑男人干笑几声,那声音也不知是从他身体的那一个部位挤出来的,异常地难听、异常地刺耳。

“最近,你们不是又踅摸了一百个漂亮小姐吗?”

“才来两天,就让市局给抄了!我那些分局里的哥们儿,居然不知道,居然没事前通知我!咳,他妈的,市局拔了分局的份儿!整个一个大鱼整他妈的小鱼!结果,抓的抓了,跑的跑了,现在一个没剩,我弄了一个赔本赚吆喝!最后,没被这帮丫头的给定一个拐买妇女罪,就他妈挺好了!”

苟连生也无奈地耷拉了脑袋,我俩正准备无功而返的时候,丑男人忽然热情地拉了苟连生的袖子:“哥们儿,你们天竺支行那个半膘子又出妖讹子了!”说着,拿过一份《京兴晚报》给我俩看,只见上面有一条新闻,写着《京兴大学袁博导败诉,方子洲学术打假全胜》。我想,这个丑男人一定把我俩当成天竺支行的人了。

我不解地问:“方子洲总出妖讹子吗?”

丑男人高大年以为苟连生自称和他们的孙老板是哥们儿,就认定我俩与他一定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方子洲这小南蛮子,过去给我们放贷款的时候就来妖讹子,硬是自己扛着,不同意放!最后,是王学兵硬把丫头的挤兑走了,这两千万贷款才放出来!”

我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便没好气地讥讽道:“如果方子洲没被挤兑走,你们孙老板不是就不至于到处躲债去了吗?”

丑男人高大年对我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是好话,还嬉皮笑脸地附和呢:“那是!那是!咱谁跟谁呀!”

等我和苟连生分手的时候,苟连生闪烁着眼睛望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知道他有话要说,又不好意思开口,就玩笑道:“你一个无产阶级还这么没革命性!还有啥子畏首畏尾的事情嘛?”

“章行长最近是不是遇上了挠心事儿?”

我点点头,以为他只是想说两句同情的话,以表现一下他的正义,便随口搭音:“有一个坏人,往分行寄了一份带子!王学兵之流就借机修理他!”

“你知道那个操蛋的人是谁吗?”

看苟连生的样子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我急忙追问:“是谁?”一向快人快语的苟连生竟然沉吟了半天,见我脸上的表情由焦急等待变成对他的不屑之后,他终于开口了:“就是我!”

我惊愕了,瞪大了双眼:“是你?!”

苟连生继续斩钉截铁地告诉我:“而且,我是受葛总老丫头的指使的!”

想这苟连生一向喜欢信口雌黄,我便摇了摇头,“又瞎掰!这事情跟你有啥子关系。你当时压根儿不在场!而且,葛总怎么会干这种事儿?出事儿那天夜里,我们还在一块儿亲兄弟、亲姐妹一般地喝酒呢!”

苟连生不肖地笑了。他把我重新拉回吉普车,轻声告诉我:“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当官的会他妈装孙子吗?”见我要纠正他的话,他马上主动改口,“对,不是所有的官都会他妈装孙子,而是一些混进干部队伍的少数官会他妈装孙子!可我们的葛总就是这么一个主儿!丫头的就是混入干部队伍的少数会他妈装孙子的分子!”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没想到在葛总面前跑前跑后的他竟然是葛总的反对派!

苟连生接着说:“我们这个头儿,为了巴结那个泰国人赵自龙,为了自己的利益,在你去东北天海的当天,与赵自龙在好景海鲜餐厅吃饭,几杯洋酒下肚,丫头的就把章副行长给卖了!丫愣亲自从派出所踅摸来了一盘录相带,再加上京港娱乐城按摩间里他们自己偷录的带子,让我一块儿交分行去了!而且,丫还愣告诉我说,丫这是与腐败分子做殊死搏斗,是大义灭亲,是正义之举!那小话说的,一套一套、跟唱歌似的!我是小人物,没左右形势的辙,但操蛋事还是能分清楚!你说,那帮丫头操的,还叫人吗?”

如果葛总真如苟连生所描述的一般,那我和章副行长简直是太愚蠢了:在酒吧里,我俩当着敌人的面,就把自己的调查计划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