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铁血之怨念佣兵团——第一节:观察员

爱上爱溺水的鱼 收藏 17 68

铁血之怨念佣兵团

前言:有人打着武侠的旗号反武侠,那就有人打着YY的旗号反YY了。


第一节:观察员


“笃笃笃”,我小心翼翼地敲门。

这是我失业之后的第100次求职了,天知道现在是什么社会了,老子一个堂堂一本硕士居然连应聘清洁工都会在笔试的时候直接被刷下来,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

刚刚拿到硕士证书的时候,心比天高,求职简历非全球500强的企业不投,年薪要是低于100万的,我投进去都觉得丢脸。过了半年之后,看着那些拿着清华北大乃至剑桥麻省的博士甚至是双博士头衔的人,和我一样厚颜无耻地抢一个电表的抄表工的职位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什么叫做就业危机——这就是传说中的E时代的社会了,一个完全电脑化中型钢铁厂,只要10来个人就能够全负荷运作了,还包括走后门进来的那个门房大爷以及担任副厂长的那个厂长小舅子。

据说以前很多市民对报纸上刊载一堆的招聘广告表示深恶痛绝,现在不管是谁,看到招聘广告都是眼红得发烫,恨不得剪下来用红纸包好,贴身存放。招聘的比处女还少,求职的比办证的还多,这就是现在的市场现状,所以我们这些苦苦求职无门的人,早上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操你大爷的,老子什么时候能上班”。

不是我们闲得发疯,是我们穷得发疯——硕士文凭放在市人才储备中心,每个月给我们230的补助,付完房租之后,刚好够我们喝水渡过一个月——还只能喝生自来水,如果想喝开水的话,你起码得有博士文凭,那玩意值钱,一个月能有280的补助呢。

好了,废话少说了,随着门里传出来的那声“请进”,我的第100次求职的面试开始了——天见我可怜,这次我求职的笔试终于在一个星期之前通过了,只是应聘一个电视台的专门擦窗户的,居然要考包括英语、德语、阿拉伯语、材料物理、太空生物、高分子化学等等在内的近20门考试,考得我直想骂娘,所幸没有最烂,只有更烂,虽然我的成绩不堪入目,但是还有人的成绩比我更糟糕,所以我侥幸得到了面试的资格。

房间里面坐着三个考官,中间的那个长得胖胖的,看起来像只澳大利亚的考拉的家伙一边示意我坐下,一边问我。“姓名?”

“米修维。”我老老实实地一股脑儿回答,“年龄26,汉族,未婚,身体健壮且健康,无前科。”

不是我故意搞笑,是现在的面试条件全他妈的苛刻到家了,据说有的公司还要求面试人员的左右胸部对称。我靠。

考拉,啊不,是主考官点点头,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满意,低头写了点什么,说:“你现在有一分钟时间调节情绪,等下我会告诉你面试的题目,你要尽可能地在三分钟内回答。”

“嗯,没问题,现在就可以开始了。”我才不会上当,让我休息一分钟会出现无数的不确定因素,据说有人可以从面试人员一分钟眨眼的次数推断出他从小就有家庭阴影,甚至还有人可以从头发遮住前额的百分比推算出对方在大学时候曾经考试作弊,甚至还精确到第几个学期第几周。

虽然所有的面试人员都觉得这些全是扯蛋,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那些考官不觉得扯蛋,还乐此不疲,甚至还有人总结归纳之后出了一本书,叫做《你动不了你的奶酪》,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又扯远了,赶紧回来吧。

那个主考官点点头,咳嗽了一声说:“你听好了,请问——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有什么不同。”

……

我操他大爷的,我他妈的只是想来扫地的,我要知道这个干什么。

我在费尽全身力量在心里鄙视了出这道题目的人,并衷心祝愿他以后每天吃饭的时候都要考虑用竹筷子吃饭和木筷子吃饭有什么不同之后,我以之前的99次失败求职所积攒下来的经验来胡吹一通之后,我顺利成章地被轰了出去,轰出房间之前,我还依稀听到主考官的骂娘声:“靠,字数不同?亏他想得出来。”

得,100次求职泡汤了,回家喝自来水去吧。路上看看有没有哪个动物园最近有没有动物死掉了,我顺便装扮一下猩猩猴子什么的,说不定还能混几天的伙食呢。

我走出大楼的门口,已经快要傍晚了,无意间一瞥,看见左边一个小房间走出了一个女孩子,拿着一张广告就往墙上贴,广告上面写什么我看不清楚,但是大大的“招聘”两个字,我是看得清清楚楚。我立刻左脚蹬右脚,右脚蹬左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闯进了那个房间:“我是来应聘的!”

我根本就不管应聘什么了,现在只要能赚到钱,我他妈的去卖身都干了。

房间不大,也就几十平方米,呈长方形,里面有三张桌子还有一些零碎的办公用品还有两个人,有一张桌子前没有人,应该是外面的那个女孩子了。屋子里的两个人,一个是个戴眼镜的年青人,但是头发乱糟糟的,正钻在电脑前不知道干什么;另外一个看起来差不多40多岁的妇女,正在呵欠连天地打毛衣。

听到我的话,那个妇女抬头看了我一下,说:“应聘?等着,等外面那小女孩进来跟她说。”

“哦。”

我刚应完,外面的那个女孩子就进来了,显然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笑着说:“赫,这么快就有应聘的了?什么名字?”

“米修维……”

我还来不及把后面的台词说完,那个女孩子就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巴掌大的东西丢给我,我赶紧接住,一看,是一款数码摄像机,牌子是西门子的,款式还蛮新的。

那女孩子问:“会用这个么?”

“会。”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废话,大学的时候没少用过这玩意,可惜现在毕业了,一整年的补助金加起来也就够买半台了。

“拍一段给我看看,就拍这屋子里的场景吧。”那女孩子手指在屋子里虚划了一圈说。

我干净利索地绕着屋子拍了一圈,什么地方我都拍了,连垃圾篓我都没有放过。拍完之后,我把摄像机还给了那个女孩子,那女孩子拿出带子,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就点点头说:“好,就是你了——你被录用了,现在就开始上班吧。”

万岁!我几乎要用裸奔的方式来表达我的亢奋了!我有工作了!老子也有工作了!!哈哈哈哈!

等等……我兴奋过后,突然想起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问:“呃……请问,我主要做什么工作。”

话音未落,只见眼前白光一闪,那女孩子手上拿着一个数码相机往房间后面走:“你先等着,我去给你拿东西。”

我跟了过去,那女孩子走到房间后面,推开了一道门,门的颜色和墙壁差不多,不注意还真的看不出来。那女孩子进去之后,伸手拦住我了,我也很识趣地没有跟进去。

过了一会儿,女孩子搬了一张办公桌出来,上面还放了一把椅子,看得出来挺沉的,我赶紧帮忙托了一把,那女孩子这次没有拒绝了。摆好了桌子椅子之后,那女孩子扔了一个塑料片给我:“喏,这是你的工作证。”

我一看,是张磁卡,上面写着“怨念佣兵团,观察员”。右下角有一串数字:4568。磁卡的左边是那女孩子刚刚给我拍的照片,看上去似乎还没有从狂喜劲中恢复过来,看起来有点傻不拉叽的。我翻过磁卡一看,是几句没头没脑的话——

×××××××××

冲动是魔鬼。

怨念是魔鬼。

YY是魔鬼。

魔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

我傻愣愣地看着那个女孩子,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公司里面扮演什么角色,而且这个公司的名字太诡异了吧?怨念佣兵团?工商局会允许这种名字注册么?

那个女孩子仿佛完全没有看到我一脸的问号,自顾自地说:“今天快要下班了,明天再把电脑给你吧。还有那台摄像机,归你用了。这几天我有点事情,如果工作上有什么事情不懂,他们会告诉你的。”

那个女孩子一边说一边帮我做介绍——她叫殷乐,是公司前台;那个打毛衣的妇女叫叶素,大家一般叫她素姐;戴眼睛的那个男的,叫林修罗,主要就是负责公司技术方面的事情。

我听得头昏脑涨的,刚刚想问一些问题,修罗抬起头来了:“殷乐,有活了,今晚11点半。”

“怎么还有!?”殷乐皱了一下眉头,过去到修罗的电脑屏幕前看了一下,回过头来说:“小米,看来你第一天上班就要加班了——你先去吃饭睡觉吧,今晚十点半之前来公司,晚上我们要加班。”

于是我就稀里糊涂地走出了房间,回家了。

到了家里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忘记问了——月薪多少?靠!

不过应该不会太少吧,怎么说也会有几百上千吧,至少能吃上米饭就成。我迷迷糊糊地想着,进入了梦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